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96章 小聚
    这次两族之战基本算是因他而起,所以无论如何都会关注下去,多多少少尽点力。

    再次转念一想,上次海族大举进犯,也是因他而起,看来自己的确是个惹事精,换了一身皮囊还是这样。

    思定后,也不再多想,开始安心修炼起来。

    三日后,界神碑内,正在静静安坐的李云霄突然觉得一点灵光闪动,身躯猛地震颤了一下。

    与他灵魂共享的妖龙也是从修炼之中睁开眼来,露出欣喜之色。

    那一直卡在八阶巅峰的魂力,终于突破了禁锢,开始往九阶之上冲击。

    李云霄心念一动之下,界神碑内所有的资源都疯涌而来,那些灵气已经质化成丝,缠缠绕绕在他周身,好像春蚕结茧一样,慢慢的将他全部裹了起来,凝成一个固态灵蛹。

    十日之后,那蛹终于慢慢的动了起来,一点点的剥开,化作灵气消散。

    李云霄的身影显露出来,盘坐其中,脸色安详。

    他突然睁开双眼,一片通红如血,月瞳中散发出诡异之光,瞳仁一下子缩成古怪的符号,四周空间瞬间变得一黑,整个身形就在那黑暗之中不见,远远望去好似一个黑洞,吞噬着一切光芒。

    随后那黑暗坍塌起来,急剧缩小,一下子化成一个黑点消失不见。

    李云霄的身影再次显露出来,眼中神色恢复如常,但却隐藏不住欣喜和一丝冷傲。

    他心念一动,便回到了练功室内,只见门后挂着的一个小吊坠,上面散发出微微的紫光,十分显眼。

    这是有人找他的信号。

    李云霄站起身来,将练功室的门打开,顿时二道玉符飞了进来,落入他手中。

    李云霄将他们分别掰开,竟然是同一人所发,邀他去参加什么聚会,落款都是一名叫梁元基的人。

    他仔细看了下时间,那聚会正是今日举办,就在烈火城的聚元轩。

    凝思了一下,李云霄便化作一道光芒朝那聚元轩而去,反正刚刚魂力突破到九阶,短时间内也很难再有什么进展了。

    聚元轩在烈火城的一角,十分僻静清幽,在现在这种紧张的环境下显得特别清雅。

    他化作光芒刚刚落下,便有一名武者迎上前来,道:“这位大人,可有受邀?”

    李云霄道:“是一名叫梁元基的人邀我来的。”

    那名武者惊道:“元基大人?那您一定是李飞扬大人了?”

    李云霄点了点头。

    那武者急忙道:“飞扬大人,里面请!诸位大人早已进去了,我受到元基大人的吩咐,特意在此地等您。”

    那名武者在前面带路,闯过前院,便隐隐听到里面正厅中传来声音。

    待得李云霄走入其内,所有的声音都曳然而止,大厅中有十余人二十人,都是转过身来看着他。

    那名武者急忙解释道:“诸位大人,这位便是李飞扬大人。”

    “哦?”

    大厅内坐在上首的一名武者眼前一亮,急忙起身迎了上来,笑道:“原来是飞扬大人,我便是梁元基。”

    李云霄进厅的刹那就神识扫过,大厅内十九人,全是武尊强者,这梁元基则是武尊巅峰的实力,而且身体上散发出来的元力波动极强,似乎不是一般的武尊巅峰。

    李云霄拱手客气道:“元基大人,不知招我前来何事?”

    这时一名头发泛红的中年男子忍不住开口道:“元基大人,会不会弄错了?这小子这么年轻,会是八星武尊?”

    “呵呵,人不可貌相,我看这小子元力内敛,在我的神识之下竟然无法勘察他的真实修为,就算没有八星武尊怕也不远了。”

    红发男子身边一名老者,吊着一根铜烟斗,在眨巴眨巴的吸着。

    红发男子听闻后难以置信,惊道:“就连烟老也无法看出他的修为强弱?”

    烟老瞥了红发男子一眼,不满的哼道:“看不出来很奇怪吗?每个人的修炼功法不一而论,亦或者他身上怀有宝物也说不定。”

    李云霄看了那烟老一眼,那烟丝上散发出沁人心脾的香气,闻一下都五脏六腑舒展开来,是难得的灵草,这老头也不简单,这样吸着灵草,等于每时每刻都在吐纳元力,一刻钟也没有耽搁。

    梁元基大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将李云霄安排在一张比较靠前的座椅上,笑道:“大家不用怀疑了,这是感应玄器测出来的修为,飞扬大人的真实实力会只高不低,更难得的是有这份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担当!”

