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170章 清心咒
    袁高寒冲入大殿中,依然是一个瞬移就消失在原地。

    空荡的大殿内屹立着一根根的石柱,上面刻满各种浮雕和花纹,还有大量的文字在柱子上,像是一片石柱林,零星有不少人在柱子前仔细观摩。

    袁高寒像是清风一样,出现的瞬间就消失而去,留下一圈精神波动,在大殿内荡漾开来,引起众人的纷纷皱眉和不满。

    下一刻,他直接出现在建筑的顶楼,是一个梦幻般的空间,上面浮现出不同的通道来,闪烁不定。

    袁高寒打出一道印诀,飞入那空间天穹之上。

    一条通道浮现出来,他化作一道光芒就冲入其内。

    里面是一座漆黑的大殿,随着他的落下,整个大殿中突然腾起火焰,照耀的明亮一片。

    大殿之中空无一物,只在正中央有一张石台,上面斜立着一本巨大的金属书,不知是何材质构成。

    袁高寒几步之下便走到石台前,伸手在书页上抚摸过去,原本平静无奇的书页上开始浮现出一道道金光。

    他直接将书翻开,一道光束冲起,在大殿上空扩散,闪现出一片文字。

    “伊、蒙、阿、唎、耶、室、罗、愣、驮、婆……”

    袁高寒目光转动,随着那片文字逐一念了起来。

    每一个字都发出古怪的音节,在大殿上轻微爆开,化出一股力量随风而散。

    同一时间,界神碑内。

    剑心之下,车尤逐渐化龙,无边的凶猛之气节节攀升,要将整个剑之世界撑开!

    两股力量渐渐对峙起来,车尤的眼中一片凶光,越来越暴躁,死死的盯着李云霄,做殊死一击。

    李云霄神态淡漠,但眼眸深处却是无比的复杂。

    这一剑若是斩下,极有可能将妖龙灭杀,但若是不斩,让他离开此界,自己的本体必然被其秒杀。

    各种纠结让他的剑心产生了犹豫,剑之世界展露出破绽来。

    车尤瞳孔猛然睁开,那剑心的变化被他敏锐的察觉到了,心中狂喜,正要出招之时,突然一道古怪的音符直接在脑海中响起。

    “伊、蒙、阿、唎、耶、室、罗……”

    那些晦涩难懂的字句逐一读出,并没有任何音波攻击效果,却字字珠玑,直扣灵魂!

    车尤的脸色大变,猛然转过头去,看着不远处的袁高寒,正盘坐在空中,双手掐诀,不断地口吐真言。

    一道金色光芒在袁高寒浮现,将他整个人罩在一层光辉之下。

    车尤浑身一颤,一股难以言喻的压抑感在内心爆发,只觉得脑海中无数记忆片段和各种想法在不断被冲刷开,让他万分的难受。

    “住嘴!不要念了!”

    车尤大吼一声,双眸中爆出凶光。

    那道道珠玑之词在脑海中化开,他根本听不懂,却只感到一阵心烦意乱,意识之中许多念头逐一翻滚闪现,自己的意志开始消退。

    李云霄心中一震,猛然大喜道:“传说中的无名清心咒!这片咒法果然存在与圣域之中!”

    他欣喜若狂,车尤此刻的状态下,唯有这片咒诀乃是最佳法门。

    “我让你不要念了!闭嘴啊!”

    车尤的脸孔扭曲的厉害,只觉得千万蚂蚁在撕咬灵魂一样,让他极度的难受和发狂,整个人再也不顾破界通道,也不顾李云霄的剑心高悬,大吼一声就冲向袁高寒!

    龙威震天,人还未至,便有无上龙气袭来,直接震的袁高寒脸色发白,在扑面而来的龙气下苦苦支撑着念咒。

    李云霄心念一动,那远处的袁高寒被瞬移到他身后,让车尤扑了个空。

    袁高寒眼中神色一松,闭上双目,开始更加静心的诵念起来。

    “该死啊!”

    车尤发狂冲了过来,整个身体在空中直接化成龙形,冲破剑之世界的阻碍,要毁天灭地!

    李云霄眼中露出一丝冷色,心念一动,那漫天的剑之世界化作一方囚笼,从四面八方凝聚而来,如同万剑聚集而下,将车尤罩住。

    “轰隆!”

    龙形在剑阵内横冲直撞,瞬间将漫天剑影破碎,穿梭在天地中,朝李云霄而来。

    车尤此刻已经被那无名清心咒刺激的发狂了,一心只想灭杀袁高寒。

    李云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来,那破界通道缓缓在天空中消失,只要妖龙不走,他就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陪他玩。

    他一会挥手下,漫天剑气直接消散,双瞳瞬间化作血月。

    “月阳!”

