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107章 悲鸣剑雨风
    水仙眼中泪光闪动,一脸悲戚之色,魔沙虽是她的仆人,但相处甚久,早就当做亲人一般了。

    “大岛主,你竟然杀了魔沙,我要杀了你!”

    水仙悲戚的喊着,身上一道道金芒开始浮现。

    “冷静点!你现在上去送死吗?”

    李云霄立即将她拦了下来,眼中闪烁着异色。

    那魔沙的尸体一看就是早被杀了的,并且被炼制成了傀儡,那召文战果然是智慧惊人之辈,是个十分棘手的强者啊。

    广元浑身发冷,一股极大的恐惧降临。

    “大岛主真狠心啊,我为你效命这么多年,炼制了数不尽的玄器,就这么狠辣想要一掌拍死我吗?”

    召文战的声音冷冷传来,寒声道:“既然如此,我也无需留情了。”

    “铮!”

    剑音荡起,无数剑之规则凝聚而来,从身后刺向广元。

    一股死亡的危险从心中蔓延开来,广元大骇之下,惊怒吼道:“贯空指!”

    他双指一凝,并拢之下散发出无边金芒,上面还隐隐有莲花虚影,金色无边,往那剑芒上点去。

    “砰!”

    指诀点落之处,剑芒瞬间被吞噬无形,好像大炮打了蚊子一般,所有力量都落在了虚处,他指力下一个金色的能量球浮现在空中。

    “啊?!!”

    广元大惊失色,额头上爆出点点冷汗,眼前的这一招剑势竟然是虚招!

    “轰隆!”

    他头顶上的空间倏然爆开,一股巨大的能量风暴席卷而来,那风暴中心便是一柄巨剑,凌空斩下!

    巨剑身侧,寒光照耀下,隐约闪烁着召文战的身影,脸上一片冷漠,寒声道:“悲鸣剑雨风——邪曲!”

    他的身影与那巨剑同时落下,好像神灵降世,凛不可犯。

    广元吓得浑身冰冷,生死之下,所有潜能全部爆发出来,大吼道:“混元一气!”

    那点出的一指瞬间收了回来,在身前张开结界。

    但为时已晚,那无穷剑气之海已经冲压下来,直接撕裂结界之力,冲入他体内!

    “轰隆隆!”

    周边不断震鸣,天空逐一爆开,广元大吼不已,顿时化出本体龙身,在长空上咆哮,引声高吭!

    “什么?大岛主也是龙之后裔?”

    众人都是大惊起来,那股龙威之强,丝毫不在之前的闰祥之下。

    所有人都是变了脸色,一个个两颊留下冷汗来。

    召文战面色冰冷,少了之前的那种随和淡然,多了几许冷厉坚毅。

    任由广元化出本体,龙行于云,但依然无法挣脱出那巨剑桎梏,眼睁睁的看着那剑形落下。

    广元双手掐诀,口中不断吐着晦涩难懂的语言,好像是龙之密语。

    随着他龙语的不断吐出,周身泛起一道道剑芒,不断强大来。远处如是我闻更是金光灿烂,莲花盛开。

    猛然间一阵地震山摇,陷空岛下方骤然爆起万道华光,朝广元汇聚而去。

    那一剑终于落下,广元大吼着双手抓了上去。

    “轰隆隆!”

    无边剑之风暴炸开,形成恐怖的能量在空中蔓延,就连如是我闻的金光也一起卷了进去。

    巨大的漩涡在空中,久久不能散开,召文战和广元两人的身影都消失不见了,也不知情况如何。

    李云霄一脸的追思之色,喃喃自语道:“悲鸣剑雨风……果然是他啊!”

    整个天空上,除了那巨大的能量风暴外,就剩下北冥亢天和宾臣,两人还在死战之中。

    北冥亢天已经心无外物,一心要置李云霄于死地,神挡杀神。

    水仙在旁边抹了好一阵眼泪,才道:“你认识那个召文战?他也是杀魔沙的凶手,我绝不会放过他。”

    李云霄苦笑不已,道:“那魔沙杀人也不在少数吧?这世道强者为尊,难道只许他杀人,不许别人杀他了?这是什么道理?”

    “这……”

    水仙一下愣住了,觉得无法反驳,一下子呆住了。

    “轰隆!”

    突然天空上,远处那法华莲台毫无征兆的化作一道金光,直接冲入漩涡内。

    顿时,道道金芒从那漩涡中射出,一下子驱散了整个天空中的能量,众人猛地睁大了眼睛。

    只见长空上两人相峙而立,召文战一剑在手,直接刺入在广元的胸口处。广元双手化成龙爪,死死的抓住那长剑,已是鲜血淋漓。

    而如是我闻则是化作一道金光,直接飞入了广元眉心处,形成一个金色的莲花印记。

    “你……”

    召文战脸色大变起来,震惊道:“你收服了法华金莲?”

