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152章 东海秘辛
    虚刀冷剑合一,黑白双色的刀芒剑气,瞬间斩在广乐身上,将无穷龙息尽数碾压!

    “轰隆隆!”

    黑白双色光芒,直接斩在广乐身上,轰然一声将他震入海底大地之内。

    整个地动山摇,龟裂千里,翻起无数淤泥,将方圆数千米内尽数染的浑浊一片。

    众人骇然望去,只见广乐的那傀儡兵器已经被斩成三截,散落在地上,而广乐已不见人影。

    广顺一脸的惊骇之色,内心涌起滔天巨浪。

    李云霄那一刀一剑之式,已不在他实力之下。

    一名四星武帝拥有能够抗衡他的力量,一种荒诞感在内心蔓延。

    不仅是他,所有海族强者都是神色肃然,变得无比的凝重起来。

    李云霄在无尽光芒之中收起法身,冷剑冰霜也消失在手中,缓缓从空中落下。

    一片寂静无声。

    “咕噜!”

    广安艰难的咽了下口水,道:“死了吗?死了吗?”

    李云霄道:“好还,辛亏广乐大人手下留情,我没事。不过广乐大人死没死我就不知道了。”

    所有人都是脸色铁青,都看得出此人的风轻云淡,两招就将一名八星武帝轰的没影了,而且他至始至终都只表现出四星武帝的修为,这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啪!啪!啪!啪!”

    广贤拍手赞道:“不错,泊雨擎推荐之人,果然有点名堂,这下我更放心了。”

    一名海族强者愤怒道:“广贤大人,这名人类肆意妄为,该杀啊!还请让我出手将其拿下!”

    他愤怒的身上元力鼓动,强大的力量让皮肤四周的海水不断蒸腾,甚至直接排开海水,隔出一块真空。

    广贤淡然道:“广乐不自量力,自取其辱,能怨得谁?身为王储,不能审时度势,不能多算多胜,今日之败,是他最大的收获。”

    众人都是不敢吭声,一个个神色不一,各有所思。

    特别是广顺,双眸中精芒闪动不停,颇有深意的看着李云霄。

    “李云霄,你随我来。”

    广贤一拂衣袖,便朝着宫殿内而去。

    众人不敢跟来,只有李云霄慢步跟进。

    整个偌大的王宫空荡荡只有两人,一前一后,身影显得有些萧瑟。

    “李云霄,你可知雨地为何处?”

    广贤缓缓说道。

    李云霄道:“不知,但我更不知为何要我这外人去。外面那些强者随便挑几个也比我强吧。”

    广贤望着这名人类,心中的惊异越来越强,突然问道:“我们见过吗?”

    李云霄吓了一跳,道:“当然没有,何出此言?”

    广贤眼中露出迷惑之色,道:“因为你给我的感觉很像一个人。”

    李云霄松了口气,道:“感觉多是不靠谱的。”

    “是吗?”

    广贤漫不经心说道:“那种桀骜不驯的眼神,风轻云淡的神态,几乎如出一辙。”

    李云霄心中一动,道:“不知广贤大人那位朋友现在何处?”

    广贤眼中闪过一道冷厉之色,寒声道:“那人不是我的朋友。那人在人族之中极有威名,想必你也听过。千载风云尽付之一笑,万世飞扬照耀古今。”

    李云霄:“……”

    他心中暗暗警惕起来,到了广贤这种境界程度,对于万物的感知是很强的,而且十分精准。

    他虽然彻底改头换面,但那种性格姿态,却是无论如何也变不了的。

    李云霄道:“你说的是破军武帝古飞扬?”

    广贤脸上罩着一沉寒霜,道:“正是此人!他与我海族的恩怨想必你也知道一些。也许……,像你们这样的天才都是一般性子吧。”

    李云霄抹了下汗,道:“广贤大人过奖了。”

    两个前世的大敌,如今这般像朋友一样畅谈,李云霄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这种感觉很奇妙。

    而且……,两人之间的恩怨也过了这么长时间,再者古飞扬也已经的确死了,再没有必要纠着之前的事不放。

    当年东海之行,各有立场,并无对串分。

    且他那时心高气傲,海族又是狂妄自大,矛盾在稍稍接触之下就爆发出来。

    如今他已经比前世更为成熟,而广贤也似乎有所不同了。

    广贤道:“还是谈谈正事吧。你可知我为何如此看重虹石,不惜启动两族战事也要将它找回?”

    李云霄肃然道:“这也是我不解之处。若是广贤大人要用它来修炼两极身体的话,也不会让它自行化灵有机会离开了。难道除了修炼两极身体,还有其它用途?”

