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085章 狐假虎威
    在无数道愤怒的目光中,他看到了一双似水的明眸,好似星辰大海,看不到尽头。

    “你,你,李云霄你……”

    北冥来风的心一下子跌入深渊,看着李云霄那戏虐的目光,顿时明白了是对方在耍他,胸中那口憋闷的气息终于爆发出来,直接压出一大口鲜血,当场吐出。

    “噗!”

    北冥来风大口飙血,指着李云霄咬牙怒道:“你好狠哇!”

    李云霄淡然笑道:“来风公子这么勇猛,连四海的公主都敢得罪,还怕什么?你慢慢玩吧,我不陪了。”

    北冥来风心生胆寒,嘶声力竭的吼道:“李云霄,你害我!”

    李云霄脸上满是诧异之色,道:“奇了怪了,你用四件九阶玄器从我手里抢去的,怎么变成了我害你?大家都是成年人,要为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负责。”

    他脸上闪过冷笑,道:“但我也想不到你竟然如此歹毒,抢了波旬之花竟是为了羞辱水仙公主,当真其心可诛!”

    “你……!”

    北冥来风已经是百口莫辨,那汹涌而来的怒火已经要将他烧成灰烬,他求救的转过头去望着召文战。

    “文战先生,我是无心之失。”

    召文战负手而立,昂首望天,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淡然道:“我之前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是波旬之花,来风公子说自己是无心之失,真是笑话了,谁能相信?”

    北冥来风傻了眼,刚才精虫上脑,只想争得鲜花献美人,而且那波旬之花的确妖艳异常,似乎有种迷幻之效。现在回想起来,召文战的确说过那是波旬之花。

    他急的满头的冷汗,不断求助的四下望去,希望能够找到救星。

    “就是,撕了他!将他祭海,以血羞辱!”

    “波旬之花和宝心之花无论是形态还是气味都相差甚大,就是瞎子也不会弄混,他一定是故意的!”

    大批的海族围了过来,一个个目露凶光要撕裂他。

    “文战先生,你们陷空岛的规矩也不顾了吗?”

    北冥亢天终于坐不住了,沉闷的声音在展台上响起。

    他也是郁闷至极,之前北冥来风抢李云霄碧海天蚕丝的时候他也看在眼里,还特意想看看两位年轻人的交锋,北冥来风让李云霄吃了个暗亏后他还暗自欣喜。

    但做梦也想不到李云霄报复的竟然如此之快,如此之狠,直接把北冥来风推上死路了。

    这时候他再不站出来的话,北冥来风就真会被这些海族之人撕碎了。

    召文战眉头皱了起来,他也不想护着北冥来风,但规矩不可违,只能不快道:“诸位冷静,这里是炫宝大会,容不得你们放肆!有什么私人恩怨可以待会后再解决。待这个环节过后可以让大家休息二个时辰。”

    北冥亢天听的直皱眉头,这明摆是告诉大家等会休息时间再动手。

    但北冥来风则是松了口气,至少性命是暂时保住了。等会的事等会再想办法。

    那些海族虽然一个个怒火中烧,但摄于陷空岛的规矩,也就压制了下来。

    李云霄冷笑道:“文战先生此言差矣,此人侮辱的是海族公主,是整个海族的耻辱,这也是私事?陷空岛的规矩虽然要遵,但规矩大的过整个大海的尊严?陷空岛这是要用规矩挑衅海皇大人的威严吗?”

    召文战脸色大变,此言一出,那些才将怒火压制下去的海族一个个又暴怒起来了,而且这次不仅是针对北冥来风,更是将怒火烧到他们陷空岛上,横眉怒视着他。

    召文战心中暗暗叫苦,李云霄能言善辩,一口胜过百万兵,字字带着杀机。

    北冥亢天脸色大变,立即凌空飞起,身上的气息散开,怒喝道:“谁敢造次!”

    八星巅峰的武帝之威散开,所有人都是惊悚的骇然而退,一个个脸色发白,那满腔怒火顿时熄灭了大半。

    李云霄冷冷道:“文战先生,你们陷空岛也是四海的一份子,难道坐视海皇公主受辱,坐视大海尊严受辱吗?”

    召文战脸色一白,内心暗暗叫苦,李云霄这是要拉他们陷空岛下水了。

    正当他不知所措的时候,广元的声音在场内响起,沉声道:“陷空岛身为东海势力之一,维护海族尊严义不容辞!此事事关重大,暂且压后再商议,先将炫宝大会开完。”

    召文战松了口气,姜还是老的辣,这么一说不仅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而且直接将事情压了下来,等会后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李云霄心中一阵冷笑,他对这位大岛主也十分好奇起来,冷笑道:“大岛主所言极是,只是海皇公主在这,大岛主竟然还不出来相见,这架子真是比天还大啊!”

