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94章 剑意无限
    律植元那剑光在空中凝聚成大大小小的剑环,将整个大阵的力量撑开,冷厉道:“今日我便诛杀后起之秀第一人!”

    他的剑芒在空中飞舞数圈,剑气盘根错节,如同笔墨所画,随后横斩而下。

    “瑟!”

    冷芒穿过层层海浪,直击而来。

    李云霄身上突然涌出一阵冷意,一道刺目的白光在手中凝出,轻轻一抖之下,剑气冲起,整个阵中寒气一片。

    “砰!”

    律植元的剑芒瞬间被斩裂,他瞳孔骤然,失声叫道:“冷剑冰霜?!你将它解封了?!”

    语气中满满的震惊和不可思议,还有浓浓的失落,转而化作愤怒的咆哮。

    他周身一转,在空中飞旋起来,一圈圈的剑芒破体而出,运势于周身,仅仅是这不断增强的剑势就已经将阵光逼开,律植元周围渐渐被剑势凝成一片白萎色,在极度的愤怒之后,杀心大起。

    陆简博静静的躺在椅子上,双眸微凝,自语道:“李云霄,将你的全部力量展现在我眼前吧!”

    李云霄面无表情,他数指点在冷剑冰霜上,一个个摩诃古字解封开,他将宝剑直接凌空举起。

    一道剑芒划分为二,二分为三,三化无数,剑气如花蕾绽放的衍生开,整个阵势内全是剑影浮现!

    世间万物俱在五行之中,李云霄以自己的剑意为引,将阵法内的所有力量化为剑气,配合他手中之剑,直接施展出剑意无限来,整个五行结界内都是剑光一片。

    “什么?!”

    律植元大骇,眼中露出极为震惊之色,对方剑意之强,似乎还在自己之上!

    他震骇之下,持剑冲天而起,周身白光感应到李云霄的无边剑意,刹那间化出无数紫光,汇聚成龙,昂首在周身旋转,俯瞰而下。

    “紫气引龙剑诀!”

    律植元大喝一声,手中剑诀一引,那紫龙俯首而下,身躯在空中不断瓦解,化作漫天紫影剑气。

    紫影剑气一出现,李云霄那剑意无限立即受到感应,开始变得凌厉起来。

    冷剑冰霜发出一声震鸣,整个阵法也被催动到了极致,再继续衍生下去也绝非他所能控制了。

    李云霄身上金芒一片,仔细望去会发现在轻微颤抖,他脸上一片平静,高举的宝剑一斩而下。

    “嚯!”

    一声长剑劈空,无数剑影晃动之下,聚成一组组的剑符,纷纷迸射而起。

    一时间剑雨冲天,紫影撼地。

    李云霄和律植元的身影在那无数剑光下明暗恍惚,已经难以分辨。

    大地上的所有人都是惊恐的望着上方,他们只看到各种颜色的光芒如海浪翻滚,根本分不清剑气,还以为是天空莫名浮现异象,华美绚丽,却透着一股摄人心魄的威压,尽数战栗起来。

    唯有城内那些武尊以上的武者,才能感应到是有强者争锋,一个个惊恐的望着那漫天剑雨,完全超乎他们想象的绝技。

    律植元在剑雨中不断有剑气划破他的护体帝气,割裂他的衣襟,身上千百道细微的伤口开始浮现。

    李云霄更是好不到哪去,他内心极为震撼,这律植元果然非一般的七星武帝巅峰可比,以他的剑意驱动冷剑冰霜,在配合这五行元素结界,竟还不能斩杀对方!

    只不过他的不灭金身在那剑雨中受到的创伤极小,而且一下就恢复如常,看上去依然是金光耀体,相较之下,律植元就显得狼狈的多了。

    律植元瞳仁缩了起来,心中感到一种急迫感,咬牙之下,将压箱底的绝技也施展了出来,手中剑气一扫,顿时一条紫龙在他身后浮现,立即化作一柄巨大的剑形,整个人瞬间溶于那剑形之内,凌空劈下!

    整个纷繁的剑雨好似天幕一样“撕拉”一声就被扯开,无数剑光湮灭,被打回原型,化作漫天的五行元素,如长空抛洒的粉尘,画面极美却让人眼迷。

    陆简博猛然站了起来,双手中元气鼓荡,眼中闪过凌厉之色,李云霄的剑意无限已经彻底崩散,若是没有更强的绝招接下这一剑,那他不仅是败了,还极有可能重伤身死。

    而他此刻并不希望李云霄死,正在犹豫着是否要出手相救时,突然瞳孔一缩,只见李云霄的脸上依然是平静如水,没有丝毫慌乱,只是静静的将剑收了回了,倒握在手中,如同拉满弓弦的箭。

