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063章 请教
    很快便出现一块平坦的腹地,有着成片的建筑,虽不如一城繁华,却也跟一座小镇般了,在山地间坐落有序,不少人影在其中走动,还挺热闹的样子。

    召文战笑道:“这几日陷空岛海域打开,来了不少朋友,平日里几乎就是一座鬼镇。”

    李云霄目光一扫,瞳孔微缩,道:“文战先生,这些楼宇的建筑彼此之间似乎存在某种联系,好像是仿照一种阵法排列布置的?”

    召文战一惊,眼中闪过寒光,对李云霄生出了深深的忌惮之心,这些建筑的确是仿照一种上古阵法排列出来的,就算是普通的阵法师也未必能看得出来。

    “呵呵,云霄公子的确是有心了,这些建筑是按一种美观的方式排列而已。”

    召文战淡然说道,他不信李云霄能够看出此阵的端倪。

    李云霄也不再多言,只是觉得这陷空岛的问题越来越多,心中警惕起来。

    远处一道光芒飞驰而来,在众人面前落下,乃是一名翩翩少年,几步上前对召文战行礼道:“师尊,大岛主有事请师尊前去商议。”

    召文战眉头一皱,便道:“好,我这便过去。”他指着少年给众人解释道:“这位是我的弟子安陵建,由他带领诸位观赏敝岛吧。”

    他对安陵建吩咐了几句,特意叮嘱道:“这些都是大有来头的朋友,万万怠慢不得。这位云霄公子更是九阶术炼师,有些术道上的疑惑你可以向他请教。”

    “什么?九阶术炼师?”

    安陵建开始还不以为意,这时才吓了一跳,骇然的望着李云霄,怔怔道:“师尊,他,他的年龄……会不会弄错了?”

    召文战正色道:“你从小跟在我身边,以目前的年纪能够达到八阶术炼师就一直沾沾自喜,不把天下豪杰放在眼中。这位云霄公子年纪还在你之下,而成就却不是你能够企及的,希望你能戒骄戒躁,向他学习。”

    “是,师尊!”

    安陵建谦虚的低下了头,目光瞥了李云霄一眼,还是不太相信。

    召文战客套了几下,便化作一道光芒,朝着前方一座毫不显眼的楼宇飞去,仅仅看外形,那楼宇在这成片的建筑内完全排不上号,谁也不会想到竟会是大岛主居住之所。

    安陵建道:“诸位随我来吧,我先带你们落脚。以诸位大人的身份和实力,足以接受我们陷空岛最高规格的待遇。”

    众人随着他来到一处小院前,不少人皱起眉头来,这院子虽然精致,但一眼望去最多住七八人而已,而且门上被一把铜锁锁住,还有锈迹其上,显然是许久无人居住了。

    安陵建看了众人一眼,露出得意之色,他凌空打出几道法诀,在上空盘旋起来,随后飞入铜锁内。

    “啪。”

    那铜锁一下变得焕然一新,而且直接打开,院门徐徐开启。

    安陵建道:“这是家师炼制的一件空间玄器,内有乾坤,诸位可以安心居住。”

    众人都是脸上露出异色,一个个惊叹不已,走入其中果然看到别有洞天,竟是一排排的别院,掩映在花红柳绿之中。

    大家看安陵建的眼神也变得敬重了起来,能够炼制出空间玄器的九阶术炼师在天武大陆也是屈指可数,备受尊崇。

    安陵建得意道:“这件空间玄器家师炼制很多年了,一直放在这,只使用过一次,诸位是家师第二次这般看重的客人。”

    他不觉得看了李云霄一眼,上下打量了一番,道:“听家师言云霄公子也是九阶术炼师,不知这件玄器如何?”

    他话语中直接说“听家师言”,意思就是听我师傅说的,但我本人是不信的。

    李云霄淡然道:“一般般。”

    安陵建愣了一下,脸色便沉了下来,轻哼道:“一般般?这么说来云霄公子肯定见过更好的空间玄器了?”

    所谓的空间玄器其实可以分成三类,一就是储物空间,可以随身携带,里面能够装配大量的东西,却不能容活物,经常被打成戒子、手镯、布袋等样式,基本上人手几份。

    二类就是这种固定下来的空间玄器,能够容纳活物,里面有一方小天地,却靠着天武界的规则存活,无法随意移动。并且其内的空间并非自我生成,相当于直接从天武界化出一块空间装了进去。

    至于第三类,就是超品玄器了,那完全是自我演化天地,自成规则,本身就类似于一界的存在。

    李云霄淡然一笑,不置可否,以他的眼光说一般般,其实已经算是不错了。

    但听在安陵建耳中,却是极为不快,冷冷道:“云霄公子不愧是九阶术炼师,见多识广,眼界高的没顶了。”

    “哼,此人一向是妄自尊大,其实也没什么本事!”

