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61章 祭炼
    李云霄的脸孔狰狞了一阵,才渐渐恢复如常,那一道道鼓起的青筋消弱下去,身上恐怖的寒气为之一收,顷刻全无。

    此刻他脸上毫无表情,如同之前那古井无波的模样,开口道:“若是我没猜错的话,此地的阵法禁制应该跟时间有关,随着不同时辰的到来呈现出不同景致,并没什么稀奇之处。倒是你们之前见到的那个我,就有些怪异了。”

    众人见他极怒之色顷刻间消散无形,如此迅速的冷静下来,都是内心暗暗佩服,同时也感到了此人的可怕,心中生出了极浓的忌惮之心,暗想千万不能与之为敌。

    帅军威道:“我一直盯着云霄大人走入这片荒芜,不仅是目光,就连神识也一直附在你身上,并没有任何异常,按理根本不可能是其他人假冒的啊。”

    其余之人也都露出同样的神色来,他们心中也是一样的想法,在这么多武帝强者的眼皮底下出现状况,可能性并不大。

    李云霄淡然道:“我知道你们内心所想,但譬如这个湖泊的出现,你们谁又发现了?若此荒芜之地真的是於逸仙遗留下来的布置,怕是还会有更古怪的事发生。”

    大家如此一想,倒也就释然了,毕竟於逸仙也是传说中的大能之辈,是令他们仰望的存在。

    尉东扬脸色难看道:“那现在该怎么办?”

    这湖泊的出现在所有人意料之外,即便是尉家的情报里也没有这种状况,之前已经探索出来的路线似乎用不上了。

    李云霄道:“若是真如我所料,这里是按时辰来变化景象的话,那么我们只要在这原地等,直到出现你们尉家熟悉的路线再前进就可以了。”

    尉其仁点了头赞同道:“这的确不失为一个办法,但若是云霄大人猜测有误,或者这时辰变化的周期过长,那如何是好?”

    李云霄道:“以一段时间为限,若是还未有变化的话,就只能继续前进。亦或者现在就继续走,只要之前有路,现在也一定会有路。”

    尉其仁脸上闪过惊惧,道:“还是再等等吧,为了找出正确的路来,死了不少人,走之前熟悉的路最为安全。”

    尉东扬沉吟道:“那等多久合适?你们几次来都是什么时辰进入的这荒芜?”

    尉其任沉思了一会,道:“具体时辰没有注意,但多是正午的样子。”

    尉东扬道:“那便在等一天吧,十二个时辰轮番之后,若是景象还不能变,那么此地的时间规则就极长,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只能另寻它路了。”

    众人也十分赞成,便直接就着湖畔坐了下来,开始打坐调息,对于他们常年闭关修炼的武者来说,一天时间不过眨眼而已。

    尉东扬随手扔出他的玉尺,数道诀印打入其中,玉尺幻化出来,如同一条银色的布匹,在长空中拉开,将众人笼罩进去。

    帅军威抬起眼皮,看了一眼,皮笑肉不笑的哼哼唧唧道:“东扬兄的东极千刃尺可攻可守,名震东域,让我等羡慕嫉妒恨呢。”

    尉东扬淡然一笑,道:“此地太过复杂险恶,我怕突然有危险降临,多一道防御总是好的。说起名震东域,可攻可守的玄器,当属辛作人的元阳伞吧?”

    他眼角的余光望向李云霄,带着一丝笑意。

    李云霄也不吝啬,直接将小红伞祭了出来,飞上天空撑开,万道红芒射出,与那东极千刃玉尺的青光相互辉映。

    有了这两件玄器在空中防御,所有人都有了厚厚的安全感,放心的打坐调息起来,尉其仁依然是满心的忧虑,似乎对此地十分忌惮,无法静心打坐,故而担任起了站岗的任务。

    李云霄双目一闭,便直接在界神碑中显影出来。

    下一刻,便来到方寸山之上,凝望望去。

    顾月生似乎有所感应,立即从山中飞出,迎了上来,恭敬道:“云霄大人!”他也早已知道了李云霄的身份,崇敬异常。

    李云霄凝望着山中,似乎一眼就看穿了进去,道:“袁高寒要冲九阶了吗?”

    顾月生心中一凛,道:“家师正是在冲击九阶术炼师,不知云霄大人有何吩咐?”

