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019章 狭路相逢
    这让所有人不觉得有些好奇起来,战刃小队到底有什么好,为何能有这般强烈的归属感。

    最后只得明言只是传送时分队,他们才肯,但还是一脸的不乐意。

    减去两人后,再加上廖阳冰,正好二十人,直接踏上刚修复不久的传送阵,一道光芒闪过,二十人的身影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怎么回事?”

    片刻后,所有人都从空间通道内传送了出来,但眼前所见却是让他们皱起了眉头。

    四周一片荒芜,似乎是片原野,再往前望去,却是山脉连亘。

    这下谁都知道是传送出了问题。

    “这,这下如何是好?”

    廖阳冰皱起眉头来,根本没有想过会出现传送错误,一定是米高扬毁去后匆忙下没有修复完善。

    他身上也没有白冲城的坐标,一下子失去了方向,不由得朝李云霄望去。

    毕竟是李云霄要求去白冲城的。

    李云霄皱眉道:“你在海天镇这么久,难道连近海城池的定位星盘也没有?”

    所有人都是吓了一跳,骇然的望着李云霄,他竟敢这般和廖阳冰大人说话,语气中竟然还带有苛责之意。

    顿时一个个惊出冷汗来,不知道廖阳冰大人会如何责罚。

    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目瞪口呆的是,廖阳冰竟然一拍自己的额头,笑道:“你不说我还忘了,这段时间战事太苦,记忆力也下降了。”

    他手中青光一闪,顿时一块方形的阵盘浮现在手中,开始展开定位。

    小队成员全是张大嘴巴,暗道这位大人竟然这般好的脾气。

    那阵盘上泛起一道光芒,开始演化出实体幻景,一下子大地山川尽收眼底,当前所展示出来的正是白冲城,附近景象和众人所在区域相差极大。

    廖阳冰眉头一皱,一拍那阵盘,顿时上面一个暗格打开,里面出现一根指针在不断旋转,最后指向南方。

    廖阳冰道:“飞扬公子,在南面。”

    李云霄点头道:“嗯,就往南面而去吧,不知还相差多大,应该并不远。”

    众人都是暗叹这名武帝大人好脾气,若是换做其他九天境强者,李云霄如此没礼貌,怕是早就一掌拍死了。

    廖阳冰直接扔出一艘七阶金阳战舰,众人飞身其上,开始全力朝南开进。

    他则是和李云霄直接进了密室中,让小队的其余人待在客仓。

    “多谢云霄公子之前相救之恩!”

    两人单独在一起,廖阳冰当即作揖拜了下去,他是真心感谢。

    虽然他为人老狐狸,城府极深,但什么事也没有自己性命重要,对于救命恩人他还是知恩图报的。

    李云霄一挥手,将他直接托了起来,道:“严重了,我不过是及时提醒一下,能够逃得性命还是你自己的实力。在那种情况下若你真的遇险,我也不可能亮出身份来救你。”

    廖阳冰心中暗惊,李云霄那一托之力轻飘飘,软绵绵,却让他无可抗拒,内心不由大震,知道对方的修为一定又精进不少,他道:“那是自然,云霄公子敢在这个时候混入摩天巨城,胆量之大已经超乎常人想象了。”

    李云霄苦笑不已,连连摇头,叹道:“此次战事多少也是因我而起,实在心中有愧。”

    廖阳冰忍不住好奇,道:“那小红……”

    李云霄打断道:“那小红的下落我的确知道,但此刻已经没法还给海族,所以这次出海除了北冥天禄这个目标外,我打算去一趟东海王宫,彻底解决小红之事。”

    “什、什么?!”

    廖阳冰惊的眼珠子都掉了出来,骇然失声道:“你,你要去东海王宫?”

    李云霄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道:“那小红的身份十分特殊,海族之人对她是势在必得,误会不解清的话,两族战事怕是不断升级下去,对于整个天武界都是祸非福。”

    “可是,可是……”

    廖阳冰怔怔在那,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李云霄道:“现在就希望赶紧出海,希望整个东海沿线能够抗住大规模攻击。”

    他停了下,又道:“摩天巨城肯定是整个东海沿线战事的核心之地,以你的观察,能够守的多久?”

    “守的多久……”

    廖阳冰从之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沉思了一阵,才道:“只要没有九星武帝的强者攻城,应该可以守护一段时间。”

    李云霄点头道:“那便好,可以多给我争取出一些时间来。而且红月城是绝不会允许摩天巨城被攻破的,他们一定还握有你所不知的底牌,应该能够比预计的支撑更久。”

    廖阳冰心情一下子沉重了起来,道:“云霄公子是打算从白冲城出海?”

