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159章 金骨
    远处的山陵中似乎有人影闪动,行迹隐藏的极好,若非施展出月瞳来,根本发现不了。

    “不是龙卫的话,难道还有人进来?”

    李云霄觉得不太可能,自语道:“莫非是其它重伤的龙族强者进来养伤?这也不对啊,广贤给的空间坐标是在瀑布那边,这边应该就是所有龙族先祖安息之地,绝不会有外人进入。”

    他一下好奇起来,身影一闪,就直接瞬移消失。

    下一刻直接在数百米开外,几个闪落下就失去了踪迹。

    那座山陵的后方,一名灰衣男子正在行踪诡异的急速前进。

    男子的身法极其高明,不断地在现实与虚无之中穿梭,而且那件灰色长袍好像是特别的材质,能够极为巧妙的隐藏行迹。

    李云霄躲在暗处,有些诧异起来,这男子的身形似乎有些眼熟,却一时想不起在那见过。

    但看此人模样,肯定是潜伏进来的无疑。

    看来这雨地也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地方,不仅是自己,随随便便一个人也能进来。

    他悄无声息的跟在那名男子身后,不断地向前行进。

    那名男子手中似乎有星盘之类的定位玄器,在前进的过程中也变幻了几次方向,终于在一次平坦的地方停了下来。

    李云霄在其身后,看不清他的面容和动作,只是看到似乎有微光亮起,好像在布置什么。

    那男子所停之处,在两处丘陵中间,一块十分宽敞的平地。

    “果然有反应!是了,就是此地!”

    男子发出狂喜的声音,似乎找对了地方。

    只见他开始动作起来,在地面上刻画着某种阵法,而且阵面极大,铺广开来有上百米方圆。

    李云霄静静的看着他动作,那灰色袍子的确具有神效,不仅可以阻挡神识,就连他的月瞳也无法看出此人真容。

    半个时辰过去后,地面上出现了数千上万的线条,让人眼花缭乱。

    天下阵法千千万万,即便是王座腾光也不敢说自己能够尽识,但对于这些高手而言,至少阵法的效能可以一眼看穿。

    李云霄在细细琢磨之后,立即明白了这是一个空间连通之阵,眼前这男子的目的看来是要进入地底之中。

    眼前这块平坦之地极大,四周的丘陵相隔的的确有些远,看来下面应该会有东西。

    李云霄不由得皱起眉头来,这墓地内的丘陵数以万计,对方如何在这林立的坟墓里找到这一块地方的?

    至少对方对雨地肯定是异常了解,或者有着绝密的资料。

    阵法上泛起一阵光芒,冲起十余米高,似乎被那灰衣男子有意控制住,以免引起龙卫的察觉。

    随后男子身上发出灰色之光,与那阵法之光一起,渐渐消失在李云霄眼前。

    李云霄脸色一沉,直接从虚空中走了出来,一个瞬移就出现在那阵法上面。

    地上无数的阵法线条竟然开始像蚯蚓般活动起来,尽数钻入大地之中。眨眼功夫,那无数阵线尽数消失,大地恢复如初,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挺高明的手法啊。”

    李云霄喃喃自语起来,“此人到底是谁,进入这下面又是何事?”

    好奇心害死猫,他心痒难耐,加上那道身影的确是有影响,他一定在什么地方见到过,只是总也想不起来。

    李云霄手中银光一闪,突然出现了一件菱形器物,通体散发出白森森的银芒。

    这正是在深渊囚牢内,杀了那银灵一族的强者鬼灵后,用他的骨架炼成出来的玄器。

    李云霄此刻拥有极大的信心破开两仪微尘阵,从地底深渊逃离,除了诺亚之舟外,还有就是自己刚刚炼制的这件破空梭。

    那银灵一族的天赋神通,可以任意穿梭虚无,只因他们骨骼内蕴含有无穷的破空神力。

    开始李云霄想要自己将这种力量拟化出来,却总不得要领,郁闷之下便直接炼制成了玄器。

    那破空梭呈两头尖尖的棱形,一下在空中放大起来,通体都是银芒,各种古怪的骨符在其上闪现幻灭。

    李云霄化作一道光芒,直接飞入破空梭内,一头尖尖的棱角朝下,顺着那灰袍男子消失之地穿了下去。

    眨眼功夫,整个破空梭就消失不见,而大地上则是丝毫无损。

    “果然有地宫。”

    大地之下出现一方极大的地底空间,完全漆黑一片。

    但这种普通的黑夜难以挡得住李云霄的视线,他收起破空梭来,辨识了一下方向,便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

    这种死寂的地下墓穴,常年来封闭,整个空气都是腐朽和静止的。

    随着灰袍男子的进入,加上对方并不知道有人跟踪,行动起来也就不会那么谨慎,于是在墓穴内产生了细微的空气流动,李云霄便是顺着这空气流动的方向慢慢前进。

    “哈哈,果然在这,果然在此!”

