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63章 墓殿
    所有人脸色都不好看了,一个个沉重无比。

    尉东扬有些抓狂了,寒声道:“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尉自获脸色发白道:“这些人似乎并没有死,只是中了邪术。”

    尉东扬怒喝道:“我当然知道是中了邪术,谁能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办?冲进这湖里去杀人还是掉头回去?回去的话又该怎么走?“

    他的话没人可以回答,全都死一般的寂静。

    李云霄突然说道:“这湖泊应该是关键之处,肯定有可以影响他们之物。”

    尉东扬脸色稍稍好转,道:“然后呢?”

    李云霄看了他一眼,淡然道:“然后就是,这湖泊也应该是我们进去或者出去的关键,即便是融入了时间规则的阵法,在不断的景致之中也会有重要的阵眼所在,将所有的环节联系在一起。”

    尉东扬皱起了眉头,道:“能不能说的简单明了一些?”

    其余之人也露出不解之色来,只有少数之人对阵法之道有所研究,似乎明白了其中关键。

    李云霄耐心的说道:“就比如普通的阵法,只是一张白纸,一个平面,所以不会有空间上的变化。而一步一景的阵法,如同一本册子,由许多白纸组成,但一定有一根轴线是连接这些本子的。而这加入了时间规则的阵法,则如同一本册子在不断的自我翻页,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根轴线是连接了每一页纸的。”

    如是一说,众人顿时明白了过来。

    李云霄的目光往那湖泊上望去,道:“而我们所处的这个空间就是一页纸,这湖泊极有可能就是轴线上的一环。”

    帅军威脸色骤变,道:“云霄大人的意思是,想要解开这个阵法,就必须进入这湖泊里了?”

    李云霄点了点头,道:“正是。”

    所有人都是脸色大变,刚才的情景每个人都看在眼里,现在谁敢进到湖水里去。

    李云霄道:“这样吧,我先下去,你们跟着我。”

    尉自获忙道:“那多谢云霄大人了,若是大家能够安然出去的话,定有厚报!”

    现在的情况,人人自危,以保命第一了。

    “快看,水里又有东西!”

    一人突然惊呼起来。

    大家惊慌的望去,只见水波光粼粼,其内泛起黑黑的影子,在水底晃动,似乎要现象出来。

    “如此巨大,莫非是妖兽?”

    有人紧张的询问道,一个个闭住了呼吸,神色凝重。

    那巨大影子慢慢清晰起来,并非是什么妖兽,而是一座华丽的宫殿,建造精美,通体透彻,在水底下折射的恍惚不定,但却极为真实。

    “墓殿!是於逸仙的墓殿!”

    尉家之人惊呼了起来,语气中充满震惊和大喜之色。

    李云霄心中一动,道:“你们如何得知这就是於逸仙的墓殿?”

    尉自获吞咽了一下,道:“这墓殿前有一块玉碑,上面记载了这墓殿的情况。”

    众人凝目望去,那墓殿前果然有一块通体琉璃的玉碑竖立在那,上面流光闪动,似乎有文字隐现其上。

    帅军威怒喝道:“你们还有多少情报瞒着我们?”

    帅家之人都是异常动怒,尉自获能够一眼就看出这墓殿和玉碑,显然是之前就知道的,这湖泊他们也极有可能来过。

    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帅家之人立即聚集在一起,与尉家隔开距离,一股对抗的氛围在空中蔓延。

    尉东扬忙道:“诸位误会了,这湖泊我们绝没来过,否则也不会让其仁被邪术所伤,至于这墓殿我们倒是的确见过,但并非在这湖底,而是第一次探查时就出现在这片荒芜中。”

    帅军威寒声道:“那为何没听东扬兄说过?”

    “呵呵。”

    尉东扬尴尬的笑了下,道:“也就隐瞒了这墓殿而已,其它再无隐瞒。”

    帅军威冷冷哼了一声,显然是不信。

    李云霄突然说道:“你们上次见到这墓殿不是在水中?”

    “不是,就在这片荒芜上,但……”

    尉自获犹豫了下,继续说道:“但我们看到的只是一片投影,十分巨大,所以玉碑上的文字也能看清一二,这才知道是於逸仙的墓。根据其仁的判断,那墓殿投影是从荒芜深处,也就是内部传来,而我们所立之地只是外围。”

    一名武者皱眉道:“那这水中之墓殿,会不会也只是投影?”

    那波光之下,殿影清晰可见,就连殿柱上的雕琢花纹也能够辨识。

    李云霄道:“这里不是投影,而是真的墓殿在下面。”

    帅军威惊道:“云霄大人为何如此肯定?”

