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146章 霓石之患
    泊雨擎苦笑道:“难道你还想逃出去?就算破开了此阵,你觉得能够离开东海王宫?”

    李云霄道:“此地并非王宫,而是深渊地牢。”

    “我知道。”

    泊雨擎懒懒说道:“你觉得他们会没有强大防守?”

    李云霄轻笑道:“你大概还不知道深渊地牢是什么地方吧?”

    “哦?愿闻其详。”

    泊雨擎道:“我倒是忘了,你对东海王宫应该是极为了解才是。对了,我很好奇你当年之事,到底是为何要入东海,并且遭到整个四海追杀?”

    李云霄脸孔抽搐了一下,哼道:“好奇心害死猫,还是先解决眼前危机吧。”

    他解释起来,道:“深海巨兽你应该知道吧?那些东西便是沉寂在无尽的海之深渊。这海之深渊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也并不清楚,只知道这里接通四海,似乎是四海的地下空间,但又有许多奇异不解之处。”

    泊雨擎动容道:“你意思是说,只要破开这两仪微尘阵,我们就可以直接去往其它三海?”

    李云霄点头道:“正是!”

    泊雨擎四下望了一阵,苦笑道:“且不说这两仪微尘阵几乎无法破去,就算真的破了,这海之深渊里天晓得有什么危险。且不说里面聚集着深海巨兽,就算我们什么也不遇到,也未必能够走出这片空间。”

    李云霄道:“的确,失去目的才是最糟糕的事,也许永远沦陷在这深渊之内。刚才进来之时我就注意到了,外界我刻意留下的几个空间坐标都感应不到了。”

    泊雨擎苦笑道:“你果然是个危险人物,居然心机算的这么远。没有空间坐标,逃出这个阵法,比在阵法中更让人无助。”

    “未必!”

    李云霄笑道:“你忘记了一件东西,诺亚之舟!”

    泊雨擎脸色一变,沉思起来,道:“诺亚之舟又称为彼岸之船,可以度人通往彼岸,那小子行吗?”

    李云霄眉心上浮现出界神碑印记,随后光芒一闪,叶凡就出现在两仪微尘阵中。

    李云霄将情况详细的讲解了一下。

    叶凡四下打量了一番,惊道:“这里便是四海深处的无尽深渊吗?在先祖札记中也有记载,似乎是远古之时就存在的神奇空间,但资料太少,并没有写的太详细。”

    李云霄凝声道:“若是破开此阵,可有把握安然离开?”

    叶凡苦笑道:“没试过,但以诺亚之舟的能力应该可以,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吧!”

    “百分之八十!”

    李云霄和泊雨擎都是瞳孔骤缩,有如此高的把握,完全可以一试了。

    在武道的修炼中,很多时候哪怕只有一线机会都会毫不犹豫的闯进去。

    叶凡忙道:“但我此刻伤势未愈,必须痊愈后才行。”

    李云霄点头道:“嗯,你到我的界神碑里安心休养,一切资源优先你用。”

    他一指点去,便将叶凡再次收入界神碑内。

    泊雨擎露出极度的嫉妒之色,愤愤道:“同一时间竟然出现四件超品玄器,而你一人就身怀两件,这天道未免太不公了!你那山河鼎可否开个条件让给我?”

    “开个条件让给你?”

    李云霄冷哼道:“就算拿你的脑袋来,也不值山河鼎的一只鼎脚。”

    泊雨擎也自知不可能,叹了几声后不再谈此事,而是问道:“之前广顺开启阵法的时候,我看你关注的非常仔细,可有破解之法?”

    李云霄脸色沉了下来,道:“你想什么都靠我?如果我一人破解此阵的话,那一定把你扔进深渊里,我独自一人走。”

    泊雨擎苦笑道:“何必呢,大家一条战线上的……”

    李云霄挥手打断道:“别废话了,直接说吧,你对这个阵法了解多少,有什么情况都贡献出来。若是我发现你无用的话,那对不起了,等着去深渊填那些巨兽的肚子吧。”

    泊雨擎忙道:“待我想想,此阵我的确在古籍中见过,只是并无多大了解。此刻你我实力稍弱,即便要破阵也得痊愈后才有力量吧?”他眼中露出苦色,道:“云霄大人也知……”

    “好了!”

    李云霄打断道:“你是想让我用神奕力替你镇压伤势?”

    泊雨擎苦笑道:“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但这未免也太简单了吧。”

    李云霄道:“若是解除了你的霓石之患,怕是顷刻间你就拥有九星中期之力,加上极阴之体,到时候你一个不开心,随手就拍死我怎么办?”

    泊雨擎道:“云霄大人说笑了,我可以立心誓!”

