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030章 布置
    李云霄在城内分配完任务后,众人都是开始忙碌起来。

    戈正祥也将整个白冲城的各种资源都取了出来交给李云霄,此刻他对李云霄是百分之百的信任。

    李云霄指着身边一人,道:“带他去传送之地,他是八阶术炼师,可以帮你们修复传送阵。”

    戈正祥心中一喜,朝着那人望去,只见此人十分年轻,对他的能力有所怀疑,但既然是李云霄介绍的,他自然不敢当场质疑出来。

    而且最让他内心觉得古怪的是,开始进城的众人里面并没有此人,这人是怎么出现的?

    顾月生复杂的看了李云霄一眼,道:“飞扬大人这般信任我,就不怕我跑了吗?”

    李云霄负手而立,淡然道:“你觉得呢?”

    顾月生脸色微变,双手作揖拜下,道:“我一定不负飞扬大人重托!”

    他早已知道李云霄的身份,加上这段时间以来在袁高寒那所学甚多,之前的一点怨恨早已无影无踪,现在就算让他离开袁高寒,怕也是不肯了。

    刚放他出来让他协助修复阵法的时候还想过要借助阵法逃走,去圣域找袁高寒本体救助,但转念之下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若真如此的话,且不说圣域能否收拾的了李云霄,至少是将袁高寒的这具分擅于极度危险之境。

    如果李云霄发狠灭杀了这具分身的话,那么袁高寒此生的术道将再也无法精进,这是顾月生不愿看到的。

    再者,能否逃走他一点把握也没有,毕竟眼前这人,可是传说中的绝世武帝,封号破军的古飞扬啊!

    望着戈正祥带着顾月生飞走,李云霄这才飞上城头,仔细观看地形起来。

    他眉心一闪,一道光芒飞射而出,仆锦山顿时化身出来。

    “这……”

    仆锦山一下子有些发愣的看了下四周,至始至终他都没能明白自己一直是怎么回事。

    李云霄指着前方道:“海族近期要来攻城了,我要在这里布置几个大阵,你觉得如何是好?”

    仆锦山愕然道:“海族攻城?这是什么地方?”

    他呆呆的四下望来望去,只见城内的人都是行色匆匆,整个城池似乎笼罩在一股极度压抑的气氛里。

    李云霄脸色一沉,喝道:“这些你不需要知道,我需要在这里布置几个可以阻挡十万海族大军,并且能够抗住高阶武帝攻击的大阵。”

    “十万大军?高阶武帝?!”

    仆锦山吓了一跳,道:“若那十万大军只有三才四象五行境,当无问题。若是境界再高……,还有高阶武帝……”他脸上露出为难之色。

    李云霄冷冷道:“十万大军基本都是**七宿八荒境界的,高阶武帝未必只有一个,这些我不管,必须给我挡住,否则我第一个把你扔出去,让你去挡!”

    “这……”

    仆锦山顿时傻了眼,他现在都还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直接要面临生死难关了。

    李云霄神色凝重道:“时间不多了,短则三日,多则十日,海族一定会来进攻。”

    虽然他和闰祥接触的次数不算多,但对方的个性他还是观察的十分清楚,绝不会容许吃了这么大一个亏,肯定会以最短的时间调整状态,全力攻来,他现在最担心的还是那只深海巨兽,若是调动出来,怕是整个白冲城都挡不住。

    突然间,李云霄脸色大变,一道灵光在脑海中闪过,他似乎明白了摩天巨城那边的状况以及海族的企图,若是那边也在召唤深海巨兽的话……

    他的脸色一下子万分难看起来,摩天巨城的底牌他并不清楚,但那深海巨兽的实力却是领教了一下,那种东西如果真能被召唤出来,并且不止一只,可以成群结队的话,别说摩天巨城,就是红月城或者岚雪圣城,都未必挡得住!

    “云霄公子,怎么了?”

    仆锦山看着李云霄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苍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小心翼翼的询问起来。

    李云霄哼了一下,道:“管好你自己,总之最多十天,最好是三天,给我布置几个厉害的阵法出来。到时候你就在城下主阵,如果阵法被破,第一个死的就是你自己。”

    他一挥手,将戈正祥给他的资源全部转交给了仆锦山,并且光芒一闪,那五行肚白鱼也飞了过去。

    仆锦山已经被惊傻了,一看到五行肚白鱼,顿时露出欢喜之色,兴奋道:“有这东西的话,给我三天时间,我可以布下大五行结界,就是高阶武帝也能挡住几个!”

