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067章 九阶术炼师之战
    在场的每一个都是老狐狸,那些散修武者还算单纯一些,这些在宗门内混的哪个不是勾心斗角的高手,立即明白了鄂乐池的想法。

    北冥亢天哼了一声,道:“那就劳烦乐池大人将事情原委跟唐庆老爷子说清楚了,刚才老夫的确冲动了些。”

    鄂乐池见北冥亢天认错,心中一阵暗喜,脸上还是正色道:“放心吧,发生这种事我们谁也不乐意,但事已至此,无法挽回。诸位都节哀吧。”

    众人也都是叹了口气,一个个连连摇头,显得十分悲伤。

    水仙不解的问道:“闰祥,怎么他们说的话我听不太懂?看样子刚才那人之死他们好像都很难过,可正是因为他们不救,刚才那人才死的啊,那他们为何会难过呢?”

    众人都是脸上一红,这小女孩完全不谙世事,算是童言无忌,直接戳破他们的虚伪,一个个老脸无光。

    闰祥忍不住大笑道:“哈哈,这就是他们自诩的智商,我们不懂得。”

    北冥来风怒瞪了他一眼,柔声解释道:“水仙公主别听此妖人胡扯,这是我们人族之中最基本的礼节。所谓死者为大,这是对死者的一种尊敬和缅怀,或者说是哀悼。”

    “对对对,就是哀悼。”

    其余武者也纷纷附和起来,道:“来风公子说的没错。锡泉大人已经不幸的去了,我们大家要振作。”

    水仙越发的糊涂了,脸上完全是迷茫的神态,道:“可……可刚才那人苦苦求你们救他,你们都不救啊。”

    她抬起手来指着那被打得奄奄一息,马上就要挂了的颜树书,道:“现在他也快被打死了,等下你们也要哀悼他吗?”

    众人都是张大嘴巴来,不知如何回答了。

    闰祥则是捧腹大笑不已,眼中充满了对众人的轻蔑和嘲讽。

    “咳、咳!”

    李云霄也是觉得脸上无光,重重咳嗽了几下,道:“他不会死的。”

    他高喊一声,道:“永夜大人,停手吧。还要将他交给陷空岛呢。”

    那边荆永夜打的杀性大起,已经将颜树书打的奄奄一息,听到李云霄的话后,脸上闪过一丝狠厉,直接一指朝着对方小腹点了下去。

    “砰!”

    颜树书丹田内爆出一声闷响,整个气海被炸开,身上发出“嘶嘶”的泄露声,整个人的元力被泄的一干二净。

    “啊!”

    颜树书痛苦的惨叫一声,眼中尽是一片绝望。武道根基直接被毁,他顷刻间从一名武帝强者变成了废人,甚至连普通凡人都不如了。

    身体和精神上的创伤重叠在一起,整个人瞬间就昏了过去。

    荆永夜将他拖死狗一样拖了过来,扔在李云霄脚下,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大仇得报,整个人觉得轻松多了。

    “李云霄,你好大的胆子!”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厉喝,便望见一道光芒飞驰而至,召文战瞬间出现在他面前,双眸中闪烁着无边杀气,冷冷的盯着他。

    众人都是心中一凛,暗道正主终于来了。

    北冥来风则是心中大喜,急忙上前道:“文战先生,令爱徒是李云霄一人所伤,跟我们其余之人毫无关系。你是打是杀请随便,不需要给我们面子。”

    “哦?李云霄,你还有什么话说?”

    召文战身上爆出一团杀气,周围的温度瞬间降了下来。

    李云霄瞳孔微缩,冷冷道:“令徒是受人挑拨,这才冒犯于我。现在挑唆之人已被我惩治,随便文战先生发落。若是先生还觉得不满意的话,那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召文战看了一眼地上如死狗一样的颜树书,蔑笑道:“哼,随便弄只死狗来交差?世上哪有这般好的事?”

    李云霄双手抱在身前,静静的立在长空上,道:“已经说了,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他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无所谓样子,让召文战勃然大怒,咬牙道:“好!你如何对我爱徒的,我便如何回报给你!”

    召文战身上气势一凛,寒声道:“别说我没给你机会,既然同为九阶术炼师,只要你能在魂力上压过我,此事便揭过去,否则……哼!”

    李云霄还是那副淡然的样子,只不过目光愈冷,哼道:“请便。”

    一言宣战,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变得极不正常起来,除了极致的冷外,空间开始如同麻花一样不断地扭曲纠结。

    众人都是脸色大变,纷纷退开,生怕被卷入其中。

    北冥来风和闰祥都是紧张起来,紧紧的盯着两人一举一动,都希望李云霄被斩的碎尸万段才好。

    但两人却是一直没动一下,彼此之间保持固定的距离,只是空间在他们周围不断变化,拧成各种形状,让看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

    “天羽风吟!”

