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79章 追逃
    老妪惊怒道:“你,你们……!”

    那几名叛变的武者脸上浮现出愧疚,道:“形势比人强,我们只是不想死而已。”

    老妪咬牙切齿,寒声道:“城主大人和夫人平时对你们如何?”

    那几人头低的更厉害了,自知羞愧,不敢抬头见众人。

    阮红玉淡然道:“由他们去吧,趋利避害乃是人之本性,怪不得他们。”

    “哈哈,不错!识大局者可活命,还有没有要弃暗投明的?”

    宏君焕冷冷的扫视了一圈,再无人吭声,都是一脸的视死如归。

    “好,好,果然很有骨气。”

    宏君焕脸上露出一丝戏虐的笑容,指着那几名投降过来的武者道:“为了表彰你们的诚意,现在就你们先出手,每个取三个头颅过来,就能证明你们的真心了。”

    “啊?什么?!”

    那几名武者都是大惊,一下子傻了眼,冷汗涔涔的从身上冒出,哀求道:“宏大人,我们几个实力低微,根本打不过主母他们。”

    宏君焕脸色一沉,喝道:“我不需要实力低微的渣渣,若是实力不够,又没有战功的话,要来何用?红月城不养废人!”

    那几名武者呆滞在那,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此刻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

    “怎么?不想立功?”

    宏君焕眼中闪过一丝讥讽和杀机,哼道:“既然如此,要你们这些渣渣何用,一并杀了!”

    “你,你羞辱我们!”

    那几名武者羞怒交加,一个个脸上紫的如同茄子,大吼着冲了上去,想要搏命。

    “哼,几只蝼蚁,难道还以为有跟我谈判的筹码?丑态百出!”

    宏君焕举起右手,一道蓝光在掌心汇聚,直接拍下。

    一圈掌威荡开,在空中扫荡过去。

    “砰!砰!砰!”

    一连串如同压碎石头的声音,那几名武者当场骨骼尽数,喷出大口血来,被一掌压成了肉泥摔在地上,死的惨不忍睹。

    不少姜家女眷都惊恐的叫了起来,那死状太过恐怖了。

    “七星武帝!”

    阮红玉脸色沉了下来,这宏君焕与自己修为相当,但从刚才出手看,似乎要更甚一筹。

    她传音给身前的那名老妪,道:“荷婆婆,你立即带着若梅和若冰逃走,不顾一切的杀向传送区域,只要逃离了红月城,立即前往北域玉蟾宗。”

    玉蟾宗乃是北域十大派之一,与红月城的关系极好,特别是和姜家来往异常密切。

    荷婆婆脸上闪过桀骜和不愿之色,但在阮红玉苦苦哀求之下,长长的叹了口气。

    “怎么,开始交代后事了?”

    宏君焕自然看出了她在传音入密,冷冷笑道:“今天谁也别想走一个,杀!”

    他一声令下,身侧的武者都是纷纷出手,朝着那些女眷而去。

    阮红玉正要迎敌,突然李云霄直接挡在她身前,道:“你们都走,这里留给我。”

    他脸色阴沉无比,一出手便是一招大风火轮,恐怖的元素之力充满大厅,飞速的朝着那些武者旋去。

    “啊!啊!”

    接连几声惨叫,那些武者恐怖的发现,九天帝气也无法挡住那恐怖的风火之力,沾上一点立即被烧成灰烬。

    阮红玉愣了一下,眼中挣扎之色一闪而逝,这种关键时刻,她也不是矫情之人,随即道:“保重!”

    顿时一道剑影从身上冲出,刺破天穹,喝道:“跟我走!”

    姜家之人纷纷紧随其后,那名荷婆婆断后,十余人鱼贯从刺破的天穹上飞了出去。

    宏君焕大惊,怒道:“竖子,该死!都给我追!”

    那些手下震慑于大鳄鱼的威势,听到命令后如释重负,纷纷冲出了屋内,追击阮红玉而去。

    宏君焕自己则是腾空而起,手掌化作淡蓝色,直接拍向李云霄。

    李云霄脸上一片淡然,但是眸子内的杀机却是让人望而生畏。

    界神碑直接浮现在手中,当做砖头一样拍了过去。

    “砰!”

    宏君焕一掌拍在界神碑上,顿时觉得自己手中传来剧痛,骇然之下急忙收回,整个手掌变得血肉模糊。

    他惊骇不已,还没来得及思考,就看到那界神碑化成一座小山碾压了下来。

    “竖子,竟敢小瞧我!”

    宏君焕的两只手臂顿时变得巨粗无比,一柄沉重的大砍刀握在双手上,大喝一声就朝那界神碑斩去。

    “砰!”

    砍刀斩在界神碑上,巨力反震而下。

    “砰!砰!”