    广贤道:“两极身体,这事你也知道?应该是泊雨擎告诉你的吧?”

    他话语一沉,道:“不错!虹石的存在关系着东海王宫这片海域的生死存亡!”

    李云霄静静的听着。

    广贤脸色十分凝重,道:“最初的王宫迁徙之事你也知道了,那块虹石并非我东海之物,而是一位天才先辈不知从哪得,用来修炼极阳神体的,而且修炼成功了!”

    李云霄浑身一震,道:“修炼成功了是什么概念?八门俱开?”

    广贤点头道:“正是八门俱开!那位先辈的确是四海中少有的绝世天才。可惜他修炼成了极阳神体后,依然不知足,竟然窥视王宫之下镇压的魔主分身!”

    李云霄道:“后来的事我明白了,那位先辈潜入了封印内,而且放出了魔主,被魔主附身。于是将法华莲台的镇压破去,将整个海底灵脉彻底截断!”

    广贤道:“正是!那位先辈的天资我辈万难企及,他不仅释放出了魔主,而且炼化了魔元,将魔主原本的分身意识灭除。”

    李云霄骇然道:“极阳之体,加上魔元之力,当世之下谁可匹敌?”

    广贤有些古怪的望着他,道:“仅仅是极阳之体和魔元之力,你真的觉得有这么厉害吗?帝夜此刻拥有两极身体和几份分身,似乎也不过如此吧?”

    李云霄沉声道:“那是因为帝夜未能完全吸收小红的力量!他们毕竟是两道神识在内!”

    说到此处,李云霄暮然的想起小红那一道眼神,内心不由得一痛。

    他继续说道:“那位先辈既然可以破开封印,想必本身就是当代了不起的高手。加上八门俱开,还有魔元辅助,怕不是神境也离不远了。”

    他沉吟道:“不知这位前辈后来如何?莫非是四海联手镇压了?”

    广贤双眉紧锁,露出沉思的样子,喃喃自语道:“不知。”

    “什么?不知?”

    这个答案让李云霄心中大震,惊道:“怎么可能会不知呢?至少这虹石在此,那先辈定然是陨落了吧?”

    广贤摇了摇头,道:“之前跟你的猜测一模一样,那位先辈在当世已经罕有敌手。即便是那一代的海皇也远不如他。那位先辈在炼化魔元后,的确是入邪了,引起了四海联手镇压。但结果却是失败了。”

    李云霄皱眉道:“失败了?莫非那位先辈也受了重伤,之后渐渐陨落了?”

    广贤叹道:“据传当年那一战,那位先辈杀尽了四海强者,重创了那一代的海皇。之后……,之后就留下虹石,并且将魔元重新封印了,就此消失无踪。”

    大殿内一片寂静,一阵都没有任何声音。

    广贤突然道:“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他看着李云霄似乎有些恍惚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问出之后,便哑然而笑了,一名如此年轻的四星武帝哪能知道这么多。

    只是两人交谈之间,他不知不觉的就有种将对方当做久未见面的老友那般感觉,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种奇异之感。

    李云霄动容道:“不知广贤大人是否发现一个现象,这些历代先贤,传闻中的强者,最终下落好像都是不知所踪。”

    广贤一愣,猛然脸色大变,开始沉思起来。

    李云霄道:“海族这边的情况我不了解,但是人族之中那些历代有数的强者,最后都无人可以说清他们的下落去向,似乎就这般凭空消失在天地间,更是留下无数踏足神境的传说。”

    他想起了叶凡所说的遗失空间,莫非那些绝代强者都去寻找遗失空间了,那是否有人成功过?

    他突然心中涌起一股热血,似乎要踏着这些先辈的足迹,朝着那飘渺不可知的未来走去。

    广贤也是默然不语,李云霄的话似乎引起了他极大沉思。

    他缓缓开口道:“不知为何,我竟然觉得与你交谈有些投缘?”

    李云霄笑道:“投缘就好,说不定你一开心就能放了我。”

    广贤冷哼一声,同样是笑道:“投缘你就麻烦了,说不定我一喜欢,就将你永留东海做客了。”

    李云霄轻笑道:“我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真能困住我一辈子吗?”

    “哦?”

    广贤诧异起来,道:“难道你还有把握逃走?若非雨地之事太过重要,我还真想跟你赌上一赌。”

    李云霄吟声道:“以后有机会的。那雨地到底是怎么回事?”

    广贤凝视着他,道:“你很有自信,而且是极度,甚至是极端的自信,自信到让人以为你是疯子,或者以为你极度无知,愚蠢。但事实却完全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