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097章 翩若惊鸿
    水仙脸色大变,惊怒的喝斥道:“闰祥,本宫命令你不许胡闹,立即联手对付陷空岛!”

    闰祥冷笑道:“抱歉了,水仙公主,恕难从命。”

    水仙眼中闪过杀气,寒声道:“好,好!你们一个个都无视海皇殿的存在,陷空岛,北海王族,本宫记下了!”

    闰祥这才脸色大变,辩解道:“这是我和李云霄之前的私人恩怨,和北海王族无关,要算就算在我个人头上!”

    水仙冷笑道:“你算什么东西,这账怎么算由不得你。”

    闰祥胸中涌起怒火来,指着李云霄道:“李云霄,你也算是人中豪杰,难道想窝在一个女人的后面,让女人替你出头?我现在以北海王储的身份向你挑战,生死之战,你可敢接!”

    他一言豪迈,在纷乱的大厅内震响,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李云霄眼中光芒渐渐的冷了下来,凝视着闰祥。突然间,他的嘴角微微上扬,他笑了。

    闰祥脸色一沉,怒道:“你笑何?难道是认为我不够资格?”

    李云霄的眼神异常平静,脸上含着笑意,道:“既然你有如此勇气,那我便成全你的武道之心,赐你一战!”他眼中闪过一道寒芒,轻声道:“再赐你一死!”

    在无穷的时间岁月中,有着数不清的天才强者,在追寻武道的路上,如同天上的星辰一样闪烁,照耀古今。

    但也有着数不清的天才强者,像流星一样划过长空,只能闪耀一个时代。

    万古以来,谁能千秋北斗?

    吾生有涯,而道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

    闰祥的脸色骤变,但很快露出笑容来,那是一种激动的难以自持地笑。

    “嘿!赐我一死?这正是我要对你说的话呢!”

    闰祥忍不住大笑起来,道:“哈哈,管他什么陷空岛,什么海皇殿,今日就让我痛快一战吧!”

    他体内的血液瞬间燃烧了起来,此刻他再也没有任何想法,心中只有一个信念,杀了李云霄,以证他的武道之心!

    李云霄微笑道:“我很欣赏你这样的天才呢,从你身上我能够看到不少自己的影子。”

    十大封号武帝,哪个不是道心如铁,哪个不是偏执狂,哪个不是好战的疯子?!

    “哈哈,少以那副居高临下的眼神看我,真令人讨厌呢!”

    闰祥狞笑一声,右手一扬,罗候战枪就浮现在手中,如同长鞭一样打了下去。

    战枪在空中直接化作龙之脊椎,凌空打下,像是闪电击落!

    李云霄冷笑一声,那什么广元,什么法华莲台他也不管了,他此刻也期待一战!

    闰祥身上似乎与之前有了变化,虽然说不上怎么回事,但却引动了李云霄体内那好战的热血!

    无论前世今生,古飞扬也好,此刻的李云霄也好,都是从无数的挑战中一步步走向的武道巅峰,巅峰下尸骨累累。

    可敢一战?笑话!

    李云霄咧开大嘴笑道:“我便站在这武道前方的路上,赐予你一死!”

    他手中剑气一起,冷剑冰霜散发出铮然剑鸣,寒光照水,朝那龙之脊椎刺去!

    此刻大厅内极度混乱,但两人的出手还是引起了各方极大关注。

    广元手中金莲化作一股浩瀚伟力,击震八方!

    “砰!砰!砰!砰!”

    数名海族强者尽数被这股力量震退,几人更是直接吐血,落下内伤。

    一招之后,广元并未乘胜追击,而是胸有成竹的凌空站着,将目光聚往李云霄和闰祥的战场,眼中神思不定。

    “北海的天才少年啊,你能承托得起我的期望吗?”

    一道疑问在他内心响起,答案不久就能解开。

    此刻另外三名岛主进入了混战之中,飞鸣跟冷羽打的不可开交,而召文战则是对上了那名兑换九彩天螺的强者,对方竟然也是精神力极为强大之辈。

    而九彩天螺在他手中不需要祭炼就直接施展了出来,放在嘴边凝气一吹,就一股音波汇聚成线,击溃召文战的精神攻击,轰击下去。

    九天则是和那三名水滴族的强者斗在了一起,短时间也难分高下。

    让众人不断心惊胆寒的是,他们手中的玄器之力不断流失,而对方的玄器却丝毫没事,越战越勇。

    北冥亢天也是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不愿和宾臣久战,当即单手掐印,一道星云在掌心浮现。

    宾臣讶然笑道:“怎么?要动真格了吗?”

    北冥亢天冷哼道:“没时间跟你闲扯,直接送你去见阎王!”

