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060章 谁鸟你?
    北冥来风的脸上瞬间煞白,变得毫无血色,一种无比的羞愤之情涌上心头,脸孔完全扭曲了起来,伸出手来指着李云霄吼道:“李-云-霄!你当真这么不给我面子?”

    李云霄脸上一寒,讥讽道:“我说的不够清楚吗?那我再说一次,滚!”

    北冥来风气的脸孔胀红,在如此绝色美人面前如此驳斥他的面子,让他无地自容,整个人再难淡定了,大吼一声,身上的气势猛然爆发起来。

    “来风!”

    突然一道沉稳之声喝出,正是北冥亢天,一股音波直接震入北冥来风的大脑内,轰的他七荤八素,身体在长空上一颤,才渐渐回过神来。

    北冥亢天脸上露出凝重之色,北冥来风的天赋已经是万中无一,千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天资,却不能挡水仙的容颜,不自觉的就陷入其中,身为年轻人的确是情有可原。

    但李云霄和闰祥两人则是双眸清澈如许,眼中没有一丝涟漪,就连惊艳之色也全然不见,两人的武道之心坚固如斯,让北冥亢天不由得升起一股寒意来,这两个人年轻人太可怕了!

    而且那魔沙的实力不会比自己低多少,而两人联手之下竟然将其重创,甚至有直接抹杀之力,让他背脊生凉,他已经不断提高了对李云霄的评估,但每次都发现还是低了,这般成长下去,将来这天下谁能压得住这二人?

    北冥亢天的心动摇了,为了霸天炼体诀而留下李云霄性命,到底值不值?

    北冥来风在被一喝后,狂怒的神识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但脸孔依然狰狞的厉害,他指着李云霄寒声道:“李云霄,我和你势不两立!”

    李云霄摇了摇头,拍了下脑袋,不解道:“一路过来你都要杀我,怎么现在才势不两立?难道是我弄错了?”

    “你……!”

    北冥来风一下哑语了,指着李云霄发怒,却又不知说什么。

    “废物,耽误了我这么久时间。既然没人杀他,那我自己来。”

    水仙生气的跺了下脚,抬起玉手,在空中结印。

    北冥来风的脸孔羞的通红,一腔怒火和杀气直逼李云霄,但他再如何仇视对方,也不敢出手。

    “哗哗!”

    随着水仙一道诀印在身前结出,绕在身边的金光更亮了几分,下方大海内突然掀起波澜,一道古音在长空中响起,每一字都蕴含极强规则,敲在众人心田。

    李云霄脸色大变,往那大海中望去,只见海面下方浮现出大片的阴影。

    再抬起头来看着水仙周身的金光,还有那一道道扣人心弦,震撼他心田的古音,眼里满是骇然,他终于知道此女的来历了,脸色沉了下来,冷冷道:“海皇波家之女?”

    水仙和闰祥都是身躯一震,露出吃惊之色,不知李云霄为何能够认出她的身份。

    所有人族强者还有飞鸣都是大惊失色,一个个心神大震,骇然不可思议的望着水仙,虽然他们也猜到了此女来历不凡,但怎么也想不到会是四海之主波家的公主。

    水仙正要说些什么,突然一道彩虹横贯长空,从远处追来,直接在众人身侧落下,坠入大海之中。

    整个天空一下子变得晴空万里,那大海也渐渐的安宁起来,波涛渐渐平息。

    李云霄所见的海中虚影也慢慢消失不见,他露出疑惑之色,皱起了眉头,朝那彩虹望去。

    彩虹的另外一端就在远处的巨岛之上,一片云雾笼罩,灵气逼人。

    “有客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一道悠悠长声在空中响起,便看到虹彩之上一道身影亦步亦趋,由远而来。

    来者一派仙风道骨,面带微笑,每一步踏出便有一道涟漪在脚下荡开,如生莲花。

    李云霄一愣,他目光如炬,一下就发现了来者竟是一名人族!

    “陷空岛盛会将启,难得有如此众多的大能之士远道而来,实乃我等荣幸,在下陷空岛召文战谨代大岛主恭迎诸位。”

    那人几步之下,就直接走到了众人面前,抬头看了一眼九阶战舰,随后目光落在水仙身上,淡淡的点头微笑,再随后目光在众人身上逐一点过,如同蜻蜓点水般,但每个人却是一股凉意在内心蔓延,好像那随意一瞥之下,自己内心所有的隐秘都已经****了出去。

    但也有几人例外,李云霄便是其一。

    召文战的目光扫在李云霄身上,便再难点过去,停了下来将他上下打量一番,这才诧异道:“小兄弟是九阶术炼师?”

