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047章 巨兽之死
    “全力攻击!”

    眼见离那巨脸兽越来越近,北冥来风的神色一片凛然,双眸中闪烁着寒光,手心渗出冷汗。

    战舰在虚空中猛然跳跃出来!

    “哐哐当!“

    空间如同镜面一样大片的破碎掉,巨大的舰身像是鲨鱼冲出海面一样,露出前端就开始喷射攻击。

    一道道光束凌空而下,整个战舰由于攻击开至最大而在空中震颤,将那破碎的天空更是直接崩成齑粉,大片的漆黑浮现出来。

    “轰隆!”

    所有人攻击冲在巨脸兽身上,逐一爆炸,一张巨大的圆饼脸瞬间千疮百孔,肉末横飞,身子也在不断后退,招架之力都没了。

    “轰隆!”

    “轰隆!”

    “轰隆隆!”

    主阵攻击光束第三次轰出,终于传来巨响,整个巨脸兽的身躯被打穿了一个洞,合抱的光束直接轰入它的脸孔内。

    “干得好!准备冲过去!”

    北冥来风大喜,激动得连连在护栏上猛拍,左手握得铁紧。

    所有人都露出振奋之色,看着那庞然巨物毁去,恐惧的力量在周身蔓延,震撼人心。

    “嗷嗷!”

    巨脸兽已经一动不动了,似乎生命在逐渐消失,口中不断传出低声的呜咽,好像来自远古之音,在这方天地内回荡。

    战舰依然发出巨大轰鸣,不断往前推进,但所有人却沉寂在一种“静”中,倾听着那呜咽声,一下子有些恍惚起来,似乎回到了那遥不可及的亘古。

    “不好!”

    李云霄猛然一声,他伸出左手,皇朝钟化作一道金光飞出,悬在战舰之上,豁然敲响!

    “当!”

    一道清脆的颤音震开,直击灵台识海。

    “当!当!”

    李云霄将那大钟敲了三下,音波如同海浪铺开,战舰上每个人都打了个激灵,一下子从那种飘渺的莽荒内清醒过来,纷纷脸色大变。

    北冥来风脸色发白,咬牙道:“该死!差点中招了,想不到这东西临死前还能释放出音波攻击!”

    李云霄脸色却依然十分凝重,道:“这并非是它主动释放出来的,这深海巨兽无论是身体还是灵识都在不断崩溃,似乎是临死前的一种自然状态,只是……”

    他的声音停了下来,眼中的光芒犹豫不定,似乎在沉思什么。

    北冥亢天道:“只是什么?”

    刚才李云霄一下钟声惊醒众人,让他内心对李云霄多了一份好感,至少对方不是那种不顾大局,落井下石的自私自利之辈。

    李云霄凝目望去,道:“只是深海巨兽这种死前的自然状态,似乎是一种返祖。并非它本身的返祖,而是这片天地随着它的逝去,被它的灵魂带往那亘古之前的莽荒。”

    所有人都听得一愣一愣的,全都难以理解。

    北冥亢天瞳孔骤缩,狐疑道:“你是说时间在后退?哈,这怎么可能!时间也是天地规则之一,即便是尽数掌控此界规则的十方神境,也绝无可能回到流逝的时间中去。”

    李云霄静静说道:“并非是时间后退,大家马上就会明白了。”

    就在此刻,九阶战舰下方的深海之中,似乎没有受到上方战事的影响,一片宁静而冰冷。

    几队海族守卫不断地来回巡视,值守在一个巨大的螺前。

    这些海族守卫的实力都不强,从螺内传来的震震咆哮声让他们心惊胆寒,有几名实力较低的海族一靠近那螺,更是被突然激起的音波咆哮当场震死。

    剩余之人更是吓得脸色大变,急忙退到百米开外轮守,不敢再接近半分。

    “闰祥!该死的闰祥!竟敢对我用刑,我一定要杀了你,杀了你!”

    螺内不断传出咆哮声的正是广奕,声音中带着愤怒、不甘、屈辱、仇恨,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闻着胆寒。

    突然远处慢慢的游来一匹海马,将冰冷的海水排开。

    所有护卫顿时警觉起来,一个个握住手中长矛,眼中闪烁着凌厉之色,盯着前方。

    那海马绝非普通种族,通体呈现出透明之色,但尾巴上却是极深的紫青,而头顶上如鸡冠一样是一抹鲜红。

    “这是什么海马?太奇怪了吧?”

    那些护卫一个个皱着眉头议论起来。

    “尾踏紫青,头冠红云,好像曾经听过……”

    “快看,那海马后面是一辆车!”

    所有人急忙凝目望去,他们这才发现那海马身后一辆深蓝的战车,被拖着在海底前行,由于色泽和水色一般无二,所以一时间无法辨认出来。

    “咕噜!”

