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070章 奴役烙印
    黑色鳄鱼趴到离他三尺远的前方就停了下来,将双目合上,一动不动。

    李云霄伸出右手,界神碑缓缓从掌心拔地而起,托在手中,朝那鳄鱼道:“进来。”

    鳄鱼依然一动不动。

    两人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冷厉起来,李云霄目光如水,静静的望着那鳄鱼,似乎在等待它的反应。

    这东西本就是元素之灵,在域外星空中作为封印大阵的一部分,不知道存活了多少万年。

    宋月扬城一战,完整的太古罡风化灵被丁山斩去了一半,剩下这实力大跌的另一半被魔主帝钧带着。随着帝钧一死,也就在埋骨之地的化龙池内糊里糊涂的跟了李云霄。

    期间多次被李云霄炼化,几乎完整的融合了凤凰神火,产生出新的形态,成为李云霄的一招大必杀——风火轮,威力甚至不在完整的化灵之下。

    但随着它的实力不断提升,灵智也在慢慢开启,对于李云霄的胡乱指挥也会开始产生一些自我反抗的意识,现在融入到了天曜黑子构成的身躯内,得到了更为强大的力量,那种反抗之心已经越发的明显起来了。

    鳄鱼突然睁开眼来,爆出一团凶芒,盯着那界神碑,眼里满满的抗拒和一丝恐惧。它虽然灵智不高,但也明白一旦进入界神碑内,生死将全不由己。

    李云霄那冰冷的双眸眯了起来,露出一丝阳光般的笑容,柔声道:“乖乖,快过来。”

    鳄鱼的身躯一颤,短小的四肢一下子撑起身体,往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盯着李云霄。

    漆黑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一团团的火焰从体内烧出,一下子全身变成淡红色,在四肢之下则是飞旋出小团的太古罡风,好像踏足风云。

    李云霄脸色终于寒了下来,冷冷道:“进来!”

    “吼!”

    鳄鱼大吼一声,眸子里的凶芒一下暴涨,整个身躯腾空而起,瞬间扑下!

    李云霄脸色一变,暗道:好快!

    他身上顿时化作一片金色,直接一招金刚拳就轰了过去。

    “轰隆!”

    拳芒击在鳄鱼的身上,剧痛从手臂上传来,不灭金身的拳威竟然直接被撞的骨裂爆开!

    鳄鱼见势得逞,更是凶性大发,大吼着张开大口就咬了下来,要将李云霄整个上身都吞进去。

    “咬你妹!”

    李云霄怒吼一声,左手拿起锤子就是轰落下去,一道闪电直接打入他嘴巴里,轰入体内。

    “嗷嚎!”

    鳄鱼体内传来爆炸,它一下吃痛,猛地就闭上了大口。

    李云霄目光一冷,直接在它面前瞬移开,下一刻就出现在密室顶端,随手一挥,十余柄北天寒星剑纷纷射下。

    “铮!铮!铮!铮!”

    剑身尽数插在鳄鱼的身侧,贴着它的身躯落下,好像一道囚牢将其困住。

    李云霄双手掐诀,一道道印记打出,剑图上浮现出剑气之海,还有一道剑符凝出,死死的压在鳄鱼身上。

    鳄鱼仰头嗷嗷大叫,漆黑的身体开始化作红色,那恐怖的火焰之力喷射出来,要将剑图轰开!

    “哼,愚蠢!”

    李云霄冷冷的哼了一声,手中诀印一变,眉心处浮现出一只真灵火凤的图案,一道远古的鸣声若隐若现的传来。

    鳄鱼身上的火焰猛然一凝,不受其控制的反扑了下去,直接轰入黑色的****内,压得它拼命挣扎。

    “那火焰不过是借给你用用而已,你还真以为是自己的了?”

    李云霄冷笑一声,扬起手来,冷剑冰霜在他手掌上方浮现,化作一道光芒飞射而下。

    铮然一声巨响,长剑就斩在鳄鱼那不断摇晃的尾巴上,没入大地之中,像钉子一样把鳄鱼的整个身体钉住。

    鳄鱼的双眸中露出惊惧的神色来,尾巴被利剑贯穿,四周被剑阵困住,还有一道剑符压在身上,体内的火焰更是不受控制的肆意破坏着。

    它顿时慌了神,张开口来连连哀嚎求饶。

    李云霄冷笑道:“怎么,服了?”

    鳄鱼连连点头,眼里尽是祈求之色。

    李云霄眼中闪过一丝精芒,二话不说便伸手一扬,将那冷剑冰霜和众多北天寒星剑收了回来。

    鳄鱼摆了几下尾巴,身体停止了晃动。

    突然间它的身影一晃,就消失在了原地,以难以捕捉的速度出现在李云霄身上,怒吼着往李云霄脖子上咬去。

    “作死!”

