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183章 击杀广正
    二十四柄北天寒星剑飞入空中乱舞起来。

    不断结出各种剑势,凌厉之气横贯长空,就连阵法内外的广正广顺两人都感到一股寒意,纷纷脸色大变。

    李云霄握着木盒剑匣的手剧烈颤抖起来,剑匣上开始出现一道道银色之光,浮现出阵图,密布整个匣身。

    另外一只手飞速掐诀,指尖结印,瞬间击在剑匣上方。

    那颤抖的手臂这才渐渐平稳下来。

    剑匣上似乎有一股力量,牵引着那二十四柄宝剑,缓缓的在上空浮动。

    “去!”

    李云霄口中轻吐一声,诀印一变,拍在那剑匣上。

    顿时二十四柄剑刹那间飞入两仪微尘阵内,朝着广正斩去!

    这剑匣的确是奇异之物,可以养剑、藏剑、控剑,这样施展出剑图来,只需要少挟力控制剑匣,便可以小搏大,施展万剑。

    广正的脸色大变起来,他惊骇的发现这二十四柄剑器竟然都散发出不弱于他手中黑刀的器蕴,居然都是九阶玄器!

    “怎么可能?”

    他脑海里瞬间就懵了。

    就算是东海大王储,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九阶玄器啊!

    何况是这么多九阶玄器,尽数朝他斩来!

    浑身惊出一身冷汗,广正急忙施展出刀技,朝纷纷斩至的玄剑劈去!

    “砰!砰!砰!砰!”

    各种刀气剑芒在两仪微尘阵内绽放,广正化出无数道身影,应接不暇。

    李云霄身前双手也同时结印,控制着两仪微尘阵,禁锢他的动作。

    广正受到阵法牵引,每一刀斩出都要耗费数倍之力。

    而二十四柄北天寒星剑所构剑图,却是在李云霄的手中演化的越发熟练。

    一道道的剑气从阵图上凌空而下,渐渐占据上风,不断将广正的身躯斩出血来。

    广顺在阵外看的目瞪口呆。

    这般浩瀚的场面完全超乎他的预料,虽然他相信李云霄有办法击杀广正,但也没料到竟会是这样一幅光景,凭借着两大阵法,直接压的广正毫无还手之力。

    一道道龙血飙射出来,广正面色阴寒,内心也开始焦急,若是这样耗下去,自己的弱势越来越大,怕是必死无疑了。

    他猛地大喝一声,手臂上一道道的血液流向黑刀,那刀身上涌出黑色的火焰,不断跳动,一股恐怖之力散开。

    黑色刀芒跳跃之下,整个四周剑气为之一凝!

    “唰!”

    广正瞳孔爆开,大吼一声就凌空斩下,所有气力汇聚一刀内!

    “砰!砰!砰!砰!”

    四周的北天寒星剑被震的凌乱起来,不断发出鸣声、摇摆,似乎支持不住了。

    “砰!”

    随后剑图内发出一声轻响,倏然崩溃。

    李云霄瞳孔骤缩,喝道:“收!”

    剑匣扬了起来,二十四柄北天寒星剑从两仪微尘阵内飞出,尽数收入匣内。

    匣上银光隐没,恢复到一片如常,普普通通,在李云霄掌心上光芒一闪,就消失不见。

    此刻广正破去剑图,凝聚一刀之威不减,继续轰开四周阵法威力,人刀如一,激·射出来!

    李云霄眼中寒光一闪,手中浮现出冷剑冰霜,一招剑诀迎了上去。

    “砰!”

    剑气刀芒的余波震向四方,那黑刀直接把冷剑冰霜挡住,再无法斩进分毫!

    广正眼孔暴张开来,眼里露出震惊之色。

    他所有力量都聚在这一刀之下,虽然挡者披靡,但却被天剑图和两仪微尘阵卸去太多力量,只剩十之二三。

    但这也绝不是区区五星武帝能够挡下的!

    李云霄脸上闪过一丝嘲讽,身侧的两只手臂展开,一只握着千秋霸刀,尸蹩隐现其内,刀气逼人。

    另一只则是拿着大锤子,摩诃古字跳跃出来,无数雷光在其下闪耀不停。

    一刀一锤,直接往广正身上砸去!

    广正大骇,猛地用力震开冷剑冰霜,就要朝身后退去。

    李云霄冷笑一声,身化雷霆,往前踏出一步,直接逼近他的身躯,两件玄器倏然轰落!

    广正吓得魂飞魄散,急忙举起黑刀来防御,却为时已晚。

    雷光直接轰在他身上,那锤子砸在胸前,发出一道沉闷的响声,就看到一口鲜血喷出。

    整个人被轰成青色,震飞开来,随后大尸蹩飞冲而上,斩入雷光里。

    尸蹩身后一柄巨大刀形在空中浮现,压得广正不断发出心悸的惨叫声,再次轰入两仪微尘阵内。

    李云霄凌空一招,将千秋霸刀收了回来,双手掐诀,催动阵法,将广正禁锢的死死的,像是悬挂着的猪仔一样,锁在空中。

    “李云霄,放过我吧。是我错了,不该得罪你的。”

    广正体内五脏六腑尽数破碎,不断吐着鲜血求饶。

    广顺又惊又喜,大声道:“云霄公子千万不能心软,快杀了他!”