    突然一名护卫猛地咽了口口水,身躯颤抖的异常厉害,哆嗦道:“我,我想起来了了,这,这海马是凶兽踏青云,乃是东海王族才能乘坐啊!”

    “嗞!”

    其余之人都吓了一跳,身体一抖几乎就要跪下来了,这是天生的等级威压,来自灵魂之中难以抗拒。

    “哗啦啦。”

    那踏青云拖着战车轻轻的排开海水,一下子就停在了所有护卫身前。

    众人胆寒的朝那车身望去,雕龙盘旋的印记清晰烙印在车身上。

    “嗞!”

    所有人都是猛烈吸了口冷气,当下再无怀疑,“扑通扑通”的跪了一片,身躯不断瑟瑟的颤抖。

    突然一道白色身影出现在那巨大的海螺前,负手而立,道:“奕殿下,你在里面吗?”

    那些护卫全都吓得半死,他们根本没看到此人是如何从战车内出来的,只是一个眨眼功夫,而更加让他们惊恐的是,此人似乎是来营救广奕大人的。

    “大,大人,里,里面关押的正,正是广,广奕大人。”

    一名护卫统领咬着牙关,身体如同筛糠一样抖的厉害,害怕道:“闰,闰祥大人离,离开时交代,要,要将,将广奕大,大人押,押回东海王宫。”

    “闰祥?!”

    海螺内传来一声咆哮,广奕一听到这个名字,顿时从沉睡中惊醒过来,怒吼道:“闰祥!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整个海螺在他的咆哮下,也不断的摇晃,但螺身上却印刻了一道道的花纹,不断闪现,将那股撼动之力压下,始终不能脱困。

    白衣男子冷峭的脸孔上眉头一皱,道:“是何事竟让奕殿下这般愤怒?”

    “你是……母后身边的剑侍飞鸣!”

    广奕这才听到白衣男子的声音,大喜起来,一阵狂笑道:“哈哈,你终于来了!可等死我了,赶紧救我出来!哈哈,闰祥,你的死期到了!”

    一股极度的怨气从海螺中传出,远处的那些护卫都感受到寒气入体,一个个跪在地上颤抖,不敢吭声。

    白衣男子飞鸣轻轻点了下头,将右手一抬,一道剑芒****而出,快若闪电,直接将整个海螺劈成两半。

    “砰!”

    那裂开的海螺内部猛然爆开,一股狂暴的力量直接将螺身炸的粉碎。

    一身鲜血淋漓的广奕从其中冲飞了出来,那洁白的长衣已经破成布条,一道道的血痕浮现在身上。

    飞鸣脸色大变,惊怒道:“奕殿下,那北海闰祥竟敢对你用刑!”

    广奕脸上杀机浮现,寒声道:“有父王镇海令在身,有什么事是他不敢做的!就算是杀我,他或许都不会皱一下眉!”他脸上罩了一层寒霜,冷冷道:“现在,我就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飞鸣,你跟我一起去将闰祥杀了!”

    飞鸣脸色一变,犹豫道:“闰祥乃是北海王子,并且有我王的镇海令在身,不能杀。”

    广奕脸上闪过一丝怒色,喝道:“飞鸣!别忘了你的身份!你是我母后的剑侍,一切都要听从我母后的,既然母后派你来救我,就是要你一切都听我的!”

    飞鸣道:“主母大人让我救殿下,并且把殿下安然带回去。同时叮嘱我一定不能乱行事,惹出事端。”

    广奕勃然大怒,吼道:“闭嘴!我母后在的时候你听母后的,没在的时候你就必须听我的!现在跟我一起出去,杀了闰祥!”

    飞鸣静静的站在那,身上没有任何波澜涟漪,似乎是一个毫无情绪的人,淡然道:“抱歉了,奕殿下。飞鸣做不到。”

    广奕脸色冷了下来,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法命令了对方了,寒声道:“那好,我现在就出去杀闰祥,若是我死了,看你如何完成母后的命令,带我回王宫。”

    他一转身,便要朝大海之上飞去。

    突然一股奇异的感觉在海水中蔓延开,这种感觉让他有一种历经岁月,沧海桑田之感。

    “这是……”

    不仅是广奕,飞鸣也是神色微变,骇然的抬起头来,往大海之上望去,似乎想要看穿空间,探寻这种感觉的来源。

    “怎么回事?我的身体……”

    广奕大惊,只见自己光滑如玉的皮肤开始变得粗糙起来,起了无数皱褶,一圈圈的叠起,色泽不断便成深褐色。

    飞鸣那冷峭的面孔也开始发生变化,鼻梁不断突出变得尖锐起来,漆黑的眸子也化作深蓝,他抬起手来,看着自己的五指已经变成怪异嶙峋,给人一种凶狠之意。

    不仅如此,就连跪在地上的那些护卫,身体也在逐一发生着变化,从海族往海兽退化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