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80章 出手
    九天帝气镇压一切,代表的乃是这片天空下的最高规则,不可能存在帝气无法压制的力量!

    “砰!”

    刀身在宏君焕的拳劲下震颤,那冰色的火焰果然一下就压制住了,渐渐消亡,而他的拳劲也在不断被吞噬燃烧掉。

    宏君焕提起战刀,看着刀锋上一个拳头大小的缺口,哭笑不得。

    刀身上缺损的不仅仅是一个偌大口子,而且灵气消散大半,他整个脸色阴沉不已,不说修复此刀是一件极为麻烦的事,当前事下,有李云霄插手,怕是劫下阮红玉母女三人都十分棘手了。

    正当他脸色阴沉不定的时候,突然一道光芒飞驰而去,似乎在那传送之地落下。

    宏君焕脸色微变,冷冷哼了一声,内心却是稍稍安定了下来。

    虽然功劳有可能被人抢去,但任务失败的后果远比功劳被抢要来的严重的多。

    他收起受损的战刀,也化作一道光芒追了过去。

    阮红玉众人边杀边逃,片刻后便到了传送区域之前,众人都是心中涌起悲凉之意来,曾经的此地之主,如今却要靠着这种方式离开。

    阮红玉望了一眼身后,一行清泪从眼角滑落,惨然一笑。

    突然一道惆怅的声音传来,道:“夫人既然对此留恋,又为何要离开呢?”

    一道光芒闪落,锦绣长袍内露出一张熟悉的面容,却是议事员五人之一的傅宜春。

    阮红玉心中微颤,难以置信道:“宜春大人也要拦我?”

    傅宜春叹道:“身不由己。”

    阮红玉呆了一下,惨笑道:“哈哈,好一个身不由己!才几天时间,就已经彻底成了唐庆的走狗!”

    傅宜春脸上闪过一丝愧疚,道:“夫人此言差矣,四极门谋划红月城已经很久了。而我,一直都是唐老爷子的人啊!”

    “什么?!”

    阮红玉身躯大震,她似乎一下子明白了过来,为什么唐庆外来之人不仅一下就能拿下红月城,而且三家的联合抵抗会如同土崩瓦解,一下子就成为散沙,连她曾经的红月城主母也要落荒而逃。

    阮红玉悲从心来,难受道:“现在的红月城,是你们想要的局面吗?”

    傅宜春身躯一震,眼中露出复杂之色,道:“无论如何,大势不可逆,我也只是一枚棋子罢了。夫人就算逃了,也改变不了任何现状,不如顺从唐老爷子的心意,安心辅佐唐老爷子。毕竟这红月城的辉煌,也有你们夫妻极大的功劳。”

    阮红玉惨然笑道:“哈哈,辅佐唐庆?做梦!要杀便来,生死而已。”

    她脸上满是讥讽和嘲笑,看的傅宜春一阵羞愧,连连摇头叹道:“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他抬起手来,无数光芒汇聚在上空,凝成一只巨大的青色爪影,临空落下。

    阮红玉脸色一沉,喝道:“荷婆婆,你带着她们走,这里我挡着!”一道剑气从她手中****而起。

    面临大敌,阮红玉自知不敌,不敢有丝毫大意,她只希望自己全力纠缠下可以拦住对方一点时间,让两位女儿逃走。

    所以一剑之下便是自己全部修为,身化剑气,将那巨大的青色爪印劈开。

    傅宜春脸色微变,他只想生擒阮红玉母女三人,故而出手留有余地,叹道:“既然夫人要以死明志,那……”

    突然一道冷声传来,道:“那你就去死吧!”

    皓月之下,一道巨大的魔影浮现出来,临空一拳就往傅宜春身上轰去。

    傅宜春脸色冰冷,哼道:“雕虫小技,微微萤火,敢与日月争辉!”

    他站立在原地不动,一道强绝之气从体内狂涌而出,凝成无形拳劲迎了上去。

    “轰隆!”

    真魔法相的一拳倏然崩散,李云霄的身影临空而下,十一柄剑在他周身飞旋,剑诀指引下,破空斩去。

    “哼,原来是你!”

    傅宜春一下便认出了李云霄,冷冷一笑道:“那正是好了,唐老爷子也正要找你,随我一道回去吧。”

    他伸手右掌,在身前不断画圈,一股无形的力量在他掌法下流转,十一柄剑被那股力量牵引,竟不能伤其分毫。

    李云霄沉住气,双手飞快掐诀,那十一柄剑瞬间化作阵图,金色的剑符出现,往傅宜春身上压去。

    “可怕的天赋,难怪姜楚然对你如此看重。”

    傅宜春眸子一凝,变掌为拳,他八星武帝的拳劲爆出,瞬间将那剑符轰散,十一柄剑发出震颤,倒飞回去。

    傅宜春一招得手,更是欺身而上,双手负在身后,一步便踏足而来。

    “你不是还有三头六臂吗?全部施展出来吧。”

    傅宜春冷冷一笑,道:“不过你的底牌再如何强大,对我也是毫无作用!”

