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040章 吾生有涯
    李云霄自然认得出此招,这才神色大变,急忙单手掐诀,将真元运转到极致,整个天空都化作雷海,不断发出轰隆声响。

    他的本体在雷海中显化而出,左手掐诀,右手托着那雷球,一道魔影在他身后显化,凌空站了起来,散发出深邃之意,往前方望去。

    “这,这是什么?”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北冥来风心下骇然,惊道:“巨灵神通!”

    北冥泽眼中闪过寒意,冷冷道:“小子,你的确是千古难得的奇才,但可惜不该狂妄了!”

    他手中的诀印上浮现出一个古怪的银色符号,出现的刹那,天地就随之大变,一下风卷残云,黑压压的一片,汹涌而来。

    “天外三式之吾生有涯!”

    北冥泽的神色在这一刻变得肃然起敬,一招诀印在身前变大,掌心浮现出漩涡星云,与天空相互辉映,缓缓压下。

    他的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似乎施展这一式神通也异常吃力。

    北冥玄宫得到天外玄冥石的那任家主,在参悟这玄石内神通之时,感慨武道之无穷,而人生却如白驹过隙,不能窥其万一,故而叹道:“吾生有涯,而道无涯。”

    故此天外三式第一式便被其命名为“吾生有涯”,而且立下铁律,必须拥有高阶武帝修为的族人才能习得此招。

    北冥泽也是第一次施展出来,顿感自己全身元力一空,全部被吸入掌心,一下子摇摇欲坠。

    他心中骇然不已,这才明白为何先祖会立下铁令,必须要高阶武帝才能修炼,这一招对自身境界的要求极高,没有高阶武帝的修为,即便施展了出来,怕自己也当场卷入其内不能自拔。

    天空中那漩涡星云内,仿若有一道灵光汇聚,如同星辰闪烁其内,照亮一片昏暗世界。

    “轰隆轰隆!”

    天空下传来沉闷的声音,在那星云流转内,李云霄的雷海电狱开始逐渐崩散,化作一条条蚯蚓蔓延钻走。

    “砰!”

    李云霄手中托着的雷球直接爆开,炸出漫天雷芒,他一脸的惊厥,骇然望去,星云不断压下。

    “啪!”

    他立即双手合十,一道金光散开。

    身后的真魔法相也同时合上双手,一圈圈的黑芒在双掌四周流转,猛然齐齐轰了出去。

    一道巨大的黑芒如同陨石流星,击入那星云内,卷起巨大的风暴,却不能阻挡那漩涡落下。

    “啪!”

    真魔法相的两只手臂直接拍在漩涡上,将那股难以言喻的天地之威挡住。

    “什么!”

    北冥世家的人都骇然变色,惊恐的望着。

    只见那真魔法相在漩涡星云下不断崩散,身上的魔气越来越弱,但即便如此也给他们心头难以掩饰的震骇,此招之下基本是同阶无敌,根本不是一名二星武帝的巨灵神通能够接下来的。

    随着那真魔巨灵被压制,李云霄的身体也猛然一紧,仿若承受了无边巨力,背负山岳。

    他怒吼一声,一道道金芒破体而出,化出三头六臂,每只手上都抓着一件兵器,其中一只手掐诀指引,十一柄北天寒星剑化出剑形,穿梭而去。

    剑芒斩入星云,像是石沉大海,只是溅起一丝涟漪。

    李云霄神色一冷,手中诀印一变,空中顿时爆出一道剑符,越来越大,十一柄剑排列成阵,恐怖的剑气越来越强,挡在那星云漩涡下,被压得不断颤鸣,剑身抖得厉害。

    “你妹!”

    李云霄怒骂了一句,汇聚了十一剑的天剑图也挡不住那一招落式,逐渐崩溃,他一咬牙,暮云镜抬了起来,镜光照耀而去。

    星芒和镜光轰在一起,暮云镜上竟然泛起一阵涟漪,发出嗡嗡之声。

    李云霄一咬牙,冷剑冰霜上剑势一起,一个个摩诃古文弹出,极致的寒气在剑身上环绕,开出一朵朵的冰花。

    在北冥玄宫的人面前,他不敢施展剑诀,但以他那无上剑意,任何招式在手中都可摘星逐月。

    “青莲剑歌……”

    长剑举起,一片冰之海洋在天空上散开,寒气如雾如烟,虽冷却沁人心脾,给人一种心静神宁之感。

    冷剑冰霜的冷,还在北冥玄气之上,不过前者是一味的冷,冷到极致的美,而后者则是极寒之中带着极阴,冷的让人心惊胆寒。

    天空上一朵朵的冰花绽放,好像雪之国的冰魂在翩翩起舞。

    李云霄仰空而望,一字字道:“之百花齐放!”

    漫天冰花一下子变得凌厉起来,那冷冰的雪之世界倏然兵解化开,凝成无上寒冰剑意,冲天而起,斩入星云!

    “轰隆!”

