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028章 争对
    “废物,废物,废物!”

    闰祥一连吼出三个“废物”,在巨脸兽的头顶上踩了数脚,这才发泄了下内心的怒火。

    巨脸兽则是没有丝毫反应,还是静静的立在大海中,开始不断朝深海沉去。

    闰祥脸色阴沉无比,李云霄的实力距上次之战几乎跨越了数道难以企及的鸿沟。

    在自己最容易发挥的深海内,加上高阶武帝存在的绿鲷统领,还有深海之传说,竟然无法将他留下,还被其斩杀了绿鲷统领,整个附近海域的强者死绝大半!

    耻辱!

    这不仅仅是耻辱,更是红月城一战后更大的失败!

    闰祥的脸孔扭曲的吓人,呆呆的站在巨脸兽头上,不知道想些什么。

    远处大量的海族都是惊恐的躲着,根本不敢靠近这头深海巨兽。

    广奕也是一脸惊容,他身为王族自然也是听过这些深海中恐怖的存在,如同传说一般,想不到竟能亲眼所见,更加想不到闰祥竟能将其召唤出来,并且指挥它们!

    他的脸色不比闰祥好到哪去,但更多的则是嫉妒,发狂的嫉妒。

    他也明白唯有真龙后裔才能操控这些深海传说,但自己的血脉之力比起对方来差的太远了。

    稍稍平息了下内心的嫉妒之火,广奕化作一道光芒,同样飞上了那巨脸兽的头顶上,将妒火深深埋藏了起来,轻声道:“表哥,现在怎么办?”

    他凌空在巨脸兽上,心中似乎有所忌惮,双脚不敢踩下。

    闰祥回转过身,那一脸的寒气让广奕心中抽搐了一下,竟然泛起一丝恐惧在内心蔓延,这是从未有过之事。

    “重整队伍,将此地之事发两份传信,一份汇报给东海王宫,一份汇报给广成大人。”

    闰祥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那种静气反而让广奕感到更加胆寒了,在害怕的同时,内心也涌起一股无尽的羞耻和愤怒感,为什么?为什么在他面前我要感到害怕?!

    虽然不断的这样问着自己,但那恐惧却丝毫不减,这让广奕彻底的绝望起来。

    闰祥再想了一阵后,平静的说道:“让东海王宫立即给我增派人手,我要七日之内发起攻击,拿下白冲城。”

    广奕身躯一颤,惊道:“不等东海统一战线了?”

    闰祥冷冷的看了他一下,那寒气让广奕浑身一震,不由自主的后退了数步,寒意无法抑制的在体内蔓延,额头上冷汗直接爆了出来。

    “东海统一战线是你们东海的事,杀李云霄是我的事!”

    闰祥说完,便手中光芒一闪,那一直静立不动的巨脸兽转了个身,缓缓朝着远处游去。

    由于巨脸兽的体型实在太大,一阵后才渐渐消失在众人视线内。

    广奕的身体突然间剧烈颤抖起来,整个脸孔都扭曲的厉害,他此刻似乎意识到了两人之间那难以逾越的差距,顿时体内一阵干呕想吐,身躯抖的越来越厉害,异常的难过。

    李云霄在冲出大海后,一口气奔到元力耗尽,这才停了下来。

    他直接落在一处山坡上,盘坐而下,开始调息。

    那深海巨兽给他带来的震骇极大,若非莫小川在外面一剑劈开了一丝裂缝,他再循着那裂缝一剑斩出,并且身怀大成的雷诀,怕是真要交代在海底了。

    那巨兽吐出的黑色光芒,竟然可以抗衡他的世界之力,力量的品次还在九天帝气之上,这让他万分难以理解。

    要知道世界之力乃是单独开天辟地,自成规则,甚至不受天武界力量的束缚,这才可以吞噬一切,无可匹敌。

    而九天帝气乃是汇聚了这一界的规则所在,可以镇压此界之内的一切力量,除非是世界之力这种不受界力影响的力量,否则都难逃九天帝气镇压。

    “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深海巨兽应该是远古时代就存在的东西,按理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也不稀奇,只是为何能够突破此界之力的束缚,那是唯有十方神境才能做到的啊。”

    李云霄皱着眉头不解起来,即便它们的先祖中有真灵存在,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可能突破界力。

    想不通后,李云霄也就懒得想了,开始全神调息恢复起来。

    白冲城内,城主府中,众人还在静静的坐着,只不过战刃小队的成员越来越难以淡定了。

    他们不时的望着廖阳冰,似乎想得到一些什么消息,明知廖阳冰同他们一样,什么也不知道,但还是期望能看出一点什么消息来,毕竟所有人里除了阮锡泉等人外,就属他最为淡定了。

    戈正祥也是坐立不安,开始还能和众人谈笑风生,到后来只能是沉闷的来回走动了。

    “城主大人,不要晃悠来晃悠去的了,我已经眼花了。”

    阮锡泉悠然的坐着品茶,忍不住嗤声笑了起来。

    “哈哈!”

