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39章 杨元书
    紫云峰上一片云雾笼罩,神识竟不能穿透其间,在月色下如同一只怪兽的影子,吞噬着一切光芒。

    宁可月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这山间的禁制已变,已不是他们红月城布下的手段,那么镇守在山中的那些红月城强者,怕是已经凶多吉少了。

    漫天的雪花飘荡,天地之间越发压抑沉重。

    她脸色阴沉无比,抬起手来,一道金光汇成刀影,直接朝着那山体斩了下去。

    “嘶!”

    没有预料之中的巨震,而是一道禁制之光如同布匹被撕开,好像山的外衣碎烂,露出里面白花花的肉。

    宁可月瞬间化作一道金光遁入其中,几个闪现之下,便出现在那山顶之上,月色之下,仿若夕阳照影。

    一片惨烈的景象浮现在眼前,所有红月城的弟子尽数横尸在地。

    高空之上那地老天荒的入口处,被一层白雾茫茫所挡,似乎是入口吐出来的迷烟,一抽一吸,让人无法进入。

    宁可月的脸色平静的吓人,一步走到一具尸体前,俯下身轻轻将其抱起。

    正是姜别离,身体被直接贯穿心脏,四周并没有战斗痕迹,是被人一招杀死。

    七阶武帝被人一招斩杀。

    姜别离的眼中尽是惊恐的神色,显然死不瞑目。

    突然姜别离那垂下去的手如同痉挛一样动了一下。

    宁可月心中一惊,急忙抓住他的手,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就在此时,姜别离猛然睁开双目,眼中爆射出一团绿芒,张开就吐出一口浓烟剧毒来。

    宁可月反应极快,一道帝气破体而出挡在身前,但那浓烟竟然可以直接腐蚀帝气,一下就冲到了她眼前。

    “呔!”

    宁可月轻斥一声,一个古怪的音符骤现,将那剧毒浓烟吹散开来,而她的身子也飞速后退数米,警惕而望。

    山顶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全部都动了起来,一个个从地上爬起,摇头晃脑的,动作十分迟缓,那闪烁着绿芒的眼神也证明他们已经是死了,被人所控。

    “谁?”

    她阴沉的怒喝一声,杀气毫不掩饰的释放出来,如同一道道凌厉的罡风****而去。

    这些都是红月城的弟子,不仅被人所杀,现在更是尸体都别人利用了起来,宁可月内心的怒火难以遏抑的灼烧,神识疯狂的向四面八方荡去,却始终发现不了人。

    此山的禁制似乎可以被对方所用,用来隐藏行迹。

    那数十具尸体此刻已经站稳了,身上的气息开始攀升起来,夹杂着腐朽至极的味道,让人闻之干呕。

    宁可月脸色阴沉的要滴出水来了,她双手做了个吹笛的手势,轻轻横在嘴角边,一曲音律“呜呜咽咽”的吹奏了起来,像潺潺流水,又似露滴竹叶,在漫天飞雪下,震人心弦。

    那些散发出腐朽之意的尸体,身上不断攀升的气息停了下来,似乎在侧耳倾听。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悠扬的笛声微转,如同挽歌,为谁而起,为谁而鸣。

    “扑!”

    突然一具尸体站立不稳,直接扑到下去,整个面部掩埋在雪中,一动不动了。

    “扑!扑!扑!扑!”

    紧接着一连串的尸体开始一个个的倒下,最后再无一人站立。

    凄厉的哀愁,和那笛音的挽歌交织在一起,在这漫天雪花中飞扬。

    姜别离的尸体仰天卧在皑皑白雪里,双目已经闭上,带着一丝的安详。

    “咦?”

    空中突然传来一声质问的轻咦声,似乎感到急不可思议。

    宁可月瞳孔骤缩,笛音一变,化作一道凌厉的音波直接****而去,将漫天飞雪荡漾开来。

    音波所指之处,空间一阵波动,露出一道灰色的身影,随手一掌拍下。

    两股力量在空中相撞,将飞雪打碎,如同千万破布挥洒长空,那道影子一现之后又急剧消失,似乎不敢正面对抗。

    “废物,出来!”

    宁可月娇声一喝,权杖立即浮现在手中,立即金芒大盛,将山顶照耀的通亮一片。

    她右手微微一震,立即一道古音扩散,整个空间随着那古音的频率而波动起来,层层推进。

    在右上之角,那道灰色的身影再次出现,双手飞速掐诀,一道道的光芒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在他手中化作一道迷你的小山,他一点之下,那座山峰立即朝着宁可月压下。

    仔细看去,那座迷你山峰的模样,竟然正是这紫云峰!

    宁可月也是心中一震,吃惊道:“抽取山魂?!”

    对方竟然举手投足之间将山魂精魄抽取出来,借助这一山之力来抗衡对手。

    “镇魂歌——五音之商!”

