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098章 如是我闻
    水仙整个人都呆滞住了,那难以置信的神色变得惊骇和狂喜,眼中爆发出激动的光芒,喃喃自语道:“如是我闻……这法华莲台竟然是如是我闻……”

    她的声音并不大,但在场的哪个不是高手,每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但绝大多数人都不明白什么是如是我闻。

    唯独广元和召文战两人,却是脸色大变。

    广元同样是惊骇不已,用难以言喻的复杂目光望着天穹上的法华莲台,他一直都在猜测此物的来历,心中早有推想,只是不敢确定而已。现在听水仙一说,再无怀疑!

    水仙激动道:“大岛主,这法华莲台是如是我闻啊!请速速交还海皇殿!”

    众人都是一脸黑线,这小丫头还在梦游啊!

    广元现在的行为明显就不把海皇殿放在眼里了,何况如此重宝,加上他本身超绝的实力,想要避开海皇殿的追杀,随便找个地方就可以。

    但众人心中也是极为震骇,原来这法华莲台是出自海皇殿,难怪有如此逆天的威能。

    广元舔了下干涸的嘴唇,笑道:“公主殿下别急,这如是我闻的力量流失太多,现在正是恢复的最佳时机。待它完全恢复后,我就送回海皇殿去。”

    水仙松了口气,道:“如此甚好。那就有劳大岛主了,寻回如是我闻,当真是做梦也想不到。父皇一定会很开心的,这是不世奇功。”

    广元“嘿嘿”的笑出声来,望着那法华莲台,脸上一片灿烂。

    相传远古之时,四海并没有统一,也不存在什么王族,都是各自为阵,互相杀戮。

    那时的大海每天死去的海族成千上万,难以计数,被称为是野蛮时代。

    当时有位绝代强者,凭借通天彻地之能,以一己之力降服四海百族,天下来朝,彻底终结了野蛮时代,开启了一直延续到今的海皇时代。

    而那名强者也是波家第一代先祖,被誉为史上唯一一位海神大人。

    海神收服四海之后,开始分封种族,现在的S、A、B、C、D五个等级划分就是从那时候流传下来的,而四海王族也是第一代海神钦定的统治者,无人敢逆。

    为了除去海族体内世代传习的凶暴戾气,海神每隔十年都会在如今的四海圣地传业授道,教化万民。

    就在四海圣地——海之森林的深处,原本有一株洁白的莲花,本就具有极强灵性。在海神每次开道授业的时候,它都远远的在一旁聆听。

    终于年复一年,有一天正是海神传道之日,这朵莲花听着听着,就突然得道,洁白的莲身一下子化作金光灿烂。

    这一下不仅引得众多海族吃惊观望,更是牵动了天地雷霆,一道灭世紫府神雷破开虚空而来,朝着那金莲击去。

    当时所有人都被那紫雷吓了一跳,那种天地神威之下,一切的生灵都显得那样渺小,只有任凭雨打风吹去。

    金莲身上散发出一道道的金光,想要抗衡那灭世神雷,却被一击之下就尽数破掉所有防御,正在绝望之中,海神出手了。

    所有人都知道海神的强大,但并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强。

    只是他一出手,就将那朵金莲救了下来。

    不过那金莲在一道紫府灭世神雷下就已经变得奄奄一息,快要灵气散尽而死了。

    海神在凝思了片刻后,便当着所有强者的面,将这朵金莲炼制成了一座法华莲台,由于金莲是在听闻授业时得道的,故而取名为“如是我闻”。

    从此之后,如是我闻便成了历代海皇的皇座。

    只是这东西遗失了许多年,就连当代海皇也从未见过,只在一些记载中知道此事。

    可想而知,水仙在第一眼认出此物后,内心是如何的激动。

    但这傻丫头还是欣喜的等着广元将它修复,然后送回海皇殿。

    李云霄看着她那天真无邪的样子,也是苦笑不已,但他此刻也没心思去揭破,就算把那丫头拉入到战圈来,也帮不上什么忙。

    远处北冥亢天在连续施展出天外三式后也是精力大疲,整个人站在空中不断的喘息着。

    而宾臣在一击下被轰入大地,直接失去了踪影。

    但李云霄知道宾臣的肉僧强难以估量,即便受伤也绝不可能就此陨落,多半是找地方躲了起来。

    “李云霄,你竟敢分心?”