    李云霄一脸的黑线,暗想若是知道这次两族之战是由自己引起的,不知道大家的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嘿嘿,的确是很难得。小子,你前途无量啊!”

    烟老眼睛眯了起来,眼缝里透着一丝光芒。

    其他十余人也都跟着附和起来,称赞之声不绝于耳,他们也想交好一下李云霄。

    毕竟作为散修,在武道的路上要比那些宗门大派困难的多,能多认识几个朋友也是好的,特别是这种极有前途的存在,说不定哪天就能提携一下自己。

    “哼,不过是为了巨大的报酬而已,何必说的如此高尚。”

    那名红头发的男子显然很不满,脸上闪过轻蔑的讥讽,将头撇了过去。

    梁元基淡然道:“不论是怀着什么目的,在这种危难关头能够挺身而出的,都是好样的,我梁元基都打心底的佩服!”

    一名体型较大的武者冷声说道:“我冠兴阳就是想见识见识那些水里养的海兽,到底是怎么一副德行,竟然还敢打我人族的心思,当真是不知死活!”

    梁元基笑道:“兴阳兄的愿望很快就能实现了。”

    冠兴阳道:“但愿吧,只是在这烈火城都住了快一个月了,也没有接到调遣令,我怕那些海族已经乖乖的退去了。”

    烟老猛吸了口烟,吐了出来,化作一些奇形古怪的图案消散,缓缓说道:“搞不好真被冠兴阳说中了,那这一趟半点好处没捞到,还白白搭上了一个月光景,元基大人啊,我来往的路费有报销不?”

    “哈哈!”

    梁元基大笑道:“若是海族之人识趣的退了,那自然是最好的。若是真如此,我一定跟红月城申请,给再坐的每一位至少十万极品元石的辛苦费。”

    烟老竖起了大拇指,眯着眼睛笑道:“够意思!”

    众人都是大喜,十万极品元石虽然不多,但对于他们这些穷修来说,也算是一笔财富了,何况是不劳而得,谁都喜欢。

    李云霄看着大家一个个欢喜的样子,额头上冒了冷汗,知道自己进了一个穷逼组织,十万极品元石仍在地上他都懒得捡,他不由得开口打断了众人的欢喜,道:“我的观点和兴阳大人正好相反,怕是很快就要被调遣了。”

    “哦?此话怎讲?”

    梁元基露出诧异之色,问道:“莫非飞扬大人有什么消息?”

    所有人都是望着他,李云霄笑道:“消息倒是没有,只不过我刚来聚元轩的路上,发现城内的气氛比我来烈光城的时候更加紧张了,似乎映衬了前方的不乐观啊!”

    梁元基脸上闪过凝思,点头道:“云霄大人观察之仔细,的确令人佩服,这么一说我也察觉到了。”

    一名武者开口道:“嗯,而且我发现临时搭建给武尊的修炼场地越来越多,并且都住满了人。”

    这么一说,大厅内的气氛稍稍有些凝重起来,大家都是来求财的,但也必须保证人身安全第一才行,若是战事太过紧张,谁也不会为了钱财去送死。

    梁元基道:“诸位不用过多担心,那海族虽然厉害,但实力也是有限,否则也不会僵持了如此之久。但不管如何,我们二十人是被编为一队的,由我统一调遣,还希望到时候大家能听从调令,若有逾越,我将毫不留情!”

    他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所有人顿时觉得如芒在背,内心起了一丝寒意,纷纷表示绝对不敢。

    梁元基这才将身上气势一收,和声和气的说道:“希望诸位能够理解,关系到两族之战,必须统一服从,开不得任何玩笑!”

    他深知这些散修的脾性,是最难带的队伍,每个人都性格极强,否则凭借众人的修为,无论在那个门派都是中流砥柱的存在,决不至于落得变成穷修。

    烟老连连点头道:“正当如此,若是有人敢擅自而为,那是直接害了大家,我也第一个不放过他!”

    梁元基这才满意道:“只要大家能守规矩,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将大家完整的带去,完整的带回。并且此役一过,大家也都算是生死患难的兄弟了,以后有什么事也可以相互照应,不至于落单受人欺负。”

    “哈哈,正是正是!”

    冠兴阳大笑道:“若是我们团结起来,怕是九天武帝也要退避三舍。”

    梁元基道:“正是,众人齐心,其利断金。下面我先简单的编排一下,我为队长,烟老为副队长,剩下的十八人每三人一组,编成六组,按照实力强弱搭配起来。”

    双倍月票开始了,还有月票的朋友砸我吧!这几天公司忙着整理东西迎接检查,都弄得比较晚,汗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