    李云霄点了点头,道:“整个东海岸线都被封锁住了,从海天镇入海已经不可能,白冲城虽说也有海族踪迹,但机会肯定更多。而且我们完全可以避开北冥世家单独行动,这样麻烦会少上许多。”

    廖阳冰脸色微变,有些欲言又止,眉头紧锁。

    李云霄看了他一眼,道:“我们既然是同一战线的,有事但说无妨。”

    廖阳冰这才吐了口气,道:“我所虑之事其实很浅,便是生死安全。”他苦笑道:“江湖越老,我是越来越不想冒险了。王宫遗址吸引力巨大,我可以冒险一试,但是那现在的东海王宫,我真不敢去。再者,撇开了北冥世家,一路上艰难重重,你我未必应付的下来。”

    李云霄大笑道:“阳冰大人的确是锐气尽失啊,东海虽大,但你我想要走的话,能够留住我们的人可不多。王宫之事,我一人前去即可。”

    廖阳冰苦笑不已,只觉得自己跟李云霄相比,胆气上的确是天渊之别,他内心还是觉得撇开北冥世家极为不妥,迟迟不愿应答。

    李云霄也不急,现在出海还是个问题,若是能够找到通路,到时形势所逼,也不由他不应了。

    突然整个战舰猛烈的震颤了一下,似乎受到极强的攻击,整个房间都在旋转,好像要掉下去了。

    两人都是脸色大变,闪过一丝怒气,谁人如此大胆!

    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全部冲到了甲板了,李云霄则是直接瞬移到主控室,一些阵法的运转已经停滞,显然是部件受到重创,他连忙施术将战舰稳了下来。

    随后再冲上甲板,只见外面晴空万里,并不见人。

    但廖阳冰却是双目凌厉,凝视着天空中的一朵白云,喝道:“是谁,给本座滚出来!躲躲藏藏的算什么东西!”

    李云霄也是瞳孔微缩,立即感应到白云之内藏着一人,而且修为极高。

    战刃小队的人当然发现不了,但闻言后也随着廖阳冰目光的方向望去。

    “哈哈,原来是阳冰大人,真是狭路相逢啊!”

    那白云内传来一道狰狞的狂笑,然后慢慢凌空走出一人。

    廖阳冰脸色大变,骇然道:“米高扬,怎么会是你?!”

    那人正是米高扬,狞笑的脸孔,双眸中的杀气毫不掩饰,寒声道:“真是老天有眼,这么快就能让我报仇了!”

    廖阳冰内心沉了下去,米高扬的实力还在他之上,即便加上李云霄也不是此人敌手,他冷静的说道:“高扬大人,不知你我之间有何误会,竟会让你误以为我是仇人?我们可是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啊!”

    “我呸!”

    米高扬的狞笑立即化作冲天怒火,咬牙道:“我本在红月城有着大好前程,数不尽的各种资源任意拿来修炼,都是因为你,因为你的陷害,现在让我成了如此破落,甚至一艘金阳战舰也会生出打劫的念头!不过真的天意啊,老天直接把你送到我跟前来了,今天我不好好待你一番,真是对不起这份天意了!”

    原来米高扬是打算抢劫战舰,还真是如此凑巧。

    廖阳冰心中焦急,也不知道阮锡泉和鄂乐池传送到了哪里,若是有那两人在,就完全可以拿下米高扬,反而是大功一件。

    他表面上故作镇定,道:“米高扬大人,这只能怪你自己不珍惜,竟然临阵脱逃,怪的了谁。不如此刻随我回摩天巨城,我可以向宁怀树大人为你求情,念在你之前的战功赫赫,怀树大人一定可以从轻发落,甚至将功补过。”

    “哈哈,笑话!”

    米高扬怒火冲天道:“派我去执行必死的任务,还说我不珍惜,你真是该死啊!那任务原本应该是你去的,都是你害了我!”

    他双眸中凶光毕露,身上的气息也开始释放开来,一步步凌空走下。

    廖阳冰脸色微变,依然镇定道:“米高扬大人可知我们这次出来是为何事?”

    米高扬身躯一震,那脚步顿时停了下来,狐疑道:“何事?”

    廖阳冰眼里闪过一丝冷意,寒声道:“自然是奉了宁怀树大人之命来捉拿你啊,否则我们何必跑到这荒郊野外!”

    米高扬脸色大变,猛然往后退了数十米,一下子警惕起来,他开始也是有这般猜测,但始终不见对方动作,并且一直是廖阳冰一名武帝现身在外,这才步步胆子大了起来。

    继续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