    闰祥面色一寒,怒气浮现在脸上,仿佛受到巨大的羞辱。

    手中龙之脊椎咆哮开来,那一节节的椎骨中发出“噼啪”爆声,在空中挥出漫天白色骨影。

    李云霄的身影在空中不断被龙脊轰碎,但都是道道残影。

    他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笑道:“抱歉,刚才的震动太大太吓人了。现在已经回过神来,可以送你上路了。”

    闰祥阴沉着脸,道:“哼!敢蔑视我,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他右手一抽,那龙之脊椎便飞了回来,化作数圈盘在身上,脊椎的首部化作一只龙头,搭在他的左肩,而右手凌空一抓,便有一道光束在掌心凝出,化作一柄三尖两刃枪。

    “铮!”

    长枪现世,立即发出强大的器鸣声!

    两刃上各自挂着九个铜环,枪身在闰祥元力的灌入下,传来阵阵凶兽的咆哮。

    李云霄瞳孔骤缩,凝视着那柄长枪,露出凝重之色来,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够发现此枪的极度不凡。

    只是他和闰祥交手多次,从未见过这件玄器,即便在生死攸关的时刻也不曾见他使用,李云霄不免心中生出狐疑来。

    闰祥双手握住三尖两刃枪横在身前,一道金光从枪身上浮现,在空中凝出一个摩诃古字。

    李云霄脸色大变,惊道:“摩诃古器!”

    那个金色的摩诃古字在空中变化开来,化作一道光晕,其内传来阵阵咆哮声,甚至有凶兽虚影凌空显化而出,在那光晕四周盘旋。

    闰祥脸色浮现出冷笑之色,口中轻吐道:“六断——天纵!”

    那长枪爆出一阵金芒,如烈日握在手中,他凌空一跨便缩地成寸,当空斩下!

    李云霄脸色一沉,左手掐了个剑诀点在冷剑冰霜的剑身上,一道清脆的剑音扬起,一个精巧的剑符弹射出来。冷剑冰霜直接刺入那剑符中,他脚下立即浮现出一个蓝色的阵法。

    一股澎湃之力从阵法中徐徐升起,猛地灌入冷剑冰霜内,凌空横扫而去。

    闰祥欺身而上,单手举起战枪斩下。

    “嘭!”

    三尖两刃上的咆哮之力直接轰破阵法防御,斩在剑身上!

    “砰!”

    枪身上那道光晕在此刻爆了开来,一股难以言喻的洪荒巨力咆哮而出,猛地扑向李云霄!

    “你妹的!”

    李云霄大吃一惊,他知道这是由摩诃古字演化而来的规则力量,而且闰祥已经可以随心所欲的掌控着。

    来不及多想,他全身的力量都在冷剑冰霜上,此刻被对方用三尖两刃枪压制住,完全无法抽身!

    那股规则之力已经凌空而下,万分危急之刻,他眉心的太古天目骤然张开,竟然轰出一个拳头来!

    正是葫芦小金刚的拳头,一记金刚拳打出,拳尖上浮现出一朵冷森森的白焰,在跳动不停。

    “轰!”

    在拳压之下,直接将那股规则之力拦了下来。

    那朵跳动的森森白焰更是轰入爆开的光晕中,刀剑之上原本一片金光闪耀,刹那间失去了颜色,变得灰白起来。

    “什么?!”

    闰祥大吃一惊,原本稳占上风的他突然觉得一股恐怖的气息扑面而来。

    不可一世的战枪在这一刻似乎被压制了下去,有种瞬间熄火的感觉。

    他内心大骇,这柄战枪正是他和广元的交易之一,本是要出其不意,杀李云霄一个措手不及,想不到刚占上风就被反制下来。

    李云霄嘴角浮现出冷笑之色,寒声道:“跟我比玄器,你脑袋被门夹了吧!”

    他身后伸出两头四臂,其中一只手臂抓着锤子就往他头上轰去。

    闰祥大惊,李云霄的长剑上突然漩起一道吸力,反而将他压制下来无法抽身,而锤子却带着万钧雷霆之力轰落!

    在这关键时候,盘在他身上的龙之脊椎松解开,趴于左肩上的龙首猛地张开大口,咆哮着咬向锤子。

    “轰隆!”

    锤子轰在龙之脊椎上,雷电迸射向四方,震的那一条白骨在空中不断挣扎,龙头颤抖不停。

    这一震之下,闰祥也抽出了战枪,飞身连连后退。

    那道白色脊椎骨也随即飞了回去,再次盘在他身上,闰祥露出心疼之色看了一眼那龙首。

    李云霄瞳孔微缩,那龙之脊椎似乎与之前的有所不同了。具体哪里不对他也说不上来,若说以前只是一件死物,可以化作罗候战枪的话,那此刻变出龙首来,则是多了一丝的灵性。

    并且刚才那龙首张开大嘴要吃人的样子……

    他不由得转过头去,看了一眼远处的广元。

    那广元正在众人的围攻之下闲庭信步,轻松应对,不时的关注着他们两人争斗,不时的变出龙首来吞几个人,吃得津津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