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59章 尽数收取
    众人这才恍然起来,将疑虑打消,一个个警惕的望着元阳伞外那铺天盖地的红色砂砾。

    这些石块的攻击并不强,强的是突然性和繁多性,只要有了戒备,以众人的实力便无足为俱。

    尉东扬道:“这位小兄弟似乎并非帅家之人?”

    帅军威脸色一凝,沉了下来,不知道尉东扬是什么意思,但肯定不会是好心思。

    李云霄淡然道:“帅家客卿。”

    尉东扬进一步问道:“客卿?据我所知,帅家并没有你这么一位客卿啊?”

    李云霄冷笑一声,朝帅军威道:“军威大人,帅家有什么客卿,需要向地龙城尉家的东扬大人汇报吗?”

    帅军威重重的哼了一声,脸上敌意大增,道:“当然不需要!”

    李云霄道:“这么说来,是东扬大人自己觉得需要了?”

    尉东扬心中暴汗,讪讪道:“这位小兄弟说笑了。”他急忙岔开话题,道:“咦,这把伞怎么有点像是辛作人的元阳伞,长得几乎使一模一样啊?”

    李云霄脸色一沉,怒喝道:“尉东扬,这大敌当前,危险重重,你身为尉家之长,不思如何破敌,却总在这阴阳怪气的问这问那,我倒要问一句,东扬大人你是何心思?若是无意破敌,我现在就收起这小红伞,咱门两家人分道扬镳!”

    他色厉内苒,满脸怒容,一下子就将尉东扬的各种试探全部顶了回去。

    帅家之人都露出冷厉之色来,全部望向尉东扬,帅军威更是怒气涌入脸上,内心则是欢喜不已,大声叫好。

    尉东扬一脸的黑线,这才发现这小子口舌之利,更胜修为,自己看他年纪轻,以为是最好对付的,不想咬到一嘴毛,他忙道:“这是哪里的话,自然是要齐心协力,这小红伞还能撑多久?”

    李云霄道:“刚一动怒,伤了真元,怕是支持不了盏茶功夫了。”

    尉东扬抹了把汗,道:“好吧,小兄弟可以收起小红伞来,我施展一招绝技杀出一条通天大道,只要过了这片红色砂砾,前面就是成片的荒原山坡。”

    李云霄道:“好!”

    随手掐了道法诀,小红伞就直接收拢起来,飞回到他手中。

    一瞬间,成片的砂砾铺天盖地攻击过来,所有人都淬不及防。

    “你妹啊!让你收伞,你连个招呼也不打?!”

    所有人都是瞬间发狂,一个个都吓出冷汗来,急忙运转元气,在周身结出一道结界,将那漫天砂砾挡住,都是脸色铁青,恨不能一下拍死李云霄。

    尉东扬同样是心中巨汗,知道李云霄是故意,他也顾不得这许多了,大喝一声,一道元气从身上爆发,将大批的砂砾全部撑开,随后手中一扬,一把青色的玉尺浮现出来,临空而去。

    那玉尺在空中直接化成一座桥梁,不断延生,通向彼岸。

    “走!”

    尉东扬大喝一声,一脚踩在玉尺上,就临空而去。

    玉尺上的青色光芒随着他的离开不断收缩,眼见大批的砂砾以极快的速度追了上去。

    其余之人心中一凛,也是纷纷杀出一条路来,沿着那玉尺开辟的大道桥梁,飞向彼岸。

    这时那铺天盖地的砂砾相互之间聚拢起来,直接化作两个十丈余高的巨人,一个踏步向前,追着那玉尺,一个大吼一声,抡起两个拳头,朝着剩余之人轰来。

    “砰!”

    玉尺之上刚刚站上几人,在那砂砾巨人的拳头一轰下,玉尺上的青光锐减,那几人站立不稳,摇摇欲坠。

    尉东扬心中一惊,踩上玉尺的都是他尉家之人,他急忙临空画出一道诀印,直接往尺身上点去,以他指尖为中心,一个金色的符号在玉尺上衍生开来。

    顿时一股金光泛起,将砂砾巨人震开,那巨大的拳头更是在空中碎裂,但转眼又凝聚在一起。

    这顷刻间,那登上玉尺的尉家之人,已经飞速前进了数千米,逃离了这一片危险区域。

    那砂砾巨人眼前追击无望,则是转过身来,朝着剩下的几人攻击。

    除了李云霄等七人外,还有另外两名未能登上玉尺的男子,都是脸色发白,在两名砂砾巨人的拦路下,无法通过。

    更让他们皱眉的是,那砂砾巨人越打越小,身上的石块不断崩裂出来,还原成一个个独立个体停在空中乱飞,反而更加难以应付。

    帅军威冷哼道:“尉东扬那厮只顾自己逃命,诸位随我来。”

    万道光芒在他手中汇聚,一个巨大的铁球用锁链吊着,提在手里,帅军威大吼一声,直接将铁球抓了起来,往前一拍,顿时如同流星般横空扫去。

    “砰!”

