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050章 剑狂徒
    “该死,该死啊!这是什么招式!”

    闰祥不断地大吼起来,龙威一声声震出,仅能撕开一小块空间,让自己的身体不至于彻底桎梏,但在星云之力下想要逃走是彻底不可能了!

    “该死!我不甘心啊!”

    闰祥一阵咆哮,双手十指在身前相交,整个人直接化作龙形,在星云锁住的天空下横冲直撞,越来越狂。

    北冥亢天眼眸冰冷,心中也是大为震惊,那股真龙之威贯彻天地,竟然可以从星云之力下透析出来,让自己心神震荡。

    而下方大海在这一刻突然风起云涌,惊涛拍浪席卷而起,洪流灌入天空,好似百川纳海,不断冲击着北冥亢天掌下星云所控一方的天地。

    北冥亢天脸色难看至极,若是被闰祥挣脱了出来,那就真的闹笑话了!

    他眼中闪过一丝杀气,寒声道:“去死吧!”

    掌心往下一翻,星云在空中爆旋而开,将困入其中不断折腾的龙身镇压下去,那狂暴的龙息不断减弱。

    一股浩瀚伟力在那爆旋中诞生,摧毁一切负隅抵抗之力,仿若无尽时空之下的一声叹息。

    吾生也有涯,而道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整个天地间所有人都不觉停下了手中的战斗,茫然抬头望去,那一道叹息穿越整个空间,扫过沧海桑田,在每一个人心中响起。

    所有人武者都是心头一颤,似乎感觉到了创出此招的绝世天才,在那无垠大道前的渴望和叹息。

    李云霄同样是脸上露出敬意,望着天空上,眼神跨过时空,望着北冥玄宫的天才先辈,在武道的路上越走越远,最终消失在尽头。

    “嗯?”

    突然北冥亢天和李云霄都是脸色微变,目光朝着一个方向凝视过去。

    “第二式,开天!”

    突然一道轻微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眼见一道无匹剑意凌空而来,划破无尽长空,斩向那彼岸星云!

    天空在这一刻被尽数撕裂,整个大海也在那剑气弥散之下,被割成两半,如临深渊!

    剑气冲九霄,直入云端,切入银河流转。

    星云之力在这一剑之下被劈裂开来,如同将死的亘古恒星一样,往中间坍塌进去。

    一道惊天龙威咆哮而起,震荡的天地动风云。

    闰祥化作龙身冲出那必死之境,狂暴的力量不断从身上涌出,浑身变得鲜红通透,正是大量的龙血凝固在身体外。

    他一逃出困境,立即朝着那剑气所来的方向疾驰而去。

    虽不知是何人出剑,但既然救了他,就一定会救到底。

    “飞鸣,你该死啊!”

    远处广奕猛然咆哮一声,气的浑身颤抖,指着飞鸣怒吼道:“你不仅不帮我杀他,还救了他!该死的奴才,我杀了你啊!”

    广奕终于气昏了,大吼着就双拳往飞鸣的身上轰去,一道道的拳威落在飞鸣周身护体真元上,震起道道涟漪,却始终不能突破。

    飞鸣眼中战意灼烧,握着长剑的手由于激动而微微颤抖起来,他舔了一下嘴唇,悠然道:“这便是人族之中的强者吗?”

    “轰隆!”

    天空一下震荡,闰祥的身影骤然出现在他身前,已经恢复人身,只是遍体鲜血,面目全非。

    他看了广奕一眼,便冷冷的盯着飞鸣,凝声道:“东海强者?”

    飞鸣微微躬陕敬,道:“东海主母座下剑侍飞鸣,见过祥殿下。”

    闰祥瞳孔微缩,道:“飞鸣?我似乎听过你的名字,救我。”

    他直言不讳的求救,但语气却如同下令一般,随后吐出一大口血来,整个身体由于受损太重,颤抖的厉害。

    广奕脸色一寒,露出狞色,一拳就轰了过去,吼道:“救你?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

    拳芒呼啸,同样是龙威之力,毫不留情,一方空间随之挤压而来。

    “啪!”

    闰祥抬起右手来,轻轻一抓便将他的拳头握入手中,龙威尽数震散。

    “什么?!”

    广奕脸色大变,瞳孔中尽是骇然之色,对方已经是残存之躯,竟能如此轻易接下自己一拳?

    闰祥连看也未看他一眼,一股力量在掌心爆开,直接将广奕震飞了出去,身子更是剧烈的颤抖的起来,不断咳出鲜血,落在空中就化作龙血石,掉入海中。

    海上数不尽的各种海洋生物争相抢食着那****的龙血,一下子鱼龙混杂,引来大批海兽。

    他右手一翻,一块金色令牌扬了起来,冷冷道:“这是东海之王给我的镇海令,此令在手,可以调动所见的一切海族力量,不知能否调动你?”

