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46章 挺有哲理
    那破损的**不仅在这一刻尽数恢复,而且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悍程度,似乎每一个毛孔中都充斥着极强的能量,随时都要爆发出来。

    那股力量在将李云霄的肉身彻底修复后,终于涌入了灵台识海,直入灵魂之中。

    妖龙闭住呼吸,满脸骇然的感受到那浩瀚如苍穹一般的力量,仿若高山仰止,让他心中生出无穷的敬畏,忍不住就匍匐了下去,在这力量之下一切都显得极为渺小。

    李云霄那微弱恍惚的灵魂之光,在这股力量的滋润下,渐渐地安定了下来,好像肥沃土地上的幼苗,吸收着养分。

    不仅是那微弱的魂光,就连妖龙也觉得浑身力量猛涨,自己那恍惚不定的身影也在不断殷实。

    突然之间,从李云霄丹田内涌出一团黑色的魔气,疯狂的朝着体外冲去,似乎想要冲出身体的牢笼,却直接被那玄气之力反震了回来,困在丹田内无法脱身。

    那团魔气显化出魔主帝的容颜,惊恐的四下逃窜,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冲出玄气所在之地,而且每冲撞一下,力量就消弱几分。

    “这是什么东西?竟然连我的魔元之力也能吞噬吸收?”

    帝的分僧下真的急了,魔元之力也是极其强大的存在,甚至不在九天帝气之下,从未想过世上竟能有东西可以吞噬吸收自己。

    “李云霄快住手,有话好说啊!”

    帝的分身大急,连连求饶起来,但是李云霄哪里听得见。

    渐渐地,那太一玄气所化的力量慢慢衍生开,终于将那帝之分身尽数驱散,吞噬的一干二净。

    不仅是魔气被吞,就连那一小团神奕力,在这种玄气之力下也难以幸免,很快就消散殆尽。

    李云霄体内的所有力量在这一刻都全部被同化掉了,只剩下那种开天辟地以来,最为纯正的天地能量,滋润着他的经脉、肉身和魂魄。

    接下来的几天,紫菱都没有过来,也许是逛坊市太忙了,无法抽出空闲。

    终于,柴房内的异象光芒渐渐地暗淡了下去,李云霄整个人也都恢复了正常,静静的躺在那,依然是双目紧闭。

    妖龙有些担忧起来,经过几天太一玄气的改造,现在李云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到了巅峰状态,就是灵魂之力也已经恢复正常,却还不见醒来。

    而且妖龙在这一次的改造中,也将自己的魂力提升回了到了九阶状态,就算是显化而出也足以和低阶的武帝强者一战。

    就在一切都达到了巅峰的时候,李云霄体内的那些纯正能量开始慢慢消退。

    “这是怎么回事?”

    妖龙一惊,那种无穷无尽的浩瀚之力一点点的在李云霄体内消失,就好似潮水般退去,他惊呼道:“吾昆神树,这玄气之力怎么没了?”

    小吾的声音传来,带着极度的遗憾之情,叹气道:“果然,以他目前的状态根本无法承受太一玄气的好处,仅仅是将伤势复原,而不能将这股力量留下来,太遗憾了,真的是太遗憾了!”

    他语气之中带着极度的惋惜和颓然,还有责备之意,抱怨道:“若是李云霄醒来后知道此事,定然会怪罪于你。”

    妖龙沉默了一下,冷笑道:“若是连人都死了,东西再好又有何用?倒是你把太一玄气说的这么牛逼,怎么他的力量还是武尊巅峰,魂力也只是八阶巅峰而已,没能突破上去?”

    昆吾神树感觉自己似乎被小瞧了,怒道:“谁告诉你太一玄气可以让人提升境界的?这可是天地初开,宇宙混沌之时,由道生一,而一气化三清,所产生的一缕清气,最为接近道之本源。在这种近乎本源的力量下,李云霄的一切力量都被同化进去,并且恢复到巅峰状态。要知道他冲击武帝失败,武道根基损坏,境界也在不断跌落,加上灵魂被业火烧掉了七七八八,这都是必死的伤势,在太一玄气下轻轻松松就恢复了。”

    “而且太一玄气最为重要的地方便是感悟道之本源,那可是被一界规则更加强大万倍不止的东西。当今天下已经没有了神境强者,若是李云霄能够以九星巅峰武帝的实力去感悟这丝玄气的话,极有可能冲击到十方神境,可现在全部消耗光了,可惜,真的好可惜啊!”

