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032章 交战
    李云霄道:“不能齐心协力,多这么一个**反而是祸害,我不如成全他一番。”

    “你说什么?!”

    颜树书暴怒道:“该死!”

    他身上的气息猛然暴起,直接将身边数人都震开许远,就要攻向李云霄。

    突然一道光芒落下,便看到荆永夜的手拍在他肩头,那狂暴的气息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颜树书脸色大变。

    荆永夜道:“树书长老,看在我的面子上算了,大军即将临城,要让海族看我们的笑话吗?”

    颜树书眼中闪过骇然之色,自己的气息刚爆发出来,竟然就被对方漫不经心的一掌拍散,他立即明白了两者之间的差距,脸色难看至极,咬牙道:“想不到永夜长老也维护如此狂妄无知的小辈!”

    荆永夜淡然道:“我不维护任何人,我只维护我族利益,希望大家都能以大局为重。树书长老如此,飞扬公子亦是如此。”

    “话可不能这么说。”

    阮锡泉突然开口道:“所谓对外之前,必先安内,若是有人心不齐,一天到晚装模作样的,对于战事有害无益。”

    颜树书见阮锡泉护着他,顿时大喜,冷然看了荆永夜一眼,道:“锡泉大人所言极是,还望永夜长老不要为了一名无妄之人而自误!”

    他谅荆永夜也不敢驳阮锡泉的面子。

    果然,荆永夜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他也不愿意在公开场合跟红月城的人对着干,于己于事都没好处。

    戈正祥额头上满是冷汗,他一咬牙,顿时提起一口气来喝道:“都别吵了!根据东域上面的要求,诸位都是派遣来协助于我,听从我的指挥,难道诸位想要抗令?”

    这个时候他不得不搬出鸡毛来当令箭,内斗之事是他万万不愿看见的。

    所有人都是眉头一皱,露出不快之色,但谁也没有吭声,毕竟上面的要求的确如此,不好公然抗令。

    “哈哈,城主大人所言极是,大家都放下一切私人恩怨吧。别忘了我们此来的目的,就是服从城主大人的调配,抗击海族。若是出了差池,谁也担当不起。”

    鄂乐池也打起圆场来,他不知道阮锡泉和李云霄的恩怨,但此刻的确不是内乱之时。若李云霄是普通八星武尊还好,直接一掌崩了就是,但看样子显然没那么简单。

    李云霄道:“既然如此,城主大人的面子我肯定是要卖的。只不过在下身体略有不适,先去休息一阵了。”

    他直接传音下去,将仆锦山召了上来,转身便飞下城去。

    仆锦山愣了一下,随后大喜,美滋滋的跟着走了。这几天他都操碎了心,就怕自己战死,现在不用在前线抵抗海族,心里乐开了花,看谁都是笑着点头。

    顾月生则是轻蔑的扫了众人一眼,也跟了上去。

    梁元基脸色也十分难看,这些武帝强者争执,他本也不便插嘴,但此刻还是鼓起勇气,道:“我们小队之人也都不适,先去休息了。”

    战刃小队之人不等批示,纷纷从城上飞落下去,随了李云霄去。

    戈正祥一脸的尴尬,这李云霄也太不给自己面子了,但想到对方的本事,也无可奈何,他看着廖阳冰,道:“阳冰大人不会也不适吧?”

    廖阳冰的确也想下去,但现在所有人都盯着他,老脸顿时一红了下,道:“虽有些不适,但还顶得住。”

    戈正祥稍稍松了口气,道:“那便好。飞扬公子休息一阵就应该没事了,大家不用担心。”

    众人都不再说话,李云霄带队离开也许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这样临敌之时至少不会有内讧。

    顷刻间,远处那压抑而来的气息越来越强,一下子天地变色,大批的海族凌空飞来,杀气震天。

    漫天密密麻麻的都是海族身影,而且所有人都用海水凝成云朵,踩在水云上,远远看去就好像一大片湖泊飘在天空上一般。

    “白冲城所有人听着,降者不杀!”

    从海族中传来一声惊天震吼,让整个天空都颤抖了一下,在整个白冲城内传来,所有人族都是脸色大变,知道强敌来袭,一下子恐慌在城内蔓延,所有人都紧张的望着城墙上,希望那些强者能够挡住,一个个开始祈祷。

    戈正祥望着远处海族大军,双目喷火,怒吼道:“白冲城的武士们,可有降者?!”

    “没有!誓死不降!”

