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77章 物是人非
    李云霄身上杀气激起一道道细小的漩涡,在四周散开,整条街道有如寒霜降下。

    “宁可月的实力在整个大陆都能排的上号,谁有这能力可以截杀她?”

    那几名武者吓得几乎要哭了,忙道:“大人,大人,不管我们的事啊,千万不要杀我们,我们地位卑微,知道的也就这么一点了。”

    李云霄双眸冷的如千载寒冰,看着眼前几人哭哭啼啼的求饶,恨不能全部碾杀掉。但他也知道这几人所知有限,再怎么问也问不出名堂来。

    他身影一闪,立即消失在大街上,化作一道流光往紫云峰而去。

    这段时间红月城里暗潮涌动,这样大动作飞行的武者也多了起来,并不引人注意。

    紫云峰上郁郁葱葱,依然是灵气涌现,并不受红月城人事的影响,亦如既往的屹立在大地上。

    李云霄直接落在山巅上,一片巨大的真空地带,草木砂石尽数被毁,显然是经过激烈的战斗。

    战场已经被红月城的人打扫过了,没有一具尸体,只剩下光秃秃的顶峰,还有一些触目惊心的痕迹。

    整个山巅都几乎被裂成了两半,一道深痕不见底端。

    李云霄的神识散开,没有任何线索留下,但心情却是异常沉重,依然这里的地形面貌显示出的确有极强的高手在不久前战斗过。

    他取出那块宁可月给他的玉牌,握在手中,几次想要捏碎,终究是忍了下来。

    他再次化作一道雷光,朝红月城而去。

    那桃花坞下,楼阁之中似乎有微光掩映而出。

    李云霄心中一动,立即飞落其间。

    “谁?”

    一道男子的声音满怀敌意传来。

    李云霄心中大为失望,这声音他认得,正是宁航锋的。

    “你姐姐呢?”李云霄直接开口问道。

    宁航锋的身影显露出来,十分的颓败,看见李云霄后愣了一下,似乎颇感意外,但随即嗤笑道:“你找我姐何事?”

    李云霄道:“你姐死了?”

    宁航锋的面容一凝,随即变得狰狞无比,怒吼道:“闭嘴!你姐才死了!”

    一股极为暴戾的气息从他身体内荡开,直逼李云霄而来,轰在他胸膛上。

    李云霄不避不让,任由那气劲轰在身上,随后消散无踪,他开口道:“这么说来,宁可月只是失踪了?”

    宁航锋一惊,他瞳孔骤缩,骇然道:“你,你竟然跨入武帝了?!”

    那种震骇之情难以言喻,让他一下心神失守。

    在红月城上与闰祥一战的时候,李云霄不过六星武尊而已,纵观大陆古今,何曾听过如此妖孽的进展速度?

    宁航锋在短暂的失神后,回过了神来,恢复了之前那种颓唐的神色,淡然道:“你的天赋果然非人可比,城主大人曾言你是后起之秀第一人,果真没错。假以时日,这片天空下怕是无人是你敌手。”

    李云霄道:“别跟我废话,我只问你,你姐是死了还是失踪了?”

    宁航锋心中一阵烦躁,但还是压制了下来,冷冷道:“与你何干?”

    李云霄眼中杀机一闪而过,寒声道:“若非你是他弟弟,我现在就先将你废了!”

    “废我?哈,哈哈!”

    宁航锋夸张的仰天大笑起来,道:“来啊,来废我啊!让我看看你这后起之秀第一人到底有多强的实力!”

    两人都是心中无法的烦躁,血液中一股压抑的情绪在慢慢燃烧,双眸里都是渐渐凝聚起杀气来,整个楼阁在这两道威压之下变得一阵恍惚,似乎随时要坍塌。

    “砰!”

    李云霄毫不客气,一蹬而起,脚下的地板瞬间粉碎,他一拳就狠狠的轰了上去。

    “啪!”

    宁航锋瞳孔骤缩,直接双手抓住,以极快极准的速度前后搭在李云霄的手臂上,身躯往后一转,就要将李云霄摔出去。

    两人都是纯粹的肉僧力,没有动用半分元力。

    “嗯?”

    宁航锋心中猛然一震,在抓住李云霄手臂的时候,似乎握着的是一座大山,任由他有千斤气力,也无法撼动分毫。

    就在这震骇的瞬间,李云霄的拳劲突破了他的防御,直接轰在他脸上!

    “砰!”

    宁航锋整个人震飞了出去,一连撞碎无数楼宇建筑,差点掉入河中,脸上直接肿了一块起来。

    “哈,哈哈,打得好!”

    宁航锋捂着脸,疯狂的笑了起来,道:“打人不打脸,你还真狠啊!”

    李云霄淡然道:“反正你不要脸了,留着何用?”