    李云霄将十一柄北天寒星剑一收,立即化作一道雷电就要遁走,想要镇压傅宜春的确没有可能,他只能尽量引开对方,让阮红玉顺利逃离。

    打斗之声如此巨大,按理整个红月城都应该被惊动,但月色下却是诡异般的寂静。

    “想走?没有可能!”

    傅宜春哼了一下,临空打出一道印诀,空中落下一口小钟,往李云霄身上罩去。

    李云霄显化而出,界神碑扔了出去,双手中显化出摩诃古文,打在那界神碑上,一片世界之力浮现,与那小钟撞在一起!

    “当!”

    那钟上发出一阵颤音,竟然带着畏惧之意,整个小钟不断的发出鸣声,似乎想要逃走。

    而界神碑则是死死的压在那小钟上,不断吞噬着对方的力量。

    “什么?!”

    傅宜春大惊,他也察觉到了那钟上传来的恐惧,他急忙手中诀印一展,要将那小钟召唤下来。

    “砰!”

    不待那小钟飞回,就直接发出金属爆裂之声,光芒尽失的从空中掉落。

    “啊?!!”

    傅宜春彻底的看的傻眼了,那小钟直接掉在他脚下,好像一个瓜枣裂了开来,一看就是报废了。

    宏君焕很快追了上来,化作一道光芒就冲李云霄身边冲过,往阮红玉那追去,口中戏虐的说道:“多谢宜春大人出手相助,这小子就交给你了,阮夫人就在下出手吧。”

    “哼!”

    天空中突然出现一道闷哼,也不见谁人出手,就只看到宏君焕整个整体好像被锤子砸了一下,笔直的摔落下去,“砰”的一声砸出一个大坑。

    傅宜春脸色大变,一下子惨白,怔怔的站在那,似乎也不敢擅动。

    李云霄立即明白过来,有红月城的高人出手,至于为何不现身,肯定有不得已考量。

    他也不理会这些,收起界神碑便朝那传送区域而去。

    传送阵法已经被阮红玉等人启动了,李云霄一瞬间化作一道雷光遁入其中,再没有任何人出手阻拦。

    光芒闪动之下,众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城内。

    “砰!”

    宏君焕从黑坑里冲了起来,这是他今晚二次被砸入坑洞,一脸愤怒的四下张望,却是一片寂静。

    “人呢?”

    他一下冲到傅宜春面前,脸上惊骇道:“不会跑了吧?”

    傅宜春凝望着虚空中,脸色渐渐好转起来,眉梢低下,沉默不语。

    宏君焕四下望了一番,道:“是谁动手打的我?”

    傅宜春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轻哼一声便转身离开,似乎懒得搭理他。

    宏君焕脸孔憋得通红,双目中喷出狂暴的怒火,化作一道光芒就朝城主府而去。

    府内,几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装在盏茶中,将大厅照的一片通亮。

    唐庆静静的听完了他的回报,这才道:“那出手之人我已经知道了,既然阮红玉不愿归顺于我,那她死了和活着都没多大区别,逃了就逃了吧。倒是你说的那李云霄……”

    他一下陷入了沉默,似乎在思量什么。

    宏君焕心中暗惊,既然唐庆已经知道了谁人出手,证明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尽在其掌控,可为何不阻拦?

    唐庆喃喃自语道:“那李云霄竟然可以从你手中逃脱,当真是个祸害啊,今日不除,我怕他日必为大患!”

    宏君焕躬身道:“那李云霄不过是仗着玄器厉害而已,依我看他的实力最多和两位公子相仿。”

    唐庆悠悠的转过身,一步步走向那城主府的宝座,轻轻坐下,双手扶在那兽首上,眼中浮现出迷离之色,淡然道:“那两个废材有多大本事我比谁都清楚,要做一派领袖,一方豪杰,他们都绰绰有余。但要说这天下霸主,绝代武帝,哼,他们还差的远了!”

    “是!”

    宏君焕不敢应声,他比谁都明白眼前之人的可怕,不仅仅是实力上的差距,更是这么多年来形成的上位者威压,让他不敢有半点忤逆。

    唐庆沉思了一阵,道:“阮红玉逃了便逃了,红月城基本已在我掌控之中,少了她只是多一些麻烦,没有那么尽善尽美而已,但那李云霄决不能放过!”

    他下令道:“顺着那传送的坐标,一定要找到李云霄并将其击杀!就让傅宜春领衔,带着你们五名堂主去做!”

    “什么?!”

    宏君焕大吃一惊,内心震骇滔天,在这红月城权利不稳的当口,竟然一下子派出六名高阶武帝去追杀李云霄!他虽然内心疑惑万分,但不敢多问,急忙领命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