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143章 天行有常
    庄严梵音在海上传开,一片金光祥润笼罩天地。

    李云霄心神大震,脸上露出骇然之色,他已经知道来者是谁了!

    天下间最有权势的男子之一,四海唯一的皇者,万族共尊。

    所有海族都是神色肃然,慌忙之下急忙参拜,就连王座上那男子也猛地跳了起来,不敢再坐着。

    “见过海皇大人!”

    广贤和六族之主纷纷拜下行礼,整个海上一片安详宁静,所有人沐浴在那金光之内,洗涤了所有的煞气,内心一片柔和。

    帝夜也是皱起眉头来,眼中一片冷冰。

    海皇淡然一笑,伸手轻轻一托,一道金芒在每人的x下泛起,将众人全部托了起来。

    此刻虽然还是水仙之躯,却隐约中可见一名男子的身影,庄严肃穆。

    他眼中金光闪烁,朝着虚空之内两人望去。

    良久,叹息一声,道:“广贤,让他二人离去。”

    “什么?!”

    所有东海强者都是一震,就连帝夜和李云霄也是露出愕然之色,有些莫名其妙。

    广贤慌道:“不可!海皇大人,此魔乃是万载之前的魔主帝分身,不仅融合了东海镇压的部分,而且已经拥有霓虹之躯,今日不灭杀他,怕是再难剿杀!”

    海皇叹道:“魔主之身若是这般容易杀死,当年那些先辈大能也就不用大费周章将其分而镇压了。”

    广贤道:“岁月过了悠悠万载,再强大的存在也会在时间的流逝下湮灭。东海之下的魔之分身,不就在上次****中被我族强者灭杀神识,变成一团毫无意识的存在了么。”

    海皇道:“也许正因为魔主之身开始步入衰退,所以天数才会在这个时代出世。”

    广贤眉头一皱,有些不能理解,细细思索起来。

    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对于天道的感悟远非常人所及,同时对于天道的敬畏之心也非常人可想。

    既然海皇如是说,却又不点破,广贤也没法,只能慎重的问道:“海皇大人当真这般决定了?”

    海皇面露慈悲,肃然的点下头。

    广贤一拂衣袖,淡然道:“既然有海皇大人法旨,我等自然不可违背。只是此魔今日一去,将来天武界掀起浩劫,万灵涂炭,海皇大人可要担起今日之责!”

    虽然海皇法旨众人不敢违,但谁都听得出广贤内心一股怨气,似乎极为不满。

    海皇微笑道:“一切自有天数,天行有常,岂是你我一念能改?要知你我一念,皆在天道之内。”

    广贤冷道:“即便不杀他,为何不如先前那样,再次将其镇压下去?”

    海皇道:“之前你先祖通过虹石引出魔身,虽然破去如是我闻,但皆因时辰未到,并非此魔出世之机。且不说如今失去如是我闻,即便这圣器还在,也已经无法镇压魔主了。”

    帝夜冷哼道:“哼!还算你小子识趣,有自知之明!还不松开结界,让我离开!”

    众人都是勃然大怒,一个个双目中燃起怒火。

    海皇笑道:“你虽应运而生,但魔主帝的时代已经过去,将来能够制你之人大有人在。”

    “胡说什么!”

    帝夜怒喝道:“将来我临天下之时,便赐你无上荣耀!”

    海皇淡淡一笑,不置可否,他抬起手来,临空一抓。

    帝夜脸色大变,他身上顿时飘出一道金光,正是那大巧不工剑,直接飞了过去。

    与此同时,广贤身上同样是金光泛起,正是那藕丝步云履,一同飞回海皇手中。

    “哼!”

    帝夜感受到天空中的束缚一松,不敢再逗留,急忙转身便消失在茫茫大海之上。

    所有人都觉得心塞塞的,这般劳师动众出来,伤亡也不小,就这样大大方方的放他走了。

    李云霄心中狐疑不已,海皇放走帝夜,似乎意义并非那样简单。

    什么天道天数之类的,渺不可闻,即便是十方神境的强者也不敢说自己窥得天道,这小子明显是在装神弄鬼。

    只是魔主残躯关系甚大,这样放龙归海,后果当真不堪设想,他到底为何要这样做?

    李云霄心中坚信起来,海皇一定知道一些众人所不知道的有关魔主的秘密。

    毕竟这五分之一的魔主残躯是不知第几代海皇动用如是我闻加上四件至宝镇压下来的,定然会留下详细记载。

    至于他之前历经的三处封魔之地,天晓得是何人留下的,即便那些强者有各种记载,估计也早已淹没在岁月中。

    如今的天武界下,也谢有海皇殿对魔主之事了解的最为清楚。

    海皇收回两件至宝后,淡淡说道:“广贤,你必须加派人手尽快将如是我闻和锁子黄金甲找回,以应对将来危机。”

    “是!”