    满场顿时安静了下来,召文战也是脸色变得极为不善,李云霄拿着海皇的幌子四处攻击,却无人可应招。

    飞鸣也是苦笑不已,这个口无遮拦对海皇大人不敬之人,现在却成了维护海皇大人尊严的卫士,他也太能扯了。

    会场上一点声音都没有,都在静静地等着,于情于理那大岛主的确该现身相见,他们对于那神秘之极的大岛主也是充满好奇。

    圆穹顶上的空间突然晃动了一下,慢慢汇聚成一名青袍男子,缓缓从空中落下。

    男子周身都笼罩在一层光晕内,看上去似真似幻,直接落在水仙面前,躬身道:“陷空岛大岛主见过水仙公主,有所怠慢还望公主见谅。”

    众人都是暗暗吃惊,这大岛主果然顶不住李云霄扣下的大帽子,现身而出了,那光晕内的身影竟然让他们看不清容颜。无论如何睁大眼睛,都只能看到一片模糊,再强行凝视下去,便觉得双眼刺痛。

    李云霄冷笑道:“大岛主果然是‘大’岛主!觐见水仙公主居然不现真身,而且连名字也没有,莫非阁下的名字就叫大岛主?”

    广元凝视着了李云霄一眼,眸子中闪动着异色,这才道:“在下身子不适,正在闭关的紧要当头,无法真身相见,还望水仙公主见谅。至于鄙人名讳,不提也罢,就叫大岛主也行。”

    水仙淡然道:“无妨,我也是有些私事来到陷空岛。你忙你的吧,既然在闭关就不用出来了。”

    水仙的性子比较简单,似乎也感到了李云霄在拿她狐假虎威,故而不愿为难对方。

    广元一笑,道:“水仙公主果然人如其名,心地纯真。待炫宝大会最后一道环节,鄙人必然会出面相见。”

    光晕在众人眼前一闪,便直接消失在展台上,无影无踪。

    李云霄目光微凝,那广元虽然是投影而来,却也让他看出不少东西,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敢肯定,对方绝对是九星武帝级别的强者!

    北冥亢天也似乎感受到了广元的不凡,脸色同样凝重无比,恰巧和李云霄的目光一接触,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凝重。

    北冥亢天暗暗叹息,看着那劫后余生,庆幸不已的北冥来风,知道自己这后辈此生是绝无可能超过李云霄了。

    召文战高声道:“诸位都坐回原位吧,此次暂且搁下,若是有人再胡搅蛮缠,定不轻饶!”他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李云霄,冷哼了一下。

    水仙看着李云霄,道:“你刚才想拿波旬之花送给我?”

    李云霄笑道:“嘿嘿,这不是弄错了吗。只怪我书读的不多,没分辨出来。”

    水仙一脸平静,认真的说道:“我知道你是故意的。不过这些我都不介意,我希望你能帮我做一件事,至于你开出的条件,我可以答应你。”

    李云霄浑身一震,又惊又喜道:“此言是真?那你究竟要我做何事?我也很好奇呢。”

    水仙有些为难道:“等会再说吧,现在不适合谈这些。”

    李云霄一笑,道:“行。”

    炫宝大会继续下去,那名用波旬之花兑换了四件九阶玄器的海族之人也消失在了会场,得到诸宝,直接想办法遁走了。

    北冥来风经历这件事后,便如同失魂了一般,坐立不安起来,不知道接下来会有怎么样的遭遇。而且北冥亢天也直接警告了他,再不许招惹李云霄。

    此刻一名海族飞上展台,将一储物袋递给召文战。

    召文战在观看一眼后,顿时愕然起来,露出古怪之色,随后才点头道:“这是一块单晶碳石。”

    他的话音落下,台下立即起了不小的反应,多是骂声。

    “我没听错吧?单晶碳石也能上的台面?”

    所谓单晶碳石乃是大海内一种极为坚固之物,硬度不下于九阶材料,但此物却没有任何灵气,并非天材地宝。大海内存量不多,但也谈不上珍惜。

    召文战微笑道:“虽是一块单晶碳石,却是我此生所见的最大单晶碳石,目测足有百吨之多。”

    “嗞!百吨?!”

    众人都是吃了一惊,被这个数量震惊到了,纷纷闭上嘴巴,但也还有人不满的低声抱怨。

    那名献宝之人朝召文战道谢后,便道:“我希望能够兑换大量提升功力的天材地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