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72章 夺舍
    漫天尘灰散尽,渐渐露出破坏之后的广场地貌,那一道魔印下,几乎所有建筑都毁于一旦,化作一片废墟。

    而於逸仙在众多魔奴自爆后,也被那一记魔印砸入大地中,一个深不见底的黑坑直通地下。

    亓胜风静静的站立在天空上,负手而立,脸色异常平静,似乎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李云霄眼中精芒闪动不已,他估摸着亓胜风的实力应当和七星巅峰的陆简博相当,甚至还在后者之上,他内心的震惊难以言喻,要知道亓胜风此刻的身躯只是一名武宗而已啊,纯粹靠着灵魂和魔元之力,若是让他找到一具强大的身躯附体,实力之强怕是可以直接攀升九星了。

    而从先前他的喃喃自语中似乎可以听出,他似乎想要夺舍於逸仙的这具身体!

    传闻中於逸仙也是体术强者,肉僧力虽然没有傲长空那样名震天下,但修炼的也是不世功法,而且似乎还掌握了霓石之力,若是被亓胜风得到,并且加以炼化,那战力绝对堪比九星武帝了。

    “砰!砰!”

    大地内突然传来数道震响,紧接着以那黑坑为中心的广场彻底的皲裂开来,化作寸寸碎片。

    一道绝强的攻击直接从下方冲起,斩向亓胜风,於逸仙整个人也冲了出来,人剑合一,挥舞着大剑而上,只是没有章法的乱斩。

    “祖师大人,没用的。”

    亓胜风脸色淡然,轻轻叹了一声,道:“我知道你早已经死了,现在只是霓石产生了一丝自我灵识控制了你的身躯而已。”

    他的身影在空中慢慢变淡,直接瞬移下去,落在於逸仙的后方,手中浮现出一道青光,幻化成一张青色的网。

    五个手指一曲一张,那青网便迅速张开,好像一片落叶被风吹起,往於逸仙身上飞了过去。

    亓胜风指诀不断变动,那张网铺天盖地而下,将神情发狂的於逸仙罩住,随后迅速收拢起来。

    於逸仙的脸色狰狞,拼命挥舞着大剑,想要斩开青网,但那剑气却是直接穿透青网而过,斩在远处,无法伤及分毫。

    而他的身体在被青网触碰的刹那,就锁住了。

    李云霄看着这一幕心中大震,骇然道:“烟罗幻鹤的筋!世上竟然真的有此物!”

    亓胜风回头看了李云霄一眼,露出赞挟色,道:“不错,正是烟罗幻鹤的筋,通体青色透明,可以透析一切力量,用来绑人是最好不过的了。”

    他手中诀印继续施展开来,那青网越绑越紧,任由於逸仙如何挣扎都没用,最后被勒的死死的,连挥剑也不能,就连肉僧力都直接被那青网透析过去,无法伤及网身。

    这烟罗幻鹤也是传说中的妖兽,虽然不是真灵一级,但它的筋的价值甚至在真灵秘宝之上,这种可以透析一切力量的东西,就连剑气都无法斩断,几乎是无解的存在。

    那青网直接掐入了於逸仙的肉中,却始终不能勒破他的肌肤,足见肉身极强。

    亓胜风眼中露出兴奋之色,笑道:“师祖大人,这霓石还真顽皮呢,我现在可是非常忐忑,它会喜欢我吗?”

    任由於逸仙如何挣扎,四肢已经被彻底的绑的死死的,只能在空中飞来飞入,如同一个棒子。

    亓胜风随后取出一个阵盘,随手一拍,一道青光就在空中散开,好像一面平湖似水,将天空分成上下两半,这扇平面中浮现出两个古怪的阵法来。

    随后亓胜风诀印一指,那被烟罗幻鹤筋捆住的於逸仙就被巨力牵引,完全不由自主的被拉扯进了阵法内,他自己也走入其中,开始神色凝重的结印起来。

    李云霄心中一阵骇然,这两个古怪的阵法就连他也不认识,但已经从种种推测出来,亓胜风是要当场夺舍於逸仙的身体!

    一般夺舍之事都是异常凶险,并非灵魂和抢来的身体未必能够融洽在一起,只有契合度越高,两者之间的排斥性才会越小。

    李云霄脸色阴沉不定,他不知道亓胜风那里来的如此大胆,竟敢当着他的面进行夺舍,未免太自大了吧!

    这反而也让他一阵犹豫起来,是不是要乘机出手击杀亓胜风,毕竟亓胜风现在魔气灌体,加上他九阶巅峰术炼师的身份,甚至比一般的魔主分身还要来的强大。

    最关键的是,对方知道了他拥有大衍神诀,同时拥有魔元之力,即便自己不杀对方,对方也绝不会放过自己。

    心中思定后,李云霄眼中闪过杀机。

    但他也知道现在并非最佳时刻,只有在亓胜风夺舍成功的刹那,才是杀他的最佳机会。

    “既然你有如此胆识,我便不介意一试,在夺舍的时刻,你如何挡我杀招!”