    李云霄眼中闪过一道微光,冷冷道:“阁下何尝不是呢?”

    众人皆是大惊,这才知道眼前这男子竟也是九阶术炼师。

    要知道四海之内术炼师稀缺,所以地位极高,想不到随便一座岛屿上竟然就有九阶术炼师的存在,可见陷空岛实力非同一般。

    即便是水仙闻言也忍不住变了脸色,多看了李云霄几眼,道:“原来你是九阶术炼师,只要你交出黑炎山,并且效忠于我,可以免死。”

    李云霄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我最烦这种脑残言论,劳烦您闭嘴行吧?别以为你长得漂亮男人就会卖你面子,除了那些精虫上脑的癞蛤蟆,谁吊你?”

    “你……!”

    水仙和北冥来风同时大怒。

    水仙气的脸色发白,道:“你知道了我身份还敢对我这样,你,你就不怕死吗?”

    众人也都是心中颇有不解的望着李云霄,波家的公主,说是这世上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也不为过,就连圣域和化神海都不敢开罪的存在,且不说现在还在大海上,就算回到了大陆,也不敢得罪这种身份背景的存在啊!

    李云霄皱眉道:“你什么意思?难道知道了你身份就得跪下舔你鞋底不成?”

    水仙一愣,她本就不擅长辩驳,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李云霄冷冷的盯着她,轻哼道:“没有谁是生来高贵或者下贱的,一切尊荣和地位都是自己努力的结果,你不过是生的血脉厉害一些罢了,难道别人就该没有尊严的给你舔鞋子?”

    所有人都是张大嘴巴,有些呆滞起来。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实力便是尊严,便是话语权,没有实力就得给人跪舔,这是公认的法则,但李云霄的话却刺中了所有人内心的软肋,是啊,谁天生就想给人舔鞋啊,你们不过是出生好一些罢了。

    闰祥也是皱起眉头沉思了起来。

    李云霄凌空朝大海拍了一掌,一道水柱冲了起来,他大手一抓,便将一条带鱼抓在手里,冷冷道:“在我眼中,你跟这条带鱼毫无区别。”

    说完,他便将那带鱼扔回了海里,道:“至少这条带鱼每天为了自己的生计在努力的奋斗着,而你呢?整天仗着自己的家世了得,就到处横行无忌,说起来你比那带鱼还不如。”

    水仙惊得张大了嘴巴,吃吃道:“你,你,你敢说我不如那条带鱼?你,你死罪!”

    李云霄脸色一寒,哼道:“死罪?毛病又犯了,该回去吃药了!”

    水仙憋了一肚子的气,却又不知道如何发火,对方的话说的也挺有道理的,但又总感觉哪里不对,她只知道对方每一句都是在谴责她,指着她的不是,她却无从反驳,急的双目发红,一下子要哭了出来。

    所有人都是满头大汗,这天下间敢于辱骂海皇女儿的,除了李云霄外,怕是找不出第二个了吧。

    闰祥也是说不出的古怪,暗想这李云霄果然是不要命的性格,但心中也对他生出一丝钦佩,唯有这种无所畏惧的勇者之心,才能取得如此傲然的成就。

    召文战也是心中苦笑不已,水仙的身份他是早就知道的,想不到还有人不卖她面子,当真是第一次见到。不过眼前这年轻人如此年纪就是九阶术炼师,想来也是心高气傲之辈,并且身后背景一定不会简单。

    他见两人的气氛越来越尴尬,又没有人出来圆场,生怕闹出事端来难以收拾,急忙道:“诸位都是当世豪杰,能在我陷空岛领域相聚就是有缘,还望都卖我陷空岛一个面子,放下恩怨纠葛,一起到岛上喝杯茶,以待炫宝大会开启。”

    众人都是面面相觑,这陷空岛和什么炫宝大会都从来没听过,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北冥亢天和北冥来风,毕竟他们两人才是领队。

    北冥亢天皱了下眉头,遥遥拱手道:“我们也是无意间路过此地,并没有打搅的意思,就不劳烦诸位了,代我等向大岛主问好。”

    这陷空岛看来绝非简单的地方,他们的目的是东海王宫遗址,生怕节外生枝,当即打算起航告辞。

    水仙急忙朝李云霄喊道:“你不能走,黑炎山还没还给我,我要救魔沙!”

    李云霄回过头来,邪邪的一笑,道:“你要救魔沙关我什么事?人是闰祥打伤的,你应该找他才对。”

    水仙愣了一下,暗想道:是啊,我救魔沙关他什么事?人可是闰祥打伤的。她眼中神色立即冷了下来,好像腊月寒冰,朝闰祥望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