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055章 水仙
    在一片广阔的海域上,碧空万里,七色虹霞如彩龙汲水,横贯在长空上。

    彩虹的一端落处,是一座巨大的岛屿,笼罩在灵萎中,看不清其内面貌,只是隐隐有光芒闪烁,有极为厉害的禁制布置其内。

    在巨岛的上空数里之远,几道人影临立空中,似乎在交谈着什么。

    其中三人长相怪异,一人头上布满凹点,一人额前长角,还有一个更是恐怖,一根桶粗的脖子上竟然长着两个头颅,一黑一白,神色不一。

    三人对面的两人,一人体型巨大,同样是兽首人身,魁梧的身体上披着鳞甲,还有一人白衣似雪,肌肤似玉通透,如瀑长发飘下,竟是一名绝色女子。

    女子的脸色略微有些泛白,缺乏血色的红润,但却更加增添了一种冷傲,美艳的让人不可方物。

    那三名长相怪异之人在女子面前似乎有些自惭形秽,都不敢直视女子如水的双眼,但在不经意间却是流露出渴望之色,眼神贪婪的停留在女子身上,不舍得离开。

    “水仙姑娘邀我三人出来不知何事?”

    那名额头长角的海族舔了下嘴唇,眼中光芒闪动,含笑说道。

    “是啊,陷空岛的炫宝大会群英汇聚,能够认识水仙姑娘乃是我支戈三生有幸,不论有何难事,只要水仙姑娘说出来,我支戈赴汤蹈火也要帮姑娘完成。”

    那名头上长满凹点的海族也是拍拍胸脯,信誓旦旦。

    最后那黑白双头人,也是两颗脑袋前后不断地点了起来,看上去有些滑稽。

    白衣女子水仙面色平静,淡然道:“也没什么大事,听闻三位实力不俗,我想见识一下三位的手段,不知水仙可有这般眼福?”

    三人都是一愣,随后露出古怪和为难之色。

    那额头长角的海族道:“非是我等不愿,只是那最强神通都是我等各自的底牌,岂能轻易显露?水仙姑娘这要求有些为难我们了。”

    “是啊,是啊!”

    其余两人都是纷纷附和,那支戈也是不断摇头,显然不会同意。

    那双头海族中的白头说道:“若论实力,这炫宝大会中实力胜过我三人的也大有人在,水仙姑娘为何只对我三人有兴趣?”

    另外两人也是十分好奇,竖立耳朵聆听。

    水仙一脸平静,三人的反应似乎在她预料之中,淡然道:“三位不必紧张,我只需要你们施展一下各自的火系神通便可。”

    “火系神通?”

    三人都是脸色微变,各自警觉起来,特别是那头上长角的海族,更是瞳孔骤缩,目光渐冷。

    支戈望了另外两人一眼,这才说道:“这就难怪了,原来水仙姑娘只对火系神通感兴趣。只是我很好奇,水仙姑娘是如何知道我三人修炼了火系神通的?即便是我,也只微微感应到黑白双头似乎有极强的火系功法。要知道我支戈对于火系的感知力不是一般的强。”

    水仙道:“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我有一件感应玄器而已,对于修炼有火系功法的武者能够直接感应出来。”

    三人这才稍稍放松了警惕,支戈道:“原来如此,只不知水仙姑娘要看火系神通是何用意?只要能说出缘由,我三人能够接受的话,自然不会吝惜。”

    黑白双头相互望了一眼,也都是点了点头,唯独那头上长角的海族则是一动不动,冷冷的盯着水仙。

    水仙依然是美眸中古井无波,淡然道:“没什么缘由,只是我想看而已,难道不可以么?”

    她的声音极为轻柔,听得人心中暖暖的,忍不住就想答应下来。

    但三名男子都是极强的海族高手,岂会被一点女人的妩媚就吸引住,都是露出冷笑来。

    黑白双头的黑头哼哼唧唧道:“若是如此,那就真的抱歉了。我们的神通武技是用来杀人的,而不是用来表演的。”他眼中闪过一丝淫色,狞笑道:“嘿嘿,当然我也不是那么不通情达理,若是水仙姑娘能够陪本尊爽几天,本尊也可以好好考虑的。”

    “该死!敢亵渎水仙姑娘,死罪!”

    水仙身后那名兽首大汉身躯一颤,整个脸孔都变色起来,仿若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股怒火从身上冲出来,杀气盎然!

    一股漆黑色的火焰从大汉的身体上溢出,将他整个身躯都笼罩其中,渐渐地只能看到一双通红充满怒火的眸子。

    另外三人脸色大变,骇然的纷纷退后数步,这名大汉身上爆发出来的力量竟不在他们三人之下,而且同样是火系武技的传习者。

    水仙那一直古井无波的眸子中起了一丝涟漪,在眼眸深处荡漾开来,一股轻微的凌厉之气从身上溢出。

    她一言未发,但身后那兽首大汉已经从她身上的气息变化明白了该如何做。

    “黑白双头,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若是不全力出手的话,就看不到下一息的太阳了!”

