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75章 惊吓
    李云霄内心的震骇比亓胜风有过之而无不及,手中那界神碑上不仅流光消失,而且还有一道浅浅的印痕在上面。

    界神碑竟然被斩伤了?!

    他额头上冒出冷汗,只觉得浑身冰冷,如此逆天的玄器,若是再有一击下来,自己该如何抵挡?

    亓胜风也是内心一阵发苦,催动那冥轮需要的力量太大,已经运转三次,以他现在的身体情况或许还能强行推动两次,但李云霄手中那不知道什么玄器,在自己一斩下竟是安然无恙。

    要知道混合了天照阙金和北天寒星铁的葫芦小金刚,都差点被斩掉头!

    这一下让亓胜风内心忐忑不定,不敢在冒然催动冥轮了。

    “轰隆隆!”

    就在两人相互忌惮不定的时候,那鳄鱼直接将银河打破,漫天银光闪闪之下消失,只有一点朱墨而已。

    鳄鱼怪咆哮了几声,盯着亓胜风也没有冒然冲上前。

    现在围着亓胜风的三个怪物,没有一个是正常的东西。玄雷惊云吼乃是一路进阶上来的,数次不可思议的变异,才成就了现在的九阶之力,葫芦小金刚和鳄鱼怪就更不用说了,三只怪物整个天武界都找不到第二个。

    亓胜风一脸的凝重,目光在三个怪物上打量了一翻,移动到李云霄身上,在他看来,李云霄才是最大的怪物!

    “哗啦啦!”

    突然空中传来锁链之间细小的撞击之声,亓胜风单手掐诀,在他周身浮现出淡淡的黑色气体,一条锁链从其中穿梭出来,一圈圈的从下至上环绕在四周,如同星云。

    李云霄瞳孔骤缩,这锁链正是当初在化龙池中用来锁住帝迦的魔元锁,也正是他一直想要追寻之物。

    那魔元锁如长蛇在空中扭动,一端落在亓胜风的手掌上,他脸上闪过一片冷色,手中诀印一变,锁链瞬间散开,覆盖方圆百米。

    “锁眼星云!”

    亓胜风口中一喝,整个长空上都是“哗啦啦”一片,漫天的锁链,一分为二,二分为三,如同蜘蛛网一样散开。

    眨眼之间,就结成一个古怪阵法,将李云霄整个人锁在其内。

    亓胜风冷冷道:“我这魔元锁就连魔主的魔元之力能锁住,没有魔力支撑,我看你如何施展法相真身!”

    他指诀一变,锁链结成的阵法立即“哗啦啦”的收拢起来,瞬间将李云霄捆成了大粽子。

    那魔元锁上似乎有一股力量,李云霄周身魔力如潮水退去,那满身的黑****纹逐一消失,法相真身也随之恢复如常。

    李云霄眼中露出讶异之色,盯着那魔元锁,上面除了漆黑一片外,还有一些白斑点点散布中间,竟不知是何材料打造,捆在他身上的部分,一股冰凉之意传来,沁人心脾。

    亓胜风一脸的冷色,寒声道:“原本我是想要收你为徒的,但现在已经放弃这个打算了。将神诀交出来,我可以让你死个痛快,你不会想要我拿你施展炼魂吧?虽然你也有九阶魂力,但应该很清楚你我之间的差距!”

    李云霄道:“我很想知道这魔元锁是如何炼制的,为何能够克制魔气?亓大人可否为我解惑一下?”

    亓胜风眼中射出一道厉色,在这种状态下李云霄还能神色如常,若非他有极大的定力,就是手中还有底牌!

    “哼,想知道也容易,待我先废去你的武道根基!”

    他身后一只手臂上突然浮现出一块如水光润的如意,脱手飞出,化作一道流光往李云霄身上打来。

    李云霄脸色一变,那如意一看就知道也是九阶之物,而且通常这种形状古怪的玄器都有极为不凡之物,他不敢大意,猛然喝道:“既然亓大人不肯解惑,那就只有晚辈自己摸索了!”

    “哐当!”

    他身上金光大盛,一道道的金光破体而出,三头六臂再次显化出来,六只手臂直接将绑住自己的魔元锁撑开。

    “什么?!”

    亓胜风心下大骇,他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了魔元之力,对方还能够施展出三头六臂来,而且那身上的金光灿烂,似乎像极了一种传说中的至强炼体术!

    李云霄两只手臂死死的抓住那锁链,一只手臂上浮现出千秋霸刀,将异化出来的一团神奕力疯狂灌入其中,而另一只手臂上则是真龙之泪,在刀身上拂过,把那尸蹩的灵识激发出来,一道耀眼的光芒临空而起,带着长啸之音朝那如意斩去!

