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85章 不经吓
    李云霄笑道:“好吧,这次允了你。”

    他那掌控者一样的姿态,让律楠西气的发抖,却无可奈何,狠狠瞪了他一眼后继续说道:“在不知多久以前,大陆上还没有现在这般明确的划分为四大领域,那时百族临立,人类虽然是最大的一支,却没有像现在这样一统天下。”

    李云霄眉头皱起,那个时代他也知道,可以追溯数十万年了,并且那个多族共存的时代也跨越了数十万了,所有神境强者的传说都是从那时候起被终结的。

    律楠西继续说道:“那时候有个国度,叫做雪之国,这里的生灵并非全是人类,却世代安乐,人们和睦相处。然而有一天,在国都内不知何故产生了一个强大而邪恶的存在,叫做祸斗,不断地吞噬着国内强者的性命,当时的国王封要离带领着手下的强者与那祸斗抗争了半年之久,武者几乎死伤殆尽,还有他大量请来的外来援助,无一不丧生在雪之国……”

    “这时候有一名强大的占卜师,以自己寿元为代价,施展惊世神术,让自己的神识进入时光洪流,窥视过去未来,终于找到一种克制祸斗之法。”

    “雪之国常年飘雪,地面是万载不化的冰层,就在数千里的冰层之下有一种叫八神冰蕊的东西,乃是无数年来冰之结晶里诞生的一种具有低微灵性之物,便是克制那祸斗的关键。”

    “但是雪之国历史上记载的进入冰层最深也不过千里,那八神冰蕊所在的层面根本无法企及。那名占卜师又言,唯有王后水烟萝的水芽之躯才能深入其内,取回冰蕊。”

    “水烟萝虽然实力不强,但却成了整件事的关键,自然义无反顾的进入到冰层之内。可是时间过了许久,也不见她上来。直到有一天,封要离心烦意乱,在宫内漫步,整个王宫突然间就冰冻三尺,所有雪季的花草****寒死,冷的就连元气都难以御寒。”

    “封要离大骇之下,只见王宫上空,一朵晶莹透彻的冰花缓缓开放,随着那花朵的盛开,寒霜降临在整个王城之上,而花心之中,竟然就是水烟萝的灵魂。”

    “他这时才知道取八神冰蕊,必须要冰芽之体的灵魂,封要离大怒之下顿时要取那占卜师的性命。”

    “而占卜师却只是平静的拿出一块剑胚,乃是他历时数十年打造而成,却始终无法达到最终凝剑,因为缺少了能够匹配这剑胚的引子,而八神冰蕊正是绝配。封要离留了他一命,让他倾尽毕生功力,终于打造出了这柄冷剑冰霜。”

    “最终封要离凭借此剑击杀了祸斗,但却陷入了对水烟萝无尽的自责之中,这柄冷剑冰霜也此封印起来。占卜师此刻已经到了油尽灯枯,为了一偿封要离所愿,他借用冷剑冰霜之力,再次施展出逆天神术,让封要离和水烟萝在时光之中重聚。”

    “那是冷剑冰霜最后一次在雪之国施展其威,****之间就冰封万里。四十九天后,那占卜师功力耗尽而亡,而国王封要离不肯从时光洪流内出来,宁可卷入乱流,也要与水烟萝在一起。”

    “至此之后,雪之国就再没有了冷剑冰霜的消息。而我律家先祖正是从雪之国发祥出来的,在十万余年之前曾经有过得到此剑的记载,并且留下了解封之法,再后来也不知为何失去了。”

    故事讲完,整个小院四周已经围了不少武者,但在律化锋的眼色下,无人敢上前来。

    副族长律叔宝带人在外面转了一圈,也终于追着李云霄的踪迹回到了律家,同样在小院外,面色冰寒的盯着。

    李云霄陷入了沉默不语,再后来他当然知道,这柄剑被当年的那些大能之士拿去镇压魔主分身了。律楠西所将的故事虽然有些离谱,但大体能够还原此剑来历。

    他开口道:“故事讲完了,该说说那解封之法了吧?”

    “李云霄!”

    小院外的律叔宝脸色骤变,喝道:“你已经犯了大罪,现在认错还来得及!”

    李云霄讶然笑道:“哦?敢问这位大人,怎么个来得及法?是不杀我,还是让我安然离开?”

    律叔宝沉声道:“你杀了我律家不少人,想安然离开是不可能了,但若是现在悔改,配合我们将冷剑柄霜上的禁制解除,我们可以留你一命。”

    李云霄道:“留一命的前提是?”

    律叔宝寒声道:“点破丹田,废去武道根基!”