    李云霄寒声一喝,手中剑诀一指,一道寒芒就斩了过去。

    天曜黑子的材料虽然坚固,但冷剑冰霜的锋锐几乎是无物不破,一下就斩了进去,发出刺耳的割裂之声,直接将整条鳄鱼劈成两半!

    “吼!吼!吼!”

    那鳄鱼大吼数声,太古罡风之力旋了出来,直接将身体瓦解,化作无数细细散散的黑子粒子,每一颗都蕴含极高的能量,“噼里啪啦”的往李云霄身上轰去。

    李云霄脸上露出一丝冷色,双眸骤然化成血色,月瞳之力张开。

    一股精神力轰击而出,整个空间为之一旋,天地瞬间改变,那无数的粒子全部轰了个空,竟然找不到李云霄,失去了目标!

    那无数粒子瞬间慌了神,在漆黑的无尽空间里到处飞来飞去,好像一团马蜂,漫无目的。

    “愚蠢的东西,跟了我这么久,还不明白我的强大吗?”

    李云霄的声音缓缓传来,天空中浮现出一轮血月,如同眼眸一样睁开,凝视着那团充满暴乱力量的粒子。

    那些粒子一见血月出现,顿时纷纷飞了过去,想要轰击他。

    每颗粒子身上不仅带着极强的火焰之力,还有罡风之力,凝成一股粒子风暴,速度极快,几乎不下于雷遁。

    但无论它们怎么御风而行,距离血月的距离都始终不变,永远无法达到。

    那月瞳中闪过一丝冷笑,李云霄的声音淡淡传来,道:“你性格内的狂暴和不安分现在爆发也好,我可以彻底将你镇压下去,以绝后患。”

    那血月中瞳仁一凝,四周汇聚万道光芒,一道金色的古怪印记浮现而出,直接凌空轰落而下。

    “轰隆!”

    一声震响,那道印记扫过粒子风暴,每一颗粒子在那印记的力量下不断剧烈颤抖,最终凝聚回鳄鱼的形态。

    所有狂暴之力和金色符印突然消失不见,鳄鱼的脸孔也呈现出一片呆滞之色,好像一下子失去了灵性,最后缓缓闭上双目,从那无尽的虚空中不受控制的****下去。

    月瞳缓缓闭合起来,天地一变,再次回到密室中。

    “砰!”

    黑色鳄鱼的身躯直接摔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大坑来。

    此刻在它脑海中,一个金色的符号不断闪现,如同阵法一般烙印其中。

    这是一种对灵魂的奴役印记,直接轰入灵台识海,一旦生出反叛之心的话,立即就会被压制下去。

    妖龙眼中露出怜悯之色,道:“终于还是逼迫你施展奴役烙印啊!”

    李云霄淡然道:“这种烙印,只要它不生出背叛之意便毫无影响。况且只要我实力恢复前世巅峰,便会给他解除,到时候就不需要担心它的背叛了。”

    妖龙点头道:“我相信等你恢复到九星巅峰武帝的时候,即便是傲长空也不再是你对手,这一天不用等太久了。”

    “但愿吧。”

    李云霄随意说道,眉心光芒一闪,便将那鳄鱼直接收入界神碑内。

    此刻整个密室已经是坑坑洼洼的,竟然没有塌陷,算是异常坚固了。

    妖龙沉声道:“你真的打算从那妮子身上抽取海皇之血?”

    李云霄眸子一凝,脸色微变,缓缓说道:“你说呢?”

    妖龙沉默了片刻,道:“海皇之血固然好,但你忘了当年之事?那时你的实力是现在的百倍之强,都几乎殒命在东海上,我怕你一旦动了那妮子,就再也回不去大陆了。”

    李云霄负手沉思,在密室中来回踱步,脸上不断闪烁着挣扎之色。

    妖龙再次说道:“当年你有必须夺取海皇之血的理由,但现在已经没有那个理由了,我建议你不要妄动。”

    李云霄瞳孔微缩,似乎勾起了一些往事,眼中的疑惑顿时一扫而空,坚决道:“我现在同样有夺取海皇之血的理由啊!”

    妖龙一怔,道:“当年你是为了救人,现在呢?只是为了增强实力的话完全没有必要,以你如今的状态和修炼速度,最多十年便能重回巅峰。”

    李云霄眼中闪过一道寒芒,一字字道:“我现在的理由是为了杀人!”

    “杀人?”

    妖龙眼中尽是疑惑之色,突然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身躯大震,失声道:“难道你是为了……”

    “不错!”

    李云霄脸上杀意越来越浓,寒声道:“海皇的血脉传承中带有识破万物的神通之力——真实之眼,可以看穿一切虚幻!若是我能够得到真实之眼,那么就有足够的把握杀死天思!”

    妖龙沉默了起来。

    普天之下,若论精神攻击和幻术之力,能够让眼前这位男子产生忌惮和畏惧的,那就只有从地老天荒内走出来的天思了。

    而天思连杀他两位好友,那已经是不共戴天的死仇,两人之间迟早有一场生死对决,只能有一人活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