    李云霄道:“我先前说过,我修炼有灵目神通,对于真假判定自有一定信心。”

    尉东扬愕然道:“这么说来,我们想要找的东西就在这下面了?”他显然还是不信。

    帅军威冷冷道:“就算在这下方,你敢去下去吗?”

    所有人都是沉默了下来,目光全部望着李云霄。

    李云霄点头道:“我下去看看吧,你们随意。”

    他当先往那湖水中走去,所有人都是一颗心提到了嗓门眼,不敢喘一下。

    很快,就看到那湖水淹没了他的颈脖子。

    众人心中涌起一种古怪的感觉来,只觉得这一幕和之前尉其仁的状态很像。

    帅军尉猛然大喝一声,道:“云霄大人!”

    李云霄的身体骤然停了下来。

    众人这才重重的呼了口气,看来还没中邪。

    李云霄转过身来,道:“什么都没,一切正常,诸位是要等着我彻底下去了才走吗?”

    “嗞!”

    所有人都猛然吸了口冷气,李云霄此刻的样子和话语,跟之前那骗他们进入荒芜时候的一模一样,连神态都是那般惟妙惟肖。

    “你到底是谁?”

    帅军威大喝一声,临空就是一拳轰了过去。

    拳芒闪落之下,李云霄的身影渐渐消失不见,湖水被炸出滔天巨浪,一条水龙溅起落下,湖面激荡起来,形成一道漩涡。

    那水中幕殿之影在漩涡中不仅不散,反而更加殷实起来。

    帅、尉两家之人都是脸色极为难看,现在李云霄已经不见,他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快看,李云霄!”

    突然一名武者指着那水中,只见李云霄的影子在不断的往下游去,正是幕殿的方向。

    尉东扬道:“这次是真是假?”

    帅军威深吸了口气,道:“管他真假,就当真的了!否则留下这也不是办法,我就不信了这个邪,凭我们十余人的力量,足以横行天下,难道会困在这区区荒芜之地?”

    他一下子发了狠劲,带头就往那水中而去。

    帅家之人脸色骤变,表情不一,但最后还是都是咬了咬牙,逐一跟上。

    尉家之人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尉东扬脸上闪过一丝坚决,道:“我们也走!”

    “哗啦啦!”

    两家之人,十余名武帝强者,直接破开湖面,往那水底游去。

    其中六七人都是身上浮现出战衣,将湖水排开,以防万一。

    一行人浩浩荡荡而下,很快就落到了湖底,只见李云霄一人静立在那玉碑前驻足观望。

    帅军威警惕道:“你是谁?”

    李云霄盯着那玉碑不语,口中轻轻念道:“浮云朝露,电光火石,於逸仙。”

    尉自获惊呼起来,道:“是这,就是这块玉碑!”

    李云霄转过身来,道:“难道你们又遇上了状况?”

    帅军威心中松了一下,不知为何,他直觉告诉自己,眼前这人是真的李云霄,他苦涩道:“以后我们还是和云霄大人一起行动吧,否则真不知真假了。”

    尉自获走上前去,取出一块绢布,上面密密麻麻的描绘着一些线条和标记,正是尉家之人千辛万苦收集来的路线资料,却完全没有派上用场,在绢布的最上方写着几个大字,和玉碑上的一模一样,也是尉其仁当初描绘下来的。

    帅军威道:“云霄大人,这宫殿内真的是於逸仙之幕吗?那些中了邪术的人又哪里去了?”

    李云霄道:“是否是於逸仙之幕我不知道,但这宫殿一定和於逸仙有关系。”

    尉东扬诧异道:“哦?云霄大人何敢下次断论?就凭这两句话?“

    李云霄指着那玉碑道:“这两句话不仅是於逸仙的生平写照,而且是他亲手刻上去的。”

    众人顿感讶异,纷纷观望过去。

    只见那几个字中隐隐透着一股力量,细看之下,仿佛就要被吸入进去一般,全部吓的急忙收敛心神,不敢再看过去。

    尉东扬惊道:“难道那些人中邪就是因为这块玉碑上的几个字?”

    李云霄摇头道:“不是,这几个字只是透露出於逸仙生平的最强绝学,并且有他的武道领悟寓意其内,所以你们才会觉得难以自持。”

    帅军威惊道:“那云霄大人你怎么没事?”

    所有人都是露出古怪之色,总不能是李云霄的武道领悟比他们还强吧。

    但事实的确如此,李云霄的武道领悟并不在於逸仙之下,自然不受影响,将这几个字看的清清楚楚,特别是其中所蕴含的两种绝技。

    现已中旬,继续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