    李云霄眼中一寒,抡起手中锤子直接往前一砸,一道雷电划过长空,朝着律化锋头上落下。

    律化锋大惊,发现四周空间全部封锁,眼睁睁的看着那雷电落下,急忙抽取一柄宝剑去挡。

    “轰隆!”

    他哪里挡的住那雷电,长剑直接击飞,铮然一声插在远处,整个人被雷霆轰的瞬间跪下,通体漆黑冒烟,只有两只眼睛内惊恐的神色还证明他没有死。

    “你,你,住手!”

    律叔宝骇然变色,惊怒不已,就要冲过来。

    李云霄冷冷道:“站住!”

    律楠西猛然察觉到一股十分危险的气息朝自己而来,顿时吓了一跳,急忙叫道:“别,都别过来!”

    他万分相信只要外面的人一进小院,李云霄一定会先将他们父子杀了。

    律叔宝的脚步一滞,他虽是副族长,但律楠西可是九阶术炼师,实权比他还大,而且若是让家族两位大术炼师身死的话,这个罪责他也担当不起。

    李云霄脸上闪过冷色,讥讽道:“刚才这位大人口中所言之事太过吓人了,我手一抖就不小心把锤子敲在了化锋大师头上,幸好及时控制住了力道,但下次就未必控制的了了。”

    律叔宝气的头顶冒烟,怒道:“赶紧放了两位大师,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起的!”

    李云霄笑道:“哦?那请大人跟我说下,会有什么后果?”他一副清新聆听的样子。

    律叔宝一时语塞,后果再严重也不过是身死而已,看对方的样子哪里像是怕死的,言语根本威胁不到他。

    律楠西也气恼道:“你要如何才能放了我们?”

    李云霄淡然道:“冷剑冰霜,还有解封之法。”

    “不行!”

    律楠西断然拒绝道:“那冷剑冰霜虽说之前归你,但在更久远之前本就是归我律家的,那解封之法更是绝密。”他冷冷道:“即便你将我们父子杀了,族长大人也不会将这两样东西交给你的!”

    李云霄点了点头道:“好吧,既然如此,那留着你们父子的命也就没用了。”他眼中闪过一丝杀意,锤子高高举起了起来。

    律楠西吓了一条,想不到对方竟然这般干脆利落,急忙挥舞着双手道:“慢着!我也只是猜测而已,说不定族长大人会肯呢!”

    两行冷汗从他脸上淌下,正所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就越来越怕死。

    四周的律家之人都是一脸黑线,不过他们也不希望两位大术炼师身死,否则对律家实力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律叔宝突然说道:“李云霄,只要你放开两位大师,我律家放你安然离去,并且绝不派人追杀,你看如何?”

    李云霄诧异道:“哦?有这么好的事?我差点又一激动的抡锤子呢。”

    律叔宝气的都要炸了,若非他刚得到红月城追捕李云霄的消息,是绝不会做出这样的承若。他的想法是放李云霄离开,并将红月城之人引来,借红月城的手除去他,但想不到让他安然而退的条件对方都不答应。

    正在无计可施之时,突然一道洪亮的啸声传来,好像来自四面八方,震得整个大地都在摇晃。

    李云霄心中骇然,在这啸音之下,他双耳耳膜刺痛,体内的血液澎湃起来。

    一道光芒才极高的天空中飞速落下,瞬间就莅临小院之内。

    李云霄万分警惕,往前走了一步,直接将律楠西父子罩在自己攻击范围内,确保能够掌控人质。

    “族长大人!”

    众人都是一声惊呼,露出大喜之色。

    律叔宝也松了口气,有族长在,一切就好办了,他肩上的责任也就没那么重。

    来人一身紫衣,器宇轩昂,气度不凡,正是律家族长律植元,他脸上一片冷傲,凝视了李云霄几眼,才道:“便是你在冷剑冰霜上下的禁制?”

    李云霄挖了下耳屎,道:“这话怎么听得这么闹心呢?”

    律植元冷冷道:“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知道死字何写。”

    “轰!”

    李云霄一锤轰下,雷光在空中一闪,直接将律化锋砸趴下了,整个人倒在小院内不知生死。

    律植元和所有人当场呆住了。

    李云霄懒懒说道:“我早说过,我经不起吓的,再有一次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颤抖了。”

    律植元脸色顿时阴冷了下来,他右手一扬,一道寒光闪过,冷剑冰霜直接插在了大地之上。

    也许是因为之前听了那个故事的缘故,所有人都觉得一阵寒气逼人。

    律植元脸上泛起一丝戏虐,讥讽道:“剑就在你眼前,可你有这个胆量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