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065章 对我最大的帮助
    陷空岛一处极为普通的院落里,甚至没有任何禁制,召文战一下飞入其中。

    进入小院后就会发现,这里的灵气与外边截然不同,地上是用极品元石铺就的小路,通向一间屋内,两旁种满了这种灵花灵草,仔细望去,竟然还有八荒境的武意道果其内。

    召文战沿着小路走到屋前,恭敬道:“大岛主,我来了。”

    小屋的门一下子打开,迎面一股极强的灵气就扑面而来,灵气之中似乎蕴含了某种古怪的力量,召文战被惊得连退数步,这才定了下神,直接走入其中。

    屋内被一道玉质屏风隔开,里面不断传出那种令人不安的气息,召文战身为九阶术炼师也感到一阵的压抑,只想早日离开这个地方,他忙道:“大岛主,找我何事?”

    玉质屏风上黑影晃动,只听见里面传来粗重低沉的声音,道:“我感受到了极强的龙息,有东海王族到了?”

    召文战忙道:“的确有一名真龙后裔来到了岛上,不过并非东海王族,乃是北海闰祥,据闻是四海年轻一辈中久负盛名的天才。”

    “原来是北海王宫的天才之辈,难怪了……”

    那声音继续说道:“北海乃是真灵黑龙演化出来的后裔,同样为龙子后代,这个闰祥着实不简单啊,龙息之强竟然可以引动我体内之血,这是上天眷顾我吗?”

    召文战一怔,道:“大岛主的意思是……”

    那声音笑道:“这应该是最后一次炫宝大会了。”

    “啊!”

    召文战大吃一惊,猛然意识到了什么,欣喜若狂的激动道:“哈哈,太好了!恭喜大岛主!只是……上次炫宝大会召开时,不是说还欠缺很多吗?”

    大岛主笑道:“上次还差很多,我原本以为这样发展下去,至少也还要三五十年的,但没想到这次竟然直接够了。而且上天还送来了血脉纯度如此高的黑龙后裔,哈哈,真是天顾我也!”

    召文战笑道:“这也多亏二岛主的妙计,坚持每五年一次炫宝大会,果然起到了奇效。”

    突然门外传来一声哀嚎,惊慌的哭丧道:“师尊,师尊您在哪,救我,救救我啊!”

    召文战一惊,道:“是安陵建,发生了什么事?”他猛地喝斥一声,道:“做什么惊慌失措的,进来!”

    小屋的门一下被打开了,血淋淋的安陵建立即出现在门口,浑苫剩下左脚脚骨撑地,身上也到处是缺肉少骨,模样恐惧异常。

    “嗞!”

    召文战倒吸了口冷气,吓得退了几步,这才镇定下来,骇然道:“你,你这是怎么回事?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安陵建满满的都是泪啊,哭道:“师尊大人您一定要救我啊,我完蛋了,我死定了,呜呜呜。都是那李云霄害的!”

    “什么?李云霄?!”

    召文战脸色一沉,惊怒道:“他为何要伤你?”他瞳孔微缩,狐疑道:“你这伤势好像是……”

    安陵建心中一惊,当下不敢隐瞒,急忙道:“这是我的天羽风吟被反震回来造成的,事情是……”他源源本本将来龙去脉说个清清楚楚。

    “混账!胡闹!”

    召文战怒吼道:“竟敢对一名九阶术炼师出手,而且施展灵魂攻击,你真是自己找死!”

    “是,我错了,师尊我知道错了,救救我!”

    安陵建哪里敢反驳,哭着求救。

    “什么?九阶术炼师?”

    大岛主的声音传了出来,带着极度的震惊之声。

    召文战道:“正是,与那北海王族后裔一起前来的,还有一名人类的九阶术炼师。”

    “哈哈,太好了!”

    大岛主显得分外高兴,激动道:“果然是老天助我!这名九阶术炼师看好了,千万别让他离开此岛!”

    召文战眼中露出一丝疑惑之色,但还是应道:“是!”

    大岛主显然心情极佳,黑影在玉质屏风上不断晃动,道:“你先派人去稳住那九阶术炼师和北海王族,千万别让他们跑了。不,还是你亲自去!”

    召文战一愣,道:“那阿建他……”

    大岛主道:“我观阿建身上虽然伤的惨不忍睹,但并没有致命伤,而且丹田也保存完好,不至于殒命。想必那九阶术炼师也是不想得罪我们。我让其他人来帮他治疗,你速去稳住那两人。”

    “是!”

