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41章 江山如画
    灼热的剑尖触到那片雪花,美丽的花瓣刹那间就融化了起来,被金剑上的云彩烧成虚无,仿若出来都不曾出现过一般。

    宁可月瞳孔骤缩,只见漫天凄厉的飞雪终于渐渐散开,那如山岳一样压顶的杀气已经荡然无存。

    凌白衣依然静静的站立在那,似乎刚才他根本就没有出手,没有抛出那朵雪花。

    飞雪再次落下,落满了他的衣裳。

    宁可月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浑身都被冷汗浸湿了衣裳,心脏还在剧烈的跳动着。

    她知道凌白衣手下留情,否则刚才那一招之下,自己即便不死也绝不会这般安然无恙。

    她急忙取出丹药吞下,刚才那一剑已经耗费了她全部的力量,此刻任何一个细节都可能关系到她的生死,而她的生死可能直接关系到红月城的存亡,所以她不能死。

    她没有问凌白衣为什么会手下留情,但至少她现在没死,就要努力的活下去,为自己,也为红月城而活。

    杨元书看着眼前的景象,睁大了眼珠子,猛然尖叫了起来,道:“这……夜影大人,你怎么没杀了她?”

    凌白衣置若罔闻,看着宁可月,淡然道:“一招已过,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若是今天你能活下来的话,请记住这招,它叫九龙雪,下一次会有更精彩的变化等待着你。”

    “等,等等!”

    杨元书看着凌白衣就要临空而去,急忙追了过去,大叫道:“夜影大人,你竟然手下留情!”

    凌白衣正准备离去的身影突然停了下来,皱眉道:“我手下留情,怎么了?”

    “这……”

    杨元书突然被人在胸口锤了一下,胸闷的说道:“你,你拿了那位大人的好处,就应该全力施为,一招杀死宁可月才是。”

    凌白衣冷冷道:“我只答应出手一招,你哪只耳朵听见我说了要全力一招了?”

    “你,你……”

    杨元书彻底傻了眼,急道:“你这样,还有道义吗?”

    他话音刚落,顿时觉得浑身一寒,好像瞬间跌落无底深渊,整个人惊惧的哆嗦了一下,仿若随时会死一般。

    凌白衣眼中杀气闪过,寒声道:“你这种卑微的存在,在我面前就跟一包狗屎没有区别,若非看在你师傅的面子上,就凭你驱使这些绝顶强者的遗体,就已经是死罪了,多听你说一句话,我耳朵里就多一点耳屎,你若是再跟我说一句话,就让你师傅来替你收尸吧。”

    凌白衣本身也是绝代强者,正所谓惺惺相惜,看着那三十六具绝代强者的尸体被这狗屎一样的人驱使着,早已是心生杀意。

    杨元书猛地闭上了嘴巴,再不敢吭一声,他万分相信,只要自己再说出一个字来,绝对是必死无疑。

    凌白衣看了他一眼,露出轻蔑的不屑之色,转身就消失在漫天风雪内。

    “该死,该死啊!”

    杨元书脸色发冷,扭曲的异常厉害,内心疯狂的嘶吼道:“竟敢瞧不起我!总有一天我会将你凌白衣炼成干尸!”

    “砰!砰!砰!砰!”

    就在凌白衣走后片刻,突然间那些绝代强者的尸体一个个爆开,直接炸的尸骨全无,化作尘埃彻底消散在天地间。

    不仅如此,那大地下方的冥书鬼幽阵也似乎被一并破去,几道幽光暴出后,宁可月体内的那股吞噬生机的感觉顿时消息。

    “啊?!”

    杨元书惨叫一声,彻底的看着呆滞了,他那些倾家荡产换来的宝贝,竟然无一幸存。

    ……

    “砰!”

    在遥远的某地,黝黑的大殿中,妖异的火焰在壁烛上闪耀着幽光,映照的里面两人的身影瘦长,拉直在墙上。

    其中一人枯瘦的老者端坐在上首正端,震怒之下将宝座上的盘龙兽首一掌震碎,震得满地都是珠宝碎石。

    “哈,哈哈!”

    下首那青衣男子那人忍不住放声大笑,道:“被凌白衣骗走了一块通天玲珑骨,是不是觉得很窝火?”

    枯瘦老者蜡黄的脸色化作铁青,眸子中闪烁着极浓的杀气。

    青衣男子冷笑道:“早就跟你说过了,这些封号武帝没有一个是靠得住的,凡事还得自己出手才行。”

    “哼!凌白衣,我迟早要让他成为我的收藏品!”

    老者寒声怒道。

    青衣男子冷冷一笑,道:“说这气话有何意义?只会让人轻视,有实力的人从来不浮夸,而且你还真拿凌白衣没办法。现在不仅宁可月没死,还白白损失了我冒险运来的三十六具强者尸骸,真是功亏一篑,而且我看你那宝贝徒弟也活不多长了。”

    老者冰冷的目光扫视而来,盯着青衣男子道:“韦青,我知道你还有后手,若是我徒弟死了,我跟你没完!”