    所有人齐声共喝,声威震天,一下子将大家热血点燃,战意冲天而起。

    海族之中,一个个横眉怒目,面目狰狞,都在摩拳擦掌想要冲下去杀人。

    广奕静静的坐在战车内,瞥了一眼身前的闰祥,道:“表哥,这些顽固的人类是不会投降的,都杀了吧。区区一座城池,屠了干净就是。”

    闰祥双眸一直凝视着那城楼上,并没有看到李云霄的身影,他心下狐疑不已,难道李云霄并不在城内,只是碰巧路过?

    他脸上神色阴晴不定,既然已经大军出来,就不可能空手回去,他开口道:“表弟,我知道你一直不服气我。现在你可需要一个表现的机会?”

    广奕一愣,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冷哼道:“表哥,你是想让我去试探这城池深浅,让我去做炮灰吧?”

    闰祥脸色一寒,冷冷道:“我族之人,从不缺乏‘勇’字,愿意出列的勇士不知凡数!若是你不愿,就退到最后去,不要挡了勇士的路!”

    广奕脸色一下气的发白,拍掌而起,怒喝道:“少拿话来激我,我就带着一干勇士直接将此城屠平,让表哥知道我东海并非无人!”

    闰祥脸上闪过一丝讥讽,哼道:“那我倒要看看表弟神威了。”他双手往脑后一叉,懒洋洋的直接躺在椅子上。

    广奕气的脸色铁青,喝道:“可有愿意跟我一起下去的海族勇者?”

    “愿随广奕大人出战!”

    身后一片大吼声,人人争相抢着要上,不断的拥挤出来。

    广奕脸上这才露出得色,瞥了闰祥一样,轻哼一声,朗声道:“凡是不怕死的就随我来!”

    他一人当先,手中凝出一柄白色长剑,从空中冲落下去,往那城楼上厮杀而去。

    几乎全部的海族都跟了上去,密密麻麻的从天而降。

    整个白冲城的人类都是脸色大变,骇然的望着天空上,一个个胆战心惊。

    戈正祥在城头也是倒吸了口冷气,虽然被绿鲷族封锁城池许久,但这还是第一次跟海族正面抗上,他大吼一声,道:“所有强者都随我杀!”

    城墙上立即杀声震天,也一个个飞冲而起,迎面海族杀去。

    同一时间,护城大阵也直接打开,一道道的结界之力张开,将城池包裹的严严实实,并且那结界上不时的泛起金色光芒,在上面流转开来,相互聚集,到了一定浓度便凝成一道金芒射出,瞬间将几名海族当场贯穿。

    李云霄在城内仰天望了一眼,道:“这护城大阵不错,是你布置的?”

    顾月生连忙恭敬道:“只是修改了一下,加了二道结界防御,并且布置了几个攻击小阵在内,算是锦上添花吧。”

    “嗯,都是些小把戏,但聊胜于无。”

    仆锦山看了一眼,似乎这护城大阵级别太低了,引不起他的兴趣。

    顾月生脸色一变,眼中寒光闪过,重重的哼了一声,道:“阁下说话的口气很臭啊,没刷牙?”

    仆锦山笑道:“哈哈,小辈,本事一点点,脾气倒是挺狂妄!”他身为阵法大师,自然不会跟顾月生一般计较,而且他现在的身份也十分尴尬,不知道算是李云霄的手下,还是奴仆。

    顾月生本也不是什么善类,只不过在袁高寒和李云霄面前表现的服服帖帖的,哪容随便什么人对他讥言相讽,顿时大怒道:“阁下自诩有本事,不如划下道来试试!”

    没遇到袁高寒之前他就狂妄无比,在袁高寒那学了不少本事,根本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仆锦山看了李云霄一眼,征求他的意见。

    李云霄挥了挥手,道:“现在是什么时候,都安静些。”

    他目光微凝,血月显现出来,将层层楼宇望穿,直接凝视着远处的闰祥,虽然不见那巨脸海兽,但在闰祥的身边却是有一股十分恐怖的气息,怕是他能够随时将那巨脸兽召唤出来。

    顾月生重重哼了一下,李云霄的命令他自然不敢违逆,只是看着仆锦山的神色越发冰冷,带着极强的挑衅。

    仆锦山内心一阵郁闷,他也想出手教训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忍不住说道:“云霄大人,我看这些海族根本不足为惧,若是让我在外主阵,几个回合就可以将他们尽数灭杀,何须如此麻烦,杀的昏天暗地,鬼哭神嚎的,吵死了。”

    李云霄道:“慢慢等着吧,会有你发挥的时候。等会就算你哭着喊着不出去,也由不得你。”

    仆锦山心中微动,顿时不说话了,琢磨起李云霄话中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