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78章 虎落平阳
    “哦?”

    阮红玉淡然看了他一眼,道:“若真是如此,那就多谢你有心了。虽然你的实力在小一辈中很强,但放眼红月城还真不够看的,你还是自己离开吧。”

    李云霄艰难的吞咽了一下,脸色越发的苍白,他如何开的了口告诉眼前的众女,姜楚然是为救他而死。

    “云霄大哥,快进来坐吧。不管你是何原因,我们都很感激你。”

    姜若梅也走上前来,一股喷香扑鼻,软体直接绕着李云霄的手臂,两大绝色的姊妹一左一右拉着他,将他拖入屋内。

    李云霄咬紧牙,艰难道:“对不起。”

    阮红玉眉头微微皱起,道:“云霄公子此言何意?”

    李云霄慢慢闭上双眼,缓缓道:“在地老天荒内,姜城主——为救我而死。”

    “啊!”

    朱经义猛然惊叫了一声,立即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巴,瞪大眼睛惊骇的站在一旁。

    整个大厅内瞬间安静了下来,极致的宁静。

    “你说什么?云霄大哥你在说什么?我爹死了?”

    姜若冰那大大的眼睛里淌出泪水来,一下子就化作小河,不可收拾。

    虽然阮红玉早已跟她们说了这种可能性,但所有人都还抱着一丝的期望,毕竟没有人可以证实姜楚然真的死了,就连四极门的人也是心怀忌惮。

    姜若梅那妩媚的姿态一下不见,双手放开李云霄的胳膊,身躯有些站立不稳。

    阮红玉的双目一下子就通红了起来,在那夜大星陨落,漫天飞雪,她就知道姜楚然肯定是死了,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是那样的真实,那是夫妻之间的感应,比任何消息都来的真实。

    “主母,这,这可如何是好?”

    一名武者顿时有些慌了神了,这些日子来支持他们的信念便是姜楚然没死,现在信念一下子坍塌了,所有人都觉得眼前一片黑暗,再无光明。

    阮红玉早已经知道是这个结局,此刻反而是所有人之中最为淡定的,只是较弱的身躯颤抖了几下,便稳定了下来,双目通红,啜泣道:“以他的修为,何人杀的了他?”

    李云霄微微睁开眼来,道:“天思。”

    阮红玉身躯一震,悲戚的哭道:“天思,果然是天思!”

    李云霄无比的愧疚道:“对不起,天思要杀的人是我,本与他无关,他是为了救我而死。”

    整个大厅内都沉寂在一股极度悲凉的环境里,只听到一片的啜泣,只有有限的几名****武者,一个个脸色铁青,眉宇间尽是忧虑。

    悲痛的气氛蔓延开来,所有人盯着李云霄都露出怨毒之色。

    姜若冰也是大哭道:“是你害死了我爹,你赔我爹来!”

    他右手一扬,铮然一声宝剑出鞘,朝李云霄直刺而去。

    “砰!”

    剑尖刺在李云霄的胸膛,竟然直接被一道金光挡住,难以刺进分毫。

    李云霄眉头一皱,此刻他的肉身比九阶妖兽还要强大,根本不是姜若冰伤的了的。

    他一把抓住那剑身,直接往自己胸膛内插了进去。

    “咝!”

    宝剑入体,殷虹的鲜血流了出来。

    李云霄也是一片惨然的笑了起来,他的心也好苦。

    姜若冰一下被吓住了,手里抓着剑柄站在那,有些不知所措,连哭声也止住了。

    阮红玉要数所有人之中最为冷静的,她看了李云霄一眼,似乎明白了什么,道:“救你是楚然的选择,我们尊重他的选择,他的死是自己选择的结果,与你无关,你无须自责。”

    “噗!”

    李云霄听见这话,压抑在胸口的那股闷气终于是爆发开来,直接一口血喷了出来,惨然大笑道:“哈哈,我无须自责?我当然无须自责!他们一个个自以为是,自以为修为通天,武道盖世,了不起是吧?这下都死翘翘了,一个个都爽了吧!”

    众人都是停止了哭声,看着他那有些发疯的样子,都是皱起了眉头,但眼中难以掩饰的厌恶和愤怒之色。

    “你这个废物闭嘴!”

    一名老妪终于忍不住了,爆发道:“姜城主是为了救你而死,请你语气里尊重一些!”

    “哈哈,尊重?让他跑不跑,非得在我面前表现下他有多厉害,活该他死翘翘!”

    李云霄仰天大笑起来。

    “废物,该死!”

    那名老妪勃然大怒,手中运气一丝元气,正要斩过去,却被阮红玉伸手制止住了。

    阮红玉凄凉的说道:“这是楚然的选择,你也节哀吧。”

    众人都是又惊又怒,这个时候竟然是自己主母去安慰这个害死了城主的人,一个个难以自持,都是怒气冲天。

    只有阮红玉正对着李云霄,看见了他那比哭还要难看的大笑之下,双目中留下两行殷红的血泪。

    “哈哈,果然是躲在这,我猜的一点都没错啊!”

