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45章 太一玄气
    在界神碑内,由于李云霄灵魂重创,此刻一片昏暗无比,整个天空都阴沉的笼罩下来,似乎陷入了末日一般。

    所有人都是脸色凝重,段越等第一批进来的元老也从未见过这般景象。

    界神碑的状态与李云霄的生死是息息相关的,若是李云霄身陨的话,那么这片空间立即再次变成无主之物,里面的人除非有破开一界的力量,否则再也无法出去,直到界神碑找到新的主人。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界神碑也自此崩坏,这片世界直接流入虚空之中,在天武界的上空飘荡,最终消亡,亦或者机缘巧合之下,慢慢演化成如同四大仙境一样的存在。

    界神碑内的人脸色都极其难看起来,纷纷朝着方寸山汇聚而去。

    但这种情况,即便是袁高寒也无法解决,只能听天由命。

    只有一道青影在这昏暗的天空内不断穿梭,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正是妖龙显化出龙形,瞬息万里。

    终于,他在一片火红之地的上空停了下来,降落在一块巨大的红岩石上。

    石头下方一株小树在郁郁青青,与这漫天的阴沉格格不入。

    妖龙凝声道:“小吾,这次要靠你救人了。”

    那株小树上幻化出一个幼童的模样,惊怒道:“别什么事都想打我主意!”

    妖龙道:“这次生死攸关,你愿也得愿,不愿也得愿。”

    他的身体也显出明晃不定,飘忽不已的状态来,他与李云霄灵魂共生,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小吾冷笑道:“他自己不自量力,引动业火烧身,现在三魂七魄都烧的差不多了,就算是我全盛之时也没有办法,更何况是现在。”

    妖龙皱着眉头,道:“我记得你曾答应过李云霄,度一丝太一玄气给他,不知可否算数。”

    小吾的身躯一震,凝声道:“当然算数,只是你确定现在要吗?太一玄气乃是天地初生时所化,若是以武道巅峰的修为吸收的话,极有可能在现在的这片天空下踏入十方神境,若是以他现在的这副状态吸收,或许可以保他一命,但却失去了成神的机会。”

    妖龙哼道:“命都没了还成什么神?现在除了你的太一玄气,我到哪里去找可以救回他一命的办法。若是李云霄真死了,这凤凰神火也会消散在天地间,你也没有现在这么舒服的每天吸收神火之力了。”

    小吾沉思了一阵,道:“好,那便依照你之言。太一玄气我本身也只有一丝的存在,度给他之后便是兑现了当初承若,今后你们不得再以任何理由来向我索取任何东西。”

    妖龙哼了一声,道:“我是不会找你的,这就是李云霄的事,我没法替他答应你。”

    小吾脸上闪过一丝怒气,但很快又露出无奈之色,扎根在人家的地盘里,哪有不被人剥削的道理。

    想想也就释然了,他毕竟是存活了无数年的存在,李云霄最多也就活个数百年,熬一熬这几百年也就过去了。

    小吾道:“你可以走了,我会将这一丝玄气度入他体内,足以修复他肉身的所有的伤害,但是灵魂他烧的太厉害了,能否完全复原我也不敢保证。”

    妖龙脸色微变,道:“若是连太一玄气都不能救他,那这天下间还有何物可救?”

    他说完便一闪而逝,消失在了长空上方。

    小吾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很快脸孔也消失在那小树之上。

    柴房内,月色掩映之下,李云霄的身体上开始发生异常的变化起来。

    丹田之中突然浮现出一丝淡黄色的气息来,细若游丝,微微旋动,仔细凝望而去,像是一个奇异的符号在不住旋转,越来越亮,不断衍生出一丝丝的气息来,往四面八方散开。

    灵魂之中,妖龙紧张的凝目望去,这种天地初生之时便衍化而出的东西,即便是在那真灵泛滥的年代也是传说之物,根本无人见过,对于它的威力也是心存畏惧。

    在地老天荒中,李云霄被姜楚然救走后,月瞳便开始同他争夺身体的控制权,而李云霄则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继续燃烧魂魄,宁可和月瞳同归于尽。

    狭路相逢勇者胜,月瞳自然不肯和他一起死,终于屈服了下来。

    在灵魂业火被熄灭后,三魂七魄烧的严重受创,命悬一线,就连妖龙也受到极大影响,虚弱无比,李云霄的意志更是直接消散,仅剩下微弱的灵魂之光在恍惚不定。

    直到天思破开封印,从地老天荒内杀出,整个仙境封闭,他才被随即传送了出来,掉落在紫云峰附近的山脉里,被紫菱四个丫头给抬了回来。

    此刻那一丝的太一玄气在体内慢慢散开,似乎看不出有什么变化,渐渐地凝成一小团气,还在不断变大,只是速度极其缓慢。

    ****过去,也只有小指甲的大小,看的妖龙内心暗暗焦急。

    墨羽商会的众人似乎在长谷城有事,就待在这里没走了。

    紫菱差不多每天都会来查看下李云霄的情况,还不时的拿一些丹药塞入他口中,想办法让其吞下。

    这天一大早又跑了过来,取出一枚通白入玉的丹直接塞入李云霄口里。

    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道:“你倒真是舍得,连五阶的凝碧丹也给他吞下了。”

    紫菱吓了一跳,随后嗔怒道:“白芸,你吓我!”