    召文战首先动了,双手掐诀,口中轻喝一声。

    他周围的空间骤然一紧,似乎被什么压住了一般,随后猛然“砰”的一声爆开,炸出无数羽毛一样的精神冲击,纷纷洒洒,好像长空飞雪,往李云霄身上飘去。

    “好!这才是天羽风吟,你徒弟施展的那叫一个狗屎!”

    李云霄赞了一声,立即单手掐诀。

    一股无形之力从他身上荡漾开来,好像一层水膜,浅浅的依附在皮肤上,那些漫天羽毛一根根的落下,直接贴在那层水膜上,刺入分毫就被拦下,无法伤及身体。

    顷刻间,李云霄整个人就被黏满了白羽,好像一只大白鹅。

    召文战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道:“若是你只有这点防御的话,那一切都结束了。”

    李云霄脸色微变,眼中爆出一团冷色。

    召文战手中诀印一变,寒声吐道:“爆!”

    “轰隆!”

    空间剧烈晃动,并没有元力波动,而且极强的精神冲击在空中散开,那些魂力显化的白羽在这一刻尽数爆开,化作一道道的精神漩涡,不仅朝着四面八方轰击,而且一个个融合起来,越来越大。

    “啊!”

    李云霄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直接跌入那巨大的精神漩涡内,身体随着空间的变动不断扭曲,双手抱着头颅嘶声力竭的惨叫,七孔中渗出血来。

    北冥来风和闰祥都是一阵狂喜,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

    闰祥更是直接化出真龙之眼凝视过去,果然是李云霄落了下风,眼前所见一切为真,他忍不住就想放声大笑起来。

    术炼师之间的比斗极为凶险,比武者武决还要来的凶悍,一着不慎就是灵台失守,轻则灵魂受伤,重则记忆全失,彻底变成傻子。

    “哈哈,不过尔尔!”

    召文战冷笑道:“这就是你伤我徒弟的下场,给予惩戒。”

    他眼中闪过一道寒芒,想起大岛主之言,似乎此人还有所用处,不便击杀。

    这才冷哼一声,道:“这次就到此为止,若是还有下次,定杀不饶!”

    他手中诀印一点,那精神漩涡顿时消失的无形,李云霄不断扭曲的身体也终于变回了原样,一动不动的静静躺在虚空中,只是远远望去脸色一片苍白,气孔中渗出血来。

    北冥来风猛然叫道:“文战先生,不用手下留情,不需要给我们面子,直接杀了吧!”

    北冥亢天眉头一皱,露出不快之色来,他警惕的盯着,若是召文战敢下杀手,他定然出手相救。

    召文战不理会众人,只是冷冷的朝李云霄道:“起来吧,别装死了。刚才的攻击不过是重创你灵魂罢了,还不至于死掉。”

    他静静的等了一阵,见李云霄还一动不动的悬浮在那,眉头一下皱了起来,眼中闪过疑惑。

    他往前踏出一步,小心翼翼的朝前走去,每一步都走的极缓,因为术炼师之间的决斗风险太大,任何一个疏忽都可能是致命的。

    他眼中的疑惑却是越来越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了。

    “啊?!!”

    召文战突然间失声大叫一下,惊恐的望着那悬浮在空中的李云霄。

    那哪里是什么李云霄,静静躺在天空中七孔流血的是自己啊!

    “怎么会这样?”

    突然之间,召文战只觉得天旋地转,静静悬浮在空中的自己慢慢地立起了身体,脸上同样是惊恐不已。

    他的身体巨颤起来,知道自己已经中招了!

    自己可是九阶术炼师啊,怎么可能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人精神力击中?

    但事实摆在眼前,不由得他不信。

    幸亏召文战心理素质也够硬,瞬间就惊醒过来,猛地双手掐诀,结出一个印记在手中缓缓升起,大吼一声道:“破!”

    一股极强之力从他身上荡漾开来,周围空间不断变化开,好像被大雨清洗过一般。

    强烈的剧痛从脑海中传来,幻术被破开,他恢复了真实的现状,自己果然已是七孔流血,脸色苍白。

    他的脸色更加灰败如土,身躯剧烈的颤抖起来,内心一阵后怕。刚才若非自己手下留情,怕此刻已经彻底死在自己的绝招之下了吧?

    对人一善,对己一善啊!

    “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骇然而望。

    他们颓然的发现,术炼师之间的战斗太过怪异了,他们根本看不懂。

    等会还一更,前面少更的,这个月我会全部补上!

    月票已经稳在第六了,还是继续求票吧,反正大家留在手里,到了下月也是作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