    一个砂砾巨人直接挨了一锤,当场被穿胸而过,流星锤周围的金光帝气将整个巨人瞬间震散,化作无数碎石雨,朝四面八方射去。

    帅军威一步踏出,立马当先的将流星锤顶在身前,以极快的速度往前推进。

    帅家之人一个个大喜,急忙跟在其后。

    帅军威转头朝另外两名靠近的尉家之人道:“你们二人,不许跟来,否则哼哼!”

    他那不善的眼神立即将那两人震住了,满脸的狂喜瞬间化作铁青,其中一人不服道:“军威大人,两家之人联手,当同舟共济,共度难关!”

    一名帅家之人忍不住怒喝道:“哼,共度你妹,尉东扬可曾管我们死后?喊他来救你们吧!”

    帅军威的目光朝李云霄望去,示意他赶紧过来。

    李云霄微微犹豫,道:“军威大人先行一步,我随后就来。”

    帅军威一愣,这个紧要关头谁都巴不得赶紧走,怎么会有人主动留下来?

    当他看到李云霄一脸的从容,也就不暇多问了,直接大喝一声,一拳轰在流星锤上,震出万道金光,直接将四周铺天盖地而来红色砂砾尽数击碎,随后推着流星锤急速飞去。

    那两名尉家之人脸色发白,也远远的紧随其后,不敢跟的太近了,也不敢离得太远,基本是帮帅家之人断后的角色了。

    李云霄的确是最为从容的一个,那些红色砂砾似乎不敢太靠近他,因为凡是攻击他的同伴基本上都彻底的死了。

    红色砂砾虽然智慧不高,但也晓得趋利避害,见所有人都逃掉了,一下子反而安静了下来,不少围在李云霄身边旋转,却不敢主动攻击。

    李云霄冷哼了一声,那凌厉的双眸化作血月,月瞳之力散开,所有砂砾在瞬间为之一摄。

    剩下的那个砂砾巨人也是呆滞了一下,就看到界神碑幻化出来,一股世界之力衍生,如同一个巨大的漩涡,将所有红色砂砾都尽数吸入了进去。

    那砂砾巨人发出低声的轻吼,举起拳头来就要轰下,却是一道轻微的声音传入耳中。

    “瞳术——月阳。”

    随后那砂砾巨人的双眼变得渐渐空洞起来,整个巨大的身体不断瓦解,纷纷别吸入界神碑内。

    片刻后,原本漫天红色的砂砾,已经是一个不剩的被李云霄收掉了。

    那红色的双眸朝四周一望,确认没有留下一个红色砂砾,这才诀印一点,将界神碑收入体内,化作一道光芒朝远处而去。

    葫芦小金刚被霓虹石上的冰焰弄得半死不活后,李云霄一直都在思考如何将其从那种状态下救出来,上次从穆家之人手中得到了大量的记忆元金,可以让九阶玄器之躯加快恢复的时间,而这些红色的砂砾明显跟石兽是同一物种,具有极大的研究价值。

    一路飞过去,再没遇到什么攻击性的东西,远处呈现出一片黄色的荒芜之地,而众人正在那里等他。

    帅军威一见他来,那担忧之色立即一扫而空,露出大喜。

    尉东扬则是眉头微微皱起,眼里闪过一丝阴霾,但很好的掩饰了下去,十分热情的迎上前,笑道:“小兄弟果然本领非凡,一个人断后竟然一点事也没有。”

    李云霄淡淡笑道:“东扬大人才是本领非凡呢,一个人当先走了,竟然一点事也没有。”

    尉东扬脸上的笑容顿时凝住了,李云霄当面的挖苦讥讽让他异常的尴尬,自己身为一家家主,一方领袖,竟然三番五次的被一个后生小辈无礼顶撞,他心中升起了滔天怒火,已经对李云霄起了杀机。

    帅军威上前一步,直接走在两人中间,将那股冰冷的气氛打乱,眯着眼睛笑道:“东扬兄,过了刚才那片红色区域,这里应该就是内部了吧?”

    尉东扬将杀机收了起来,只是看着李云霄的眼神越来越不善了。

    李云霄自然不会将他放在心中,还是那副风轻云淡,双手抱在胸前,似乎天塌了也不会紧张的样子。

    尉其仁摇了摇头,道:“并非军威大人所言的那样,眼前这片荒芜之地,才是外围与内部相交之所,只有过去了,才是真正的进入内部,这片区域的后面如何,我们也一点都不知道了。”

    众人眺目远望,只觉得天空黑压压的下来,神识只能在这片荒芜之地上打转,无法延伸的更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