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059章 滚
    “啊!!”

    巨大的惨叫声从空中响起,惊诧在每一个人心中。

    北冥亢天和飞鸣都是脸色大变,两人同时目光中露出凝重的神色来,李云霄表现出来的实力还在他两人预计之上。

    其余人族武者则是有人欢喜有人忧,北冥来风和红月城众人都是两颊淌下冷汗,心中惊惧不已,这海族强者若是他们碰上,连逃命都几乎不可能,更别谈战而胜之。

    下方的水仙早已没了先前的古井无波,脸上露出骇然之色,望着长空上,眼眸里闪烁着震惊和寒意。

    仔细望去,就能发现她x下的大海中一圈圈涟漪呈现出规则的图案散开,并且有极细的金芒隐现其中。

    此刻让魔沙心惊胆寒的不仅是手臂崩坏,而且那界神碑拥有无穷重量,还在不断下压,直接破开他的护体元力,要将他整个人镇压下去!

    魔沙双目一下变得通红,整个人开始妖化起来,血脉之力瞬间燃烧,大吼之下直接吐出一口黑芒,凌空闪烁过去!

    “砰!”

    黑芒直接轰在界神碑上,将那恐怖的无穷重力和世界之力轰开。

    九阶战舰上所有人都是脸色大变,尽数骇然起来,那黑芒他们一点也不陌生,正是前不久刚刚杀死的巨脸兽吐出的那种破界之力!

    李云霄也是心头狂震,凌空一抓,顿时将界神碑抓了回来。

    同时他身后两只手臂上诀印一闪,远处那座被困的黑炎山朝着他飞来,要收取掉。

    魔沙眼睛凸的巨大,怒吼连连,那可是他心神相修的玄器,一旦被收走不仅实力大跌,若是被对方抹去心神烙印的话还会伤及本体。

    他大怒之下,再次张开大口,猛地喷出一道黑芒,朝黑炎山轰去,要救自己的玄器。

    “轰隆!”

    黑芒震在黑炎山上,一下将那雷星环震散,破开镜光,剑符也倏然破碎,十一柄北天寒星剑铮然一声就朝李云霄飞了回去。

    李云霄面色一沉,那黑芒的确太过强大,可破开界力,难以匹敌。

    魔沙接连吐了两口黑芒后,整个人的气息变得极弱,他顾不得这许多,飞速朝着自己的黑炎山抓去,收回玄器才是至关重要。

    突然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

    那一直困着闰祥的黑炎中射起一道青芒,将整个火海劈成两半,在火焰照耀的恍惚空间内,闰祥的身影若隐若现,他双手合在身前,结出一道龙印,口中轻吐道:“真龙之叹息!”

    “轰隆!”

    天空骤然暗下,一股极强的龙威从天而落,震慑四极八荒!

    所有人都骇然变色,一个个惊恐不已,好像有股惊天之威直压魂魄,巨大的战栗和颤抖在每个人心中蔓延,那些实力不够的武者更是惊恐的想要跪下朝拜。

    在昏暗的天空中,骤然凝出一道青光从天而落,竟是一条完整的龙形之力,仿若穿越无穷时空,跨界而来,轰向那魔沙。

    魔沙呆滞的张大嘴巴,整个人都傻住了,就连黑炎山也忘记了收取,直愣愣的看着那一道龙形朝自己落下,在这无边浩瀚的龙威下,他竟然连一丝反抗之心也提不起来。

    “轰隆!”

    青龙直接轰在魔沙身上,力量不减的坠入大海,击出万丈崖壁,直入海底!

    “轰隆隆!”

    整个大海都沸了起来,无边海水蒸腾,化作漫天水气冲起,整个天上一片水雾迷蒙,每个人都如临江河,脸色一片发白。

    李云霄也是眼中闪过骇然之色,惊恐的望着那海中深渊,直入海底不知多深。

    他沉思起来,若是刚才那一记龙形之力轰在自己身上,是否能够躲避,却是没有任何把握,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望着那水气迷蒙中的身影,眼中闪过一丝忌惮之色。

    下方大海不断的咆哮,惊涛一浪胜过一浪,几乎要卷天而起,亦如所有人的心境,难以平复。

    北冥亢天也是手心捏了把汗,难掩眼中震骇。

    “砰!”

    咆哮着的大海突然被一道金芒破开,消失的水仙便在那道金光之内,冲天而起。

    在她身后一名全身金甲的傀儡卫士双手抱着全身是血,皮开肉绽,不知生死的魔沙,也在金芒之中,紧随其后。

    水仙身上的金光如同烈阳临空,一下将所有的水气驱散,万里长空恢复晴朗。

    她那冰冷的仙姿在金光之中更显绝色,整个天空竟然因此而黯然,似乎随着她的心情一下跨入寒冬,让人心生冷意。

    “闰祥,你竟敢杀我的人?”