    他也知道袁高寒和李云霄之间的关系,生怕李云霄会对袁高寒不利,心中万分紧张起来。

    李云霄一眼便看穿了他的心思,道:“你不用紧张,高寒兄能够冲击九阶,到时候与本体合二为一,直达巅峰之境,我也替他高兴。”

    说完,他便直接消失在方寸山前。

    望着李云霄消失的地方,顾月生脸上的担忧之色不减。

    毕竟李云霄囚禁了袁高寒如此之久,每天替他卖苦力做事,两人表面上看关系还算融洽,天知道出去后袁高寒会不会倾力报复,若是李云霄也有此担忧的话,怕是袁高寒就危险了。

    但此刻他和袁高寒都是完全受制于人,没有半分反抗的余力,只能走一步观望一步。

    李云霄离开方寸山后,直接出现在了葫芦小金刚身边,此刻葫芦小金刚还是一动不动的静静悬浮在空中,神识查探之下,体内那躲冰焰还裹着心脏,给人一种极致之静,仿若时间也停了下来。

    李云霄右手一挥,一块红色砂砾就射了过去,直接打入葫芦小金刚体内。

    “扑!”

    一道沉闷的声音,葫芦小金刚的胸膛直接碎裂开来,化作无数粉末。构造它身体的材料早已彻底被破坏,哪里经得起这一下撞击。

    李云霄的眉头皱了起来,那块红色砂砾射入葫芦小金刚的胸膛后,也立即被冰焰冻结住了,而且是彻底死亡。

    妖龙显影出来,静立在他身后,道:“那冰焰肯定是十阶之物,和你的凤凰神火一个级别的,想要除去,怕还得用神火之威。”

    李云霄面露凝重之色来,他何尝没有意识到这点。

    只是凤凰真火的原焰只有那么一小簇,并非是永恒不灭的存在,若是那冰焰可以抗衡神火的话,他怕伤及神火本源,使得界神碑的域界之力也受到影响。

    妖龙道:“其实只是一个选择而已,除了十阶神火,天下间你到哪里去寻找抗衡这冰焰之物,除非你舍弃这具半器半兽。”

    李云霄沉思了一阵,似乎下定了决心,双手飞快的掐诀。

    一道五彩霞光在空中浮现,漫天云霞卷舒变化,山河鼎在那光芒之中缓缓降落,悬浮在前方。

    李云霄神念一动,葫芦小金刚便朝着那鼎内落去,轰然一声,大鼎运转起来,散发出世界之力,徐徐生辉。

    这是李云霄进阶武帝后第一使用山河鼎,此刻的感觉和领悟比先前有了极大提高,山河鼎上江河流转,山川巍峨,一片鸟语花香,阵阵传出。

    “生死在天,若是死了,不要怨我。”

    李云霄轻轻道了一声,随后双手凝出一个姿势,一点火焰在其中熊熊燃烧,虽然极小,却让整个空间为之一凝。

    这便是凤凰神火的原火,托在掌心也只有拇指大小,一下飞落在山河鼎上,轰隆一声,整个大鼎上光芒四射,鼎内传来阵阵响动,如同车轮滚滚。

    随后,无数红芒在李云霄身前汇聚起来,正是那一块块的红色砂砾,纷纷朝着大鼎飞去。

    那漫天砂砾在靠近山河鼎数米之时,突然间尽数凝聚起来,化作一尊无比巨大的砂砾巨人,脸上露出惊恐之色,竟然抗拒着李云霄的意念,不断地努力后退。

    “咦?”

    李云霄脸上露出讶异的神色来,他的任何一道意念都是此界的最强规则,这些砂砾竟然可以抱团取暖,抗衡界神碑的规则之力。

    他临空打出一道法诀,直接印入山河鼎内,顿时鼎中传来一声震吼,一道光芒射出,如同妖兽般将砂砾巨人直接吞噬了进去。

    顷刻间,山河鼎内不断的有暴戾之气传出,正是那无数砂砾的凶戾被炼化了出来,而葫芦小金刚的心脏外,凤凰真火的那道原火缓缓降临。

    冰焰似乎从那万古不动的寂静中苏醒过来一般,焰心开始跳动,只不过每一下都是十分机械,动作好像并不连贯。

    两朵火焰终于碰撞在一起,惊起滔天威能,朝四面八方而去。

    如同一股洪水猛兽,瞬间在所有的砂砾尽数吞没,山河鼎中凭空浮现出一道李云霄的神念,化形出来,双手不断掐诀,与鼎外的化身相互辉映。

    一个个的摩诃古字从鼎壁上浮现出来,化成一道道规则落下,冲击着那双焰之力。

    在恐怖的力量中心,李云霄分明的感受到,那停止了许久的心脏,终于开始轻微的跳动。

    李云霄心中一喜,那道分杀接在鼎内临空坐下,仔细观察和祭炼起来。

    突然,在荒芜之地,一道惊呼声响起。

    李云霄的本体眉头一皱,极为不情愿的将眼睛睁开。

    虽然分出两道化身在界神碑中守护者祭炼,但驱动山河鼎和控制如此复杂危险的炼制,对他本体的损耗极大。

    睁开的双眸之中闪露出疲色,只见尉其仁正一步步的朝着那湖泊中心走去,大半个身子已经浸在其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