    身后正是白芸,她叹道:“这几天看你整日的往这里跑,我也就跟来看看了,想不到你竟然将夫人赐给你的凝碧丹也给他吞了下去,那可是五阶丹药,价值千金啊!这还是托红月城采摘风信子的福,夫人高兴之下给我们四人每人赏赐了一颗。”

    紫菱苦笑道:“丹药本就是用来救人的,这几天我陆陆续续给他吃了不少二三阶的灵丹,好像没什么反应,所以只有拿这凝碧丹一试了,希望能有效果。”

    白芸道:“就连南叔大人都束手无策,你怎么会有办法,再者我们和他非亲非故,一颗凝碧丹的情分太大了。”

    紫菱叹道:“吃都已经吃了,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不扯了,我要陪少爷去逛坊市了,今日长谷城一年一次的坊市开始,少爷可以期待已久了。”

    白芸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羡慕的笑道:“紫菱姐姐最得少爷喜爱,说不定哪天有机会被少爷收入门墙呢。”

    紫菱羞的脸上一片红晕,举起手来就往白芸身上打去,道:“敢取笑我!”

    两女嘻嘻笑笑的打作一团,白芸正色道:“好啦,紫菱姐姐快去吧,别让少爷等急了。而且我刚才所言也不是完全没有根据,在夫人的四位贴身婢女中,只有紫菱姐姐最得夫人和少爷的喜爱,若是哪天万幸被少爷收了,可千万别忘了我们姐妹啊。”

    紫菱羞涩道:“少爷是何等惊世的人物,怎么可能看中我,有多少豪门大家的女子想给少爷做妾,都被夫人推掉了。”

    白芸眨巴了一下眼睛,嬉笑道:“夫人推掉了,就是为了让紫菱姐姐上位嘛。”

    紫菱道:“呀,你真是找打!”

    两人又嘻嘻笑笑的打了一阵,这才离开柴房。

    片刻后,妖龙的魂体直接从李云霄身上显化而出,站立在他身前,皱眉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一掌拍在李云霄身上,直接将那枚凝碧丹震了出来,随手一捏化作粉碎。

    虽然这些低阶丹药对于李云霄的影响微乎其微,但现在正处于生死一刻的时候,他容不得有半点影响。

    妖龙在双手掐诀,打出几道诀印,在这柴房四周设下禁制,可以掩饰里面的一切气息,以免李云霄身上的变化被人察觉。

    做完这一切后,才又回到李云霄体内,尽力稳住那微弱的灵魂之光,让其不至于熄灭。

    李云霄的身体这几天来似乎变化不大,但伤势的确是在缓慢复原,体内的那一丝太一玄气也已经衍化到了鸡蛋大小,悬在丹田中一动不动。

    是夜,依然徜徉在月华之下的李云霄,身上同样是发出微弱的金光,在缓慢的自我修复着。

    那鸡蛋般的玄气似乎开始出现了异样,一丝力量开始缓慢溢出,随后越来越强,仿佛无数沟渠小溪,渐渐的汇成大河,再汇聚成川流,最终汇入大海。

    “终于有变化了!”

    妖龙睁开双目,变得异常紧张起来,对于这种传说之物,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即便是昆吾神树自己也没底。

    那股力量先是冲入李云霄的体内,直接打通奇经百脉,渗入到每一寸肌肉骨骼之中,整个身体瞬间变得一片通亮,金光闪烁,射向四方。

    幸好四周有妖龙设下的禁制,整个柴房一片金光通亮,却丝毫不能照出外面。

    李云霄双眼四周的恐怖模样也开始渐渐恢复起来,通红的经脉一根根变淡,最终消失下去,肿起的双眼也恢复了正常。

    那俊朗的面容完全恢复了过来,而且皮肤上除了呈现金色外,还有一丝丝的光滑如玉,隐隐蕴含着霞光。

    9月3日,是伟大的抗日战争纪念日,伤亡3500万同胞,终取得胜利!

    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请关爱抗战老兵,今日的一缕英魂,昨日的万里长城!老兵不死,只是凋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