    前方突然传来肆无忌惮的大笑,完全沉浸在狂喜之中。

    李云霄不由得加快了步伐,直接缩地成寸,几步之下就走到了尽头。

    一个巨大的墓穴浮现在眼前,好像宫殿般,但却是朝着下方。

    在那墓穴中,三具巨大的龙之骨架屹立不倒,虽然死去多年,却依然给人一种迎面而来的压迫感。

    李云霄瞳孔微缩,这三具龙之骨架,形态不一,应该也是龙之后裔的变种,但却有一点完全相同的,就是这三具骨架完全呈现出金色!

    “哈哈哈,金骨龙裔!只要将这三具骨架带回去,就能完成最后一步,迎来一个伟大的时代!”

    灰袍男子得意忘形,双眸中不断闪烁着兴奋的精芒,面容也就此显露出来,竟是在红月城外施展秘术,想要狙杀宁可月的杨元书!

    李云霄是第一次见到此人,但猛然想起了什么,他终于记得自己在哪见过他了。

    当初宾臣体内的封印,顺着那印记寻源过去,见到有一名老者和一名青年男子,两人虽未见其容颜,但这份神态和身姿,是绝对不会弄错的。

    杨元书轻轻飞起,直接落在中间那巨最大的骨架上,仔细欣赏起来,就好像看着某种艺术品般。

    李云霄也是惊异的观察起这三具龙骨来,龙生九子,各个不同,九子又分别衍生出无数后裔,变种也是成百上千。

    但这种金色骨架的龙族他之前闻所未闻,但相隔远远的,还能感受到那种扑面而来的威猛和异力。

    杨元书取出一个布袋,扔了出去。

    那布袋直接凌空展开,变成风袋,产生极大的吸力!

    “呜呜呜!”

    龙****,传来极大的呜咽悲鸣,那三具龙之金骨似乎不堪忍受,发出强大的抗拒。

    随即逝去悠悠万载,但那份骨子里的高傲却从未遗失!

    “哼,早知道会是这样。”

    杨元书轻蔑一笑,张手一扬,洒出漫天的白色粉末,像雪花般飘落下去。

    那些白色粉末一点点的落在三具骸骨上,直接黏在骨膜表面。

    那种吭鸣声才渐渐地低落下来,傲骨内的龙威也驱散干净,甚至没有了那种伟岸的雄伟之气。

    “起!”

    杨元书轻喝一声,一道诀印打入那风袋里。

    吸收之力更强,三具金色骸骨终于撼动,缓缓的从龙穴中升起,朝那漆黑的口袋中飞去。

    整个过程杨元书都异常小心,生怕出现了任何差错,或者伤及龙骨。

    直到三具骨架尽数收了进去,这种重重松了口气,露出大喜之色。

    他凌空一招,便要伸手将那风袋抓下。

    突然空间微微晃动,李云霄一个瞬移过去,直接抓住风袋,随手就扔进了界神碑里。

    “啊?!”

    杨元书一下彻底呆滞住了,眼前的变化太过玄乎,让他的脑子瞬间短路,一下没能反应过来。

    直到李云霄那淡然如水的眼神凝视着他,这才明白过来,自己被人抢劫了!

    “啊啊!该死啊!你是谁?!”

    杨元书双目中瞬间喷出火来,一下子就被点燃了似的,到手的鸭子直接飞掉了,让他气得没直接吐出血来!

    李云霄笑道:“呵呵,这里还能见到人族,真是稀罕,你是怎么进来雨地的?”

    “收起你的好奇心,将那三具龙骨还给我!”

    杨元书脸色铁青,双目中充满煞气,他一下看清了李云霄的修为,也明白过来对方绝不会是龙卫,心中稍稍宽松了不少。

    但同时内心又惊异不定起来,那风袋可是经过专门炼制的,与他互生感应,被眼前这人收掉后,却是再没有了任何联系,这让他万分警惕起来。

    加上能够到达此地的外人,绝不会是泛泛之辈,至少说明对方也有一些他不了解的手段。

    李云霄转身就走,道:“既然不想谈,那就再见吧。”

    “想走?给我留下!”

    杨元书眼中爆起杀气,急忙冲了上去,一道寒光从他手中射出,直接点向李云霄心口!

    那是一柄长笛,化作剑意,刺出道道寒芒。

    李云霄转回身来,脚下一点,身体便以奇异的姿势在空中扭转,直接避开那一剑之刺。

    “嗯?好诡异的身法!”

    杨元书一惊,更加肯定了对方绝不简单,他手中长笛化剑,一连串的剑花点开,像是春天百花齐放,往李云霄身上斩去。

    还一章估计得到一点后,大家留下票票睡觉去吧,明早起来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