    冷剑冰霜上散发着有如实质的寒气,呈现出白蒙蒙的一片,剑身上除了那几个摩诃古文在闪动外,便是白的耀眼刺目。

    陆简博的瞳孔中猛然浮现出震撼之色,那冷剑冰霜上突然多了一条青色的小龙,不断在剑身上游动,白光上顿时多了许多的灵气,好像一柄死剑突然间活过来了一般。

    “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李云霄握着剑越久,内心反而越发的平静起来,那种拥有力量的感觉在渐渐回归。

    而这柄宝剑与他之间的联系也越来越强,特别是妖龙化作剑灵灌入剑身内,他俩本就是灵魂共享,一下子更是找到了那种人如其剑的感觉。

    周天如同粉尘一样的五行元素缓缓飘下,映照出他身体和内心的那种极静。

    律植元的剑芒如银河落九天,斩开一切,飞驰而来。

    突然漫天的五色粉尘俱都不见,天空一下子沉了下来,从白昼直接跨入了那漆黑的深夜,整个世界只剩下两道光芒。

    “这是怎么回事?天怎么黑了?”

    下方观看天空异象的人都是纷纷不解,各种议论起来。

    而那些城内武尊以上的强者都明白这是武技太强,引动世界规则,这才会有异象出现。

    陆简博则是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他已经看清楚了李云霄的动作,知道他在凝势,并且感悟天地频率,等待那最佳的一刻,随着整个天空黑幕降下,他知道那个出招的时空点他已经找到了。

    “剑诀,星灭!”

    李云霄口中轻吐,冷剑冰霜直接凌空刺了出去,速度极缓。

    但那些强者都知道,变得缓慢起来的不是出剑的动作,而是整个一方世界!

    那一剑刺出,迎上了律植元的剑形,两道唯一的白光终于在空中相遇。

    “砰!”

    轻轻一声,那巨大的剑形好似玻璃般支离破碎,但冷剑冰霜上也颤抖起来,在长空上不断震鸣。

    一招之下,漆黑的夜中两道身影都是弹射开来,一抹鲜血在迸射长空。

    律植元此刻的心情已经难以形容了,剑道领悟极高的他,却在对手的手中看到了一堵自己难以逾越的高墙,那击碎他剑形的一剑,仿佛刺出的是整个世界,他刹那间心神受到重创。

    天空一下子恢复过来。

    律植元整个脸孔一片煞白,他怨恨的望了李云霄一眼,随后黑色的双翅一展,临空闪动一下就刹那间飞遁千米,化作一个黑点逃走。

    虽然他还有继续战斗的力量,但内心却是明白,自己再也夺不回冷剑冰霜了,继续苦战下去胜败难料。

    那柄绝世之剑,至少在这个时代是不会属于他们律家了。

    “哗啦啦!”

    李云霄也是喷了一口血被震飞,直接冲落在地面上,滑行了半条长街才停下来,整个长街的青砖尽数被掀起粉碎,在他金光之内的身躯颤抖的厉害。

    “啪!啪!啪啪!”

    一道鼓掌之声传来,陆简博朝着李云霄走去,脸上洋溢出笑容,道:“精彩,十分精彩的一战。将五行之力化作无限剑意,而最后那一招更是神来之笔,可遇不可求。你的实力还在我预估的之上,这柄天堑令你有资格拿去。”

    一面令牌临空飞来。

    李云霄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急忙接在手中,凝望之下,那令牌上通体纯银,没有丝毫的花纹和符号,就是一块光秃秃的平板。

    但他却是脸上大喜,道:“不错,的确是天堑令!”

    陆简博脸上露出古怪之色,道:“难道云少还见过此令,竟能分的真假?”

    李云霄脸上闪过狡黠的神色,道:“天堑令又不是只有一块,见过有何奇怪?倒是见得此令,陆先生的身份也就不言而喻了。”

    陆简博微笑道:“铁泪我已经得到,天堑令也放心的送出,就此别过了。”

    李云霄心中一动,道:“陆先生可有远距离传送之法,可否送我一程?”

    陆简博讶然道:“区区中距离传送阵,还能难得倒云少吗?”他淡然一笑,身体便渐渐的消失在大街上。

    “妈的,装什么高人!”

    李云霄不满的骂了一句,重新布置那传送阵的确不是问题,但必须耗费他不少时日。

    突然大街上数道光芒落下,为首一人身材魁梧,威风凛凛。

    四周顿时嘈杂之声响起,议论纷纷,此人便是上高城的城主,以及一些威震上高城的强者。

    那城主飞快的走到李云霄面前,作揖拜了下去,道:“在下上高城城主摩凯旋见过大人!”

    李云霄看了几人一眼,道:“速速给我准备材料,我要重布传送阵。”

    那城主呆滞了一下,随即大喜,急忙吩咐下去,将所有材料尽数运来,并且调遣了所有城内的术炼师听从李云霄指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