    星云直接从掌心内扩散,整个大厅都为之震颤起来,空间开始尽数破碎。

    众人都是心中大骇,为这股星云伟力所惊悚,同时又大喜起来,在如此浩瀚伟力下,极有可能轰碎大厅禁制。

    广元也是瞳孔微缩,此刻大厅内的一切都在颤抖,唯独那穹顶上的法华莲台还是安静的悬浮在那,一动不动。

    宾臣也是脸色大变,双手飞速掐诀,一个圆形的印记在身前浮现。

    “啊啊!!”

    他大吼数声,身上的肌肉直接暴起,一道道的经脉浮现在体表,整个人竟然长高了一倍!而且身上随着经脉的出现,开始浮现出一个个的阵法,环环相套,足有数百上千之多,让人眼花缭乱!

    广元眼中露出震惊之色,喃喃自语道:“这便是圣轮吗?果然是绝强神体!”他盯着那宾臣,脸上神色阴沉不定。

    宾臣解开体内封印后,双眸变得一片冰冷,寒声道:“夸父追日!”

    他双手合抱,身上竟然浮现出神体异象,一轮烈阳缓缓升起,大日如轮!

    北冥亢天脸色一变,一掌翻手,凌空拍去,厉声喝道:“吾生有涯!”

    一掌之力汇聚成涡,压向那神体异象。

    星云初起,烈日临空!

    “轰隆!”

    两股异象之力轰击在一起,整个大厅内瞬间失去了颜色,化作一片苍白。

    所有人都眼不能视,耳不能听,只有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轰隆隆隆!”

    一阵之后,才传来轰鸣,好像战舰凌空而过,震得双耳聩聋,经久不绝!

    突然一道金光洒下,好像拨开乌云见青天,所有苍茫之色在那道白光下尽数消散。

    众人骇然望去,只见长空中法华莲台自行旋转,洒下道道余晖。

    广元也是脸色大变,露出惊异之色,这莲台运转并非他指使,而是自行所为。

    他的脸色沉了下来,此莲台还有太多的妙处他没有掌控。一想到自己的实力恢复巅峰,而这莲台也尽数恢复和掌控,心中便忍不住火热起来。

    那法华莲台的金光驱散了白茫茫一片后,众人猛然大喜的发现果然破掉了禁制,整个大厅都在那一招对决下灰飞烟灭,连痕迹都找不到了。

    突然一股浩瀚伟力再起,北冥亢天的声音冷冷传来,寒声道:“还没完呢!”

    天地间再起异象,北冥亢天的身影出现在空中,额头上青筋根根暴起,双掌合在身前。

    一股极强的寒气从他双手中散出,几乎凝实起来,化作层层薄冰在空中展开。

    他身后惊起一道鸿影,与身前的冰晶组成一幅绝美图案。

    “喝!”

    北冥亢天大吼一声,合十的双手瞬间打开,开始飞速的掐诀起来。

    蓝色的冰之世界中开始浮现出一道道的金色光芒,组成一幅浩瀚图案。

    他眼中闪过杀机,寒声道:“再接我一式,天外三式之翩若惊鸿!”

    那副巨型图案顿时凌空落下,往岛上一处碾压而去。

    所有人都在这股威压下感到一阵颤抖,但更多的是狂喜,似乎看到了求胜的希望。

    广元也是脸色大变,露出震骇之色,在那浩瀚图案下,就连他也感到了极度的危险,喃喃自语道:“这便是人类之中所谓的七大超级势力的强者吗!果然不输于四海王族啊!”

    那巨型图案下方,猛然的爆出一道强光来。

    宾臣的人影再次浮现,他身上显现而出的阵法一下子突然投影到了空中,形成纷繁复杂的阵法世界。

    “轰隆!”

    异象压下,整个阵法世界爆出一道道金芒,凌空而起,冲入巨型图案内。

    两股力量相持片刻,终于是惊鸿异象胜出,轰然落下!

    “轰隆隆!”

    大地爆起无数尘土,巨大的缝隙朝着四面八方散去,整个海岛在这一招下直接裂开!

    岛上地脉瞬间被打穿,惊鸿异力灌入大地之中,不断的延伸下去。

    所有人大惊失色,但又狂喜不已,整个岛屿开始出现暴亡的迹象!

    “轰隆!”

    突然岛下方传来巨震,一股澎湃的金芒冲天而起,将所有毁灭之力消散。

    那道金芒在岛上凌空流转,与法华莲台开始相互辉映起来。

    那原本即将崩溃的陷空岛突然变得安静,不断扩散的裂缝也停止下来,北冥亢天那一击的余波之威竟然全数消失。

    “这……!”

    所有人都是呆滞住了,骇然的望着天空中那旋转不停地法华莲台。

    这玄器到底是怎么回事?世上怎会有如此逆天之物?!

    水仙也是彻底的呆滞了,怔怔的望着天空中的那莲台,脸上的神色开始变得惊骇起来,似乎想起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