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064章 师尊救我!
    “嗯?”

    安陵建哼了一声,笑道:“水仙公主说笑了,这个骗子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还怎么救?怕是十阶术神也救不了他了。”

    水仙眼中露出一丝怜悯,道:“我说的是你,你受了这么重的伤,难道自己一点也没察觉?”

    安陵建皱起眉头来,道:“水仙公主在说什么,怎么我听不懂?”

    其余之人也是一脸迷茫,不知水仙是什么意思,唯独闰祥脸色一变,双眸中爆出道道精芒,往安陵建身上以及满地的尸块上望去。

    安陵建脸色难看道:“这位朋友,不要用这种眼光看着我,让我一阵不舒服呢。”

    闰祥双眸渐渐化作青色,充斥着远古暴戾的气息仿若神龙之眼,凝视着一切,随后慢慢收了起来,嘴角露出一丝讥笑,道:“不舒服并非源自我的目光,你还是赶紧找你师傅去吧。”

    安陵建从李云霄死后就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总觉得一阵烦躁和不适,内心说不出的压抑,只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或者已经发生了,而自己是不知道的。

    水仙的目光中满满的怜悯,而闰祥则是满满的讥讽,让他感到极度的烦躁甚至发怒,喝斥道:“闭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

    闰祥摇了摇头,重复道:“你还是赶紧找你师傅去吧。”

    安陵建终于忍不住爆发了,怒吼道:“你这话是什……”

    他怒极之下,大步走过去,却发现自己抬脚困难,猛地低头一看。

    “嗞!”

    一股无比的寒意在脑门冒出,整个人脑袋懵的一下,几乎要炸开了,他难以置信的望着自己下盘,只剩下一只左腿腿骨站在地上,上面筋肉全无,而右脚这边连骨头都没了,已经碎成了无数肉块洒在地上。

    “啊?!”

    不仅是右脚,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的两只手也不见了,脸上也全是血迹,身上传来一阵阵的剧痛,到处都缺肉少骨头的。

    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惧在内心蔓延,这时他才发现地上的尸块原来都是自己的!

    “啊!”

    头颅上到处是血,安陵建吓得魂飞魄散,他彻底的怕了,惊惧的肝胆破裂,他还看到地上有两只耳朵,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身上掉了多少肉和骨头,惊慌的哭喊道:“师尊,师尊救我!”

    “嗖!”

    安陵建慌乱之下,发现自己体内元力还可以运转,急忙化作一道光芒冲飞而去,朝着大岛主所在之地仓皇逃去。

    这时所有人才看清眼前现实,李云霄正安然无恙的站在原地,甚至都没有动过一下,纷纷露出骇然之色。

    能够将所有人都骗过去的幻术,这得多强的魂力才能做到啊!

    这下他九阶术炼师的身份再无人怀疑!

    廖阳冰重重的松了口气,得意的望了呆滞的荆永夜一眼,好像在说“我没骗你吧。”

    荆永夜和他对视了一下,露出一丝苦笑来。

    北冥亢天也重重松了口气,但与此同时,内心反而更加沉重了几分,李云霄在他心中的危险又增加了不少。

    水仙道:“你真狠毒,竟然将他削掉这么多肉和骨头,好残忍。”

    李云霄眉头一皱,冷冷道:“我站在这一动未动,只是将他的攻击反震回去而已,若非我加以控制,他早已成一滩烂泥了,好意留他一命,我反倒狠毒了?你意思是我被削成肉泥才好?”

    水仙语塞,想说什么,却不知如何反驳,她想了一阵,只能气鼓鼓的闭上嘴巴,不再说话。

    闰祥冷冷道:“云霄公子果然好气魄,在人家的地盘还敢动手打人,等会几大岛主联袂而来就有好戏看了。”

    李云霄一脸无辜道:“刚才的情况大家也都看到了,他受人挑拨,故意对我下杀手,我只是自卫而已,天下事都逃不出一个理字,他们总不能不讲理吧?”

    “讲理?哼,李云霄你说的轻巧,你可知这样会给我们惹来多大麻烦?”

    北冥来风也是脸上浮现出怒气,李云霄没死让他空欢喜一场,脸色早就沉了下来。

    李云霄一笑,道:“这件事的起因就是有人挑拨,将那两个挑拨之人抓起来交给陷空岛不就好了。”

    他的目光朝阮锡泉和颜树书望去,两人都是脸色骤变,不由退了一步,颜树书更是直接退到了阮锡泉身后,似乎这样更能抵消内心的寒意。

    阮锡泉警惕道:“李云霄你想做什么?人是你伤的,莫非想赖到我们头上?”

    李云霄根本懒得跟他多言,直接说道:“是你们束手就擒,还是要我动手?”

