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069章 炼化黑炎山
    李云霄冷笑道:“这句话我都听得耳朵起茧了,能不能换一句?就算天上地下再无人救的了我,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激动啥?”

    “你!你该死啊!这是对海皇的极大不敬!”

    闰祥双目中喷出火来,海皇毕竟是他最敬佩的三个人之一,容不得人亵渎。

    李云霄轻蔑的说道:“你也知道他只是海皇,又不是人皇,首先他对我敬了吗?如果没有,那我为何要对他敬?想获得别人的尊重,首先就得尊重别人,这是做人最简单的道理,你们海皇不懂吧?”

    “你,你……”

    闰祥一口气憋在心里说不出来,怒道:“总之你这是天大的死罪!”

    水仙也是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咬牙道:“父皇曾经说过,我们波家的血脉十分尊贵,天下间无人敢打主意,否则就是上天入地也要杀死那人。”

    李云霄摊开双手,无奈道:“那没办法了,买卖讲究自由,那黑炎山我很喜欢,走了。”

    他说完,根本不理会众人惊愕的神情,直接朝着一间院落而去。

    海族三人都是阴沉着脸,飞鸣寒声道:“此人无法无天,不如让我找机会永绝后患,将那黑炎山抢回来?”

    水仙看李云霄消失在小院内,也冰冷着脸要跟过去,闰祥等人骇然,急忙拦下她来。

    召文战也是满头冷汗,若是让水仙跟了上去,那李云霄肆意妄为出了事,陷空岛就真的完蛋了,他忙道:“我看魔沙先生虽然伤势严重,但还不至身死,不如让我先尝试着治疗一下?”

    “是啊,文战先生乃是九阶术炼师,定有办法!”

    闰祥也是连忙说道,他现在万分后悔将魔沙重创了,惹出这么多的麻烦。

    水仙略微犹豫了下,道:“好吧,就依文战先生之言。”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召文战同众人招呼了一下,便带着海族三人离去。

    玄器空间内极大,几乎可以人手分到一间小院,很快便纷纷入住进去。

    廖阳冰沉思了一阵,走到李云霄的小院前,将一道信息凝在玉牌内,打入其中,这才就附近住了下来。

    小院之中都布置有单独的修炼室,李云霄一进入其中,便随手打出几道禁制,将整个密室空间隔绝开来,以防被外界窥视。

    要知道这种空间玄器极有可能已经被召文战炼化,那么身为空间玄器主人的召文战便可以感知其中的一举一动。

    做好这一切后,他便单手一翻,那黑炎山直接浮现在掌心,发出炙热的光芒,还有一道道黑色火焰喷射出来。

    突然,那些火焰在黑山上一凝,聚成一个兽首,正是魔沙的模样,大吼着冲了下来。

    李云霄淡然一笑,这是黑炎山上留下的一道魔沙神念而已,驱动着玄器和火焰之威进行攻击。

    他嘴角露出讥樊色,眉心处太古天目一开,猛然喷出一道淡红色的炙热之火。

    那黑炎凝成的兽首猛然惊厥,露出惊恐的表情,顾不得攻击就朝身后退去,同时驱动着黑炎山轰击下来。

    “砰!”

    那黑炎山砸在神火上,立即变大数倍,一下子将小半个空间都填满,发出黑色之光,不断抗拒着神火。兽首也是直接飞入山体内,从山中涌出黑炎来,将神火隔开。

    “哼,果然是天曜黑子炼制的玄器!”

    李云霄眼中放出光芒来,露出大喜之色。

    太阳每运转十万年便会产生一种极强的天体现象,在无比炙热的内部会渐渐凝出一种黑子粒子,并且在每一颗粒子的周围产生无法消弭的能量风暴。

    随着时间的推移,黑子越来越多,风暴也不断增加,最终这些黑子和风暴聚集在一块,产生一种异象,名为天曜!

    天曜一旦出现,便是毁天灭地的力量冲击四极环宇,伴随着大量的火焰陨石****天武界,而那些陨石中有时就会夹杂一些那种黑子粒子。

    这种黑子粒子是没有溶解度的,万火不化,所以也是炼制火系玄器的最佳材料。但也正因为世间无火可溶这种材质,长期以来黑子粒子一直被认作毫无用途。

    直到有一名天才术炼师的出现,他认为万物生于五行,相生相克,绝不会存在五行不融之物。最后终于让他找到了炼化之法,便是用极强的风系元素进行溶解,从此黑子粒子一跃成为顶级术炼原料。

    李云霄前世的时候就多次寻找黑子粒子,想要炼制一方术鼎出来,但现在有了山河鼎,已经不需要了。

    “这座天曜黑子山分量足够,只是这黑炎等级太低,若是融入我的神火,那威力便不可以同日而语了。”

    李云霄高高举起锤子来,狠狠的往那黑炎山上砸去,一道道的雷电之力震入其中。

    “轰隆隆!”

