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043章 绝世天赋
    北冥来风玩味的笑道:“时间紧迫,不得不赶路。几位要走现在赶紧下去吧,等会被海族发现就走不掉了。”

    北冥来风脸上闪过一丝讥讽,扔下几人便离开了,留下鄂乐池等人待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一名北冥玄宫的弟子上前道:“几位大人,请随我离开吧,战舰马上要开启防御了,到时候想走就不易了。”

    鄂乐池眼中闪过愤怒和阴霾之色,冷冷道:“还请给我们一个传讯仪,我好让红月城派人来接洽。”

    那名弟子脸上浮现出冷笑,道:“对不起,海族出现,我们要忙着迎敌了,没空为诸位效劳了,几位还是赶紧离开吧。”

    鄂乐池众人都是大怒,但也不能发作,重重哼了一声便跟着那名弟子而去。

    片刻后,他们就看到了战舰外大批的海族出现在前方,密密麻麻布满整个天空,一道道的海浪席卷而起,波浪涌入云端。

    几股极强的恐怖气息从那海浪之中传出,似乎有什么怪兽隐入其中。

    那名弟子冷笑道:“几位请吧,就等你们离开,我们好开启防御。”

    鄂乐池脸色一下子万分难看起来,道:“我突然觉得留在战舰上,跟北冥世家的强者一道去探寻那东海王宫遗迹未尝不是一件有趣的事。”

    那名弟子不屑的哼了下,道:“但现在两族交战,正是东域统一战线之时,几位都是红月城的武帝强者,不留下抵抗未免说不过去吧?”

    阮锡泉也是开口道:“谁说出海就不是抵抗了?现在白冲城尽毁,东海防线出现缺口,我们直接冲过去,击破海族防线,深入东海内域,给他们造成极大的困扰和麻烦,其实就是积极反击。”

    那名弟子脸孔抽搐了下,想不到九天武帝也能这般无耻厚脸皮,他哼道:“你们真的想清楚了?”

    阮锡泉点点头,道:“以攻为守,扰乱海族后方,也是统一战线大局,我们已经想清楚了。不过还请这位北冥世家的朋友帮我们找台传讯仪,我们好将此地情报传回红月城去。”

    那名弟子一副早就料到的样子,冷冷哼哼道:“要传什么讯息直接告诉我便可,我可代为传讯,没其他事的话,几位就回舰舱里去吧。”

    鄂乐池一脸阴霾,觉得屈辱无比,但形势比人强,只能忍气吞声了,重重哼了一下便转身回舱而去。

    阮锡泉也是心中多有不快,斟酌了一下将此地讯息和李云霄之事写下,让北冥玄宫代为传讯。

    那名弟子拿起讯息看了一眼,便转身而去。

    随后,这份讯息就落在了北冥来风手中,他看了几下,冷笑道:“红月城这几人真是犯贱,特意拿脸出来给我打,我何须客气。”

    他将那讯息修改了一番,把关于李云霄之事尽数抹去,便交给下边之人发回红月城。

    舰舱内众人很快就看到鄂乐池几人回来,一脸闷闷之色的坐下,旁若无人。

    李云霄眼中含笑,和廖阳冰对望了一眼,这个结局在他预料之中。

    北冥亢天也是嘴角微微上扬,笑道:“几位红月城的朋友愿意留下相助,那么寻得我天禄老哥的可能性就增大许多,北冥亢天在此真是感激不尽。”

    “亢天长老严重了!”

    几人这才脸色稍稍好转,急忙起身应道。

    毕竟北冥亢天的身份和实力都摆在那,能够这般客套几句也算是给他们一些面子了。

    北冥亢天含笑道:“既然诸位都愿意随我北冥玄宫出海,那么此刻起大家都是一条战线上的伙伴了。诸位不如随我出舱,去看看那海族的封锁情况如何,若是突破有难度的话,还需要仰仗诸位出手。”

    “亢天长老客气了!”

    颜树书急忙站起身来,道:“我等既然愿意留下,那自然就是要出力的,总不能留下吃干饭吧。”

    北冥亢天眯着眼睛笑了笑,眼光有意无意的扫过李云霄。

    众人成队出了舰舱,相继来到甲板的观战台上,足以容纳上百人。

    此刻战舰的防御已开,目光所过,一层层的各色光芒延伸开来,将整个战舰裹的严严实实。

    北冥来风急忙回过身来向北冥亢天行礼。

    北冥亢天道:“不需如此,你当我透明的便可,所有指挥权尽数在你手中。我若是有要求必然会开口。”

    “是!”

