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181章 你还要脸吗
    “慢、慢着!云霄公子、云霄大人,有话慢慢说啊!”

    广正这下真的是怕了,情绪一下子波动极大,慌乱起来。

    李云霄眼中闪烁着妖异之色,暗暗运转月瞳之力,成倍的增加对方内心恐惧,让他的自信和尊严逐渐瓦解。

    突然一道力量借助海水像是波浪一般推了过来。

    “哼,来了吗。”

    李云霄心中冷哼一声,手中冷剑冰霜剑势一转,劈开那道波浪。

    身后两只手臂上诀印一变,上空的那袖珍锁龙大阵飞速化作一道光芒,往那力量之源处压去!

    海水像是漩涡一样扭转开,撼龙槌下,一道身影渐渐浮现出来。

    “父王!”

    广正惊喜交加,但很快就羞愤不已。

    自己刚才那怕死的丑态竟然被父王看见了,他双目中喷出火来,恨不能咬死李云霄。

    他自己也觉得奇怪,大不了就是一死,为何会如此害怕,难道那是自己内心的软弱?想到这,顿时感到无比羞愤和自责。

    李云霄则是在锁龙大阵飞去之时,便剑身合一,往广贤身上刺去。

    这一剑他并未用全力,而是施展出了一半的力量。

    “铮!”

    广贤抬起手来,五指化成龙爪,一下将冷剑冰霜掐在手中。

    “铛!”

    那剑气震荡开来,将他的龙爪上割出道道破痕,却也仅限于皮外伤。

    广贤眉头一皱,吃惊的望着这柄剑,其锋锐程度让他大为震骇。

    “原来是广贤大人。”

    李云霄心中震惊,广贤果然不受这阵法影响,跟他猜测的一般无二。

    脸上却是惊讶的神色,一副误会的样子,将剑收了起来,道:“差点误伤了大人,罪过。”

    “哼!”

    广贤重重哼了一声,颇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也不点破。

    他抬起手来,刚刚被冷剑冰霜刺伤的龙爪一下子就恢复了过来。

    李云霄瞳孔骤缩,心下暗暗震惊,在这锁龙阵下,广贤竟然更加得利,那么只有一个答案,便是广贤也身怀那种法诀。

    看来之前广贤对他说言的故事有极大隐瞒,至少他肯定和雨地中的龙卫有过极深的接触,并且学会了利用锁龙大阵的法诀。

    广贤抬头望着天空中的袖珍阵法,眼里闪过无比的兴奋,道:“你不仅将撼龙槌带了回来,而且还学会了锁龙大阵,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他张开大手,一股无边吸力涌现,一下就将,撼龙槌从阵法内抽取出来。

    整个大阵倏然闪现一下就消失不见,那槌子直接落入他手中。

    李云霄眯着眼睛道:“幸不辱使命,我可否离开了?”

    广贤全副心思都在观赏那撼龙槌,欣喜的忍不住仰天长笑,龙息之力震开,让所有人体内一阵气血激荡。

    “李云霄,说实话,开始让你去,我并没有报多大把握。即便是泊雨擎亲自出手,我也不认为他能行。让你去,纯粹是为了试一试而已。”

    广贤抚摸着手中的撼龙槌,爱不释手道:“但你给了我太大的惊喜啊,此刻我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

    李云霄讪讪道:“运气,运气。”

    广贤打出几道法诀在撼龙槌中,激发其内的龙力,将李云霄留下的烙印抹去,这才放心的收了起来。

    李云霄看着他那娴熟的手法,内心更加肯定了这个老狐狸和雨地之间的关系绝不会简单。

    “运气总是强者谦虚的说法,看来我真是一直小瞧你了。”

    广贤抬起头来,注视着李云霄,让李云霄有种不好的感觉。

    “呵呵,我现在只想知道,我能走了吗?”

    “还有一个任务,始龙之血呢?”

    “你不是拿我开刷?那东西真的存在吗?”

    李云霄立即装傻起来,若是说出始龙之事,自己就真的没法离开此地了。

    “哦?”

    广贤脸上露出怀疑之色来,盯着他道:“你是如何判断那东西并不存在的呢?莫非你取了撼龙槌就出来了?”

    李云霄道:“正是。那些龙卫各个都是九星武帝实力,我取撼龙槌已经惊动了他们,侥幸才逃了出来。你认为我还能找出那莫须有的始龙之血吗?”