    “轰隆隆!”

    山体在雷霆下毫无损伤,但是寄宿在里面的魔沙神念则是不断的被雷电冲击。

    “吼!”

    一道怒吼从里面传出,无数黑炎再次聚成兽首,从里面冲了出来。

    但仅仅一露面,就直接被外面灼烧黑山的神火扑了上去,如同一盆水似的将那黑炎浇灭。

    “啊!”

    魔沙的那道神念传来痛苦的哀嚎,最终消失不见。

    神火并非是将黑炎浇灭了,仔细看去就会发现火焰的颜色又起了一丝变化,竟是直接吸收掉了黑炎。

    此刻在陷空岛上,一处十分华丽的居所内。

    召文战正带着海族三人落脚,突然被金甲卫士抱着的魔沙统领大声惨叫一下,身体绷得笔直,眼珠子直接凸了出来。

    几人都是大惊,水仙更是惊道:“魔沙,你怎么了?”

    魔沙喉咙中发出沙哑的声音,似乎想说点什么,但还是没能支撑住,全松气力一松,整个人再次昏了过去。

    水仙惊慌道:“文战先生,魔沙他怎么了?”

    召文战急忙将神识探入魔沙的体内,脸色阴沉不定起来,一阵后才将神识收回,低头不语。

    闰祥沉声道:“文战先生,他刚才到底怎么了?”

    召文战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道:“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他的本命玄器已经被李云霄炼化掉了,斩断了他跟玄器之间的那一点联系,所以心神受到反噬。”

    “该死的李云霄!”

    水仙眼中闪过一抹冷厉的寒气,身体内迸射出一道道金芒,杀心大起。

    召文战忙道:“这样其实未尝不是件好事,我在替他治疗的过程中少了李云霄的干扰,更加安全。”

    水仙目光冰冷,脸上氤氲着怒气,道:“如此就交给你了。”

    在小院的密室之中,李云霄盘腿坐在空中,不断地炼制着那天曜黑子山。

    李云霄要做的便是借助黑子山将自己神火的威力发挥到最大,毕竟此物乃是无数年天曜中孕育而生,对于火焰有着极强的增幅作用。

    “看来这黑子山被魔沙那厮祭炼了太长时间,吸收他的黑炎后,对于此宝也有极强的亲和力,倒是省了我许多功夫。”

    李云霄喃喃自语一阵,手中诀印一变,一道金色符号飞了出来,在空中直接放大,打入漫天的火焰内。

    那淡红色的烈焰在长空上变得暴动起来,往黑子山中收缩而去,最后尽数汇入其中,整座山体的颜色竟然从黑色化成了火焰般的淡红。

    李云霄眼中露出讶异之色来,天曜黑子的质地异常坚硬,除了强大的风系之力外,无物可伤,更别谈变色。

    “嗯,想必是这火焰之力太强,连黑子也有些承受不住了。”

    李云霄沉思了一阵,随后一道罡风在手中飞旋而起,呼啸着往那黑子山上卷去。

    万雷不破的黑子山在那风力的飞旋下竟然开始渐渐瓦解,化作一颗颗的粒子从山体上崩坏出来,那些粒子发出火红色的微光,每一颗都蕴含着极强的火焰,如同千万萤火虫一样漫天飞舞。

    李云霄脸上露出大喜之色来,双手在身前飞快掐诀,一道道的诀印打入其内,将里面那种狂暴之气慢慢的压制下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粒子风暴才逐渐平息,纷纷往中间凝聚而去。

    “噼里啪啦!”

    漫天都是细微的粒子之声,越聚越大,一团漆黑的圆球在空中不断拟化凝形,最终化作一只三尺长的小型鳄鱼,静静的趴在地面上。

    李云霄仔细望去,这鳄鱼保持了天曜黑子的颜色,通体漆黑,但是神识感知之下,里面蕴含的火焰之力异常强大,连探查的神识都被直接焚烧干净。

    “喂,别趴那不动,给我过来!”

    李云霄喝斥了一声,双眸中爆出冷厉之色。

    那鳄鱼睁开眼来,懒洋洋的活动了下四肢,开始朝着他爬过去。

    每走一步,都给李云霄带来极大的威压,好像一座山压在心头。

    灵魂中妖龙突然睁开眼来,冷冷道:“这东西好像有点不老实了!”

    李云霄讥讽道:“愚蠢的东西,得到了一点力量就以为可以从我手中脱离。”他目光也冷了下来,往那一脸桀骜不驯的鳄鱼身上凝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