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132章 就这么简单?
    所有武者都感受到了一股毁灭之力扑面而来,整个天海之间化作一片黑暗,看不清任何景物,就连神识也无法离身而出。

    稍稍探出神识,就被无穷无尽的力量给吞噬掉。

    每个人都成了这一片风暴中的扁舟,身不由己,随波逐流。

    李云霄刚刚恢复些许气力,急忙施展出不灭金身来,扛住那数百米外冲来的余波,眼中一片震撼,惊惧的凝望着长空上。

    他的双瞳内渐渐凝出一个细小的符号,瞳仁旁微微泛红。

    月瞳之力尚未恢复,能够施展出一丝一毫就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那风暴中心,莫小川身体四周浮现出淡淡的荧光,像是水膜一样贴在身上,将无尽能量尽数化去。

    他长剑一收,直接隐没在自己体内,脸上露出古怪之色,道:“想不到你竟然临时参透了八苦剑意,但这又能如何呢?“

    莫小川说完,双眉猛地锁了起来,脸上神色发生变化,似乎那附体之人在慢慢离开。

    “这……“

    他脸上终于露出震惊和古怪之色,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这一切,更加不敢相信这海天末日是自己造成的。

    “呼!“

    李云霄心中松了口气,看样子莫小川并无大碍,只是之前那附体之人让他感到极度的不安,那种随意操控天地规则的力量,至少也是武道巅峰!

    突然间,怔怔站立在天空上的北冥天禄,那巨大的身躯猛然爆炸开来!

    “轰隆!“

    爆炸之力形成一道独特的漩涡,与漫天毁天灭地的力量冲撞在一起。

    四件海神至宝铮然一声散开,化作流光朝着四个方向飞散而去。

    “啊!“

    水仙惊叫起来,望着那四件至宝,猛然凌空一闪,就朝着离她最近的一物追去。

    她的速度极快,极为轻盈,伸手就将那物抓了下来,正是凤翅紫金冠。

    另外三件则是射向无边无际的大海,消失在天之尽头。

    李云霄心中猛然一震,没有心思去理会那海神至宝,而是面色凝重的盯着天空上那一团黑云。

    北冥天禄爆体而亡后,但体内魔元并没有死,而是在空中不断凝聚,化作魔云翻滚。

    “魔元之力……纯粹的魔元之力……“

    不远处的海面上,泊雨擎浑身灰暗,脸色发白,死死的盯着长空上的那朵魔云,露出极度渴望之色。

    无奈他的身体伤的太重,此刻又遭受霓石反噬,整个人颤抖的厉害,能够维持不沉入大海就已经是极限了,哪有力量去夺取魔元。

    那朵魔云在空中翻滚一阵后,来回飘荡,飞速朝着莫小川冲去。

    莫小川脸色一沉,天诛荡魔剑浮现在手中,一股浩瀚剑意就凌空斩去!

    剑意之中隐隐有真灵吞天之影,传来荒古之时的咆哮声。

    那魔云似乎极为忌惮,猛然的化作一团黑气逃开,不敢再打莫小川的主意,而是朝着远处坠去。

    “那是……“

    李云霄瞳孔骤缩,眼眸里闪过一丝寒芒。

    “啊?!“

    远处那地方正是北冥亢天和北冥来风两人站立的海面,一见那魔云涌来,两人都是大惊失色。

    北冥亢天骇然喝道:“快,快带我走!“

    他重伤在身,已经没有逃跑之力,说完后发现身后一片寂静,愕然的回过头去。

    只见北冥来风已经独自遁出了千米开外,哪里还管他死活。

    “啊!你这个小畜生!“

    北冥亢天惊怒不已,急忙挣扎着从海面上爬起来,想要逃走。

    但不过刹那时间,就直接被落下魔云吞噬进去,发出一声惨叫!