    干武钦小队的人也都轰然而笑,一个个面露讥色。

    战刃小队成员则是勃然大怒,一个个双目喷火,却又不敢爆发出来,只能怒目而视,只有廖阳冰依然淡定而坐。

    戈正祥对阮锡泉等人也没什么好脸色,朝廖阳冰道:“阳冰大人,你看那李飞扬……”

    廖阳冰做了个禁音的手势,淡淡说道:“放心吧,若说灭杀绿鲷一族我也不太相信,但是他绝不会有危险就是了。”

    李云霄无论是实力还是智谋,都绝不可能在栽在这种地方。

    “哦?阳冰大人如此一说我就放心了。”

    梁元基插话道:“只是大人如何判断飞扬兄不会有危险呢?毕竟海族的实力摆在那。”

    所有战刃小队的人都稍稍松了口气,既然廖阳冰如此说了,那么李云霄就应该较为安全才是。

    “呵呵,如果那小子没死,定然是在城外随便找了个地方躲起来了,等一阵子装作重伤的样子回来,吹牛说自己杀了多少海族。”

    干武钦冷笑道:“这也就解释的通那李飞扬为何安全了。”

    “放肆!”

    廖阳冰脸色一寒,一股无匹的气势直接化形压了过去,冷冷道:“你算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随便说话?”

    他也早就看这些人不顺眼,正好借机惩治一下。

    “噗!”

    廖阳冰的气势来如山倒,没有任何手下留情,干武钦在这一击之下直接喷出一大口血来就震飞了出去。

    阮锡泉脸色大变,猛然拍案而起,怒道:“廖阳冰,你这是什么意思?”

    廖阳冰将身上气息一收,恢复了之前的淡然神色,微笑着抿茶起来,笑道:“没事,只是教训一下这些无知的蝼蚁,在我们面前放尊重些。”

    阮锡泉气的脸色发青,廖阳冰这明显是打狗给他这个主人看,却又不知如何反驳,只能是重重的哼了几声,道:“难道干武钦说的不对吗?我看那李飞扬若是没死,定然就是躲起来了。”

    廖阳冰道:“哦?不知道李飞扬躲外面去干吗?还望锡泉大人给大家解惑一下,提高一下众人的智商水平。”

    阮锡泉想了半天,才哼哼唧唧道:“我哪知道他躲出去干吗?也许没躲,真的去大海里被海族杀掉了也极有可能。”

    “啪!啪!啪!”

    廖阳冰拍了几下巴掌,面无表情道:“若是李飞扬也跟大人一样聪明那就好了。”

    阮锡泉大怒道:“廖阳冰,你什么意思?讽刺挖苦我?”

    “他哪敢挖苦大人您呢,我是真的羡慕大人的高智商。”

    城外传来一道声音,随后一道光芒落下,正是李云霄回来了,显化在大厅之内。

    “飞扬公子!”

    廖阳冰和戈正祥都是惊叫了一下,两人都是脸上浮现出喜色,战刃小队众人也是各个欣喜不已。

    “哼!出去躲了一圈再回来,这么浪费大家时间有意思吗?”

    阮锡泉冷冷的讥讽起来。

    戈正祥道:“没事就好了。”他对李云霄这些人是真心感激,而对阮锡泉一伙则是越来越反感。

    李云霄道:“锡泉大人这话说的太难听了,不知道大人修炼了什么神通,可以观看到我躲起来了?”他转身朝阮锡泉望去,目光渐冷,打算拿阮锡泉开刀了。

    阮锡泉哪里知道麻烦了,还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轻蔑道:“切,若非躲了起来,就你的实力能够去一趟大海不死?你骗谁啊!”

    李云霄悠然道:“锡泉大人这话真是寒了在下的心,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竟然低到了如此程度,身为统一战线上一员的我,实在寒心呐。”

    “哼!”

    阮锡泉变了脸色,寒声道:“李飞扬,休在我面前惺惺作态,注意点你的身份!若是说你去了大海,可得拿出证据来,否则就是顶撞上司,我不得不替某些人管教下你了!”

    李云霄微微一笑,道:“若是拿出了证据,那又如何论?是不是我也可以出手教训下某个挖苦我的人?”

    阮锡泉脸色一寒,冷冷道:“你敢!”

    “呵呵,真没意思。完全不讲道理,只知道以武压自己人,有本事打海族去。”

    李云霄一脸的讥讽,脸上毫不掩饰出轻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