    宏君焕的****直接被压入了地面一尺有余,满脸浮现出震惊之色。

    他的一招刀芒至少也有万斤之力,可开山破石,而且手中战刀更是凶猛的斩击玄器,普通九阶玄器撞击之下也要受到重创。

    但这界神碑好像没事似的,依然死死的压在战刀上,而且越来越重,宏君焕的两只手臂上青筋一条条的蹦跶出来,却还是被压得渐渐不支。

    “哼!”

    李云霄冷哼一声,直接一下瞬移到界神碑上,大界神诀在手中展开,那世界之力轰然浮现,开始吞噬战刀上的光芒,无穷重力也成倍增加。

    “什么?!”

    宏君焕骇然失声一叫,他看到了自己手中坚硬无比的战刀直接被压弯了,手中传来的力量似乎一下子翻了数倍,再也抵挡不住,整个人轰隆一声就被压入地面之内,整个小院方圆百米都在这一震之下轰然倒塌。

    李云霄一击得手,也不继续攻击,而是收起界神碑,化作一道雷电,朝着阮红玉等人的方向而去。

    他现在最重要的便是保障阮红玉等人的安全逃离,至于红月城的账,可以慢慢来算。

    就在不远之处,阮红玉众人陷入了包围,正是宏君焕带来的那些武者,其中还有数名中阶武帝将一干女眷都压制住。

    “死!”

    李云霄爆喝一声,十一柄北天寒星剑破体而出,化作巨大的金色剑符,临空而下。

    “剑云化雨!”

    他一声轻喝,那剑符顿时散开成无数密密麻麻的小剑,如同一根根的细针,临空纷纷洒下。

    斜风细雨,在空中吹开,形成一道道细小的龙卷。

    “啊!啊!”

    不断的有惨叫声传来,那些武帝修为以下的存在,几乎是瞬灭,即便是低阶武帝,在这细雨剑气之下,也是惊惧的苦苦支撑,不敢有丝毫大意。

    整个女眷之中只有阮红玉一人是高阶武帝,要维护众人的安危,已经是应接不暇,内心焦急无比,直到看见李云霄出手这才松了口气。

    她同样是心中大震,李云霄此刻出手的威势,竟然不在自己之下。

    她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候,投去了一个感激之色,便带着众人继续飞奔而走。

    “大人,他们要逃了,快追!”

    晏星华混在人群中,一直是出工不出力,眼睛最尖,一下子就惊叫起来。

    李云霄眼中杀机一闪,直接瞬移在他的上方,拿起雷锤就敲了下去。

    “轰隆!”

    一道雷霆震响,万千雷电“噼里啪啦”的散开。

    晏星华整个头颅直接粉碎了,一具无头尸也被电的外焦内嫩,倒在地上。

    “竖子,休要小瞧我!”

    一道惊天怒吼出来,一道光芒临空而下,宏君焕愤怒的咆哮着,战刀临空就朝李云霄斩下。

    那刀芒横空而起,将整个夜色照耀的如同白昼。

    大片的民房住宅在这刀气直接尽数化作粉末。

    红月城的一干武者也看的心惊不已,在几名中阶武帝的带领下,继续追击阮红玉而去。

    李云霄眼中寒光一闪,葫芦小金刚从眉心飞了出来,立即化作八丈金刚,临空一拳迎着刀芒轰了上去。

    冰煞心焰在拳风上浮现,如同一朵晶莹透彻的小花,在漫天灵压之下傲然开放。

    “砰!”

    战刀直接斩在葫芦小金刚的拳头上,狂暴无比的力量瞬间席卷开来。

    葫芦小金刚整个身体发出强大的器蕴之声,在空中不断“嗡嗡”作响,同时被巨力震飞了数百米远。

    李云霄也不恋战,化作一道雷电就往远处遁去,一下就到了葫芦小金刚身边,将收入体内,继续追着阮红玉而去。

    宏君焕一斩之下,脸色微变,刚才那刀芒之下的感觉,似乎斩在极为坚硬的铁板上,震的他手臂发麻。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身上竟然如此多的珍奇异宝!”

    宏君焕脸色阴沉了下来,扛起战刀准备再追上去,突然他眼角余光扫到了战刀的刀刃上,顿时露出极度震骇之色,整个人呆若木鸡。

    只见那战刀的刀锋上,结出了一层薄薄的冰,仔细望去,却是在不断跳跃,如同火焰一样。

    而且让他大惊失色的是,那冰焰正在吞噬他的战刀,已经被烧出了一个拳头大的缺口。

    “嗞!这,这……!”

    宏君焕呆滞在天空上,他的战刀可是极不寻常的材料炼制而成,是专门用来硬砍的玄器,坚固程度难以想象,竟然被火焰吞噬呢?而且看样子那缺口还在不断扩大。

    他脑门上冒出冷汗,急忙将帝气灌入刀中,要将那火焰震灭,却骇然发现,自己的帝气一触及那冰焰,立即化作虚无。

    “这……,无物不烧?”

    宏君焕彻底傻眼了,他猛然大喝一声,一道拳芒就往那刀锋上震去。

    今天是九一八,勿忘国耻,警钟长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