    广贤应声道,态度谦恭。

    既然帝夜已经走了,再纠结此事也于事无补,海皇还是不能得罪的。

    水仙的双眉微微一皱,整个人的神态开始变化起来。

    海空之上漫天的金光一下子散开,化作无形,天海恢复一片宁静。

    水仙睁开大眼睛,一下子看见许多人还躬身对着她,惊诧道:“大家这是怎么了?”

    众人这才知道海皇已经离开,纷纷直起身体来,直接无视她,各个沉思不语。

    “怎么一下子都不说话了?”

    水仙惊奇不已,一下子想起了之前的事,大叫了一声,道:“李云霄!”

    她身影一闪,便飞到李云霄身侧,急道:“你没事吧?”

    李云霄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没事,刚你爸来过了,要放我离开。”

    “啊!”

    水仙身躯一震,随后大喜道:“原来是父皇降临而来,太好了,这下不用再打架了!”她突然惊道:“其他人呢?难道……”

    她一脸的吃惊,悲伤的情绪一下子涌起。

    那些人族武者虽然大部分她都不认识,但至少一起从陷空岛经历过来,也算是同生共死的伙伴了。

    李云霄看她眼眶一红就要哭了,急忙道:“他们没事,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真的?”

    水仙有些不信,四下望了一下,不知那所谓的安全地方是哪里,但她又觉得李云霄不像是骗她。

    李云霄朝众人道:“诸位,不打不相识,山水有相逢,就此告辞了。”

    广贤脸色一沉,哼道:“你也想走?”

    李云霄皱眉道:“刚才海皇不是说让我走吗?”

    广贤冷笑道:“海皇大人只说让你离去,让你离去不代表现在让你离去。”

    李云霄苦笑道:“既然海皇大人下了法旨,你我之前也无仇无怨,何苦再为难我呢?”

    广贤负手而立,冷然道:“既然你都这般说了,那我也直言好了。将你身上的超品玄器留下,便可以走了。”

    李云霄脸色一凝,冷冷道:“对于超品玄器之事,我也不否认。但任何一件超品玄器都有其宿主,广元炼化如是我闻数十年而无一所得,机缘之下才巧合炼化。广贤大人何必要逆天而为呢?”

    广贤瞳孔骤缩,震惊道:“广元那叛逆炼化了如是我闻?”他脸色阴沉了下来,寒声道:“这般我就更不能放你走了!”

    “广贤你好大胆子!不仅违抗我父皇法旨,还不要脸的抢人东西!”

    水仙气恼的大骂起来,站在李云霄身前张开双臂,将他挡在身后要保护他。

    广贤沉声道:“水仙公主,请不要任性。此事关系到东海安危,以及海皇殿圣器如是我闻的找回。李云霄,你还是先跟我回一趟东海王宫吧。”

    他身上散发出凌冽寒意,让人难以抗拒那道上位者威严。

    就连水仙都是觉得浑身一冷,忍不住凌空后退了一步,惊骇道:“你想做什么?”

    李云霄苦笑不已,知道自己想走怕是没这么容易了,不过所幸的是海皇已经下了法旨让他走,至少目前是性命无忧。

    他索性说道:“也好,我就随广贤大人回一趟王宫。正好两族战事我也想和大人细细商量下,希望能够化干戈为玉帛。”

    广贤冷哼道:“哼,你有什么资格代表人族跟我谈战事?”

    李云霄道:“战事起因也不过是因为虹石,广贤大人也应该看见了,小红正是从东海离开的虹石,此刻被帝夜所得。”

    说及此处,他内心不由得一颤,那双清澈透明的双眼浮现在脑海之中,让他感到胸口被巨石所压,甚至有些呼吸艰难起来。

    广贤冷冷道:“你的意思是,虹石没了,所以就不需要战了?”

    李云霄收敛了下心神,正色道:“正是!此刻已经没有了再战的意义了。”

    “哼!”

    广贤重重的哼道:“再战的意义,与虹石无关。我说有便有,我说无便无。”

    李云霄苦闷不已,对方这是直接用强者的身份压他。

    若是此刻拥有前世之力,早就破口大骂的一剑砍了过去。

    但现在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

    李云霄苦笑道:“好吧,大人英明。那要如何才能平息战火?”

    两族之战说到底还是因他藏起了小红引起的,这其中陨落的无数强者,他多少都有责任,内心还是极为愧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