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066章 阮锡泉之死
    “啊?!!吃,吃掉?!!”

    安陵建吓了一跳,惊恐道:“大岛主你说要吃掉什么?”

    一股不安在他内心蔓延,他已经看到大岛主那巨大的龙头缓缓张开嘴巴来,垂涎三尺落下。

    “不,不要啊,大岛主!”

    不待大岛主回答,安陵建就已经知道命运了,吓得再也站不稳,一根左脚脚骨拐了下,就当场摔倒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哭的昏天暗地。

    “嗯?你不是说要肝脑涂地的助我报仇吗?”

    大岛主双眸中爆出一道寒芒,喝道:“难道你是骗我的?”

    “没,没有啊,只,只是……我……”

    安陵建浑身冒出冷汗,哆嗦道:“只是师尊养我二十多年了,还未能报答师尊,不忍就此离去。”

    大岛主道:“你果然是个有孝心的孩子,你师傅若是知道你为我献身了,一定会替你感到自豪的。”

    “让,让,让我见,见师尊最,最,最后一面,道,道别下他老,老人家吧。”

    安陵建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双唇打颤,身躯瑟瑟的发抖,到后面更是直接“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呜呜呜……,师尊,师尊救我啊!”

    “不用了。”

    大岛主一言回绝,一只巨大的手爪在空中出现,猛地一把将安陵建抓起,直接扔进嘴巴里大嚼起来,发出让人牙酸的“吱咕吱咕”声。

    安陵建连一句惨叫都没发的出来,就彻底的被嚼碎。

    那嚼骨头的声音持续了一阵,巨大的龙头才吞咽下去,缓缓闭上双目,恢复了人身。

    “嗯,不愧是八阶术炼师,对我的补益极大。”

    大岛主似乎将安陵建的营养全部吸收了,猛地睁开眼来,深绿色的眸子中闪烁着幽光。口中吐出湿漉漉的舌头,舔着嘴唇,好像回味无穷。

    陷空岛小院,玄器空间内。

    阮锡泉在彻底绝望之下,被雷霆轰入大地之中,整个人不知死活。

    远处颜树书也是心中一片绝望,在荆永夜招招逼迫下,已经没有还手之力,口中不断求饶道:“永夜大人,我知道自己错了,真心悔过,还望绕我一条狗命吧!”

    “我呸!不要侮辱‘狗’这种生物!”

    荆永夜不屑的吐了口唾沫,手中掌力更加威猛几分,彻底将颜树书的所有退路逼死,招招尽是全力。

    “对,对,我连狗都不如。大人您杀我太过贬低自己身份了,念在相识一场,就饶过我吧!”

    以颜树书的实力,若是全力施为,即便不敌荆永夜也不至于这么快的落败,但他知道败局已定,根本无心恋战,全心全意的不断求饶,所以几招之下就已经陷入死境,脸上老泪纵横。

    “呵呵,人族的武者果然是与众不同,让我大开眼界啊,哈哈!”

    闰祥忍不住大声讥讽起来,轻蔑的看了众人一眼。

    水仙也是不解的开口道:“对手明显不肯放过他,为什么还要这般低声下气的求饶呢?”

    闰祥笑道:“水仙公主的疑惑我也不能解答啊,这估计是人族武者血脉里流淌的优秀品质吧。”

    李云霄闻言,转过身来,冷讽道:“我族之人死前讨饶求生,总比海族之人死前就激发血脉之力,返祖成畜生自爆来的强。”

    闰祥怒道:“我呸!你族的贪生怕死,岂能和我族勇士临死不惧相提并论?”

    李云霄轻蔑的哼了一下,悠悠道:“面对死亡的时候,一个凭借自己的智商千方百计求生,一个是退化成没智商的海兽自爆,你说哪个强?”

    “这……”

    闰祥一下傻了眼,明明两种截然不同的品质,一个贪生怕死求饶,一个英勇不惧牺牲。但在李云霄口中这么一对比,就完全变味了,而他一下子还难以反驳。

    水仙也是被唬的一愣一愣的,轻轻点头道:“好像有点道理。”

    闰祥脸色一沉,寒声道:“水仙公主不要被此人忽悠了,他嘴巴上的功夫天下无敌。若是嘴功有等级划分的话,此人已经是十方神境了。”

    那些人族之人虽然也是敌视闰祥,但对于这句话都觉得挺有道理的,不少人都是点头赞成。

    突然远处地面“砰”的一声破开,阮锡泉灰头土脸的钻了出来,当场就跪了下来,直接磕头道:“云霄大人,饶了我吧,我愿意为奴为婢,求你不要杀我!”

    所有人族武者都是脸上一红,李云霄刚刚从嘴巴上替他们驳回一点面子,立马又被此人给丢光了。

    北冥亢天都忍不住了,怒斥道:“阮锡泉!死有轻于鸿毛,有重于泰山,你这样软骨头还像是一名武帝强者吗?不要侮辱了九天武帝这四个字!”