    李云霄眉头一皱,沉思了起来,随后笑道:“看来雨擎兄对于自己脱困很没有信心啊,要知道心誓一立,除非你此生不想再进步了,否则绝无可能违背。”

    泊雨擎苦笑道:“还是被云霄大人看出来了。我虽然以广元的下落为保命条件,但一旦没有了利用价值,必然是死路一条,就算他们能够放过我性命,也绝对会将霓石取走,那我同样生不如死!”

    他为了融合霓石,熬了这么多年,若是一旦失败,实力顷刻间跌回九阶初级,而且怕是再难寸进。

    李云霄道:“好,只要你立下心誓,我现在就可以助你。此外,你还得欠我一个人情,将来必须得还,这个也一起立进誓言里去吧。”

    泊雨擎怒道:“至少得告诉我是何事吧?否则这样太强人所难了,我若是立下心誓就必然要为之,将来若是你让我自杀或者欺师灭祖,那该如何?”

    李云霄笑道:“放心吧,绝不会太过为难你。再者,你现在有选择的余地吗?”

    泊雨擎的能力极强,李云霄绝不会放过这般控制他的机会,此人也许就是化神海局势的突破口。

    泊雨擎脸色阴沉不定,终究咬牙道:“好,希望你也能记得今日之言,不可让我为难。”

    随后他双手指天,慎重的立下誓言。

    一个金色的符号在他指尖凝成,“砰”的一声消散在黑夜。

    那正是一道天地规则,寓为天地作证,一旦违背必遭天地规则反噬,除非你彻底放弃武道了,否则无人敢违。

    泊雨擎脸色阴沉的异常难看,他有生之年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咬牙道:“这下你满意了吧?”

    李云霄一脸满意的笑容,热情无比的说道:“雨擎兄,咱们也是难兄难弟了,何必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好像兄弟还会害你一般,别这样呀,真是的!”

    他连连摇头,似乎为对方的不信任感到疾首痛心。

    泊雨擎脸色发白,冷冷道:“别废话了,赶紧给我解除霓石之痛!”

    李云霄抬起手来,神奕力从体内涌出,在手心幻化不定。

    泊雨擎急忙凌空盘坐下,道:“用逆针之法,先通我九窍百骸,然后用神奕力走七轮,最终走八脐汇聚入心轮,解我之苦。”

    两人都是当世顶尖的术炼师,一言之下便尽数明了。

    李云霄轻喝一声,右手一削而出,左掌掌心的神奕力化作道道利针,“扑扑扑”的刺入泊雨擎体内。

    在那九窍之上,开始发出微弱的金光,金光四周浮现出晦暗的阴寒之力,呈圆形印在窍穴上。

    李云霄瞳孔微缩,嘴角上扬,轻笑道:“雨擎兄,你可真会骗人。这霓石之力已经侵入你九窍百骸之内,就算广贤不杀你,怕是你也熬不下去了。”

    泊雨擎在金芒入体时微微颤抖了一下,很快便安静了下来,并且紧锁的双眉渐渐缓解开来,吐出一口浊气,道:“别废话了,继续吧。这神奕力果然强大,想不到世间竟有人可以得此力量。”

    李云霄道:“接下来要刺你七道脉轮了,其中危险你应该很清楚,尽可能的配合我吧。”

    泊雨擎慎重的点了点头。

    “砰!”

    李云霄直接欺身而上,一指直接点在他眉心,神奕力如同涓涓细流直接灌入其内。

    泊雨擎的额头上一片金光映出,他痛苦的龇牙咧嘴,却始终未吭一声出来。

    随后如法炮制其它脉轮,每道脉轮都开启出本色之光,在泊雨擎身上闪烁不定,整个人处在一片七色光内。

    “砰砰!”

    突然其心轮之处传来心脏的剧烈跳动声,一下将李云霄的神奕力震开。

    “这是……”

    李云霄大惊,只见他心轮处浮现出强大的霓石之力,还有异物转动不停,将其余六轮汇聚而来的力量震散。

    “疯了!你竟将霓石植入自己的心脏?!”

    他骇然失声叫道,眼中震惊不已。

    泊雨擎苦笑道:“心轮乃是脉轮之源,力量之泉,霓石唯有植入此处才能成就两极神体,否则你以为我愿意冒如此风险?”

    李云霄动容道:“果然是疯子!”

    他再次汇聚起神奕力,一掌朝着他胸口拍去。

    强大的金芒慢慢对抗那霓石之力,在他心轮内交战不息。

    泊雨擎痛的浑身抽搐起来,脸孔扭曲的已经完全变形,整个人的肤色一片煞白,冷汗潸潸而下。

    李云霄同样是神色凝重,此刻泊雨擎的心轮内尽是两种力量的暗涌交织,若是一旦变得暴戾或者爆开,那泊雨擎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