    整个天地一变,车尤直接被困入无尽漆黑的瞳术空间。

    车尤的身体猛地停了下来,直接化出人形,双眸中爆出道道凶光。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李云霄的招式,一旦被月瞳摄住,唯有打破空间,否切一起都是徒劳。

    他的身上飘起一道道金光,整个龙身膨胀起来,双拳瞬间增大一倍,像是提着两个金色铁锤。

    “真武龙拳!”

    两个金色铁拳直接朝虚空轰去!

    “轰隆!”

    天空直接被轰开一道口子,他猛地一跃而出,直接冲到瞳术空间之外。

    车尤的心刚松下来,整个人便脸色一沉,变得凝重无比。

    所谓的空间之外,竟是一片白茫茫的沙漠,依然在幻术之内!

    而此刻那无名清心咒却是穿越时空,毫无阻碍的灌入他的灵台识海,整个人越发的暴躁,连连发狂的大吼起来。

    车尤双手在身前一展,再次凝出一道金色星云,想要破界离开。

    在白茫茫的沙漠上空,渐渐浮现出血色月亮,缓缓睁开眼来。

    眼眸所见之处,抹杀万物,一切归墟!

    车尤掌中金色星云也在那瞳术凝望之下,渐渐消散开。

    “啊啊啊啊!”

    车尤暴怒的惊吼不已,他知道这是月瞳的十方神技,所见即是无,万物化归墟。

    在月瞳的凝望之下,不仅是金色星云,就连他体内的力量都在渐渐瓦解消散。

    终于,灵台识海内猛然一震,一道剧痛传遍全身,车尤那凶暴的双眸一下闭合起来,整个人直接仰天倒下。

    “啪!”

    车尤倒在沙漠上,震起一阵沙尘。

    天空上的血色月瞳缓缓闭上双眼,整个世界逐渐消失,露出界神碑的真实世界。

    李云霄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即便是在界神碑内,他施展那十方神技也有些疲惫。

    袁高寒颇有深意的望了他一眼,口中咒言也逐渐变小,最终停了下来。

    他重重的吐了口气,已是脸色发白,精疲力尽。

    岚雪圣城之中的袁高寒本尊,同样是神色疲劳,缓缓将石台上的金属书盖上,转身离开。

    李云霄凝重道:“这无名清心咒可否消除他灵魂内的那些混乱意识?”

    袁高寒道:“此咒乃是静心除魔,回归本心的最强咒法,若是不能的话,那天下间也再没有解救他之物。”

    他讥讽的瞥了李云霄一眼,哼道:“不作死便不会死,这都是你自己作死的结果,害人害己。”

    李云霄的嘴角抽搐了几下,几番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闭口不言。

    车尤现在静静的躺在空中,也不知道状况。

    袁高寒检查了下他的身体,终是皱起眉头来,这龙躯之力太强,自行将他的神识隔开,无法探查分毫。

    李云霄道:“他现在只是意识混乱,但一身力量还在。这具天下最为接近真龙的****,普通神念根本无法侵入。”

    “哼!”

    袁高寒冷哼一下,便拂袖而去,只是留下一句话,道:“别把自己玩死了。”

    李云霄也是苦笑不已,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车尤的神智,被那些龙秘上遗留的意志所侵染,失去本心,极有可能入邪入魔。

    他沉思了一阵,叹息一声。同样转僧下,便来到方寸山内。

    袁高寒抬起眼帘来,冷冷道:“又来干嘛?”

    李云霄望了一眼高悬在洞内的十八柄剑胚,双眼放光道:“你觉得这三十六件北天寒剑,我能否驱使得动?”

    袁高寒眉头一皱,不知他为何会有此一问,道:“当然不能!”

    他望着那些剑胚,道:“别说你现在的状况,即便是前世巅峰,也未必驱使的动,这可是三十六件九阶玄器,而且由珍惜至极的北天寒星铁打造而成,并非一般的九阶玄器。你自己也是术炼师,当能明白其中含义。”

    李云霄点头道:“正是。这套万剑图的大成,共需九九八十一柄利剑,若是能够完善,这片天下间谁能敌我?”

    袁高寒冷笑道:“若是你踏入术道巅峰,驱动九九八十一柄八阶玄剑还是有可能的。”

    李云霄道:“这正是问题所在。你我都是站在术道巅峰的人,自然应该明白同时炼化八十一柄九阶玄器的难度,即便是十方术神怕也做不到。”

    袁高寒道:“你到底想说什么?直言吧,跟你说话真的很累!”

    李云霄一笑,随手取出一物,是一截二丈余长的断木,上面散出极强的灵力。

    袁高寒端详了这断木一阵,道:“千鸟神木,极为珍贵,更加难得的是有二丈之长,可以位列极品!”

    他的眼中放出光来,有种爱不释手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