    阮锡泉惊怒不已,这是****裸的蔑视他们,喝斥道:“莫非你还想抓我二人不成?”

    李云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懒得再讲了,也不见他脚下移动,整个人就凌空欺身而上。

    阮锡泉和颜树书吓得连连后退,他们见识过李云霄的手段,哪里敢正面一战,阮锡泉怒道:“有北冥玄宫的诸位大人,以及红月城诸多高手在此,你敢造次?”

    李云霄单手掐诀,整个人化作一道雷霆瞬间消失在原地,猛然朝着阮锡泉身上轰去。

    阮锡泉又惊又惧,急忙取出宝剑捏了个剑诀,将那雷电挡开。

    “砰!”

    他的宝剑在电光下震得“嗡嗡”直响,整个人飞速后退,急忙叫道:“亢天大人,难道你要坐视他行凶?”

    李云霄手中招法不停,高高举起雷锤来,一招招的敲下去,仿若天劫不断轰下,不仅攻击阮锡泉,同时轰向颜树书。

    荆永夜眼里爆出一丝寒芒,道:“云霄公子,颜树书这个狗贼就交给我吧!”

    李云霄点头道:“好,记得抓活的,到时候好跟陷空岛交代。”

    颜树书脸色大变,一下子惨白起来,哀嚎道:“亢天大人,我可是跟随你们出海的啊,您不能见死不救!”

    北冥亢天脸色一转,沉声道:“云霄公子,安陵建是你伤的,这样抓替罪羊不好吧?”

    李云霄从雷电中幻化出来,冷冷道:“亢天长老,你若是是非不分的话,我很容易失忆的。”

    “你!”

    北冥亢天气的一拂衣袖,转过头去不再理会,还有半部功法在他身上,自己现在还真拿他没办法。特别是刚才见识了他对付安陵建的手段,抓来搜魂的想法彻底掐灭了。

    颜树书见北冥亢天竟然束手不理了,脸色瞬间变得灰败如土。

    荆永夜脸上变得狰狞起来,寒声道:“狗贼去死吧!”

    一道青芒在他掌心凝聚,整个人飞冲而起,往颜树书身上轰去。

    阮锡泉也是一颗心猛然沉了下去,高声道:“亢天大人,北冥玄宫和我红月城乃是同盟之交,您老不能坐视不理啊!”

    北冥亢天转过身后,就一动不动,好像入定了一般,既然决定不管了,就下决心当没看见。

    鄂乐池不得不站出来,沉声道:“云霄公子,此事锡泉大人的确有错,不如大家共弃前怨,一起想想待会如何应对陷空岛。”

    李云霄哼道:“你算老几?再啰嗦连你一起打!”

    他眼中爆出一道冷芒,阮锡泉和颜树书这两个他早就想找理由收拾掉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岂会放过。

    而且陷空岛远不是表面上看到的这样简单,他目前还不想和此岛的势力发生冲突,这也是他留下安陵建一命的考虑,否则敢直接对他下杀手的人,早就被他直接轰杀了。

    鄂乐池气的牙痒痒,咬牙道:“李云霄,莫非你真以为无人治的了你?”

    李云霄剑眉一挑,讥讽道:“不服?有种就上来一起打,本少没工夫跟你耍嘴皮子。”

    他再次化作雷电,抓起大锤就朝阮锡泉砸了过去。

    “轰隆!”

    天空发出剧烈的震颤,幸亏这里是玄器空间,否则早惊动了岛上之人。

    “砰!”

    阮锡泉倾力一剑扫出,挡住那轰落雷霆,整个人被震出一口鲜血,连连后退,他惊恐道:“乐池大人,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我们一起联手击杀此贼子!”

    鄂乐池脸孔抽搐了一下,李云霄的实力他也知道几分,就算加上自己也绝不可能打的过,只能继续威胁道:“李云霄,一旦回到大陆,我定然将所有事情源源本本的上报红月城,到时候天下虽大却不会有你容僧地!”

    李云霄懒得理会,继续一锤锤的轰下去,众人只看到天地变色,一道道的雷霆如长龙落下,不断轰在阮锡泉身上,逐渐震破他的防御。

    “鄂乐池大人,别废话了,快出手啊!”

    阮锡泉几乎要哭了,大声哀嚎起来,他在雷霆下被击的精疲力竭,马上就支持不住了。

    鄂乐池脸上一片灰白,他感受到了所有人都在盯着他看,脸上闪过羞愧之色,咬牙回道:“锡泉大人,你放心,我一定会要求唐庆大老爷替你报仇的!”

    “噗!”

    阮锡泉听闻后,最后一丝支持的信念破灭,当场喷出一口血来。

    “轰隆!”

    一道雷电落下,终于击破他的护体防御,将他整个人从空中震落下去,直接轰入大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