    小院外突然出来一道冷笑之声,顿时数十道强大的气息分布在整个小院的四周,所有人都是大惊,终于被红月城的人发现了。

    而且四面八方,天上地下都有人把守,将此地围了个水泄不通。

    朱经义也是脸色大变,他已经听出了这声音是谁。

    “晏星华,是你这个混蛋!”

    姜若梅咬牙切齿,气的浑身颤抖起来。

    大厅内顿时走进数人,而旁边一位正是冰块组织的首领晏星华。

    他目光在大厅内望了一眼,得意的笑道:“这一个个的是在干嘛呢?如丧考妣,难道是在给姜楚然哭丧超度吗?哈哈!”

    朱经义似乎有些怕他,身体往里面缩了缩,这才道:“星华大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带着外人来抓若梅若冰小姐。”

    “我呸!滚你个死胖子!”

    晏星华冲上去往朱经义身上踢了一脚,直接将他肥大的身躯踹飞了。

    “晏星华,你这个忘恩负义之徒!猪狗不如!”

    姜若梅气的脸色铁青,指着他就大骂起来。

    “哼,我呸!我忘恩负义?你这个****!”

    晏星华一见到姜若梅,眼中顿时露出邪恶之色,狞笑道:“你之前肥的跟一座山似的,每天都是怎么虐待我的?老子真是生不如死啊!现在你漂亮了,你以前对我的那些,我都可以逐一还给你了,哈哈!还有若冰小姐,啧啧,来个姊妹共享,人生乐事不过如此,哈哈哈!”

    整个空中都是蔓延着他的狞笑之色,所有姜家家眷都是义愤填殷,气的脑门冒烟。

    虎落平阳被犬欺,他们姜家小姐何曾受过这等屈辱。

    晏星华身边的一名武者皱起眉头,怒道:“这些人都是唐老爷子要的,岂容你随意支配!”

    阮红玉身边的那名老妪怒视着那武者,咬牙道:“姜超鹏,城主大人在的时候对你不薄吧?你竟然带着外人来抓主母?当真是狼心狗肺,畜生不如!”

    那名武者姜超鹏脸上闪过羞愧之色,直接低下了头来,不敢应答。

    “姜超鹏,既然选择了跟唐大老爷,就要跟这些旧人划清楚关系来。”

    这群人中那统领之人脸色冷漠,看着屋内的众人,嘴角上扬起一丝讥讽。

    “是,宏大人所言极是!”

    姜超鹏似乎极怕身边之人,急忙点头哈腰的应允道。

    阮红玉目光一凝,道:“竟是四极门青云堂的堂主宏君焕亲临,唐庆还真看得起我们这几个女眷。”

    宏君焕冷冷一笑,道:“那已经过去的身份了。在下现在是红月城禁卫军统领宏君焕,奉红月城城主唐老爷子之命,特来带夫人和两位小姐,还有诸多大人回去。”

    “哼,这红月城已经不是红月城了,我们宁死也不会回去的!”

    那老妪冷哼一声,脸上一片决然。

    众人也都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表现出奋死一战的决心。

    但也有几人脸上挣扎不已,眼中浮现出茫然和纠结。

    姜若梅冷冷道:“唐庆那老匹夫不过是想挟持我母亲,以瓦解一些姜家的抵抗势力,母亲大人正是看出了你们的阴谋,这才潜逃了出来,今日即便站着死,也不会跟一些没种的畜生一样跪着跟你们回去的!”

    老妪昂然道:“说的没错!今日就以我们的血,来唤起红月城姜、宁、阮三家的奋战之心!”

    “哈哈?奋战之心?”

    宏君焕大笑道:“归宿唐老爷子,可是夫人的亲弟弟亲口下的决心,代表的可是夫人本身的意志,已经红月城所有人的意愿。难道你们要逆红月城所有人的意愿吗?”

    一直没有吭声的阮红玉,终于开口说道:“元思他也是不得已为之,但想不到你们唐家步步逼近,竟然想要吞并我们三家,当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他终有一日会自食恶果的。”

    “哼,即便有,夫人你也看不到了!”

    宏君焕一声令下,道:“全部抓回去,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姜家眷属都是脸色大变,想不到对方竟然真的敢下杀令,他们以为最多只是擒拿回去而已,毕竟阮红玉的存在,对于唐庆来说还是有极大的利用价值。

    也许红月城内部又发生了他们想象不到的变故,使得阮红玉一下子失去了价值。

    “不,不要杀我,我投降!”

    立即有几名意志不坚定者,吓得脸色大变,急忙叛变了过去。

    票票好疲软了,还有票票的亲们甩给我吧!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