    袅袅仙音响起,如雾如梦,虽是喝斥,却如银铃贯耳,沁人心脾。

    九阶战舰之上,众人这才看清楚水仙模样,一个个瞬间呆滞,完全失去了思考。

    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人儿,如天上水仙花,不染一尘。

    众人心中都生出一种古怪的情绪来,为什么被喝斥的不是自己,能够常听这种声音,即便整天被骂也愿意啊!

    他们一下子对闰祥生出羡慕嫉妒恨来,竟能被如此美人喝斥,竟能跟如此美人说上话,他们顿时忘记了闰祥的恐怖,一个个妒火中烧的盯着他。

    闰祥心中一震,竟不敢直视水仙的目光,将头微微撇了过去,一拂长袖,冷哼道:“哼,犯龙威者,死不足惜,这不过是他应有的下场罢了!”

    “你……”

    水仙愣了一下,从未有人敢如此顶撞过她,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只能重复着再说了一遍,道:“连我的人也敢杀,你好大的胆子!”

    “哼,在冒犯我的一刻,这个结局就已经注定,命运不可更改!”

    闰祥双手负在身后,脸上闪过桀骜之色,冷冷说道:“他这个下场何尝又不是仙儿公主你惯的?四海横行惯了,还以为什么人都可以得罪,活到现在才死,已经是命大了!”

    “你,你……”

    水仙气的不知该说什么好,她从来没有过跟人驳斥的经历,也不知道怎么骂人,一下子语塞,随后道:“魔沙没有死,只是重伤了。”

    她转头望向李云霄,伸出手来道:“黑炎山还给魔沙。”

    刚才魔沙被闰祥震入海底后,李云霄自然不客气的将那黑炎山收掉了。

    “还?你在讲笑话吧?”

    李云霄瞪了她一眼,冷笑道:“你以为是小女孩子过家家,玩完了就各自回家?”

    “你……”

    水仙又语塞起来,一下子遇到两个不买她账的,从来没有人敢顶撞她,从来她都是说一不二,一下子反不知如何是好了,想了一阵才道:“那你要如何才能还?有黑炎山的话魔沙恢复的就更快。”

    李云霄翻了下白眼,哼道:“他恢不恢复关我屁事?”

    水仙脸色一白,眼中露出寒芒,冷冷道:“闰祥,帮我杀了他,夺回黑炎山!”

    闰祥转过身去,悠然望着长空上,道:“抱歉了仙儿公主,刚才我一招用力过度,短时间怕是恢复不过来了。”

    他虽然反感水仙的态度,但此言倒是不虚。

    论杀李云霄,他比任何人都想,但刚才一招真龙之叹息让他元气大伤,而李云霄战魔沙时显露出来的实力更是让他忌惮不已,再自己未能全部恢复的情况下,不打算冒然动手了。

    九阶战舰上的众人都是怒火中烧,暗骂这两人竟然如此不知好歹,这般不给美人面子。

    一道身影从战舰上跨步而出,身形优雅,举止潇洒。

    正是北冥来风,他不知从哪来弄来一把羽扇,轻摇起来,几步就到水仙面前,轻笑道:“在下北冥玄宫少主北冥来风,见过姑娘。”

    水仙目光一冷,寒声道:“滚!”

    北冥来风顿时脸色大变,仿若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一股无名之火直烧脑门,但他很快又强行压制住怒火,挤出一丝笑容来,道:“姑娘应该是海族之人,没有听过北冥玄宫吧。北冥玄宫乃是人族七大超级势力之一,仅次于圣域和化神海两大圣地,而我正是北冥玄宫宫主的继承人,将来必……。”

    他越说越有优越感,滔滔不绝,而脸上尽是谦卑有礼的神色,谦谦君子,武陵年少,指点江山。

    水仙不耐烦的打断道:“你厉不厉害?”

    北冥来风一愣,顿时微笑道:“在下不才,被人尊为北域四秀之首,若说我不厉害,这天下间厉害的人就不多了,几乎是没有。”

    “好,那你替我杀了他,把黑炎山抢回来。”

    水仙抬起手来,白指如葱玉,直指李云霄。

    北冥来风这才脸色一变,立即从精虫上脑的状态下回过神来,不过那水仙仪态万千,举手投足之中都牵人魂魄,让北冥来风陷入其中欲罢不能。

    他略微沉思,便朝李云霄伸出手来,道:“云少,你又不缺玄器,那黑炎山就还给人家姑娘吧。”

    脸上一片不客气的神色,好像在命令一般,但却嘴唇微动,直接传音道:“云少,拜托帮帮忙了,回去后我定然以十倍之物补偿,并且你永远是我北冥玄宫的贵客,在这东海之上我也会倾尽全力保你周全。”

    李云霄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懒散的吐出一字,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