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099章 武道之心
    突然一道螺音响起,天空好像水纹一样荡开,一股极强的音波之力凌空而下,将广元整个人罩入其中。

    随着空间的波动开,在那音波的源头,一名通体灰白的海族时隐时现,手里正是举着九彩天螺吹了起来。

    广元心中一惊,朝四下望去。

    他的注意力一直在闰祥和李云霄身上,远处九天和冷羽正在苦战着,却不见了召文战的身影。

    “难道召文战死了?”

    广元眼中爆出一团冰冷的杀气来,召文战乃是九阶术炼师,无论是用还是吃,都极为重要。

    “该死!五岛主呢?!”

    他大吼一声,扬起右手来,五指握紧聚气,凌空一拳就轰了上去!

    “轰隆!”

    一道青色拳芒划破长空,直接将那海螺之音击散,拳芒不灭的继续轰向那人。

    那人眉头一皱,将海螺从口中放下,整个人直接虚化起来,消失在空中。

    “该死!”

    广元眼中闪过一道寒气,冷冷道:“以为躲起来就不用死了吗?”

    他身体一下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就出现在法华莲台身侧,双手掐了个诀印。

    那莲台上射下一道光芒,将其罩入其中。

    广元的双眼一下子变成金光灿烂,临空四下望去。

    “在那!”

    他瞳孔骤缩一缩,直接凌空一拳就轰了过去!

    “砰!”

    目光所及之处,猛地被拳劲隔空打的炸开!

    “噗!”

    一道人影从那处空间内被震出,大吐一口鲜血。他急忙在空中变化身形,几个闪动下就落到地面,朝远处遁去。

    “哼!整个岛屿都是如是我闻的观想所化,你能逃到哪去呢?”

    广元眼中闪过一丝怜悯和讥讽,他正要出手追去,却突然身形一窒,瞳孔猛地张开,朝远处的闰祥身上望去,露出凝重和激动之色。

    远处闰祥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起来,脊椎骨融入体内,凌空化龙!

    那脊椎上的龙首则是直接浮现在胸前,好像活过来一般,暴起双目,射出道道寒光。

    一片片金色的鳞片浮现在身上,额头双角顶破而出,好像玉脂般灵气逼人。

    身上每一道变化都引动轰鸣声,好像衔接遥远的时空。

    他的双手变成龙爪,单手提着那三尖两刃枪,身上的气息已经攀升到了极致,直接引动天地异象,四周泛起古怪的气息在天空中荡漾。

    “嗞!这是……”

    所有人都是心中猛烈一震,不自觉地停下手中战斗,骇然的往长空上望去。

    那股气息之下,仿佛从远古洪荒而来,令人不寒而栗,心中难以抑制的生出恐惧。

    特别是那些海族强者,都是****发软,几乎就要当空跪下了。

    李云霄也是脸上露出凝重之色,在那股龙威下,就连他也感到内心一阵压抑,胸口憋了口气无法吐出。

    远处九天和冷羽,还有飞鸣等人的动作也是停了下来,都是骇然而望。

    在那股浩荡龙威下,最受冲击的便是所有海族之人,就连水仙都是脸色微变,露出震惊的神色来。

    “哈哈哈,化龙,这才是真的化龙啊!”

    广元猛然大笑起来,眼中绽放出异常兴奋之色,高声道:“北海的天才,让我看看你的无穷潜力吧!!”

    闰祥的脸上一片平静之色,与之前那种狂暴和兴奋截然相反,他的眸子如水,照万物而不留痕迹。

    李云霄凝声道:“竟然真的浮现出了部分真龙形态,这便是你有勇气和我一战的底牌吗?”

    闰祥没有回答,他抬起头来,望着无尽的长空,和远处无边无际的大海。

    “我出生在北海的一个C级海族里。”

    他突然说出一句古怪的话来,所有人都是一愣,广元也是皱起了眉头,但依然不动声色,静静的听了下去。

    “我的出生对于族群来说就是一个灭顶之灾,因为我父亲是北海之王,而母亲却只是一个C级海族的族长之女。”

    “于是我母系一族就随着我的诞生而永远化作了大海的尘埃。”

    闰祥那似水的眸子里终于出现了一丝涟漪,好像一块小石子投入到了古井中,“这其中包括我的母亲。”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震,露出不同的表情来。

    闰祥平静的说道:“那一年我五岁,我永远记得他们惨死的一幕。”

    “随后我被带到了北海王宫,被迫认了一名从未谋面的男子做父亲。当天,我便被扔进了北海之渊。”

    “啊!”