    阮锡泉看着北冥亢天,眼中爆出无比的怒火,咬牙嘶吼道:“北冥亢天老匹夫!你见死不救,还在一旁说风凉话,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北冥亢天冷哼道:“哼,救你这等懦夫窝囊废,简直是脏了老夫的手。”

    “你不救我,我反正是死,我就先拉你当垫背!”

    阮锡泉狂怒的从地上冲了起来,咆哮着朝北冥亢天冲去。他双目通红,张牙舞爪的,脸孔都几乎变形了。

    众人都是呆滞了一下,要杀他的是李云霄,怎么怒火反而转到北冥亢天身上去了?

    这真是一个怪异的,让人难以理解的疯狂世界。

    北冥亢天也是被气坏了,惊怒连连,吼道:“混账!你别是非不分,我跟你可没什么恩怨!”

    阮锡泉眼中满是讥讽和疯狂的嘲弄,大笑道:“哈哈,没有恩怨?你不救我,眼睁睁的看着我被人杀,我就要你死!”

    他身上的气势瞬间膨胀至巅峰,直接朝北冥亢天扑了过去,似乎要同归于尽。

    北冥亢天一脸怒色,身上寒气绽放出来,缓缓抬起右手,凌空就是一掌劈了过去。

    一道冰寒刺骨的掌印在空中浮现,狠狠轰在阮锡泉身上,就好像一座巨山压下,将猴子彻底镇住。

    “嘭!”

    与之前李云霄的雷电将他轰入地面不同,这一掌直接穿透他的身体,将阮锡泉整个人在空中轰的粉身碎骨,化作无数冰块,纷纷洒洒掉落在地上。

    “哼!真是不知所谓!”

    北冥亢天一掌击杀阮锡泉后,身上的怒火才慢慢退掉,一脸的轻蔑和不屑。

    众人也都暗暗摇头不已,一代红月城高手就这般陨落了,而且死前出尽洋相,丢人现眼。

    就连鄂乐池也感到脸上无光,总觉得众人盯着他看,脸上不觉红了起来。

    李云霄突然说道:“亢天长老,这红月城的阮锡泉大人跟你无冤无仇,你怎么杀了他?”

    所有人都是心中猛然一跳,眼中闪过精芒,开始思索李云霄这句话的寒意。

    北冥亢天也是脸色一沉,冷冷道:“李云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云霄淡然笑道:“没什么意思。红月城和北冥玄宫同为七大超级势力,一东一北,遥相守望,说起来还算是同盟。一名红月城的九天武帝,临死前正在气头上,脑子犯糊涂也是正常的,而你不闻不问的就出手将他杀了……,呵呵,我是怕这件事对北冥玄宫影响不好。”

    众人都是心中一凛,暗道:是啊,那阮锡泉不过是死前发狂,气昏了头脑,这也罪不至死吧?李云霄有杀他的理由,你北冥玄宫长老凭什么杀红月城的人?

    北冥亢天脸色大变,刚才情况之下击杀阮锡泉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被李云霄这么一分析,倒的确是自己做的不对了。

    这种事可大可小,若是抓住这点深究起来,还真是个影响两派关系的大麻烦。

    北冥来风也是怒道:“李云霄,你休要挑拨是非!我北冥玄宫和红月城关系一向交好,岂是你三言两语能够中伤瓦解的!”

    李云霄笑道:“一向交好?那为何还要杀了他?”

    众人都将目光移向北冥来风,都是不解起来。是啊,既然一向交好,那为何还要杀他呢?

    “这,这……”

    北冥来风额头上也冒出冷汗来,不知如何解释。他突然灵机一动,朝鄂乐池道:“乐池大人,刚才的事你都看在眼中,亢天长老出手杀他也是逼不得已,顺势而为的。”

    鄂乐池脸上神色一闪,顿时紧张了起来,他内心也对北冥玄宫不肯出手相救怨念不已,但若是此刻自己出言指责的话,怕接下来的旅程里自己就危险了。

    但自己此刻的态度就等于是红月城的态度了,如果不指责,岂非不是从态度上就向北冥玄宫低头,让阮锡泉白白被杀了?

    其实阮锡泉的死他并不上心,上心的是北冥玄宫对他们的态度,生怕自己也成为第二个阮锡泉。

    他想了一阵,眼珠子一转,便道:“刚才的事情我看的分明,至于其中对错一时难以判断,我回去之后定然会原原本本的汇报给唐庆大老爷。”

    北冥来风脸色一沉,暗骂了一句老狐狸。

    鄂乐池的话意他们都听明白了,就是说是非对错全在我一口言说,到底说好说坏,等我回去再定。

    等会还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