    宁可月面色一沉,手中岁月如歌中震出一道商音,一股极强的五行之力破空而上,将那山魂精魄挡住。

    “镇魂歌——五音之羽!”

    那商音的旋律一变,山魂精魄顿时一震,“砰”的一声就在空中散去,化作无数精芒流光,飞射而走,回归到这紫云峰内。

    那灰色人影眼中露出震惊之色,倒也没有再次躲避,而是临立在长空之上,凝目望来,缓缓说道:“果然比我预想的要强,看来是我轻敌了。”

    宁可月眼中杀机毕露,寒声道:“你是谁?意欲何为?”

    那人从空中飞落,踩在雪地中,道:“你可以叫我杨元书。”

    “杨元书?”

    宁可月眉头一皱,如此陌生的名气,却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杨元书继续说道:“至于目的,就是为了杀你啊!”

    “杀我?就凭你?笑话!”

    宁可月冷冷嗤笑。

    杨元书正色道:“你的确比我预估的要强,但也别小视我哦,这座紫云峰尽数在我的阵法之内,而且早已被我布置下各种杀招。”

    宁可月眉头一皱,指着天空之上,地老天荒入口处的一片白雾蒙蒙,道:“那东西也是你弄的?”

    杨元书道:“那是根据上古炼方研制出来的一种东西,可以用来封死空间入口,这也是第一次使用呢。不过我只是辅助之人而已,凭我的能耐还不至于强大到可以封住仙境。”

    宁可月心头大震,只觉得有一个巨大的阴谋陷阱在朝着红月城而来,眼前这人虽然实力一般,但却是手段惊人,而他却还不是头目,宁可月寒声道:“你是秘法术炼师?你背后之人到底是谁?”

    杨元书道:“就算知道我背后之人又能如何?也改变不了你此刻的命运。”

    杨元书飞速的在身前画了几个阵符,往大地之上打去,顿时山顶一阵巨震,轰隆隆之下,一道道的棺木破土而出,仿若一座座的墓碑屹立在紫云之巅。

    宁可月惊骇不已,这些棺木一座座都发出极为腐朽的气息,而且造型和用料都是一样,只是年代迥异,似乎是从同一处地方挖掘出来的。

    “哗啦哗啦!”

    那些棺木的棺盖顿时纷纷飞了出来,里面的尸体尽数散发出异常强大的气息,还有那腐朽的令人作呕之气也扑面而来。

    宁可月脸色“刷”的一下煞白,不仅是气味恶心,而且那些棺木中的尸体也模样古怪,不少早已变成干尸,还有一些更是大半的骨骼露出在外,让人不寒而栗。

    而真正让她容颜大变的,这是这些干尸身上的气息,竟然一个个都异常强大,其中更是有三具尸体给她一种极度压抑之感,这三人生前的修为绝不会在她之下。

    宁可月惊怒道:“你盗了哪派的古墓?”

    杨元书的眼光望着这些尸体,闪烁着极度兴奋的神色,怪声大笑起来,道:“哈哈,你猜呢?为了换取这些尸体,可以几乎让我倾家荡产啊!这些一个个都是我的宝贝!”

    原本神色正常的杨元书,在看到这些尸体后,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扭曲起来了,跟神经病似的,还伸出嘴巴亲了几下,看的宁可月一阵恶心想呕,暗道这些术炼师果然一个个都是大****,不可以理喻!

    但让她心惊的是,这些尸体出现的方位,好像是以一种极其厉害的阵法排列,每个人的方位中暗含玄器。

    杨元书桀桀怪笑道:“这三十六具古尸,每一具身前都是九星武帝的存在啊!而且我最疼爱的这三具,身前更是九星巅峰的强者,一点也不输于你呢!”

    宁可月心中一阵恶寒,愤怒道:“如此绝代人物,死后竟然还要遭你侮辱,当真该死啊!”

    她手中寒光一闪,顿时朝着最近的一具尸体敲去,岁月如歌上震出一道金芒,化作斩击横扫而去。

    “砰!”

    那具尸体身后的棺木直接被力量震的粉碎,而尸体挨了一下后,竟然只是脖子被斩入了一半,无法击穿!

    “什么?!”

    宁可月大惊,自己刚才那一击之下,就算是一件八阶玄器也要应声而断了,这尸体竟然比八阶玄器还要强大?!

    杨元书惊怒的嘶吼道:“该死啊!竟然敢偷袭我的宝贝!上!”

    他手中一道古怪的符号打出,那些尸体似乎立即如同活过来一般,眼中冒出绿光,散发出强大的气息,朝着宁可月而去。

    先前那具被攻击的尸体直接单手掐诀,一招拳芒就飞袭而来,拳劲在空中咆哮而起,临空轰下。

    本月票第六名,根据承若9月份加更10章,时间难以确定,尽量安排在周末吧。亲们,过了12点又是新的一月到来,一场新的厮杀开始,我们的目标永远是第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