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42章 恍如昨日
    宁可月大怒,道:“算计我红月城之人竟然是你!”

    她手中的剑气惊起滔天之力,整个人随着那道虚影而起,斩破一切的力量从剑芒内冲出。

    昆奴手持画卷品读,看着那剑气冲起,脸上依旧毫无表情,直接将那江山如画抛出,一副万里江山顿时展现在眼前,将那金气压制下来。

    两股力量在紫云峰上相互对抗,竟然不分胜负。

    宁可月脸色骤变,剑诀一展,咬牙再次提升了几分力量,剑芒要隐隐冲破那压制。

    昆奴似乎有恃无恐,缓缓的抬起手来,指尖金光耀眼刺目,一道道的诀印打入那画拘,又将那剑气之力压了下去。

    宁可月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仅仅这一招,她就已经明白,对方已经看出了自己的弱点,那便是元力损耗极大,而且后继不支,只须作困兽斗,以这万里江山之力压制自己,慢慢耗下去,就必胜无疑。

    宁可月心下焦急,却又无计可施,对方的方法虽然令人不齿,但却最为有效。

    这一战,完全就成了力量的比拼,韦青的力量源源不断的从万里之遥的大殿内通过阵法传到昆奴身上,维持着刚好压制住宁可月的状态。

    这也是宁可月愤怒之下中了对方的计谋,否则以她的实力即便是消耗再大,也不可能被对方困兽般的压制住。

    力量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接下凌白衣那一指白雪后,本身真元就耗费的不到一半,现在在那源源不断的磅礴力量下,体内元力开始逐渐崩溃。

    江山如画缓缓临空而下。

    要死了吗?

    宁可月脑海中涌出这个念头,自己哑然一笑。

    这么多年来每天过的如同行尸走肉,刚刚振奋精神没几天,就真的要迎来死亡了,未免太过讽刺。

    不过,死了也罢,就不用再想太多事,也许还能遇见他。

    宁可月淡然一笑,想起心中的那个人,眼中微微闪烁着泪花,她抬头仰望长天之上,那无尽飞雪之中,似乎有一道俊朗的身影临空而下,朝他走来。

    “慕容大哥,你是吗?”

    宁可月淡淡的问道,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流下,在那血红的月亮下面,出现了自己思念已久的身影,她知道这是临死前的幻觉。

    但她很开心。

    那一年,她红妆倾城,浅笑低眉。

    那一年,他白衣胜雪,武陵年少。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

    懂事之前情动以后,长不过一天,留不住算不出流年。

    那一年,让一生改变。

    “宿命的注定终究身不由己,一个转身,你便已经远离我一光年。”

    宁可月幸福的笑了起来,“这次你一定要带我一起走,慕容大哥。”

    血月之下的慕容竹剑眉轻蹙,似乎未能感受到宁可月那份炙热的期盼,他冰冷的转过身,临空踏步,朝着远处而去。

    “慕容大哥!”

    宁可月凄凉的叫了一声,她的心在颤抖,江山如画的力量越来越强,她的身躯颤抖的厉害,但颤抖的更厉害的是那颗瑟瑟的心。

    眼泪疯狂流下,看着慕容竹远去的身影,宁可月的心颤抖的碎了,一首戚戚的歌声在长空中响起,闻者落泪。

    “叩金缕衣兮,意入魔。行云流水兮,渺天波。横扫千军兮,引若河。空怀万世兮,千古歌。”

    慕容竹的身影微微一颤,那临空迈出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昆奴那呆滞的脸孔也微微抬起了头来,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临空一道符印再次打入那江山如画内,金色光芒更是大盛,想要将宁可月尽快抹杀,那金色战衣在这万里江山的镇压之下灵气飞速流逝,已经再难支撑。

    慕容竹站在远处的天空上,转过身来,那张日思夜想的熟悉的脸,再次出现在宁可月眼前。

    慕容竹额上皱起眉头,略微沉思之下,手中浮现出一道金芒来,化作一柄战戈横在身前,随后高高举起后一斩而下!

    顿时九道金龙在那战戈之上浮现出虚影,咆哮盘旋之下,龙腾于云,横空而来。

    昆奴那呆板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举起江山如画来,在镇压宁可月的力量上分出一道防御,如同镜光一般在空中层层分开,延展过去。

    九龙咆哮而下,狠狠的压在那数十道防御之下,不断冲破逼近,震得昆奴连连后退。

    宁可月在迷糊一阵后,猛然惊厥,她连连掐了自己几下,都是剧痛传来,眼前的这一幕绝不是什么临死前的幻觉!

    “啊?!”