    水仙忍不住一下惊呼起来,小手掩着嘴唇,露出吃惊之色。

    广元则是眼中闪烁出精芒来,脸上神色依旧。

    在场的人当中只有他们两人知道北海之渊到底是什么存在,那是北海最为残酷的试炼之地,直接通向另外一处空间,就算是成年海族也很难从里面活着回来。

    “因为那个男人说我体内的血脉被污染了,不配做他的儿子,除非我能从北海之渊中回来。”

    闰祥抬起头,眼中闪烁着追思,继续说道:“当时我的年纪是五岁,实力还没达到八荒境,而同岁数的其他王族成员不少已经是八荒境巅峰了。”

    海族天生就有着强大的血脉继承,一些优秀的S级种族甚至一出生就是九天境强者。

    他微微闭上双眼,脸上闪过落寞和难受之色,似乎那北海之渊内的事回忆起来就只剩痛苦。

    “我用了三年时间,才突破到了八荒境武尊,这在当时的北海王储中已经是最垃圾的天赋了。但……”

    闰祥身上的气息产生了剧烈的变化,内心情绪似乎受到了影响,凌厉的双眸猛然睁开,寒声道:“但我一定要变成最强,我要从北海之渊回去,将他们全部杀死!!”

    “啊!”

    水仙又是惊呼了一下,在闰祥那狰狞的脸孔下,她突然觉得有些害怕起来。

    其余所有人都是静静的听着,内心倒是没有多大的变化,因为海族的生存极为残酷,血脉的等级几乎就决定了一生的命运。

    李云霄目光微凝,冷静的说道:“那你将他们都杀死了?”

    闰祥笑了,脸上浮现出坚韧的笑容,道:“我用了五年时间,终于从那地狱中出来了!虽然我依旧还是八荒境修为,但同辈中已经没有人是我对手,父王的三十二子,我杀掉了二十二人!”

    “嗞!”

    所有人都是身上冒出一股寒意来,虽说帝王之家无亲情,但这小子也太狠了吧!

    这可以看出当年他受到了多大的心理冲击,才会在小小年纪有如此狠毒的心肠。

    广元沉着脸,也是眸子微眯,似乎在感受着闰祥的那种心情。他又何尝不是被自己的兄弟打伤,追杀的差点死掉。

    “那些骂我的,骂我母亲的,我全都一个个用拳头还给他们。有次七弟当面骂我是杂种,我当场就打爆了他的头,直接将他的尸体悬在王宫门前三月,无一人敢替他收尸!”

    闰祥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来,笑道:“杀了父王的二十二个儿子后,顺带连他们的母系也全部杀了!还有当初杀了我母亲之人,也被我直接将肉一块块咬下来死掉了!”

    他眼中的寒光越来越冷,盯着李云霄道:“剩下的那十个没死的,并非他们没骂我,而是当年的我打不过他们。等这次杀了你之后我就要回北海去杀了他们!”

    汗!

    众人都是一脸的黑线。

    “不少人暗中想要杀我,都被我逐一躲了过去,并且以十倍的手段还给他们!”

    “从此我的天赋和凶名便传遍了整个北海,所有人闻风丧胆!”

    “其实我的天赋真的很垃圾,但我有一颗必须要赢的心!无论对方多强大,我一定要赢他,一定要!这就是我,北海闰祥的武道之心!”

    他眼中猛地爆出一股异常坚定的力量,凝视着那无边无际的大海,仿若穿越无穷空间,朝着那武道的终点凝视而去。

    “为了打败那十位兄弟,为了打败我心目中的英雄,北海之王我的父亲,我踏入了天武大陆,来追求更高的武道来了!”

    “就在我自信满满,以为可以横扫天下,纵横四海,打遍年轻一辈无敌手的时候,李云霄你出现了!”

    闰祥眼中包含着无比复杂的神色,更多的是冰冷和杀意,他狞声道:“是你打碎了我的梦!从来没有人像你一样,好像一堵高墙屹立在我的面前,无论我怎么努力成长,都难以翻越!每次我觉得足够杀了你的时候,却发现你已经变得更强了,我们之间的差距不仅没有缩减,反而越来越大!”

    “李云霄,我该感激你,还是憎恨你呢?”

    闰祥问出了一个让自己矛盾的问题,大笑道:“也正因为有你,我才能够一步步走到现在,拥有这般化龙之力,我应该感谢你才是啊!自从红月城一败后,从未有过一刻像现在这样,让我觉得离你如此之近。”

    “今天,就用你的尸骨在我脚下累一层阶梯,让我朝着那武道的终点再迈进一步吧!”

    闰祥五指一握,手臂上爆出一股浩瀚之力,一道惊天龙吟冲霄而起!

    今天只有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