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69章 低等手下
    大家都是脸色微变,有喜有忧。

    忧的自然是尉家两人,相互望了一眼,都露出深深的忧虑和忌惮之色。

    李云霄道:“如此甚好,等他们来了后把握就极大了。”

    所有人当即开始调息起来,以应对将来之变。

    帅军威将阵盘置于身前,一道影幕投开,只见上面七道绿色的光芒正在这边飞速而来。

    尉东扬脸色异常的难看,开口道:“军威兄,接下来就得仰仗你们帅家了,还望大家能够不计前嫌,联手抗敌。”

    帅军威冷笑一声,讥讽道:“东扬大人这话我怎么有点听不懂了,前嫌?什么前嫌?我们之间有前嫌吗?”

    尉东扬强挤出一丝笑容来,却是比哭还难看,道:“呵呵,没有,当然没有。”

    他一颗心不断的沉了下去,就连杜麟翎都是眼中露出讥讽,让尉东扬的脸色极为阴沉,心中开始谋划起来。

    帅军威眼中闪过一丝冷色,便闭上了双目,开始调息,静待强援。

    突然间,李云霄沉声道:“不好,有状况!”

    大家都是吓了一跳,急忙警惕起来,此刻人人都如惊弓之鸟。

    李云霄指着那阵盘上的影像,道:“是他们遇到状况了,七人只剩下五人。”

    “什么?!”

    帅家之人都是睁大了眼珠子,果然那七道光芒的影像已经停止了飞行,在原处闪动,就这刹那工夫,又有一个光亮灭掉了。

    帅军威看的心惊肉跳,这时剩下的四道光芒似乎开始逃窜了,两个往前飞,还有两个是另外两个方向,分开走。

    而让大家目瞪口呆的是,那四个光芒在飞出一段距离后,也开始逐一熄灭,最终阵盘上变得一片昏暗。

    “这,阵盘坏了吧?”一名帅家之人愕然起来。

    帅军威也是产生了一丝怀疑,数道法诀打入其中,泛起一道温和的柔光,渐渐消灭。

    他的脸色彻底的僵硬了起来,一片蜡黄,咬牙道:“阵盘没坏,他们七人真的出事了。”

    杜麟翎大骇道:“不过几下功夫,就将所有人全杀了,难道这湖底除了这墓殿外,还有其它危险?”

    每个人的脸色都异常难看,以他们目前的状况已经很难经历其它突然事件了,能够击杀那七名全盛状态的武帝强者,也足以轻易击杀此刻的他们。

    李云霄凝声道:“从阵盘上来,他们出事的地方离此不远,若是有危险的话,我怕那危险已经要降临了。”

    突然水中传来微微的波动,众人骇然抬头,目光所及之处,一道黑影临空而来。

    李云霄心神大震,凝目望去,那黑影中传来的气息异常熟悉,竟然是精纯的魔元之力!

    他心下骇然,警惕之心立即提到最高。

    那黑色的影子在空中盘绕了几下,最后落在墓殿之前,显化出身影来。

    一身灰色长袍,瘦长的身影,背对着众人,站在墓殿前一动不动,似乎在驻足观望,只听见他口中轻言传来,道:“朝露浮云,电光火石。”

    众人都是心下一凛,这灰色的长袍他们都认得,正是术炼师公会标志性的袍子。

    杜麟翎忍不住开口道:“这位大人,可是来自化神海?”

    长袍男子这才转过身来,道:“你们是什么人?”

    李云霄脸色大变,长袍男子的面目清晰的出现在他眼前,竟是亓胜风!

    杜麟翎心中稍稍松了口气,眼前这人看样子至少是正常的人类,可以用言语打交道,而不是什么妖魔鬼怪,他忙道:“在下地龙城杜家家主杜麟翎,不知大人姓名?”

    丌胜风没有搭理他,而是目光一转,也同样看到了李云霄,露出古怪之色来,道:“是你?”

    李云霄额头上淌出冷汗,亓胜风此刻还是衡元的身体,显露出来的依然只有武宗实力,但却给他一种心惊的感觉。

    当初化龙池中,他可是得到了帝钧的残躯,从之前那道黑影里透出的魔元之力看来,那帝钧残躯似乎已经被他炼化了。

    这人可是千年老怪,化神海鲁聪子的师傅啊!

    李云霄心生忌惮,咬牙道:“正是我,想不到亓大人也会出现在此地,看来这於逸仙的墓殿是真的了。”

    众人都是一惊,想不到竟是李云霄认识之人,他们沉思了起来,似乎印象中并没有什么姓亓的大人物。

    亓胜风双眼微眯,道:“你竟然还活着,当真是命大了,算来你我倒也是有缘,我能脱困也是得你之力了。”

    亓胜风当初魂魄困在粉色晶尘内,若非李云霄将衡元击入其内,怕他现在还未能脱困。

    李云霄冷冷道:“亓大人说这话是要报恩吗?”