    “啊!!“

    北冥亢天的惨叫声在海面上回荡,让每一个人都是脸色发白,冷汗潸潸而来,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李云霄猛然喝道:“水仙公主,深海巨兽!“

    水仙刚刚拿住一件至宝,正懊恼不已,沉思着该如何寻找另外三件,听得李云霄一喝,顿时反应了过来,急忙口吐密语,召唤那几只深海巨兽出手。

    “噜噜噜噜!“

    那几只深海巨兽正围成一圈,给那个受了伤的豆豆治疗,另外五个身上都散发出微微的黑芒,似乎有所感应一般。

    水仙脸上露出焦急之色,忙道:“不行啊!豆豆受了很重的伤,嘟嘟它们正在给他治疗呢,无法攻击。“

    李云霄额头上淌下冷汗来,这关键时候……

    “我来!“

    此刻还能稍稍一战的也就只有宾臣了,还有一个实力未知的莫小川。

    莫小川挺身而上,一道剑诀在手中凝成,人剑如一,倏然凌空斩了过去,长剑上传来巨吼,正是那真灵吞天的咆哮。

    李云霄皱起眉头来,凝视着莫小川的剑势,比之前那神秘人附体时天差地别。

    即便他以身祭剑,能够驱动剑灵,也无法发挥出太大的力量来。

    几个闪动之下,莫小川便欺身到了那团魔云之前,一剑刺了进去!

    剑上吞天之灵浮现,张开大口就吞咬魔云。

    “啊啊!!“

    魔云中再次响起北冥亢天的叫声,只不过这次并非惨叫,而是怒吼!

    在闪动的魔气上,浮现出一张咆哮的脸孔,正是北冥亢天,双眸中闪烁着妖异的紫光。

    “铮!“

    突然天诛荡魔剑上传来巨颤,魔气涌动,不断腐蚀着剑身。

    “滚!“

    那张魔脸怒吼一声,一股巨力从魔云内传出,轰在剑身上,直接将莫小川击飞出去。

    “啊啊啊啊!!“

    北冥亢天在那一剑下也似乎受到伤害,不停的怒吼。

    但魔元之力灌入体内,他身上的气息反而越来越强,海浪中形成一道道的风浪席卷开来,不敢近他身!

    宾臣脸色凝重,道:“李云霄,现在怎么办?“

    李云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单手掐诀,正色道:“我差点忘了,我还有一招对付此物之法,若是失败的话,就必须第一时间逃走了。“

    在右手诀印下,一阵金属晃动之声从体内传来。

    宾臣一惊,急忙退开数十米。

    李云霄身边不知何时浮现出一圈圈的铁锁,像是星云般缠绕起来,发出“哐当“之声。

    “这是……!“

    泊雨擎脸色大变,原本是极度苍白的脸孔一下子绿了起来,低声嘶吼道:“魔元锁!竟然是魔元锁!这东西怎么会在你身上?!“

    他一脸的惊恐不定。

    这魔元锁正是当时与亓胜风一战时,亓胜风为了困住李云霄的真魔法相而施展出来的,谁知李云霄可以随意转换魔元,反倒是将此锁链收了过来。

    “铁锁星云!“

    李云霄轻喝一声,那似乎无穷无尽之长的锁链在空中飞旋起来,一下子冲入天地,朝远处的北冥亢天捆了下去。

    “哐当!“

    锁链像长蛇一样在空中游动,绕着北冥亢天圈了起来,随后急剧收缩,直接将北冥亢天捆成一个粽子。

    那无边魔云竟然全部涌入北冥亢天体内,再没出现半分!

    所有人都呆滞住了,就这么简单?

    李云霄也是愕然一下,这魔元锁只是普通的九阶玄器而已,就不知道是何物打造制成,想不到对魔元竟有如此强的压制作用。

    “啊啊啊!“

    北冥亢天怒吼起来,大喝道:“放开我!将我放开!“

    他身上的伤势在魔元灌体之下尽数恢复,而且似乎更上一层楼,拼命挣扎之下,将那绕了十余层的锁链震的“铛铛“直响,却始终不能挣脱!

    宾臣的脸沉了下来,怒道:“你有这般玄器,竟然不一早施展出来,让我们冒着生命危险拼杀了这么久!“

    李云霄讪讪道:“这,我也不知道此物竟然这般管用。这也是乘他魔气入体,还未稳定的时候才锁住了,之前的北冥天禄身怀八苦之剑,哪里绑的住。“

    泊雨擎挣扎着飞了过来,惊惧道:“那是魔元锁,你从哪里得来的?“

    李云霄冷冷的盯着他,戏虐的哼道:“上次在红月城遇见令师,我与他相谈甚欢,他送给我的。“

    “不可能!绝不可能!“

    泊雨擎像是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