    他这话合情合理,广贤也想不出他有什么办法能够得到始龙血。

    “罢了,这任务的确为难你了。能够取得撼龙槌就已经出乎我预料。”

    广贤一挥手,道:“但东海王宫危机未除,我希望云霄公子能够多留几日。”

    不待李云霄回答,他便一指点出,无数青色光网浮现出来,瞬间将李云霄罩住,道:“带云霄公子回去休息吧。”

    那青色光芒极强,李云霄稍稍挣扎了几下,丝毫不能挣脱,“广贤大人,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

    广贤一扬额头,道:“问。”

    “大人你还要脸吗?”

    “带下去。”广贤挥了挥手。

    广顺忙道:“父王,让我来吧。”

    他指挥者一群护卫,直接压着李云霄往那深渊囚牢而去。

    广贤望着李云霄消失的方向,之前那淡然的神色全无,变得凝重无比。

    广正上前道:“父王,此人类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不如直接杀了!”

    “哼,没有利用价值?”

    广贤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冷冷盯着他,道:“无数年来,一代代先辈都想方设法从雨地中取出撼龙槌来,皆不可得,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类做到了!你说他没有利用价值?”

    广正被广贤灼热的目光逼视的满脸通红,急忙低下头去,道:“父王,现在已经取出来了,那还留此人何用?”

    广贤眼中闪烁着精芒,冷冷道:“且不说此人一身的秘密,单单雨地之事,我可不信他仅仅是取出撼龙槌这样简单!”

    广正愣道:“父王,那雨地乃是历代龙族强者安息之地,莫非其中还有什么隐情?”

    广贤淡然道:“此事只有历代东海龙主才能知晓,你若想知道的话,至少要得到我的认可。但你刚才的表现,实在令我失望至极!”

    广贤拂袖而去,声音远远传来道:“七日后清点强者,随我去缉拿叛徒广元!”

    广正羞愤的站在原地,身体由于巨大的耻辱而瑟瑟颤抖起来。

    他的脸孔挣扎的厉害,内心似乎在交战着。

    终于脸上闪过一道狠厉,盯着深渊监狱的方向,露出浓烈的杀机。

    广顺押着李云霄一路进入深渊地牢,路上脸色灰白,完全心不在焉,神不守舍的模样。

    进入深渊后,将李云霄锁入两仪微尘阵内。

    广顺喝退众人,单独站在阵法外。

    李云霄散漫的伸了下懒腰,道:“大人莫非嫌我太孤单了,要跟我聊天?”

    广顺盯着他望了一阵,才缓缓开口道:“云霄公子,不仅是我父王低估了你,我也是极度的低估了你。广顺在这里为之前的各种无礼轻率,向公子道歉。”

    他说着,竟然直接鞠躬下去。

    李云霄双眸微眯,嘴角噙着一丝冷笑,道:“广顺大人真客气,这样一拜给我的压力很大呢。”

    广顺这才站起身来,正色道:“云霄公子乃是天下间少有的绝顶聪慧之辈,那么我也就明人不说暗话了。我希望云霄公子能够替我杀掉广正!”

    他眼中杀机浮现,身上顿时煞气翻滚。

    李云霄轻轻一哼,似乎早就猜到了,“我此刻身为阶下之囚,如何帮你杀人?再者之前你也看到了,我是凭借那撼龙槌之威才震慑了广正。现在的我对上九星武帝,你觉得我能赢吗?”

    “能!”

    广顺十分肯定的说道,似乎信心极强,“若是云霄公子从雨地回来之前,我定然不抱此幻想,但现在却是百分之百的相信,即便公子没有了撼龙槌,也一定可以击杀广正!”

    虽然他也不明白这种相信是从哪里来的,但他就是相信,“而且我先前所言广正睚眦必报,绝非危言耸听。此人不死,公子和在下都难有安僧日!”

    “好吧,就算你所言为真,我现在如何杀他呢?”

    “哼,若是我预计不错的话,那广正心胸狭隘,一定会自己找上门来的。到时候公子只需要闭门打狗便可!”

    广顺眼中寒光闪动,“只要公子杀了广正,我一定会想办法放公子离开。即便父皇不允,我也私下放人!”

    李云霄沉思了一下,道:“交易不错。为表诚意,我杀广正之时,你也必须在场。”

    “什么?!”

    广顺一惊,脸上阴沉不定起来。

    这李云霄果然不是简单之辈,若是自己在场的话,那就完全脱不了干系了,等于一个把柄直接握在对方手里,自己岂非受制于他。

    这个条件让他有些犹豫不定起来。

    李云霄看穿了他的心思,冷笑道:“广顺王储应该是聪明人,这件事很难抉择吗?”

    广顺一愣,立即明白了李云霄的话中意。

    凭自己今日想要至广正于死地的行为,日后就绝逃不过广正的杀害。

    所以杀广正是他唯一选择,而李云霄是他唯一希望!

    “好!”

    想通了其中关节,广顺也是当机立断之辈,直接咬牙应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