    阮锡泉看出了苗头有些不对,恰如其分的挑拨一下。

    果然,安陵建年轻气盛,本就对李云霄的身份有所怀疑和不服,道:“哦?云霄公子不是九阶术炼师吗?怎么会没什么本事?”

    颜树书也冷笑起来,道:“所谓的九阶术炼师是他自己说的,谁也没见过,我们这些人里没有高阶术炼师存在,谁也无法验证他真假,若非有北冥亢天长老这些高阶武帝强者在,我估计他要直接说自己是封号武帝了。”

    安陵建眉头一挑,冷然道:“什么?如此说来,他还是骗人的了?”

    颜树书“嘿嘿”笑道:“是否骗子我也无法下论断,但以他的年轻来看……呵呵……我可不希望尊师被骗,以至受到什么损失。”他顿了下又补充道:“就算没损失,也是极为不光彩的事。”

    “哦?他说的是真的吗?云霄公子!”

    安陵建的脸色冷了下来,盯着李云霄冒出阵阵寒气。

    李云霄摸了下鼻子,双手抱在胸前,悠然道:“你想怎的?”

    “不怎的!”

    安陵建冷笑道:“师尊刚才让我多多向云霄公子请教术道,我正好有心中有疑问,想请教下云霄公子,公子可曾听闻过灵魂攻击之法?”

    李云霄笑道:“还行吧,练过一点皮毛。”

    “呵呵,公子不用如此谦虚。我也正好修炼了一招,叫做惊魂动魄,正好请公子不吝赐教!”

    安陵建脸色一沉,顿时眉心处射出一道光芒,绚丽的闪耀一下,一股极强的灵魂冲击往李云霄身上轰然碾压而去,四周空间为之一震。

    荆永夜大惊,身躯微微一动,却被廖阳冰拦了下来,轻轻摇了下头,示意他安静,并且传音道:“据我所知,云少的确是九阶术炼师。”

    荆永夜一脸大骇之色,露出难以想象的表情。

    如此武道实力,如此年纪,竟然还是九阶术炼师?这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了,他怎么都无法相信,不由得有些担忧起来。

    李云霄周身的空间也在对方灵魂攻击一轰之下变得极度扭曲,不断变着花样晃动,外面的人看去,只觉得李云霄好像被五马分尸了一般。

    闰祥露出会心的笑容,抱着手臂看好戏,其余之人也多是幸灾乐祸的神色。

    水仙则是一脸的平静,恢复了之前那古井无波,眼中无视万物的清冷,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高贵冰冷气质。

    安陵建在一击之下,突然皱起了眉头,自己磅礴的魂力涌过去,应该瞬间就炸掉对方的识海,震得对方七孔流血才对,但怎么情况却出乎他的预料,好像一方磨盘砸在了海绵上,不管你将对方捏的怎么变形,都难以伤及分毫。

    “哼,以为这样就可以立于不败了吗?”

    安陵建眼中一寒,双手掐诀,至于头顶两旁,喝道:“天羽风吟!”

    一股锐利的魂力化作无数刀片一般,撕裂空间,发出“嗞嗞嗞”的鸣叫声,往李云霄身上斩去。

    那些刀片层层叠叠如同无数羽毛在空中飞舞,一下将李云霄裹了进去,李云霄所立之处瞬间被割裂成无数块,李云霄的身体随之爆开,撕裂成无数尸块纷纷洒落。

    “啊?!”

    所有人都是脸孔大变,骇然惊厥!

    北冥来风和阮锡泉等人则是脸上一喜,露出难以置信和狂喜之色,千万百计想要杀掉的李云霄,竟然如此容易就死了?会不会太儿戏了?

    廖阳冰也是张大嘴巴呆滞住了,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北冥亢天更是差点没喷出一口血来,瞪大眼珠子,他还半部霸天炼体诀在李云霄身上呢!

    闰祥也是脸色大变,同样是疑惑不解,只觉得这人不该这般容易就死才对,但是那从空中落下的漫天尸块又是那样的真实。

    水仙那古井无波的眸子里泛起了一丝涟漪,光芒闪动。

    “嘿嘿,果然是个骗子。”

    安陵建脸上露出狞色,舔了下嘴唇,道:“不好意思,污染了环境,让大家受惊了。”

    众人都是一阵无语,看着满地的鲜血,一下子难以接受李云霄就这般死去,都是心情难以平静。

    水仙突然开口说道:“赶紧去医治吧,晚了你就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