    大汉虽然被火焰裹住全身,但眼眸中的冷意却是万载寒冰,让黑白双头的两个脑袋同时吸了口冷气,不等他做出反应,就看到一股无形之力化作山岳,凌空压下!

    “奥拉奥拉!”

    黑白双头的两个脑袋慌乱了起来,双手不断挥拳,天空中打出无数残影,要将那股威压之力破开。

    却骇然的发现自己的拳威之力竟是螳臂挡车,丝毫不能撼动那威压之力,这让他顿时浑身发冷,连对方的无形威压都扛不住,若是对方动起手来,自己还能活命?

    他当即吓出一身冷汗,不敢再藏拙,两颗脑袋猛地吸了口气,朝着天空中吐了出去。

    一黑一白两股火焰喷射而出,在天空中相互追逐环绕,凝成一个太极图。

    水仙那万古不变的冰冷神色似乎起了一丝变化,抬起头来朝那双色火焰图望去,眼中露出一丝狐疑。

    此图一出,整个天空的温度骤然上升,支戈和头上长角的海族都是脸色大变,急忙退开数十米。

    那兽首大汉施加出来的无形威压也一下子减弱下来,让黑白双头心头重重松了口气。

    水仙凝视着那黑白太极火焰一阵,脸上闪过一丝失望,道:“不是。”

    兽首大汉眼中的杀气骤然攀升,双手在黑色火焰中一掐印诀,那威压之力顿时凝成实体的山峰,灼烧着熊熊黑火,直接镇压下去!

    “砰!”

    那黑白太极火焰图在那山峰之力下瞬间崩塌,整座山峰轰然****,直接压在黑白双头身上,爆出惊人的光芒,一圈圈的黑色烈焰呼啸震开,一道道的惨叫声传来,越来越弱,最终消失。

    兽首大汉脸上闪过一丝讥讽,右手凌空一托,那座山峰刹那间化作掌印大小飞了回去,直接被他吸入手心,握紧拳头收了回去。

    “嗞!”

    支戈和长角的海族强者都是猛吸了口冷气,惊得连连后退,一脸的骇然之色。

    虽然都是修炼的火系神通,而且天空上也是刚被烈焰扫过,温度极高,却抑制不住内心的寒冷蔓延。

    长角的海族强者咬牙道:“水仙姑娘为何一言不合就动手杀人?”

    两人再也没有之前那种欣赏和贪婪的眼光了,都是露出深深的恐惧。

    兽首大汉冷笑道:“因为你们没有自知之明,小姐约你们出来,是你们几世修来的福分,竟敢出言不逊,死一万次都够了!”

    长角海族强者面如土色,惊惧道:“出言不逊的是黑白双头,他已经得到应有的教训了,我二人不知可否离开?”

    兽首大汉冷冷道:“天生的贱骨头,非要给你们颜色看才能老实吗?小姐邀你们出来的目的忘了吗?将火系武技尽数施展出来,只要能让小姐满意就可以走,否则……嘿嘿……刚才那双头怪就是下场!”

    支戈道:“刚才若是神态有所不恭,还望水仙小姐恕罪。”

    他双手在身前不断画着圈子,每一道化出,就有一朵火花盛开,几下后身边全是火圈,大大小小,一个套着一个。

    支戈脸上露出得色,解释道:“我的火系神通名为……”

    水仙的声音淡淡响起,道:“我要看的不是杂耍,可以了。”

    支戈一愣,不明白那可以了是何意,却是看到兽首大汉脸上露出讥讽和狰狞,顿时心头一沉,慌乱道:“水仙小姐,饶命啊!”

    兽首大汉冷哼一声,身上的黑炎尽数汇聚在拳风上,凌空一拳轰了过去。

    整个空间直接被打的变形,两人之间数百米的距离瞬间穿透,黑炎一下便将支戈吞噬了进去,连惨叫声都未能来得及发出。

    这下整个长空上就剩下那名长角的海族了,他的脸色早就难看的不成样子,整个衣襟都被冷汗浸湿。

    兽首大汉“嘿嘿”一笑,道:“轮到你了。”

    长角海族强者抹了下额头的冷汗,反抗道:“若是最终难逃一死,我为何要听你们的命令?”

    兽首大汉摇了摇手指,轻蔑道:“就得看你的命了,是不是小姐要找的人,若不是的话就只能怪你命不好。”

    长角海族强者铁青着脸,咬牙问道:“水仙小姐到底要找什么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