    她彻底的呆滞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眼泪更是无法抑制的涌出,成了一个泪人。

    天思一出手,宁可月立即从那绝境之中脱困出来。

    昆奴脸上难以置信的凝重,长大了嘴巴,似乎陷入呆滞状态,不仅是看着天思,还有他身后那巨大的如同月亮一样的眼球,不知是为何物,最后他的目光望向那上空的地老天荒,那团白色的吞吐之气不知何时已被人破开,现在仙境的入口正在慢慢关闭。

    万里之遥的大殿内,韦青和枯瘦老者同时心神大震!

    “仙境入口竟然被打开了?!”

    “这人到底是谁?!”

    两大巨头同时心神大震,似乎预感到大事不妙!

    紫云峰上,江山如画的防御在这一招剑化九龙之下砰然破碎,踞飞了起来,落入昆奴之手。

    天思眉心处的蓝光一闪,凝目望来。

    “哦?竟然是身外化身的神通,这个时代还有这种强者吗?”

    天思自语之后,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在这片已经没有了十方神境强者的天空下,谁能是他敌手?

    战戈锐光上浮现出摩诃古文,一个个的弹起,凝成一柄利刃,临空射了过去。

    昆奴双手掐诀,飞速打入画卷内,一片江山展现出来,既然将那摩诃古字压制住了!

    天思眉头一皱,眼中射出一道冷芒,口中轻吐道:“归墟大人。”

    身后那归墟之眼缓缓睁开眸子,一道猩红的目光凝视而来。

    昆奴在那归墟的目光凝视之下一窒,双眸中****震惊之色,就连万里江山也在这一眸之下凝固!

    “金戈流影,拨云见日!”

    天思淡然一声,手中战戈金光骤起,那一窜的摩诃古字光芒大盛,万道金芒临空降下,不仅将那江山如画的气息压制下去,更是“砰砰砰”的一阵穿透而过!

    昆奴脸色大变,双目中一下空洞无神起来,战戈锐芒不减,直接轰在他身上。

    在万里之遥的大殿内,韦青脸上骇然变色,一道金光直接从身前的阵法内击穿来,往他身上斩去!

    “哼!”

    韦青阴沉的冷哼一声,大手临空抓下,瞬间将那道金芒抓入手中,凝视一眼后凭空捏碎。

    一点点金芒散开,竟然将整个大殿上的温度提升起来。

    枯瘦老者也是大骇不已,震惊道:“那人是谁?竟然如此之强,不仅破开了你的江山如画,还能借用你的通道将攻击传送至此,整个天下能有此实力之人屈指可数!”

    韦青脸色也是十分难看,冷冷道:“天下之大,强者不可尽数。即便如你我,也不敢说尽掌其中,红月城之事已经出了纰漏,今后你我尽量少见面,还是万事小心点好!”

    说完,他便转身朝大殿之外走去。

    枯瘦老者惊了一下,急忙道:“那我徒弟呢?”

    韦青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大殿内,冷冷的声音不知从何传来,道:“让他自求多福吧。”

    枯瘦老者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在那种情况下,他徒弟保住性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紫云峰上,昆奴中了那一戈之力后,整个身体顿时化作光芒,浮现出无数裂缝,开始逐一崩散,化作无数荧光消散。

    而天空中那卷江山如画则是灵气大散,整个踞迅速收拢,化作一道金芒破空而去。

    天思冷冷的看着那副踞破空,嘴角微微扬起,眼中闪过一丝冷色。

    他做完这一切,并未看宁可月一眼,直接转身就要离去。

    “等等我!”

    宁可月急忙叫了一声,泪水占满脸庞,幽幽泣声道:“我知道你是不是他,但请不要离开我。”

    天思转过头来,冷哼道:“愚蠢!”

    他不再理会宁可月,临空迈步而去,瞬息千里,身后那巨大的归墟血月紧跟其后,在黑夜之中穿梭。

    宁可月呆了一下,拭擦了满脸泪痕,化作一道光芒追了上去。

    许久,山顶之上空中微微荡漾一下,杨元书的身体显露出来,只不过脸色异常苍白,一口血吐了出来。

    刚才在三大强者的决战中他一直施展秘法躲在虚空里不敢擅动,想不到最后宁可月竟然就这样放过了他。

    杨元书眼中满是惊骇,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己捡回了一条命,在稍稍压惊后,这才淡定下来,抬头望着那正在缓缓闭合的地老天荒,内心掀起滔天巨浪。

    那封印仙境之法乃是他师傅根据上古炼方研制出来,本该万无一失才对,此刻竟然失效了。

    杨元书脸上一阵阴沉不定,顿时化作一道流光朝着天际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