    亓胜风眉头一扬,道:“报恩谈不上,但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你我也算是有缘,我便收你做我手下,你看如何?”

    李云霄道:“哦?不知道做亓大人手下有哪些好处和义务?”

    “呵呵。”

    亓胜风难得露出笑容,道:“你果然是个不肯吃亏的主,跟在我身边什么修炼资源也不会缺,对于你的武道修炼……”

    他的话突然停了下来,瞳孔骤缩,那得意洋洋的脸上立即浮现出一片惊骇,猛吸了口气,惊叫道:“你,你竟然已经是武帝了?!”

    亓胜风彻底的呆滞住了,别说上千年来从未听过如此恐怖的修炼速度,就算是历史上也是闻所未闻,而且以他的眼光,自然看的出李云霄的真实年纪。

    在呆滞之后,亓胜风的脸色开始变得阴沉不定,不知道思索些什么。

    他也曾经是站在大陆巅峰的人,知道的东西比普通人都要多,对于天道的领悟并不在李云霄之下。

    如此妖孽般的人物,而且自己几次关键经历都与此人有关,这已经绝不是简单的偶然了,而是——天命!

    亓胜风的脸色如同乌云翻滚,变化无常,四周的气氛竟然随着他的情绪而起伏不定,帅军威等三人之人皆是心中大骇,对这亓姓之人忌惮异常。

    李云霄淡然笑道:“看来亓大人的条件无法打动我呢。”

    亓胜风脸色一沉,凝声道:“你可知这般拒接我的条件,今日这里,你将极有可能伴於逸仙永眠。”

    李云霄笑道:“亓大人真的有如此信心杀我吗?”

    亓胜风心中颇为凝重,若对方真的是有天命在身,自己还真未必杀的了对方,但天命一说太过飘渺,他自己也并非全信,顿时冷笑道:“区区一星武帝,杀你和探囊取物有区别吗?”

    气氛立即冷了下来,随着亓胜风情绪的变化,三家之人都觉得浑身发冷,不由自主的退了数步。

    李云霄神色也凝重起来,右手掐诀置于身前,以便一旦动手,可以抢一招先机。

    亓胜风盯着他看了一阵,道:“相比杀你,我今日来此还有更重要之事,你的性命暂且留着吧。不过我希望你能多多考虑,跟着我也不辱没于你。”

    他身上的气势一收,便转身朝墓殿走去,不再理会众人。

    帅军威脸色数变,终于咬了咬牙,上前道:“敢问大人,先前过来的路上可曾遇见七名强者?”

    亓胜风脚步一停,淡然道:“遇到了七名武者,强者称不上。”

    帅军威怒气涌出,一字字道:“那七人现在如何?”

    亓胜风道:“杀了。”

    帅军威双目喷火,道:“为何杀了?”

    亓胜风看了他一眼,淡然道:“对我不敬,出言不逊,自然就杀了。怎么,你想替他们报仇?”

    帅军威目眦欲裂,身上气机紊乱,正在极度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道:“既然是他们冒犯了大人,那自然是死有余辜,只可惜我实力低微,无法替他们报仇!”

    亓胜风露出一副慵懒的样子,道:“既然实力不够,说什么废话?对我而言,你连一点潜在威胁都没有,我都懒得杀你了。”

    帅军威气的脑门直冒青烟,却只能强行忍着。

    这个世界很现实,情绪一定不能超过自己的实力,否则就是灭顶之灾。

    “大人!”

    突然尉东扬开口道:“在下地龙城尉家家主,愿归顺大人,成为手下。”

    另外那名尉家之人大惊,但很快便明白了过来,此刻尉家就剩他们两人,若是不找个大腿抱着,怕是很难活着回去了。

    亓胜风看了他一眼,道:“六星巅峰武帝,马马虎虎,既然你有心归顺,我也不能寒了你的心,那就将就着收下吧。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低等手下了。”

    “低、低等手下?”

    尉东扬傻了眼,讪讪道:“大人,我乃东域主城地龙城的三大霸主之一,六星巅峰武帝,距离高阶武帝也只有一步之遥!”

    亓胜风道:“我知道,地龙城尉家我也听闻过,尉延涛是你什么人?”

    尉东扬愣了一下,随即脸色大变,骇然道:“尉、尉延涛?”

    他心中掀起巨浪,尉延涛可是数代之前的尉家家主,也是几代以来最强的家主,达到了八星武帝程度。

    他艰难的吞咽了下,道:“尉延涛乃是在下的先人,我之上五代的家主,难道大人认识我家先祖?”

    亓胜风点头道:“当年他是我的中等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