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38章 时代序幕
    红月城之人都脸色难看至极,唐庆绝不是那种冒冒失失的傻子,经历了宋月扬城一事,现在还能好好地活着,而且四极门的势力倾巢而出竟然这般强大,此人绝不简单。

    红老冷冷道:“唐庆小儿,话说的太大了吧?老夫很想看看你有什么底牌可以让我不能出手!”

    唐庆微微一笑,朝着天空中某处恭敬的邀道:“大人,还请现身吧。”

    众人心中一震,纷纷将目光往那虚无之处望去。

    随着唐庆的声音落下,无尽黑色的夜似乎朝那里汇聚而去,凝成一袭黑色的长袍,渐渐显露一道人影。

    那人轻轻的往前走着,每一步落下都会荡起一道水纹在空中散开,他走的极慢,但红月城每个人都是阴沉着脸色。

    因为他们感受不到那人任何的气息,若非眼前所见,仅仅依靠神识的话,根本不会认为那里有人。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在那身黑袍上,看不清此人真容,只觉得一望之下,就是一片虚空。

    阮元思等红月城强者都是手心里捏了把冷汗,这只能说明一件事,那边是眼前这人对武道的领悟已经在他们所有人之上,几乎已经融入天地,无我无物了。

    红黄蓝三老也是面色凝重起来,红老寒声道:“你是谁?”

    那黑袍之人置若罔闻,直接走到了唐庆身前,这才转过身来,漫天雪花之下,似乎映照出了此人的面容,在三老身前一闪而过,但那张脸孔却是尽数落入三老眼中。

    “啊?!”

    三老同时惊叫一声,震惊的连连后退!

    三人互相对望了一眼,看到了彼此之间的难以置信的样子,这才确定自己所见没错。

    阮元思等人更是震骇异常,不知此人到底是谁,竟能让不问世事的三老都如此惊悚,他一颗心立即沉下去,意识到了事情的极度不妙。

    红老按捺住内心的惊悚,颤声道:“真的是你吗?”

    一道声音从那黑袍之中传出,道:“是我。”

    红老脸色大变,这熟悉的声音让他身躯颤抖的厉害,咬牙道:“为什么?”

    黑袍之人淡然道:“天道循环不息,历史滚滚向前,红月城将四极门纳入进来不好吗?”

    “这……”

    红老一时间答不上来,他们三人从来都是闭关苦修,对于这些事无法回答。

    阮元思急忙道:“接纳四极门之事并非不可商议,若是四极门真的有心,可以按我之前所言而为,我想红月城一定会详尽考虑接纳他们的。”

    黑袍之人道:“你是阮正业之子,很不错。”

    阮元思心神大震,这黑袍之人给他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而且似乎蕴含着无穷的威严,让他不敢檀越。

    “你到底是谁?”

    姜若惜也忍不住叫了起来。

    黑袍之人慢慢抬起头来,在那无尽虚空中,似乎有一道眸子的光芒临空闪过,震慑人心。

    “咝!”

    姜若惜瞬间失神,惊得连连后退,脸孔仿若见了鬼一般,惊恐道:“你,你……你是……”

    后面的话似乎直接被恰在喉咙里,脸上憋得通红,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

    阮元思猛然一惊,终于想了眼前之人是谁,他眼睛中满是骇然之色,震惊道:“你,您,真的是大人您吗?”

    黑袍之人微微点头,道:“你也记起我了。”

    阮元思只觉得一颗心坠入了深渊,今日之事怕是无法善终了,若眼前之人真是此人,那红月城已经挡不住大变的滚滚车轮。

    他咬紧牙关,道:“若是我们坚决不呢?”

    黑袍之人缓缓道:“你们想对我出手吗?”

    阮元思猛然闭上了嘴,脸色变得一片煞白,即便是红黄蓝三老,也是脸色铁青,似乎没了主意。

    阮红玉也是突然心神一震,似乎想起了这声音的主人,惊呼道:“原来是您!”

    她眼里满满的震惊之色,急道:“若真是大人您的话,现在宁可月正被困在紫云峰上,您为何不去出手相救?”

    黑袍之人似乎微微被触动了,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道:“因为在我心中,红月城之事远胜过我女儿。”

    “咝!”

    一道道的冷气在长空中抽响,所有人都是惊骇的无以复加!

    所有人都立即明白了这黑袍之人的身份,竟然是宁可月的父亲,上一代红月城之主——宁可为!

    上一代城主不是已经失踪多年了吗?怎么会和四极门的人在一起?而且在这至关重要的生死关头,竟然还帮着外人?