    而剩下的两只手臂则是飞快掐诀,打出一道道符文,如星云在长空流转,双眸中月瞳再现,所望之处,那魔元锁开始缓缓挪动,被他拖动起来。

    亓胜风震骇异常,他立即明白了李云霄的想法,竟然是要收取他的魔元锁,顿时惊怒道:“猖狂!”

    “轰隆!”

    天空中那大尸蹩一下冲在如意上,发出巨震,刀芒随即瓦解开来。

    如意的****之势被挡住了,却在空中飞速旋转,一道道玉光散出,开始越来越大。

    李云霄心中骇然,那如意不知道是什么宝贝,在千秋霸刀的最强一击下,竟然仅仅是开始解封!

    一股极强的危机在心中涌现,此刻在不灭金身的状态下,妖龙也与他合二为一,但依然是有些油尽灯枯起来,大部分力量都用来收取这魔元锁,月瞳中的光芒愈发的诡异。

    亓胜风内心的震惊绝不比李云霄小,同样是望着那不断解封的如意,惊怒道:“好小子,真该死啊!”

    他手中一道白光缓缓浮现,随后变得刺目耀眼起来,一道金属的光芒浮现,又是一件****玄器要施展出来。

    李云霄心中大骇,那天空中不断解封的如意依然让他毛骨悚然了,若是再出一件同级别的宝贝,自己是必死无疑了,他大吼道:“葫芦小金刚,全力一拳!”

    那临空刚刚修复脖子的葫芦小金刚身上气息一变,似乎有一股异力在手臂上震开,亓胜风脸上杀气昂然,突然间,心内涌起一股极为不祥的感觉,甚至感到丝丝恐惧。

    “啪啪!”

    葫芦小金刚的拳头捏紧,一圈圈的空气在四周爆开,拳风上似乎浮现出异色。

    “怎么回事?!”

    亓胜风心下惊骇,那种不祥的感觉越来越重,盯着葫芦小金刚看,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葫芦小金刚蓄势完毕,往前迈出一步,随后一拳笔直推出,拳风上浮现出一朵极小的冰焰,如何黑夜中的一点白光,刺人眼目。

    “这是……,嗞!冰煞心焰!”

    亓胜风整个人都跳了起来,惊恐的叫了一声!

    他似乎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脸孔直接扭曲起来,身体竟然由于恐惧而剧烈的战栗着,“冰煞心焰,竟然是冰煞心焰,没有可能的!”

    亓胜风在这一刻突然发狂了,猛然的一下瞬移开,下一刻就出现在那巨大的如意之上,整个人带着如意一起再次瞬移消失。

    下一刻一道光芒出现在数百米开外,正是亓胜风的身影,直接化作一道流光飞遁而逃。

    “这……”

    李云霄突然呆滞了一下,怎么也没想开亓胜风竟然不战而逃了,脸上顿时露出古怪之色来。

    亓胜风和如意一消失,所有的压力全部,李云霄内心重重松了口气,全部魂力都灌入月瞳内,那瞳仁里的形状变化起来。

    “哗啦啦!”

    魔元锁挪动的速度加快了起来,几个呼吸之下,便被李云霄尽数收入眉心内。

    “呼!”

    他重重的吐了口气,金光全部消失,整个人几乎就虚脱了。

    不仅是他,就连妖龙也是近乎油尽灯枯的状态,开始半昏半睡,进入沉眠。

    “冰煞心焰?这白色的冰之火焰叫冰煞心焰吗?”

    李云霄望着那一拳后在空中一动不动的葫芦小金刚,自言自语起来,道:“看来亓胜风对这冰煞心焰很有了解啊,不愧是曾经的化神海之主,这东西虽然恐怖,但毕竟数量太少,他也只是吓跑而已,我必须赶紧离开,若是让他定下了心神再回来,那就真的死定了!”

    这火焰是从霓虹双石合体的小红身上产生的,而於逸仙的身体内有霓石的存在,看来两者之间的确有些渊源。

    “霓虹之石,到底是什么?”

    李云霄内心涌起了极大的疑问,这种从未听过之物,似乎蕴含了极大的能量,不仅是亓胜风,於逸仙,还有上一任红月城主也都卷入此事。

    “化神海怕是要陷入极大的风波了,也许会波及到整个天武界。”

    李云霄望着亓胜风逃去的方向,那巅峰的灵魂若是彻底的融入了於逸仙的身体,怕是天下难缝敌手了。

    “云霄大人,救救我!”

    李云霄正要雷遁离开此地,突然从远处传来帅军威的声音,他此刻全身漆黑,一圈圈的花纹浮现在身上,已经被魔化了,脸上都是魔纹。

    但眼中却是惊恐和挣扎,一丝灵智在抗争,身边的杜麟翎也是如此,眼里露出哀求之色。

    剩下的几人则是已经彻底的被魔化了,看着李云霄过来,都是眼中露出凶芒,狰狞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