    那块金色令牌上一条九爪金龙盘在上面,象征着无上权威。

    飞鸣目光一凝,从那镇海令移开,口中吐出一个字,道:“能!”

    闰祥笑了,心中一松,整个人紧张的情绪一下子消散,道:“我现在下令,调遣你灭杀这战舰上所有之人!”

    飞鸣舔了下嘴唇,眼中燃烧起兴奋的战意,笑道:“很乐意效劳!”

    他的目光往前逼视过去,直接落在北冥亢天身上,眸子里的战火越烧越旺。

    闰祥冷哼了一下,道:“这沉稳的表情之下,也是一个好战狂徒啊!”

    飞鸣大笑一声,道:“之所以沉稳,是因为极少遇上让我发狂的对手啊!”他手中剑气一扬,凌空就斩了过去,整个人化作一道光芒冲向北冥亢天。

    远处的广奕失神的站在那,面容难看之极,一股极度的无力之感在内心蔓延,之前还能丈量自己和闰祥的差距,而此刻,两人到底差了多远,连猜都猜不到了……

    “砰!”

    北冥亢天迎着那剑气,一拳轰了过去,元力被震碎成无数寒气散开,四周一片阴冷。

    飞鸣脸上满是兴奋之色,此刻他也已经返祖不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力量,狂喜的数剑连连斩出,毫无章法,直接一味的发泄内心兴奋。

    北冥亢天眉头一皱,在对方那疯狂的剑势下且战且退,处处受制,“八星巅峰之力?”

    飞鸣狞笑道:“可不是吗,这种感觉真好啊!八星初级的我,在这片奇异的时区下,一下子就拥有了巅峰的力量,这世界真是美妙呢!”

    又是数剑斩下,天空像是布匹一样成一条条的破碎开。

    北冥亢天不断闪躲,一下子就靠近战舰了,若是再退的话必然将危险引到战舰上去,他眉头一皱,凝声喝道:“同为八星巅峰之力,短期内很难分出胜负,不如就此罢手,各退一步!”

    他实在没什么心情跟眼前这疯子似的海族生死拼杀,而且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出了飞鸣只是一味的享受着厮杀的乐趣,并没有什么目的性,拼杀的结果只能是满足对方的厮杀****,什么好处也捞不到。

    “哈哈,人类你怕了吗?”

    飞鸣则是越砍越兴奋,随着体内血脉的回归,埋藏在血液深处的那股暴戾凶残不断的释放出来。

    “我怕你妹!”

    北冥亢天勃然大怒,遇上这种一味好战的疯子,想躲也躲不开,大感头疼。而从之前的那一剑来看,两人几乎是实力相当,打起来也绝非一时半会可以分出胜负。

    飞鸣冷冷一笑,道:“同为八星武帝,若是你只知逃跑,就不免让我看不起了。”他看了一眼那巨大的战舰,赞道:“人类术炼的天赋的确是我海族望尘莫及,若是你不同我一战的话,我可要将这战舰彻底劈了!”

    他扬起剑来,一道剑势冲天,整个天空骤然以他为中心分裂开。

    北冥亢天大惊,若是让他肆意而为,九阶战舰就真的完蛋了!

    他暴怒的大吼一声,道:“该死的杂鱼!老夫今日就废了你这疯子!”他举起手来,一道极强的光芒从掌心飞出,往飞鸣身上斩去!

    那光芒之中竟是一柄巨大的战刀,撕裂长空。

    飞鸣眼中露出喜色,大笑道:“哈哈,终于动真格了吗?拿出你之前杀祥殿下的力量来吧,我很期待呢!”

    酝酿已久的剑势凌空斩下,轰在那战刀上,光芒向四周绽放,天空碎裂,海水也往四周散去,露出一个深坑,直达海底。

    九阶战舰上的众人都是心中惊悚,这等绝代强者的战斗,仅仅是余波之力就这般恐怖,可以冲入虚空,连空间跳跃也躲不过去。

    战舰上的两族之人杀了个势均力敌,都是死伤惨重,只不过人族这边武帝强者居多,胜利的天平不断的倾斜过来。

    李云霄看着战舰之外两人的惊天对决,并没有多大表情,而是脸上露出一丝忧色,盯着那巨脸兽死后一直悬浮在空中,不断扩大的黑洞。

    时间规则在那黑洞扩张的同时,也在不断调整过来,这也导致海族的返祖开始逐渐消失。

    “那黑洞竟然还在不断扩大,而不是缩小……”

    李云霄惊道:“难道是那巨脸兽死后的力量还未能全部释放出来?”

    突然一名北冥玄宫的弟子惊呼起来,道:“来风大人,不好了!战舰再次被那黑洞的吸力困住,无法挣脱!”

    战舰上两方的局势正在逆转,北冥来风杀的兴起,怒喝道:“无法挣脱是什么意思?将战舰之力开启到最大,冲出黑洞的吸扯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