    那一片星光云海瞬间颤抖起来,漩涡之力瞬间停滞,整个天空都纷纷崩塌。

    “轰!”

    星云内绽放出一道极强的蓝色光芒,将整个漩涡劈成两半!

    “轰!轰!”

    强劲的爆破之力接连响起,仿若一方世界毁灭,整个天空直接裂成两半,强大的冲击朝着**八荒散开。

    “轰!”

    李云霄和北冥泽两人同时被余波之力卷了进去,被撕扯进了那天空劈开的裂缝内。

    就连横在长空的九阶战舰也受到冲击之力的影响,在天空上荡漾起来,被一**的力量推动的后退。

    北冥泽看着那长空裂开,整个人都彻底呆滞住了,直到被卷入裂缝内才醒悟过来,急忙元力护体,一拳轰开世界,想要冲出去。

    “轰!”

    他那一拳却是好像轰在铁板上,被尽数震了回来,一条手臂内传来骨爆之声,居然碎裂了一片。

    “嗞!什么?”

    北冥泽猛然吸了口冷气,骇然的发现那拳芒前方,渐渐浮现出道道金光,慢慢凝聚出李云霄的影子来。

    两人站在漆黑的裂缝内,冷冷相对。

    北冥泽心下骇然,惊怒道:“赶紧让开,若是裂缝合上,你我都要完蛋!”

    李云霄脸上闪过冷色,讥讽道:“不过一条天空裂缝而已,北冥家的虫虫还会怕这个?”

    北冥泽怒吼道:“你懂个屁!若是天空合上,没能正确定位坐标的话,也许就永远流逝在虚空,再也回不去了。”

    李云霄懒洋洋道:“既然如此,那我得抓紧杀你了。”

    “哈,放肆!你竟……?”

    北冥泽怒喝一声,只觉得无比滑稽,即便绝无可能的破掉了他的吾生有涯,但从未想过对方竟然有胆气说杀他,一点这样的念头都未曾有过。

    但话语一出,就立即曳然而止。

    只见那冷剑冰霜上再次爆出寒气,在漆黑的裂缝中化作一团团的蓝光散开,无边剑意从剑身上荡漾出来,甚至在还在先前那一剑之上。

    北冥泽心中狂震,惊恐道:“你,刚才那一剑你竟然还有留手?!”

    他这下不仅是脑子懵了,而且一股莫名的恐惧在内心蔓延,那剑身上的力量虽不如前,但那种剑意之强,是他平生仅见!

    “你……”

    北冥泽骇然之下,喉咙中刚吐出一个字,就看到一双通红如月的眸子,无比妖异鲜艳。

    随后他灵海一痛,瞬间的失神,便怔怔的看到眼前之人容颜变化,那清秀稚嫩的面孔一下子化作一张棱角分明的俊彦,竟是似曾相识。

    “啊!你,你是……”

    北冥泽瞬间认出了那张脸孔,脑海中突然爆炸了一般的疼痛,双手拼命的捂着脑袋哀嚎,但更加让人浑身战栗的,是那人的脸孔,只要见过一次就永生难忘。

    他的胆气和信心在这一刻倏然崩塌,再也提不起一战之意,只想疯狂的逃离这个地方。

    他的身体像筛糠一样颤抖着,抱着头颅四下张望,却看到一双巨大的血色眸子高挂在漆黑的长夜,冷冷望着他。

    “是他,是他,真的是他!”

    北冥泽殚尽竭力的嘶吼起来,但是无人能够听见,巨大的恐惧击溃他的信心和意志,最终击溃他的武意。

    那惊恐的脸孔突然间变得呆滞,随后傻傻的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道:“哈哈,哈哈,是他,竟然是他,他竟然还没死,哈,哈哈……”

    漆黑中挂着的那轮血月渐渐的闭隆起来。

    李云霄脸上露出一丝的不屑,仅仅是在对方脑海中映入了自己昔日容颜,就直接将他吓傻了,早知如此,何须这般费力的苦斗一场?

    他抬起剑来,凌空斩下,一道蓝色剑光将已经发疯的北冥泽劈成两半。

    在裂缝之外,所有人都是骇然的望着,一个个闭住呼吸。

    突然一道剑芒从裂缝中射出,并不太强,却将天空划出一道新的口子。

    随后李云霄的身影慢慢显现而出,一步踏来,呈现在众人眼前。

    “嗞!怎么回事?怎么是他出来了?!”

    所有人都是惊骇不已,北冥来风身边之人更是吓得连连后退,一种不好的感觉在每个人内心蔓延。

    虽然狼上不能相信李云霄战胜了北冥泽,但出现在眼前的一幕却是铁铮铮的事实。

    他们都是紧张的看着那裂缝,等待着另一人的出来,但那慢慢聚合的天空,却是不断击碎着他们的心理防线。

    最终,天空裂缝自行合上,苦等的那道身影始终没有出现。

    今天只有一更了,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