    李云霄道:“希望如此。总之你记住,主阵之人是你自己,阵法被破的话,我是不会放你逃进城来的。”

    仆锦山的脸一下子就绿了下来,哭丧道:“云霄大人,真的有十万海族?高阶武帝又是什么修为,有几人?”

    李云霄道:“十万海族只多不少,高阶武帝有几人我不清楚,但其中有一只深海巨兽,实力也许堪比九星武帝!”

    “嗞!九星武帝!”

    仆锦山的心一下子跌进了万丈深渊,只觉得天旋地转,大哭道:“云霄大人,我之前得罪了您是我的错,我已经尽心尽力的弥补了,您也答应了放我一条生路,就算是倾尽我的所能,也不可能挡住九星武帝啊!”

    李云霄冷冷的看着他,哼道:“别在我面前装可怜,你自己看着办吧!”

    他直接拂袖而去,化作一道光芒就冲上云霄,遁入虚空,盘腿坐下静修起来。

    仆锦山的玻璃心碎了一地,怨恨的望了虚空一眼,知道李云霄肯定是分分钟的监视着自己,逃是绝无可能,只能想尽办法,倾尽所学的布阵了。

    他握着那五行肚白鱼,重新拾起了一些信心,有此物的话布置出大五行结界,威力有多强他自己也不清楚,说不定真能挡住九星武帝。

    李云霄在虚空中看着仆锦山开始忙碌起来,顿时露出会心一笑,但双目中却是闪烁着凝重之色。

    他身影一闪,便直接在界神碑中化形出来,朝那无尽大地望去。

    只见在一片荒芜之处,显露出通红的一块,之前收入的血兽正匍匐在地上,似乎正在休息。

    李云霄一下就消失在原地,出现在血兽上空,凝思起来。

    那血兽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猛的从地上站起,警惕的盯着李云霄,口中低吼不断,双目更是爆出凶芒来。

    李云霄道:“你这东西也是无尽污血所化,倒是可以用来发挥点余热。”

    他凌空一抓,那血兽顿时被摄了起来,拼命挣扎也无果。

    “砰!”

    李云霄五指一捏,血兽直接爆炸开来,化作一滩血水在空中,但很快又朝着中央聚拢而来,再次凝形,张牙舞爪的抗争着。

    “哼!”

    李云霄轻哼一声,再次将其捏爆,并且取出一些原料来,在身前逐一展开,纷纷扔入那些污血内。

    手中闪过一连串的手印,一道道金芒打入其中,开始炼化。

    三日之后,李云霄凌空盘坐,在他身前悬浮着一把鲜红的长尺,在不断飞旋。

    四周灵气随着那尺子上的气息疯涌而来,不断被吸入其中,李云霄取出大量的元石,全部凌空震碎,海量的元气尽数被血尺吞了进去,好像永远吃不饱似得。

    二日之后,那血尺飞旋的速度越来越慢,最终停了下来,就这般静静的悬浮在空中。

    李云霄也睁开双眼,露出一丝喜色,凌空一招,那血尺顿时落入其手中,上面一道道的符印逐一闪现出来,最后光芒内敛,好像一把普通的红色玉尺。

    李云霄有些心痛的自语道:“为了喂饱这东西,几乎耗光了我全部元石,若是不能发挥出令我满意的威力,那就真是得不偿失了。”

    虽然心疼,但他眼中还是露出欢喜,似乎非常满意。

    随后他凌空一闪,便消失在了界神碑内,出现在白冲城上空。

    李云霄朝城外凝望而去,只见仆锦山盘腿在一块大石头上,双手掐了个古怪的诀印,坐在那一动未动。

    而在他周身,看去和之前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但李云霄的神识一扫,却是感受到一股极其凶险的气息扑面而来,就连他都觉得有些心悸,似乎只要一入其中,便会遭受难以想象的攻击。

    李云霄在吃惊之余,露出笑容。

    人,唯有在自己面临生死的时候,才能发挥出最大潜能。

    在城内,顾月生也将传送阵修复的差不多了,而且还帮助戈正祥把护城大阵修缮了一番,他之前便是秘法术炼师,懂得不少稀奇古怪的秘术,也尽数加入了进去,让戈正祥大喜不已。

    同时,戈正祥也在有意无意间试探的打听李云霄的身份,都被顾月生冷冷的打断了,只是寒声回道:“不想死就别多问,这位大人的身份不是你有资格知道的。”

    这让戈正祥内心大惊,对李云霄的身份更是充满了各种猜测,同时也是大喜,李云霄的实力越强,守住白冲城的把握就越大。

    我楼上住了一个胖妞,每天晚上九点左右准时开始跳绳,“蹦蹦蹦”的,很有毅力,我应该向她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