    李云霄脸上神情渐渐平静下来,开始观看那夺舍仪式,那阵盘绝对是亓胜风在巅峰之时就炼制好的,现在直接施展开来便可,否则以他现在的力量怕是无法进行。

    两个古怪的阵法运转起来,亓胜风身上透出一股神圣之气,脸上一片虔诚,双手合十,口中喃喃自语,似乎在祈祷一般。

    随后大量的魔气从身体中涌出,在四周旋转,不断浮现出各种符号,在空中逐一幻灭。

    两个古怪的阵法好似不断有石子投入到水中,荡漾开来,一圈一圈的叠加起来,慢慢的进行融合,最终并成一个大阵。

    而那团黑色之气也直接涌上了於逸仙的身体,不断挣扎着的於逸仙一下子停了下来,脸孔开始变得扭曲。

    原本那衡元的身体,脸色慢慢呆滞起来,最后完全没了神采,化作一副躯壳仰面倒下,直接摔在那平面上,并没有掉落下来。

    李云霄瞳孔骤缩,心中一片骇然,整个过程想不到竟然如此简单,而且看那样子,於逸仙体内的霓石灵智似乎并没有怎么反抗。

    他内心挣扎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在帅、杜两家之人惊恐的目光下,直接祭出十一柄北天寒星剑,瞬间化出一道巨大剑形,临空斩去!

    剑形刺入那一张平面上,速度变得极为缓慢,平面荡漾出波纹,竟给人一种赏心悦目之情。

    李云霄心中一沉,知道要糟,这阵盘还带有极强的防御,至少眼前所见竟然可以将他的攻击迟缓下来!

    於逸仙的脸上露出一丝戏虐之色,道:“你终于是忍不住出手了啊。”

    那声音已然是亓胜风!

    李云霄冷哼一声,口中轻喝,手里诀印一变,那剑形瞬间临空爆开,一股剑气风暴刮起,将整个平面吹皱。

    “砰!砰!砰!”

    那镜面在这剑气风暴下节节破碎。

    随后李云霄再次指诀一点,剑气风暴瞬间往於逸仙身上而去,“我很好奇,你现在被烟罗幻鹤筋绑住身体,如何挡我的剑气呢?”

    亓胜风似乎对他的攻击并不在意,而是不断的变化着表情,似乎正在接收这身体,出现了一些异样的状况。

    直到剑气风暴至于眼前,这才稍稍看了一下,嗤笑道:“烟罗幻鹤筋虽然可以透析一切力量,但却无法透析腐蚀之力啊,你也拥有魔元,应该很清楚才是,魔气腐蚀万物。”

    “砰!”

    刚说完,亓胜风身上捆着的烟罗幻鹤筋就直接崩断掉了,在空中化作淡淡的青烟消散,如此至宝就这样没了。

    但亓胜风一点也不心疼,那东西对他而言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了,他轻轻的单手掐诀,整个人瞬间移动,消失在原地。

    李云霄的剑气风暴直接碾了一空,十一柄剑刹那显形而出,飞了回来,插在大地上。

    下一刻,亓胜风出现在了不远处的上空,望着那些宝剑,露出惊讶之色,道:“十一柄九阶玄器?你的妖孽程度看来还在我预料的之上啊,当真太可怕了!若非我能看出你的真实年龄,否则真要以为你也是哪个老怪物夺舍的身体。”

    李云霄冷哼一声,如此都不能伤亓胜风,他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当下一挥手,直接将那十一柄剑收起,化作一道雷电就要遁走。

    “哼,现在才知道要逃?你认为我会允许你走吗?”

    亓胜风戏虐的冷笑一声,道:“你很聪明,知道乘我在夺舍的第一时间出手,也知道乘我现在还未完全契合这具身体逃走,但是你不知道的是,为了得到这具身体,从我师傅手中就开始,已经准备了上千年啊!”

    他临空瞬移出去,一下就出现在了李云霄身前,一拳就临空轰了过去。

    那拳风上强大劲气直接轰破空间,层层叠叠,如同海浪般席卷天空!

    李云霄内心猛然一沉,这一拳绝对是於逸仙的力量,若是亓胜风现在就已经完全契合了这身体,那他真的没有任何机会逃掉了。

    但这一拳虽然强大,却也不过堪比七星高阶武帝而已,若非亓胜风不想出全力,就是他还没有真正掌控。

    李云霄深吸了口气,身体再次化成雷电,飞速朝身后退出,并且取出暮云镜,临空展开。

    继续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