    青衣男子的面容在幽光之中显露出来,阴冷的浮现出一丝冷笑,道:“你自己计算错误,不听我劝,现在指望我出手救人?此地距离红月城多少万里之遥,我又不是虚空武帝卓清凡,怎么去救你徒弟?”

    老者哼道:“红月城上唐庆和宁可为已经基本控制了局势,地老天荒和紫云峰也是我施展秘术封印的,你倒说说你做了些什么?一点力也不出的话,你岂有合作的价值?”

    韦青冷冷道:“一点力也没出?唐庆在宋月扬城上闹出大事,若非我暗中操作,他早已被商盟和圣域之人铲除掉了。”

    老者一拂衣袖,冷然道:“无需多言,我知道你在紫云峰上布置了后手,只不过我错估了宁可月的实力,又错看了凌白衣,这才给了你发挥的机会,总之我徒弟决不能死!”

    “哼!”

    韦青冷哼一声,不再说话,而是直接走到大殿中央,随手打出一道法诀,地面上的一方阵法随之启动起来,散发出冷冷幽光。

    ……

    此刻紫云峰上,杨元书浑身冒出冷汗来,在三十六具宝贝毁去后,心痛了一下,就立即开始感受到冰寒彻骨的杀意。

    宁可月眼中的杀气几乎化为了实质,那绝美的容颜上从来不曾有过如此冷冰和愤怒。

    “可,可月大人,这件事我只是帮凶而已,不是主谋,还请可月大人饶我一命!”

    杨元书整个人脸色发白,身体不断的哆嗦着后退。他只是秘法术炼师而已,秘法一旦失效,在宁可月这等强者面前,就彻底的成渣渣了。

    宁可月冷冷道:“是谁,你背后之人是谁?”

    杨元书颤抖道:“不,我不能说。以可月大人的能力很容易就能查出来的,放过我吧!”

    宁可月脸色冰冷,已经懒得问了,直接一步上前就打算抓他来搜魂,虽然此刻元力耗费的极大,但对付没有了尸傀的杨元书还是如同杀鸡。

    突然一股绝强之力从大地中震出,一道霞光冲天而起,仿若有宝物出世,整座山体在这霞光之下竟然凌空裂开!

    两人都是一惊,骇然往天空中望去。

    “吼!”

    又是一道惊天的吼声从山体之内传来,无数光芒飞射而出,在山峰顶上渐渐汇聚出一道人影,体型巨大,面目表情呆滞,身体如同力士一样,满是肌肉疙瘩,朝着宁可月大吼不已。

    每一下吼叫都如同巨锤震下,让宁可月体内气血翻滚,而更让她震骇不已的,是刚才冲出山体的那道霞光,在空中渐渐汇聚起来,凝成一副踞,发出万道金光,临空展开。

    上面画有花虫鸟兽,还有大地山川,江河湖海,万里天空,一股股澎湃的灵气随着画卷的展开而溢出。

    宁可月心神大震,立即认出了这副踞的来历,失声叫道:“江山如画!”

    那画卷四周精芒大盛,从空中徐徐飞下,带着无边的威压之力,如同星辰陨落,就连整个紫云峰都在这股无匹的力量之下开始崩塌起来。

    宁可月脸色苍白,心中顿时明了,眼前这巨人正是昆奴,而那画卷同样是来自圣域的巅峰玄器,她惊怒道:“原来幕后之人竟是韦青,该死的韦青!”

    她此刻体内所剩元力无己,虽然吞服了大量丹药,但恢复的还是极其缓慢,江山如画的力量将她压得喘不过气来。

    还有昆奴一声声的大吼,不断震荡着她体内气血。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宁可月淡然吟声,战衣上浮现出一道道的古怪符文,立即将所有的音波之力尽数弹开,那金剑上也出现各种纹路,玄器之力荡漾开来,一只昂首挺立的飞鸽虚影在上空凝成,似乎要破空而去。

    战衣上的金芒将音波之力震回,昆奴嗷嗷大叫几声,立即化作无数光芒散开,飞入空中再次凝聚。

    只不过这次凝聚出来的形态,却是神色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身上的气息也为之一变,一道冰冷凌厉之意仿若透过昆奴双眼,从无穷远处凝视而来。

    宁可月心中一寒,震怒的嘶吼道:“韦青,你是韦青!”

    昆奴不言不语,冷冷的凝视着,而那江山如画顿时落在他手中,好似手握丹青的书生,在低头凝思品读。

    月票厮杀的太厉害,本来想周末再加更的,现在刚泡好一杯茶,开写第三章。求月票+推荐票,都砸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