    召文战不敢违抗,起身应了一声,便对安陵建道:“你身上伤势虽惨,但却无碍,一切有大岛主安排。以后切记不可妄为,差点坏了大事,还害死自己。”

    “是,我知道了师尊。以后再也不敢了。”

    安陵建老老实实的说道,听闻自己无性命之忧,顿时松了口气,又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前程来,小心翼翼的问道:“师尊,我这伤不会影响到今后的术道修为?”

    召文战道:“丹田和经脉都保存完好,只要重生了肢体,并不会影响修为。”他眼中露出一丝震惊之色,凝声道:“那李云霄只是反震你的天羽风吟就能控制的如此精妙,当真是个可怕的少年,可怕的天赋啊!”

    他脸上露出沉重之色,大步就走出小屋,朝着李云霄所在小院而去。

    安陵建听闻不会影响自己的术道修为,这才是真正轻松了下来,长长舒了口气。

    “阿建,你跟着五岛主多久了?”

    大岛主的声音突然传来。

    安陵建猛然一惊,急忙道:“回禀大岛主,快三十年了,我记得五岁之时就随师尊来到了这陷空岛,一直潜心修炼。”

    “嗯,的确啊。那时候我记得你还只是个孩童。”

    大岛主沉默了一阵,道:“快三十年了,你可曾见过我的面容?”

    安陵建一惊,不知为何内心有些紧张,忙道:“不曾见过。”

    大岛主道:“这个岛上虽然有数百人之多,但见过我真容的也只有另外四位岛主。今天,你将是第五个。”

    “啊?”

    安陵建张大嘴巴,有些不知所措,大岛主的真容几乎是岛上最大的秘密,他曾经不止一次想过大岛主的模样,但后来也就渐渐的失去了兴趣。

    大岛主道:“过来吧,我给你疗伤隔着这玉屏也无法进行。”

    “是!多谢大岛主!”

    安陵建心中生出一种古怪的心情,小心的走了过去,玉质屏风之后比他想象中的要大的多。

    地上一个巨大的阵法在缓慢运转,竟是他从未见过。

    阵法前方一名男子端坐在宝座上,显得身材魁梧,上半身隐在灵气之中,看不清真容。

    安陵建不敢多看,低下头来,道:“见过大岛主。”

    巨大的阵法上传来澎湃的音节,似乎直通地下极深,不断有异力传出。

    突然一道巨大的影子浮现在阵法上,安陵建一直低着头,正好看到大岛主的影子站了起来,上半身似乎在发生着变化,影子越来越大。

    一股极强的威压之力传来,他心中震惊不已,急忙抬起头,却猛然看到一只巨大的龙头,双眸好似灯笼一般,正露出凶芒盯着他看。

    “啊!大,大,大岛主你……”

    安陵建浑身大震,一下子有些手无足措,心中莫名的就慌乱起来,那双灯笼大的龙眼盯着他,让他浑身战栗,不好的预感在内心蔓延。

    大岛主沉声道:“这便是我的本体模样,你猜的没错,我也是真龙后裔!”

    “原来大岛主有如此来历。”

    安陵建强行挤出笑容,但发白的脸色和不断冒出的冷汗证明他内心极度慌乱。

    大岛主道:“你可知这片东海之王,原本应该是我啊!”

    “什,什么?!”

    安陵建浑身大震,骇然的抬起头来,看到了那双龙眼之中极度的不甘和愤怒,还有那浓浓的凶暴之气。

    他艰难的吞咽了一下,觉得难以接受,陷空岛的大岛主,竟然说自己原本应该是东海之主,那么他的身份……

    大岛主寒声道:“那你又知我为何偏居一隅?”

    安陵建慌忙摇头,道:“不知。”

    大岛主眼中爆出凶狠之光,咬牙道:“那是因为现在的东海之主,我的好弟弟,将我重创!我一路逃命,幸亏遇到这陷空岛的奇异海域,这才捡回了一条命啊!”

    安陵建一颗心狂跳,虽然已经猜到了,但大岛主亲口说出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大岛主的身体起伏的厉害,似乎难以平复内心的情绪,一阵后才道:“那你说,我要不要报仇?”

    “要,要,当然要!”

    安陵建忙道:“只是……东海之王势力极大,我们陷空岛虽然也有点实力,但与之相比也只是鸡蛋碰石头啊。”

    大岛主道:“所以我需要大家的帮忙,包括你的帮助。”

    “啊?我?”

    安陵建慌忙道:“阿建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相助大岛主报仇!”

    他又道:“只是……只是阿建实力低微,现在又伤成了这个样子,还望大岛主救我,我定然肝脑涂地的追随大岛主。”

    “有你这份心意,我很欣慰。”

    大岛主赞道:“你身上的伤不治也罢,你身为八阶术炼师,有着极强的灵魂,只要给我吃掉,对我本身的伤势有着极大补益,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