    宁航锋一下子沉默了下来,道:“我姐失踪了。”

    李云霄道:“现场我去看过,天下间能够截杀她之人有限,在这有限的人之中,有截杀她动机的,更是屈指可数,你心中可有计较?”

    宁航锋身躯一震,随即脸上露出悲戚之色来,惨然笑道:“我只知道这件事跟唐庆有关,天下间的高手无数,任何一件事都可能牵扯出要杀我姐的利益来,如何能断论。”

    李云霄瞳孔微缩,冷冷道:“这也是我想知道的第二个问题,唐庆为何能入主红月城,并且即将成为代城主,他身后之人到底是谁?”

    宁航锋身体颤抖起来,脸上满是悲愤和绝望,一下子就变得煞白,咬牙道:“这件事无可奉告!”

    李云霄目光微凝,道:“这件事我本也没兴趣,但支持唐庆之人,定然就是害你姐的凶手,你不想查清楚你姐的生死下落?”

    “哈哈,支持唐庆之人就是害我姐之人?”

    宁航锋突然大笑起来,眼泪都出来了,却是笑的无比的痛苦。

    那支持唐庆拿下红月城的,正是上一任的城主,宁可月和他的父亲啊!

    李云霄冷冷道:“看来你受的刺激够大,既然你不肯说,那就让我自己去找出真相好了!”

    他一转身,便化作一道雷电而去。

    此事不仅是关乎宁可月,还有红月城,既然姜楚然是为救他而死,他就绝不能坐视红月城落难而不理。

    但以整个红月城都无法抗衡的力量,他也自知难以对抗。

    心中有如压了一块巨石,让他有些喘息不过来。

    他独自一人在红月城的街道上漫步,天空中的月亮已经恢复茭白色,清冷的照下。

    突然间,他神色微动,心念一转,朝着一个方向望去。

    当初为了换取爆元丹而质押了冷剑冰霜,谈好让那老者找齐材料后捏碎玉佩唤他,刚才正是那老者的玉佩传来动静,一个方向坐标立即在李云霄的感应之下。

    “竟不在红月城?”

    李云霄皱起了眉头,自语道:“那个方向和距离,应该还在东域之内。且去城主府探个究竟再说,再去取回冷剑冰霜。”

    他思定后,正要朝城主府而去,突然一个肥胖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前,正是朱经义。

    “云少,真的是你?”

    朱经义一脸的惊喜,急忙将他拉到了一旁,道:“上次看你重伤出城,我都担心你活不了了。”

    李云霄眉头一皱,立即明白了过来,相比是自己昏迷的时候出城被他瞧见了,他开口道:“红月城之事,你知道多少?”

    朱经义脸色微变,随后笑着捅了下他的肩膀,道:“我就知道你绝不是那无情无义之人,肯定会回来的,所以一直让兄弟留意你的行踪,刚听到汇报我就赶紧四下找你,你知不知道现在红月城也在找你。”

    李云霄心中一动,道:“红月城找我?你说的红月城指的是什么?”

    朱经义一脸的苦笑,道:“现在的红月城基本是唐庆老爷子说了算,当然是四极门唐家要找你,你冒然出现很危险的,赶紧跟我走吧。”

    李云霄道:“去哪?”

    朱经义道:“若冰和若梅两位小姐那。”

    李云霄跟着朱经义飞快的穿过了几条街,来到一片民房的建筑内,其中一间不起眼的小院子,直接走了进去。

    这小院子正是当初冰块组织的聚集地,似乎已经人去楼空了。

    “若梅小姐,你看我带谁来了!”朱经义嚷嚷着跑了进去。

    李云霄跟在其后,进到屋内,只见一女子正在围在一起,似乎商议事情,纷纷抬起头来。

    “李云霄!”

    几道惊呼之声响起。

    李云霄一眼望去,心中猛然一沉,胸口感到极度的压抑。

    里面除了姜若冰姊妹外,还有阮红玉也在其中,全是姜家的家眷,多为女子,还有一些男丁。

    阮红玉整个人都消瘦了几圈,她抬眼望了一下,淡然道:“是你?”

    “云少,你果然没死!”

    姜若冰难得挤出一丝笑容来,上前道:“怎么,看到我们不开心了,脸色阴沉成这样?”

    身后一名窈窕娇媚的女子丹唇轻启,道:“妹子,云霄大哥定然是有事,别闹。”

    那身材妩媚之极的女子,竟然是姜若梅,在咒印出去后她便疯狂的减肥,终于是消瘦了下来,在众人之间隐隐成为第一美女了。

    阮红玉开口道:“现在四极门似乎要抓你,你回红月城做什么?”

    朱经义忙道:“主母大人,云少可是义薄云天,肯定是知道我们有难处,所以才回来救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