    所有人都是露出震惊和古怪的神色来,难以理解。

    阮红玉冷冷笑道:“红月城之事胜过您女儿?你绝不是上代城主宁可为,没有任何一个做父亲的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女儿去死而不相救,没有任何一个稍有良心的宗主会看着自己宗门基业被毁反而助纣为虐!”

    黑袍之人道:“我是不是宁可为不由你说了算,事实谁也改变不了。以红黄蓝三老的实力,自然可以知道我是否我真。”

    红老脸色铁青,咬牙道:“他真的是上代城主宁可为,一点不假。”

    除非达到古飞扬月的窥天瞳术那种境界,否则世上没有什么幻术可以欺骗他们三人,甚至欺骗整个红月城的无数强者。

    黑袍之人道:“既然三老已经确认了我的身份,那么你们就应该听我之言。现在我便以红月城城主的身份,吸纳四极门进来,成为四家共盛的辉煌局面。”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凛,已经不知怎么办才好,对方的底牌竟然是自己这方的最高统领,这局势该如何发展?

    阮红玉断然道:“就算你真的是上代城主,那也已经是久远之前的事了,红月城现在只有一位城主,便是我的夫君姜楚然,任何人都必须听从城主之令,即便是上代城主也不例外!现在我夫君还在地老天荒之内,整个红月城的事务都由议会五老执掌,这也是红月城的规定,现在整个红月城都由议会五老说了算,你既然也是红月城之人,自然就应该听从五老号令!”

    “不错!”

    阮元思正色道:“若你还是红月城之人,就应该守红月城的规矩,若你已非红月城之人,那什么上代城主的身份自然也是没有了。”

    “哦?阮正业生了好一对伶牙俐齿的儿女。”

    宁可为冷冷道:“现今的议会五老是谁,让他们站出来与我说话。”

    红月城上所有人的目光顿时望向宁远门等四人,那宁怀树在被唐庆一脚踩下去后,自觉地羞愤不已,没脸再见众人,就一直再没起来了。

    宁远门四人脸色变得煞白一片,这种场景他们何曾经历过?

    特别是宁可为那黑袍之中似乎闪烁着极为严厉的眼神,再想到此人先前主政红月城之事,四人都是吓得不轻,脸色惨白。

    傅宜春咬牙道:“姜城主进入地老天荒之前叮嘱由阮红玉掌内事,宁可月掌外事,现在宁可月又叮嘱阮元思掌外事,那么一切事宜由阮家姐弟决定便是,我们五人身为议会成员,乃是尽辅佐之职。”

    红月城众人内心都是生出无比的鄙视之情。

    傅宜春四人脸上火辣辣的,他们也感受到了众人的轻蔑和鄙视,但相比直面宁可为的威压,他们宁愿选择低头。

    “哼,你们五个之前就是废物,现在还是废物!”

    宁可为轻蔑不屑的冷哼一声,似乎还带了一丝的斥其不争的怒气。

    一直在身旁冷眼相望,未曾吭声的唐庆,听到这句话后眉头微微一皱,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傅宜春四人脸上红的要滴出血来了,恨不能先前被唐庆一脚踩下去的是自己,这样就可以躲在下面不上来了。

    宁可为将目光望向阮红玉二人,淡然道:“既然整个红月城现在听你二人之言,那么红月城的走向就肩负在你二人身上了。”

    两人都是心中一震,似乎听出了什么不同寻常的意味,骇然之下互望了一眼,只觉得手心尽是冷汗。

    这种巨大的担子压下来,让两人有些喘不过气。

    宁可为道:“若是抗拒而为,不仅今夜要面对我,面对整个四极门,就算侥幸过了今夜,明日初阳升起,也许还要面对整个东域内被红月城压制着的那些宗派,你二人有信心吗?”

    阮元思姐弟脸色煞白无比,这种事怎么可能会有信心?红月城屹立东域无数年来,天知道暗地里隐藏了多少仇敌,若是一旦势衰,结果难以想象。

    阮元思的目光朝红黄蓝三老望去,征求他们的意见,此刻他已经全身被冷汗浸透了。

    三老都是暗暗叹息一声,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神色,意思是一切全由他做主。

    这三人战斗起来还行,处理大事的能力十分有限,他们也有自知之明,所以才来不参与政事。

    阮元思艰难的吞咽了口口水,望着漫天红月城武者那灼灼的目光,还有对面四极门一个个冰冷的脸色,宁可为那一身在黑袍中难以捉摸的心思。

    似乎一生中最为艰难的决定在此刻做出。

    他颤抖着身躯,咬牙道:“我,答应了!”

    这句话用光了他所有的气力,整个人都****了下去,变得颓然起来。

    漫天大雪纷飞,落在每一位红月城强者心中,难以驱散那份寒意。

    似乎在宣告着一个时代的终结,而另一个新的时代的到来。