    吾昆神树越说越悲观,有点心如刀割的感觉。

    这也难怪,存活了无数年来,也才孕育出这么一点东西,仅仅是作为疗伤药用掉了,让他如何不心疼。

    “额,原来如此。”

    妖龙听着也觉得极为可惜,但那种状态下,冲击武帝失败导致武道根基崩坏,境界开始跌落,灵魂又烧掉十之七八,那也是没办法之事了。

    听吾昆神树那么说,李云霄的伤应该是全好了才对,而且他也发现了那魔主分身已经被太一玄气同化掉了,此刻已是荡然无存,也不知之后会有何等变化,是喜是忧。

    而且现在魂力也恢复到了八阶巅峰,气息极其强大,却始终不见他醒来。

    妖龙忍不住问道:“他何时能醒?”

    吾昆神树道:“这就得看他自己了,按理说他应该可以醒过来了,我想是他自己不愿醒来吧。这小子虽然平日里大大咧咧的,浑身充满****气息,但自尊心还是挺强的,这次身心都遭到重创,需要一点时间来给他恢复,时间是最好的良药。”

    妖龙脸色古怪道:“我怎么刚发现你说话挺有哲理的?”

    吾昆神树哼道:“老夫活了不知多少年月,现在的哪个生灵不是我无数代的后辈?”

    妖龙哑然,冒出一脸的冷汗来。

    月光照在李云霄的脸上,显得十分安详,但在那淡淡的安详下,却是难以言喻的痛苦,让这个绝代强者不敢睁开双眼,宁愿永远的这样昏迷下去。

    这时柴房外突然出来一声喝斥,仔细听去,正是那青翠的声音。

    “红杉,你做什么?”

    紧接着听见一阵急促之声,似乎是那红杉碰到了什么,连连发出“嘘~”的静音之声来。

    便听见红杉焦急道:“青翠妹妹,你想害死我啊!”

    青翠皱眉道:“你真的是要连夜逃走?你这样做可是会给夫人和少爷惹来大祸的!”

    红杉冷冷的哼道:“大祸?现在我们才是真的大祸临头了,莫非你真不知道那辛同同修炼的是什么邪功?夫人将我们四人送给那狄同同做婢女,其实就是断送了我们的性命!”

    青翠脸色也有些发白,道:“我也曾听闻,辛家的这位二公子修炼采阴补阳之术,最喜欢采补修炼有为的女子。不仅如此,他还有喜欢虐杀女子的癖好,但凡被他采补过的,都被视为无用的药渣,一一被虐杀了。”

    “原来你也知道,那还不逃走?”

    红杉也是脸上毫无血色,咬牙道:“据传被辛家二公子毁去的少女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是个十足的祸害,只不过他本身实力高强,又是辛家二公子,无人敢惹,若是你我不走的话,明天,或许后天,或许大后天就会成为荒郊的一具腐尸。”

    青翠也内心害怕,道:“那要不要加上紫菱姐姐和白芸妹妹一起逃?”

    “白芸我已经喊过她了,她说既然是墨羽商会的人,就要为墨羽商会献身,真是冥顽不灵!”

    红杉生气道:“至于紫菱,哼!这都是她惹出来的事,就应该抓她一人去伺候那辛家的****!若不是坊市上她被辛家二公子看重,子翟公子又为她强行出头而被打伤,怎么会惹来这么大的麻烦,导致夫人花费重金赔罪,还把我们四个也都贴进去了!”

    青翠道:“也不能怪紫菱姐姐,这都是那辛二公子****,紫菱姐姐也深受其害。”

    红杉冷冷道:“哼,不说了!你走不走?不走的话我一个人走了,你也不要拦着我,作为多年的好姐妹,我还是奉劝你赶紧逃命去吧,一辈子都为商会而活,这次怎么也该为自己而活了。”

    接着便是红杉离开的声音,突然听见青翠惊呼一声起来,带着极度的恐惧之情,道:“夫,夫人!”

    两女的脸色都是苍白如纸,一颗心陷了下去,只见那小院后门口,己夫人正淡淡的站立在那,月光洒下,只觉得浑身发冷。

    “夫,夫人……”

    红杉也哆嗦着喊了一句,脸上尽是冷汗,身体已经哆嗦的不行了,就差直接跪下,己夫人多年来的威压让她不敢反抗分毫。

    己夫人这次倒是出奇的没有责怪,只是叹气道:“我知道你们心有不甘,我又何尝甘心呢?你们四个都是我一手栽培出来的,从小就跟在我身边。虽然平日里对你们有所苛刻,但一向视如自己的女儿一样,何尝忍心让你们去送死?”

    红杉猛地“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悲痛的哭道:“夫人,夫人救救我们,让别的婢女顶替我们去吧,我们一定全心全意的伺候夫人,至死不渝。”

    青翠一见,也急忙在红杉的身边跪下,开口求饶起来。

    等会还有一更,大家明早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