    北冥来风躬身领命,他也知道北冥亢天的意思,此次出海也是家族对他的考验,而北冥亢天不过是负责监视以及确保安全而已,若非李云霄出现的话,他都不知道战舰上还有如此高手随行。

    北冥亢天朝李云霄一招手,便径直走向观战台的前方,倚在栏杆上。

    李云霄淡然一笑,自己知道北冥亢天的意思,也从人群中出列走上前去,极目眺望海景。

    北冥亢天一挥手,顿时一道结界张开,将两人完全笼罩其中,隔绝一切声音。

    他这一举动顿时引起众人纷纷猜测,廖阳冰更是忧心忡忡,北冥来风也脸色不太好看,但尽量平复自己心情,开始准备迎战海族。

    北冥亢天目视着前方那漫天海族,淡然道:“云霄公子觉得我们能不能冲过去?”

    李云霄笑道:“亢天长老对此根本不在心上,何须要问呢?再者,若是冲不过的话,亢天长老何来如此淡然?”

    北冥亢天看了他一眼,含笑道:“后起之秀第一人果然不是白叫的,不仅实力惊天,而且才智惊人。云霄公子可有想过加入我们北冥玄宫?”

    李云霄讶然笑道:“从未想过。”

    北冥亢天道:“北冥玄宫即便在七大势力中也是排名靠前的存在,绝不会辱没云霄公子的天资。数十年后这天武界便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天下,到时候以云霄公子之能,足以胜任玄宫大长老一位!”

    李云霄心中一震,看到北冥亢天正在凝视着他,观察他的反应,顿时笑道:“北冥玄宫大长老,那真是这天下巅峰的存在了,亢天长老真是舍得本钱啊,只是那大长老一职,不是亢天长老能够决定的吧?”

    北冥亢天笑道:“自然不是我能定的,但以云霄公子的实力,是十拿九稳之事,若非玄宫宫主之位不传外姓之人,云霄公子怕是有足够的力量问鼎宫主。”

    他眼中闪过精芒,道:“来风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天资和才智都是难得的霸主之选,北冥玄宫近千年来也无人有他那般天赋,原本在我看来,来风的资质就算不是天下第一,也相去不远。”

    李云霄点头赞同道:“北冥来风的确是天纵奇才,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将来必定是天下霸主。”

    北冥亢天道:“我的眼光并没有错,当今两大圣地,七大势力之中,能够抗衡他的也唯有噬魂宗的乘浩渺,但噬魂宗的功法太过邪恶霸道,修炼起来进展极快,威力也极大,但是越到后面,力量就不足,所以乘浩渺能够胜过来风,也只是暂时的。”

    他的声音突然冷了下来,寒声道:“所以当今天下后辈之中,唯一能够对来风造成威胁的,就只有李云霄你了!”

    李云霄笑道:“多谢亢天长老看得起。”

    北冥亢天沉声道:“不是我看得起你,而是我一直都看低了你!若说来风是千年一见的霸主,那么你的天赋则是万年一见的盖世武帝,由现在往前推数千年,怕是当年的叶南天也不过如此。”

    李云霄道:“天地之大不可丈量,天才之多难以尽数,亢天长老的分析严重了。”

    北冥亢天道:“不管是否严重,若是你不死,将来的天武界绝对会被你踩在脚下!”

    李云霄笑道:“亢天长老对我说这些是何意呢?”

    北冥亢天眼中透出寒芒,道:“要么加入北冥玄宫,永不背叛,要么我就让你失去威胁北冥玄宫的能力!”

    李云霄笑道:“霸天炼体诀你不想要了?”

    北冥亢天身躯一震,听到这绝世功法后身上的情绪波动明显增强,他寒声道:“交出霸天炼体诀,可以只废你武道根基,留你一命,并且赐你此生大富大贵!”

    李云霄神色寒了下来,冷冷道:“亢天长老,为什么我听到有人想对付我,我心里就一阵的不舒服呢?而且我这人记性不好,说不定一害怕,就把很多东西忘掉了。”

    北冥亢天脸色难看起来,寒声道:“李云霄,你是聪明人,加入北冥玄宫是最好的选择!除非你有把握从我手中逃走,否则休想活命!即便不要霸天炼体诀,我也绝不容许有你这么一大祸害存留!”

    李云霄冷笑道:“现在我的确没什么逃走的好办法,而你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从我手中取得霸天炼体诀,我们都还有时间。”

    北冥亢天神色阴冷,一阵不语。

    此刻海族之中,一道惊涛拍浪,随后喷起一道水柱冲在半空中,数名强者显身其上,为首正是闰祥。

    他面色如常,之前的一战中并没有消耗什么力量,只是神情阴冷,寒声道:“该死的人族,竟敢蔑视我!”

    他以为对方是追击而来,一股被小看的愤怒在心中蔓延,双手拳骨捏的爆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