    广正惧怕道:“云霄公子,只要放过我一命,我愿意为奴为仆。一名九星武帝的奴才,还是东海大王储,带出去也很威风啊!”

    为了活命,他什么都不顾了。

    跨入九星武帝之后,一片大好前程在眼前,他可不想就这么死了。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人也就越怕死。

    广顺惊怒道:“大哥,你还有一点龙族的尊严吗?”

    他心下忐忑不已,如此诱人的条件,生怕李云霄应了下来。

    李云霄的确有些心动,毕竟现在自己实力有限,若非凭借两仪微尘阵,根本不可能打得过九星武帝,多一个这般打手,必然是极大的助力。

    但,他冷笑一声,轻蔑道:“连武道之心都没有了的人,就算是做奴才,我也不喜呢。”

    广顺大喜,激动道:“对对!云霄公子高见,还请赶紧杀了这个没骨气的东西!”

    李云霄淡然道:“杀他我觉得有些脏手,不如广顺兄你来吧。”

    他手中诀印一点,阵法之力禁锢着广正直接推送到广顺身前。

    “啊?我、我来?”

    广顺吓了一跳,连连后退。

    广正拼命求饶道:“三弟,三弟饶了我吧,之前是为兄不对,不该对你生出敌意之心。至于王位,为兄更是不会染指,一定会竭力帮三弟登顶。”

    广顺眼中杀机一闪,瞬间冲了上去,一拳化出拳芒,猛地震入广正心脏!

    “砰!”

    广正惨叫一声,胸前爆出一个大洞来,怔怔的看着眼前自己的弟弟。

    瞳孔中的光芒越来越弱,而恨意和不甘则是越来越强,最终带着极度的怨毒死去。

    广顺将拳头收了回来,冷冷道:“你去死,就是竭力帮我登顶了。”

    他再一拳轰去,“砰”的一声将广正的身体击的粉碎。

    “啧啧,厉害,厉害。”

    李云霄赞道:“广顺兄八星武帝的实力可不是盖的,一拳就将大王储打爆掉了。了不起,了不起。”

    广顺脸上一红,对李云霄的讥讽自动过滤掉了,道:“多谢云霄公子替我铲除此人,他日我若为王,云霄公子将会是东海永远的朋友。”

    李云霄道:“广顺兄弄错了,人是你自己铲除的,与我何干?”

    广顺脸孔抽搐了一下,知道对方是想撇开干系,将自己彻底的拉入和他同一阵线。

    若是今日之事被广贤知道,怕是整个东海再无自己容僧地。

    单凭这件事,自己不仅要想方设法的保住对方性命,还落得个把柄受制于对方。

    他越想越是郁闷,但事已至此,多想无益。

    而且最大的障碍也铲除掉了,再选一次的话,他还是会心甘情愿走进李云霄的套内。

    “呵呵,广正他罔顾王命,想要对云霄公子不利,死有余辜!”

    广顺皱着的眉头解开,露出会心的笑容来,道:“我父王明日便会出征擒拿广元,不知道云霄公子何时离开?”

    李云霄沉思了一下,反问道:“水仙可还在王宫?”

    广顺怔了一下,道:“水仙公主一直在王宫内,整日有我母后陪同,十分开心。”

    他想了下,又补充道:“水仙公主对于云霄公子的情谊匪浅,不看到云霄公子离开,她怕是不肯走了。”

    李云霄微微点了下头,道:“既然如此,待广贤离开后我再出去吧。广正失踪,怕是会引起不小震动了。”

    广顺轻笑道:“此事虽大,但我也有法子瞒天过海。”

    他眼中闪动着精芒,道:“我有一事,不知当不当问。”

    李云霄轻笑道:“即是如此,那就不要问了。”

    广顺愣了一下,一脸的苦笑,道:“云霄公子说话果然异于常人,但此事憋在我心头实在难受。不知云霄公子对于水仙公主是何想法?”

    李云霄眉头微微一蹙,道:“是何想法?什么意思?”

    广顺道:“云霄公子乃是天下少有的聪慧之辈,岂会不明白我话中意?恕我直言,虽然云霄公子身为人中龙凤,万年难得的天才强者,但毕竟种族不同,而且水仙公主身份极为特殊,你们二人怕是难有结果。”

    李云霄一脸黑线,道:“我认识她才多久?广顺兄的想象力很丰富。”

    “哦?难道是我看错了?”

    广顺眉头一皱,连连摇头道:“不会的。云霄公子的意思我不知道,但水仙公主却是情窦已开,对云霄公子一片爱慕,这点绝不会看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