    “哈哈,哈哈哈!”

    广元喷出一口血来,大笑不已,狞声道:“这都是拜你所赐,让我提前一步就将如是我闻收了起来啊,五岛主,多谢啊!”

    他脸上变得一片狰狞,十指用力搅动那长剑,竟然让剑身发出悲鸣之音来。

    那如是我闻在这片海域沉寂了不知多少年月,广元这些年来除了想办法让它恢复力量外,就是每天专研此物的祭炼之法。

    通过多年的摸索,他终于从里面得到一套神诀,名为“如是观”。

    让他欣喜不已的是,这套神诀并非单独施展就可以的,必须配合他们的龙之秘语才能发挥威力。

    当初海神炼制此物时不知为何要设下如此限制,但这对广元而言无疑是巨大利好,等于这件玄器几乎不可能被人抢走了。

    但召文战却不知其中情况,否则的话也不会有今日之事。

    但是几十年下来,广元尝试了无数次心炼此物,却始终无法成功。有几次想要强行收取,每次进行到一半就遭受玄器反噬,只能无疾而终。

    刚才生死瞬间,他已经顾不得许多了,直接强行收取,想不到一下竟然成功,而且还救了他一命。

    召文战凛然哼道:“即便收取了如是我闻,以你此刻的状态,还能反败为胜吗?”

    广元满脸狰狞之色,寒声道:“能够设计出如此完美的绝妙一击,当真是天纵之才。但融合了法华莲台的我,你杀的掉吗?此刻海域已经恢复正常,我出去后只需要几年时间便可以吞噬足够的食物,恢复巅峰之力。到时必然天涯海角的杀你!”

    召文战冷然道:“但我对于你活着离开此岛,并不抱多大期望呢!”

    他左手一道剑诀打出,长剑爆出一声炫鸣,将广元手中金芒震开,刺人耳膜。

    剑上旋起一阵剑芒,“铮”的一声吐出几口刃牙来。

    竟然是二次解封!

    广元手中传来剧痛,龙爪之下的剑身再难受控制,在剑身的两旁一共吐出七根短小的刃牙,上面散发出细小的旋风之力,不断冲击开来,每一道都割裂他身上的皮肉。

    而且在宝剑上方,无数风之力盘旋下,隐约开始浮现出凶兽虚影,似乎剑灵随时要破空而出。

    “什么?!”

    广元心中大骇,难以置信的惊呼道:“你……,刚才一击竟然还未尽全力?”

    “悲鸣剑雨风——影界!”

    一股狂风在剑身扫过,广元顿时被震出十余米,但依然在剑之规则下,竟无法脱身。

    他惊怒连连,召文战手中的剑意越来越强,一股不好的预感降临,他顿时口中吐出龙语,一股浩瀚之威在身边散开。

    同时手中掐出神诀,眉心的如是我闻浮现出来,金光四射。

    “没用的,以你此刻即将崩坏之躯,能发挥出法华莲台多少力量呢?此物在我手中才更不辱没它。”

    召文战神色冰冷,那剑上凶兽凝成,举剑一斩而下!

    整个天空以他为中心浮现出漩涡,就看见一道剑光凌空,斩裂一切!

    广元脸上露出惊恐之色,在那一剑之下,他的内心竟然颤抖起来,法华莲台的力量流失太多,此刻被催动到极致,竟然也有难以匹敌之感。

    突然两道人影闪现而出,竟然挡住在广元身前!

    冷羽浑身此刻完全是兽形,漆黑的双翼凌空展开,长鸣一声,音波之力在剑意下奋力抗争。

    他头上聚出两柄短刃,凝成一股火红的十字,猛然斩出!

    “极式——斩天裂地!”

    一旁的九天也是神色凌然,化出八个脑袋张牙舞爪,各个咆哮不已。

    他猛地吸了口气,其中七个脑袋一下子变得****不振起来,身上的力量好像瞬间倍增!

    手中的战枪上震鸣不已,仿若无法承受他的极限之力。

    “横扫八荒!”

    一道无匹枪芒绽放开来,更是盖过冷羽的极式之力,两道光芒合一之下,往那无尽的剑之规则中冲去,要捅破这片天空!

    广元眼中震惊不已,想不到这危难关头,两人竟然挺身而出。

    “轰隆!”

    召文战的影界之招被两道巨力挡住,凌空爆开,但是剑气瞬间从风化雨,稀稀落落而下。

    两人心神受到极大冲击,都是喷出一口血来就被震飞出去,随后的剑雨之中更是独立难支,露出恐慌之色。

    广元眼中浮现出妖异的金芒,沉声道:“多谢两位岛主,广元感激不尽。快到我身后来吧,接下来就由我来应付了!”

    九天和冷羽都是拼命的往广元身后飞去,那万千剑雨落下,无法斩碎混元一气的防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